<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穿越小說 > 野蠻嬌妻︰殘王的特工寵妃 > 第兩千一百四十九章 咱們沒錢
              燕凌寒帶著燕皇走出破廟,發現天色已晚。

              那麼接下來,他們勢必是要找個地方安身的。

              這是他們即將面對的一個難題。

              燕凌寒看向燕皇,道︰“走吧,先去吃些東西。”

              頓時,燕皇苦了臉︰“錢全被他們摸走了。”

              燕凌寒想起了那兩碗餛飩,只管背著燕皇往前走。

              可是,回到原先所在的地方,哪里還有什麼餛飩?天色已晚,街上的小販都已經收攤,路上少有行人。

              至于那兩碗餛飩,也不知落入了何人的腹中?

              燕凌寒久經沙場,挨餓是常有的事情,他並不覺得怎樣,只是燕皇看起來,情況並不怎麼好。

              這一刻,燕凌寒不禁在想,該怎樣給燕皇找一些吃的來。

              依著他燕凌寒的身份和本事,他自然有很多法子可以給燕皇找到食物。可依著燕皇的意思,是要他真真切切地做個乞丐的,一個身無分文的乞丐,又能去哪里找吃的呢?

              這時,燕凌寒听到吭吭哧哧的聲音。

              他循聲看過去,發現那是一個擔著重物的老者。

              不知是這老者身體太弱還是因為他身上的東西太重,他已經被壓彎了腰,可即便如此,那肩膀上的重量依然將他往下壓著,似乎要把他壓進泥土里去。

              見狀,燕凌寒于心不忍,就大步走過去,提起了老者身上的擔子,道︰“你家住何處,我送你回去。”

              老者一臉意外,隨即緩緩直起了身子,雖然他很努力了,但是身子依然顯得很佝僂。

              他的確是年紀大了。

              瞧著燕凌寒,他笑了笑,笑得滿臉的皺紋更深了︰“小伙子,謝謝你啊。”

              燕凌寒回之一笑,沒說什麼,只悶聲挑起這擔子,隨著這老者的指引往前走。

              老者的家在一個偏僻的巷子里,如果,那個狹窄逼仄的地方能稱之為家的話。

              說是家,其實只是一個一人寬的過道一樣的地方,最里面放著一張小床,外面也只能夠放下他擔子上的東西而已。

              也是在這個時候,燕凌寒才辨認出,老者身上擔著的,是一個做燒餅的爐子和其他的用具。

              將老者送到,燕凌寒便告辭離開。

              “小伙子,等一下。”說著,老者從擔子上拿出了兩個燒餅,感激道,“你替我擔了這麼久的擔子,我也沒什麼可以回報的。倒是今日做的燒餅剩了兩個,你拿著吃吧。”

              燕凌寒低頭看了看那兩個燒餅,卻沒有伸手去接。

              對于這老者而言,這兩個燒餅的價值只怕不是個小數目,但是,他卻如此的慷慨。

              燕凌寒從未接受過這樣的饋贈,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做。

              老者那渾濁的眼楮似乎看穿了燕凌寒的想法,兀自笑了︰“就算是你不吃,你老爹總是要吃的。你看,他年紀也大了,不能餓著的。你拿著吧。”

              老者說的,是一直跟在後面的燕皇。

              燕凌寒回身看了看,爾後接過了老者手中的一個燒餅,道︰“一個就夠了。”

              說完,他沒有再顧及老者的挽留,帶著燕皇離開。

              那個燒餅,燕凌寒留給燕皇吃了。

              吃完之後,燕皇舔了舔手中的燒餅渣,道︰“凌寒,依著你的性情,以後一定會善待這個老者的,對吧?”

              這個問題,燕凌寒沒有回答。

              但是燕皇的心中,明鏡一般。他笑笑,那意味深長的眼神仿佛洞穿了一切︰“凌寒,像這老者一樣的人世間有千千萬,他好運遇上了你,可那些沒有遇到你的人呢?”

              燕皇只留下問題,沒有說出答案。

              但答案是什麼,他們心里都是明白的。

              燕凌寒沒有說話,只扯著燕皇在一個背風的牆角坐著,把自己身上那破爛的衣服脫下來,蓋在了燕皇的身上,權做取暖之用。

              但是,這身上乞丐的衣服原本就是破衣爛衫,能夠起到的取暖作用很有限。

              “你若是冷,就叫我。”

              燕皇嘿嘿一笑,道︰“叫你有用?”

              燕凌寒瞥了他一眼,道︰“最不濟,我去樹上摘些枯枝,生一堆火出來還是可以的。”

              “看你,又忘了自己的身份不是?你是乞丐,縱然有會爬樹的本事,可是你別忘了,夜里有更夫巡夜,你若是貿然生火,怕是要被關進京兆尹的大牢里去。”

              燕凌寒一陣懊惱,的確,他忘了這個。

              秋冬季節,最是容易起火,所以在室外,是嚴禁有明火出現的。若是有人貿然生火,就會被當成縱火犯抓起來。

              燕凌寒不再說什麼,只悶聲道︰“少說些話省點兒力氣吧,明天早上有沒有飯吃還不一定呢。”

              燕皇應了一聲,很快合上了雙眼。

              燕凌寒坐在一旁,則是一夜未眠。

              只是,縱然他千防萬防,燕皇還是著涼了。

              這一大早上,燕皇是以一個響亮的噴嚏醒來的,之後,他的鼻涕就不斷了。

              “去抓藥吧。不管怎麼說,生病是不能耽擱的。”燕凌寒義正言辭道。

              燕皇卻抓住了燕凌寒的胳膊,道︰“凌寒,我不要緊的……阿嚏!”

              “走!”燕凌寒拖著燕皇就往藥鋪進。

              燕皇使勁往後掙脫,道︰“你可別忘了,咱們沒錢。”

              “有必要這麼較真麼?”

              “凌寒,這世上並非每個人生病了都能看醫生的。”

              燕凌寒驀地笑了,燕皇的話繞老繞去,都圍繞著一個共同的中心。果然,他還是賊心不死。

              燕凌寒咬了咬牙,道︰“好,身體是你的。你心里有數就行,千萬別撐著。”

              燕皇應了一聲,之後又是一聲響亮的噴嚏。

              這一日,大約是因為燕皇生病看起來很慘的緣故,討到的錢比前一日還多。

              燕皇依舊守財奴一般數著那些銅錢,滿臉的開心。

              燕凌寒的心里倒沒什麼感受,只一心掛念著燕皇的身子。

              這一日夜里,他們依舊是在昨晚那個角落里度過的。

              只是,夜半時分,燕凌寒小憩醒來,隨手在燕皇的額頭上一摸,頓時心驚不已。

              他,發燒了。

              因為赫雲舒的緣故,燕凌寒在百里星宇那里學了些醫術,知道這發燒對于健康的人來說不算什麼,但是對于上了年紀的人而言,卻是致命的。

              這一次,燕凌寒不會再听燕皇的,徑直背起燕皇往前走。

              他剛起身,燕皇就醒了。而燕皇說出的第一句話,就讓他徹底心驚了。

              最快小說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