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穿越小說 > 盛唐高歌 > 833 肥羊
              郭可棠解開心結,放下心頭大石,在鄭府跟綠姝和林薰兒打成一片,而另一位同樣是出自貴鄉郭氏的郭通雄,此刻更是爽得飛快。

              貴鄉郭氏最怕就是請神容易送神難,要是鄭鵬不肯拆伙,這樣貴鄉郭氏也不能吃獨食,好在鄭鵬沒有堅持,要了二百萬貫“分手費”就同意退出,還說退出後不再理會貴鄉郭氏怎麼做,二百萬貫雖說高了些,但考慮到鄭鵬現在如日中天,背後還有大靠山,最重要的是雙方的公產全歸貴鄉郭氏所有,也不妨礙投靠太子李瑛,算起來還是貴鄉郭氏佔了大便宜。

              談判成功,郭通雄作為談判代表算是立了一大功,不僅受到族長的贊賞,還得到太子的褒獎,心情太好之下便到平康坊的群芳院尋歡作樂。

              “郭公子,你真是風趣。”

              “來,郭公子請張口,吃一口酥餅。”

              “這可是我們群芳院珍藏的百花酒,來,喝一杯。”

              群芳院的一個包廂內,三名嬌俏青樓女子簇擁著郭通雄,殷勤地勸酒、喂食,把郭通雄哄得心花怒放,一邊對身邊的美女上下其手,一邊大吃大喝,別提多多舒暢。

              不得不說,群芳院不愧是名列平康坊四大妓院,無論是裝飾、格局還是美女的品質,都是一等一的好,郭通雄身為貴鄉郭氏的外務總管,主管經營,待遇不錯,油水也很多,但貴鄉郭氏的家教很嚴,在家怎麼玩都行,但不能去青樓,違者會遭到嚴懲,一心想體驗平康坊繁華的郭通雄說什麼也體驗一下。

              理由都想好了,就是跟太子府的人拉關系,邀請一名管事喝花酒,現在家族全力投靠太子,就是知道,肯定不會怪責自己。

              玩到興致高時,郭通雄帶著三分醉意,指著旁邊倒茶遞酒的女子說︰“你...你為什麼不喝?”

              房間內有四名美女,三名美女都圍著郭通雄撒嬌、討好,可一名身材高挑、面容姣好,也是房間內氣質最好、最漂亮的美女,一直跟郭通雄保持距離,這讓郭通雄很不爽。

              一名叫香寶的妓女眼里露出一絲不屑,很快撒嬌地說︰“公子,菲兒是清倌人,只是負責彈琴,可公子嫌她彈得不好听,就讓她過來幫忙倒酒。”

              另一名叫如煙的妓女把一塊蜜餞送到郭通雄的嘴里,吃吃地笑道︰“公子,不要理她,像她們這些出身官家的女子,就會假清高,哪有我們姐妹知情識趣。”

              “就是,菲兒可是有名的高冷,尋常男子都不放在眼內,很少陪客人喝酒,公子要喝,月月陪你喝,我們喝交杯酒,如何?”

              郭通雄听到菲兒是出身官宦之家的時候,原來有些朦朧的眼楮頓時多了二分神采,當他听說菲兒很少陪人喝酒時,馬上來氣了,猛地一拍桌子︰“怎麼,能陪別人喝,不能陪本公子喝,難道本公子的錢是腥的?”

              男人都有征服欲,郭通雄也不例外,他特別喜歡那種出身高貴、內心驕傲的美女,每當把這些女子壓在身下肆意馳騁時,那種莫名的滿足感讓他欲罷不能,都說月下看花燈下看人,在燭光下,越看菲兒越漂亮,越看佔有欲越強,當場就拍起了桌子。

              菲兒不卑不亢地向郭通雄行了一個禮︰“承受公子看重,菲兒身子稍有不適,就不陪公子喝了,請公子恕罪。”

              “媽媽,叫你們媽媽來。”郭通雄一臉不爽地吼道。

              很快,一名濃妝打扮的老女人走進來,笑容可掬地說︰“郭公子,在群芳院玩得可有盡興,姑娘們還滿意吧?”

              郭通雄不滿意地說︰“滿意個屁,問問她,為什麼不陪本公子喝酒,看不起人是不是?”

              “哪有,哪有,郭公子年少多金,一看就是風流人物,到群芳樓那是群芳樓的榮幸,這不,看到郭公子來,老身二話不說,就把最紅的四朵金花安排給郭公子,絕對沒有看不起一說。”

              “是嗎?”郭通雄有些貪婪看了菲兒一眼,大咧咧地說︰“讓...讓她陪我喝酒,本公子就要她。”

              老鴇有些為難地說︰“不瞞公子,菲兒雖說是群芳院的人,但她是清倌人,不能強迫她陪客人喝酒,老身也不能命令她,除非她自願,還請公子多多包涵。”

              “啪”的一聲,郭通雄把手里的酒杯重重放在案幾,冷冷地說︰“當本公子背後沒人不成?信不信本公子明天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都說酒壯人膽,再加上郭通雄早就把自己當成太子的人,哪里怕一個微不足道的老鴇。

              太子啊,那是大唐的儲君,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誰敢不給臉子?

              “媽媽,你不用為難了”一旁的菲兒突然開口道︰“如果郭公子能按女兒的規矩,女兒就陪他喝。”

              老鴇有些為難地說︰“郭公子是我們的貴客,這樣做,不太好吧?”

              听到菲兒同意,郭通雄馬上來了精神,急不及待地說︰“說,什麼規矩?”

              “郭公子”老鴇附在郭通雄耳邊小聲地說︰“菲兒的生父出身清河,還有官身,因為犯了事連累女兒,以至賣身群芳院,言盡于此,想必郭公子也能猜到,賣身前約好不能強迫她陪酒待寢,就是菲兒同意陪酒,她也只喝價值五兩黃金的極品陳年阿婆清,普通人消費不起。”

              五兩黃金,還是一壺?這酒是用黃金釀的?

              就在郭通雄有些猶豫時,老鴇一臉神秘地說︰“不過有一個好處,就是喝酒贏了菲兒,即可以免費掛單,陪公子共渡春宵,可惜能讓菲兒看上眼、又能喝得起極品陳年阿婆清的人少之又少,這個月菲兒還沒掛過單呢。。”

              郭通雄整個人一激靈,毫不猶豫地說︰“不就是錢嗎,本公子有的是,上酒,就上那個極品陳年阿婆清。”

              老鴇越說郭通雄越動心,特別听到菲兒出自官宦之身,生父還是出自清河,雖然老鴇沒說透,可天下誰不知清河崔氏是名門望族,位列七族五姓,全大唐的男子都以娶五姓女為榮,郭通雄也想,可他負責經商,是一名低賤的商賈,有再多錢也是白搭,現在有機會讓一名五姓女陪喝酒,還有機會一親芳澤,郭通雄的內心當場炙熱起來。

              能跟一名出身高貴、外表靚麗、內心驕傲的五姓女一渡春宵,可以吹一輩子了。

              不就是錢嗎,郭通雄當外務總管這幾年,平日花銷都是走公帳,趁著的做假帳和轉移財產的便利,偷偷弄了近十萬貫進自己的口袋,口袋有錢,腰桿直直的,怕什麼。

              難得來一次,要麼不玩,一玩就要玩最好的。

              听到郭通雄的話,在場的幾名青樓女子,包括老鴇和菲兒,嘴角都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譏笑︰又是一頭肥羊。

              最快小說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