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女友來自八零年代 > 第39章 三十九章
              那只柔軟的小手隔著一層輕薄的布料罩住他敏感的部位, 宋修遠緊繃著身體大掌覆在她的小手上, 欲要撥開她的手,那只小手卻驀地握住,將他那硬挺滾燙的東西一把抓緊,那地方被抓住,宋修遠喉嚨里溢出一聲低啞的呻∥吟, 不知是痛還是爽的。

              “溫如, 別鬧。”宋修遠低頭在溫如的額頭輕緩地落下一吻, 努力抑制住將要失控的欲∥望。

              他不是沒有那方面的需求, 只是在知道溫如有了身孕時他就問過醫生了,前三月應該禁止行房才是,否則容易出意外。

              宋修遠這段時間每天抱著溫香軟玉卻只能看不能吃,他也是很難受,可為了溫如肚子里的孩子,他就能忍。每天半夜沖涼水水對于一個正常的男人來說,那也是相當痛苦的一件事。

              今夜沖了涼水,本來打算休息了, 突然感覺到身側女人那只小手在自己那處動作, 宋修遠其實很想將她壓在身下狠狠收拾一頓, 奈何腦海里一想到她肚子里懷著孩子,他也就只能頗為無奈的嘆息一聲了。

              溫如柔軟的身子移動了些許,整個人窩進他的懷里,胸前的那對軟嫩的瑩瑩玉兔抵在他結實的胸膛上緩緩磨蹭著,感受到宋修遠呼吸一窒, 溫如嘴角緩緩勾起一抹笑,仰頭看向宋修遠那張完美的俊臉。

              劍眉星目,鼻梁挺直,緋色薄唇,他的眼中滿是將要抑制不住的欲∥望之色。

              “老公,你不想要?”溫如粉唇輕啟,唇瓣豐滿,鮮嫩欲滴,嬌軟的嗓音勾得宋修遠喘息聲瞬間加重。

              妖精……

              透過窗外的月光,因為以前當過兵的緣故,宋修遠能在黑夜中視物,他能清楚地看見此刻的溫如小臉泛起迷人的粉色紅暈,那雙眼楮滿是他的身影。

              這樣嬌媚的女人讓他如何拒絕。

              宋修遠的理智瞬間飛到了九霄雲外,大掌摟住溫如的縴細柔軟的腰肢,俯身吻住那一直在誘惑他的粉唇,大舌撬開她的唇闖進她的口中,汲取她口中那香甜的蜜液。

              他的吻一直就霸氣,大舌在她口中□□,吮吸她的舌尖。空氣中散發氣溫逐漸上升,溫如順從地張開唇瓣配合他的動作。宋修遠大掌下移摁著溫如翹臀壓向自己這邊。

              灼熱的硬挺抵在她的敏感部位,溫如身子一軟,整個人靠在他身體上,他臉頰上的汗水瞬間脖頸滑落下來,那性感的模樣簡直讓溫如看得失了神。

              “啊……”

              嬌吟聲響起,瞬間拉回了宋修遠那飛選的理智,他額頭的汗水流下來,身體緊繃。

              “孩子……”宋修遠低啞的嗓音響起,看向溫如的眼神滿是壓抑。

              “我來。”溫如喘息了一陣,才勾起唇角笑著俯身,唇瓣輕輕落在他的臉頰,舔去他臉頰上的汗水,然後下移,胸膛、緊實的八塊腹肌,敏感的勁腰……

              “呃……繼續往下……”

              ——

              翌日一早,溫如手臂往旁邊一搭,摟住身側的男人,將頭埋進他的胸膛里,愛嬌地蹭了蹭。感受到懷里人的動作,宋修遠驀地睜開雙眼垂眸看向懷里那顆黑色小腦袋在自己胸前輕蹭著,嘴角揚起一抹笑,寵溺地在她頭頂的發絲上落下一枚輕吻。

              這個女人,是他的妻子,肚子里擁有著他和她共同的孩子。

              摟在她肩頭的大掌緩緩摩挲著她嬌嫩的肌膚,孕婦嗜睡,宋修遠唇角帶笑再次閉上雙眸,鼻尖聞著她身上淡淡的體香,心里滿是爆棚的幸福感,臉頰貼在她的頭頂,陪她一同進入夢鄉。

              溫家。

              宋亦然同溫柔一起坐在沙發上,手里端著一杯茶看向坐在對面的溫父,心里思量著。

              他以前從來沒听溫柔說過溫父和她的關系,他一直知道溫柔是單親家庭的孩子,有一個父親,但家庭條件不是很好。和溫柔在一起之後他也發現了,溫柔經濟條件並不拮據,反而還很闊綽。

              他從來沒問過她的私人事情其實是一直在等她主動開口,沒想到她一直沒提起,反而被一次無意間的撞破,他才知道,原來溫柔和溫父是這種關系。

              那這麼算起來,溫柔和小舅母溫如就是同父異母的姐妹,這麼一想,宋亦然就不得不多想了,當初溫柔和他真的是偶遇?溫如知道溫柔的存在嗎?而宋修遠又知道溫柔和溫如之間的關系嗎?

              “亦然啊,我听溫柔說,你們打算訂婚了?”溫父打破沉默的氣氛,慈祥地開口道。

              宋亦然神色莫名地瞥了身邊的溫柔一眼,溫聲開口道“是的,打算這個月就訂婚。”

              “那訂婚了,就是一家人了,在這里伯父有點事想拜托你。”溫父不動聲色地看了宋亦然一眼,見宋亦然並沒有什麼表情,繼續開口道“前段時間,我和宋修遠一起投資了一個工程,可最近工程出了點問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解決,找宋修遠也是他秘書接的電話,你看你和宋修遠是一家人,能不能和他說說這件事?”

              工程?宋亦然腦海里迅速轉動,思考最近宋修遠投資的工程,可想了半天,也沒發現宋修遠最近有投資溫父說的這個工程。

              “我會幫你問問。”

              听見宋亦然這麼說,溫父這才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對溫柔和宋亦然的態度愈加和藹了。

              在溫家用午餐時,溫檬小臉透著紅暈,視線一直落在宋亦然的身上,那副含羞帶怯的模樣讓宋亦然就是想忽視也不行。

              最後還是溫父訓斥了溫檬幾句,溫檬這才老實下來。

              吃完午餐後,宋亦然開車送溫柔回到了她的住處,車子停在小區門口,坐在車里,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氣氛有些微妙。

              溫柔側過頭看向宋亦然,抿了抿唇瓣。

              “亦然,我不是故意瞞著你,可是這件事有點復雜,你听我慢慢和你說,多年前,我母親和我父親原本就在一起……”

              听了溫柔的敘述之後宋亦然依舊沉默著沒有開口,從溫柔口中說出來的話,他不太相信,所有的事情,只有自己去查才能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宋亦然雖然表面上溫文爾雅,但向來生性多疑,他從來不會輕易相信別人說的話。

              發現溫柔泫然欲泣地看著他,畢竟是他喜歡的女人,看她這副模樣,宋亦然心軟了軟,伸手輕柔的摸了摸她的臉頰,溫聲開口道“你先回去,明天我來接你去我家。”

              听到宋亦然提到明天來接她時,溫柔才悄悄在心里舒了一口氣。明天是兩人約好了一起去宋亦然家拜訪,宋亦然既然說了明天來接她,那就是相信她的話了吧。

              下車後,溫柔站在路旁看著宋亦然開車離開後才轉身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此刻溫柔的臉上那還有柔情蜜意的模樣,她面無表情地抬腳走著。

              回到家,溫柔坐在沙發上,看著四周的一切,摸了摸自己的臉露出一抹嘲諷的笑。

              很快,很快她就可以搬離這里住進宋家,到時候她再也不用躲在這里了。溫柔知道養父根本早就知道她不是他的親生女兒,否則那個男人怎麼會想要在她十六歲生日那天的夜晚故意喝醉酒來她的房間呢?直到現在溫柔也不會忘記養父身上的濃重的酒味,還有他身上那讓人作嘔的汗臭。

              那樣一個男人,怎麼配讓他喊他父親,簡直可笑。

              讓她沒想到的是溫如既然嫁給了宋修遠,這是她始料未及的事情,明明沒有交集的兩個人,突然就結婚了?

              ……

              溫家,溫檬坐在房間的床上,她的母親則站在她面前,視線落在溫檬的臉上。溫檬看起來也算頗有些姿色,單獨走出去,誰見了不夸一句長得漂亮,可溫檬和溫柔一比,少了點柔弱感,和溫如比起來,少了一種特殊的靈氣。

              在心里默默地搖了搖頭,自己女兒長得不差,奈何就是比不上溫家那兩個女兒。

              “媽,你覺得宋亦然怎麼樣?”溫檬提到宋亦然三個字時眼里閃過一抹亮光。

              “你覺得你能斗得過溫柔?那可是老爺子藏在外面寶貝了這麼多年的女兒。”

              不是她對自己的親閨女沒信心,溫柔那個女人她第一次見就知道不是和省油的燈,表面上看起來像一只無害的小白兔,實際上只怕是一條咬人的毒蛇,躲在陰暗的洞穴里,隨時可能咬你一口。

              “溫柔看起來不難對付,只要抓住了宋亦然的心,溫柔她還能拿我怎麼樣?”溫檬思索了片刻看向母親“你看溫柔她還是處∥女嗎?”

              “是倒是,檬檬你是想……”

              “對,我就在溫柔前面得到宋亦然,溫柔那瘦巴巴的身材哪比得上我,只要沾了我的身子,還怕宋亦然跑了?”溫檬得意洋洋地開口道,她對自己那方面的技術還是很有自信的,因為和她做過的男人都舍不得離開她。

              “不管你怎麼想,總之,別明目張膽地和溫柔對上,至于宋亦然那里,你覺得可行,下手也無非不可。”

              畢竟據她所知,溫柔的母親當年不也是做了溫父的情人,才有了溫柔這個私生女。

              有些事就是這麼奇妙,善惡到頭終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