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女友來自八零年代 > 41.四十一章
              此為防盜章  禽獸!這女孩也才十幾歲, 應該還在讀書,宋修遠長的再好看, 也有二十多了吧?宋修遠這是老牛吃嫩草, 不要臉→_→

              然而,溫如轉念一想, 又感覺不對。 因為這女孩如果是宋修遠的小女票, 那麼看到她出現在宋修遠的住處不該沖上來和她撕逼才對嗎?

              這方, 宋千姿也回過神來,小爪子舉起來友好地朝溫如揮了揮, 露出一抹訕笑開口道“hi, 你好!”

              溫如︰……

              見溫如面無表情, 宋千姿尷尬了一瞬“如果,我說我是走錯房間了……”

              我會信嗎?溫如這次不再沒有反應, 而是一臉不信任的表情看著宋千姿。

              宋千姿沮喪地垮下肩膀, 放棄找借口, 抬手擼了一把臉“好吧, 我承認我是來找你的。”

              “然後……”溫如清脆的嗓音響起, 抬眸不動聲色地看向宋千姿, 等待她的解釋。

              宋千姿眼珠子骨碌碌轉動,邁步上前靠近溫如“這位漂亮姐姐,可不可以問你幾個問題?”

              這妹妹挺能來事兒, 張嘴就是“漂亮姐姐”這小嘴真甜。

              溫如憋著笑意, 隨意將手中擦拭頭發的毛巾扔到一旁的椅子上, 走到床頭櫃拿出吹風機。打開吹風機, 發出“呼呼”的聲響,熱氣吹拂著溫如那一頭黝黑的發絲。

              “吶吶吶,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啊!”宋千姿賴皮地跟在溫如身後,一屁股坐到溫如身側的椅子上,臉上露出一抹燦笑繼續道“你和宋修遠什麼關系?”

              溫如繼續吹頭發,雖然一開始她並未反駁,但她也沒有答應要回答不是。正所謂問與不問是宋千姿的事,那麼答與不答主動權就在于溫如手里咯。

              “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搬到這里住多久了?”宋千姿再次粘上來。

              “你是?”溫如關了嗡嗡作響的吹風機,放置在一側的櫃台上,側頭朝身側的宋千姿看過去。

              “咳咳……”宋千姿見溫如終于打理自己了,瞬間清了清嗓子挺直背脊,一臉認真地道“我是宋千姿,宋修遠的妹妹,嫂子……”

              一個不留神,這“嫂子”兩字一出口,宋千姿立馬抬手捂住嘴,心虛地看著溫如。

              嫂子……

              誰是她嫂子?溫如內心爆吼︰她只是借住!

              她可沒打算要以身抵賬的啊,她和宋修遠絕對不是那種關系好吧。

              “你誤會了,我和宋修遠……”

              宋千姿不等溫如話說完就打斷了,一副過來人的模樣開口道“哎呀,嫂子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我的嘴巴最緊了。再說了,這些我都能理解,大家都是年輕人嘛,難免會把持不住。現在這社會,未婚同居也正常。”

              嫂子,是什麼神轉折?

              溫如听了宋千姿的話,嘴角抑制不住抽了抽。

              年輕人、未婚同居、正常、把持不住……

              所以,是她思想太落後了?這麼個小姑娘都知道這麼多。溫如的思想還停留在八十年代那種不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都是耍流氓的氛圍之內。

              “嫂子,你多大了?哪里人?和我哥交往多久了?還有,我哥和你在一起是什麼樣子?是不是對你特溫柔,不像對我似的,成天冷著一張臉,我又不欠他的,老是威脅我。我不就想在這里住幾天嗎,嫂子你知道嗎?我哥他居然讓我去住酒店,我一個女孩子獨身一人住酒店多不安全啊,萬一出了事怎麼辦,我听說……”

              “停!”溫如打斷宋千姿的長篇大論,如果不打斷,溫如覺得宋千姿可以一直說下去,還真看不出這小姑娘還有話嘮屬性。

              “你等等,我出去給你倒杯水。”

              溫如快速起身,趁著宋千姿還未反應過來便出了房間。

              宋千姿坐在房間里感嘆了一句,還是嫂子好啊,不像那個無良哥哥,她進來這麼久,不要說水,連句話都沒有。此時宋千姿卻忘了,她在宋修遠面前什麼時候客氣過。

              這邊,溫如出了房間之後,走廊窗口微風襲來,一陣涼意過後,這才讓溫如驀然反應過來自己居然沒換衣服,裹著浴巾就出來了。

              瞥了一眼轉角處宋修遠的房間,沒有听見絲毫聲響。溫如這才放心邁步經過宋修遠臥室門前,下樓去,下樓在冰箱里拿了一瓶果汁後,再次轉身順著原路上樓。

              這次溫如經過宋修遠我是門口時,猶豫了片刻,抬手敲了敲門。

              沒人應,溫如連續敲了幾次,都沒人應聲。

              溫如一凜,宋修遠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試探著伸手握住門把,一轉,“ 噠”一聲,門應聲而開。

              悄咪咪地推開一條縫隙,溫如探過頭去……

              房間內干淨整潔,幾乎是一塵不染。地上鋪著一層白色羊毛褥子(地毯),房間正中間擺放著一張三米的大床,床上鋪著藍色的純色四件套。床的兩側擺著兩個床頭櫃,房間靠右是一排棗紅色木制衣櫥。左邊則是一求桌,書桌上整齊的擺放著幾本書以及幾個各色的文件夾,顯然這個地方是房間主人給來看書或處理公事的地方。

              沒人?打量房間內的情景後。驀地,溫如瞳孔一縮,身體僵直,瞬間石化。

              溫如見到一個全身裹著重點部位的半∥裸的男人,他赤著腳從浴室里走出來,走到衣櫥前面,動作隨意地伸手揭開了那條小小的浴巾,背對著溫如的方向,雖然沒看到全部,可這也足以讓溫如虎軀一震了,上輩子一直覺得男人是弱雞,連她都打不過,自然對那些男人沒有興趣了。

              可宋修遠給她的感覺不同,如果以前溫如認為宋修遠僅僅是長的好看的男人,那麼現在,這一刻,宋修遠在溫如眼中就升級成了……毒∥品般的男人。

              毒∥品讓人無法抗拒,甚至上癮。

              只見宋修遠背對著她的方向站在衣櫥前面,寬肩窄跨,修長有力的雙腿站得筆直,腿部具有男性化的腿毛,讓溫如覺得喉嚨略感干澀。

              僅憑一個背部,就讓人覺得滿滿荷爾蒙爆棚。

              宋修遠大掌從衣櫥里隔間抽屜里勾出一件輕薄短小的紅色“小布片”。溫如瞬間瞳孔一縮,因為宋修遠拿著那“小布片”彎腰,長腿一伸套了進去,從溫如這個角度正好看到那挺翹的臀部,提褲子時那挺翹的臀部微微蕩起輕微的**……

              驀地,宋修遠察覺到一道視線落在他身上,瞬間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