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女友來自八零年代 > 第29章 二十九章
              直到宋修遠牽著溫如走出了民政局,溫如都保持著一臉懵逼的表情。

              來到停車場, 宋修遠將溫如塞進副駕駛, 自己則走到另一側,打開車門, 坐上了駕駛座。

              她……這就結婚了?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 愣愣地低頭看著手里的紅本本, 溫如此刻還回不過神來,一早醒來,就接到宋修遠電話讓她出門, 然後她就被帶走了, 再然後, 她,結婚了?

              世界好玄幻,她得緩緩。

              和溫如不同的是, 宋修遠顯然心情很不錯, 緋色的唇瓣微微彎起一抹弧度, 露出一抹炫目的笑。似乎發現旁邊女人的心不在焉,他卻不在意, 仍舊心情破頗好地開著車行駛在公路上。

              結婚意味著什麼?

              代表這個女人從今天起, 就是他的妻子, 成為他的所屬,代表他今晚可以吃“肉”,要知道認識溫如以前他並未覺得女人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縱使有生理需求, 他也可以自己解決,他不喜歡女人親近他。直到他對溫如有了欲∥望,他才知道,禁欲對一個男人來說,確實是不人道的。

              想到上次的擦槍走火,宋修遠眸中劃過一道黯光,呼吸頓了頓。

              雖然並沒有過女人,但宋修遠也知道溫如和其他女人並不一樣,她肌膚白皙滑膩,胸部豐滿柔軟,縴腰柔韌,臀部挺翹,且……多水。這樣的女人,實屬極品。

              溫如不知道坐在她身側的宋修遠正在暗戳戳地意淫她,仍舊呆楞著透過擋風玻璃看著前方的車流。

              宋修遠將車停在一處停車場,下車後來到溫如這邊提她打開車門低聲道“下來吧。”

              溫如抬腳下車,看了看四周琳瑯的店鋪,有些不解地轉頭看向宋修遠“這是哪里?”

              “跟我來就行了。”

              宋修遠大掌伸過來牽住溫如白皙柔軟的小手,帶著她走進一家裝修豪華的店里。

              他帶著她走過華麗的走廊,然後上樓……

              “宋先生,你預定的婚紗已經運回來了,需要現在讓這位小姐試試嗎?”一個長相柔美的女人走上前來,停在宋修遠他們面前,禮貌地問道。

              女人身著一身白色職業小西裝,臉上化著淡妝,和宋修遠說話時,目光悄悄打量了宋修遠身側的溫如一眼,隨即便不動聲色地收回了視線。

              “帶她去化妝。”宋修遠說完,松開牽住溫如的大掌,走到旁邊的沙發上坐下來。

              女人帶著溫如來到化妝間,在溫如臉上好一番涂抹,其實並沒有花多大功夫,畢竟溫如皮膚底子好,並不需要上太厚的粉來掩飾什麼,所以化妝師也僅僅是給溫如上了個淡妝罷了,上好妝後,化妝師又替溫如挽了一個簡單柔婉的發髻,用一支水晶發卡固定好。

              最後拿來一套純白色的婚紗,女人正要抬手去脫溫如的衣裳,溫如總算晃過神來,動作迅速地退後一步。

              “這個,我自己來就好,你們先出去吧。”

              “好的。”

              女人轉身帶著化妝師離開了這個房間,並服務周到地替溫如關上了門。在這里做事這麼多年,並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也可以理解。有些客人享受這種被人服務的感覺,而有些客人則不喜歡這種被人看光的感覺。

              女人想起方才見到的溫如,再想起自家老板。

              果然,男人都是喜歡漂亮,無論是人,或是物。

              只不過,自家老板喜歡宋先生這麼多年,前段時間听說宋先生定了婚紗,還郁郁寡歡過好一陣子,今天怕是會來看看宋先生的未婚妻吧。

              女人讓化妝師守在門口等著溫如,自己則抬腳走了出去。

              更衣室里,溫如褪去身上的便裝,拿著婚紗看了一會兒才往身上穿,穿好後,背後的拉鏈她拉不上,透過那落地的大面鏡子,溫如看到了自己胸前那抹呼之欲出的豐滿,連忙抬手捂住。

              整個肩膀都□□在外,胸部也露出大半個球形弧度,溫如猶豫著,這個會不會太暴露了?

              “咚咚咚”!!

              “溫小姐,需要我進去幫忙嗎?”化妝師抬手輕輕敲門,開口詢問道。

              “麻煩你進來一下。”

              ……

              宋修遠已經換好衣服,一身白色西裝完美地襯托出宋修遠的好身材,只見他動作優雅地坐在沙發上,長腿交疊,手里拿著一本雜志隨意翻看著,低垂著頭看向手里的雜志。

              “修遠。”一個女人手里端著一杯冒著熱氣的咖啡,走上前來,坐在宋修遠旁邊的那張沙發上,將手里的咖啡放在茶幾上,輕輕往宋修遠那邊推了推,示意這杯咖啡是他的。

              “謝謝。”宋修遠抬起頭看向那個女人,卻又立即收回視線,瞥了一眼桌上的咖啡,並未伸手去拿。

              “你最喜歡的麝香咖啡,怎麼不喝?莫非是怕我下毒不成。”女人打趣地看向宋修遠道。

              “安捷,我現在不太喜歡這種咖啡。”

              安捷,和宋家是世交,她比宋修遠要大兩歲,平常來往也不算少了,畢竟他們有一群共同的朋友,平時一起出門聚會,那都是會見面的,對宋修遠來說,安捷就是一個相處不錯的朋友。

              而安捷卻不是這麼想的,她二十歲那年就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這個比她小的男人。但宋修遠一直對女人沒有什麼感覺,安捷不是沒有婉轉地試探過他,但宋修遠一直表示對女人不感興趣,安捷甚至一度猜測宋修遠是否喜歡男人。

              她沒有直接挑明,一直小心翼翼地隱藏著自己對他的感情,她可以等他發現她對他的感情。

              然而,現實給了她響亮的一巴掌,宋修遠突然要結婚了!

              安捷當時就氣得砸了整個辦公室里的東西。

              今天她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女人,多大魅力,能勾的宋修遠和她結婚。

              宋修遠只要想到溫如那個女人給他科普有關麝香貓是如何產出麝香咖啡的歷程,宋修遠就想好好教訓溫如一頓。

              其實是有一次偶然,那時候溫如還在宋修遠的住處,見到宋修遠喝咖啡就隨口問了一句,然後知道宋修遠喝麝香咖啡,瞬間用一種詭異的目光看向他,然後給他一頓科普。

              宋修遠聞到空氣中散發的咖啡味,只覺胃里一陣翻涌。

              溫如當初只用兩個字形容他喝麝香咖啡的事,那就是:吃翔!

              在溫如看來,喝麝香貓拉出來的咖啡,那不就是吃翔嗎?

              “口味變了,那你現在喜歡什麼,我去給你重新端一杯過來。”安捷說著就要起身,卻被宋修遠打斷了。

              “不用了,你有事就去忙吧。”宋修遠說完便再次看向他手里的雜志。

              安捷看著宋修遠的側臉,心底略顯酸澀。

              就在這時,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發出“嗒嗒嗒”的聲音,宋修遠瞬間似乎有所感應,抬頭朝著生源看過去,就見到化妝師陪著溫如走了出來。

              屆笑春桃兮,雲堆翠髻;唇綻櫻顆兮,榴齒含香……

              見到一襲純白婚紗的溫如,安捷這才不得不承認溫如的確漂亮,就連同為女人的自己也對她的長相驚艷不已。

              宋修遠視線落在溫如身上,無形地緩緩掃過她身體,半晌過後,宋修遠才收回視線,長腿一邁,緩步走向溫如。

              宋修遠逐漸靠近自己,溫如感覺臉頰發燙,就這麼一直看著他。

              “讓攝影師準備。”宋修遠長臂一伸攬住溫如不盈一握的縴腰,對旁邊的安捷道。

              安捷心中一滯,眨了眨眼楮,才讓自己擠出一抹笑顏,對身旁的工作人員吩咐了一聲。

              ……

              “好,新娘靠近一點,笑一個,ok,很棒!”

              “換一個動作,然後我們就可以去室外進行拍攝了。”

              攝影師拿著一台相機對著宋修遠和溫如不停拍攝著,手里的相機發出“ 擦”的輕微聲響。

              溫如窩在宋修遠懷里,感受到他胸前的溫熱,臉頰緩緩浮上一抹紅霞。

              她終于有一種感覺,這個男人……是她的了。

              心底滿滿的,有一種說不出的興奮感,那種感覺像是下一瞬就要忍不住溢出來那般。

              安捷站在旁邊,看著那對金童玉女般的新人,眼神渙散。

              她愛了這麼多年的男人,要結婚了。

              室內拍攝完畢,溫如同宋修遠又去了室外,累了一天,總算拍完了婚紗照,拍婚紗真是一件體力活。

              開車送溫如回到她的住處,溫如下車後才發現宋修遠也跟著下了車。溫如不解地抬頭看向宋修遠,站在已經晚上十點多了,他難道不回家?

              “我今晚住你這里,明天你把東西收拾一下,搬回我那邊去。”

              溫如瞬間瞪大眼楮,身體僵直。

              沃特?住她這里?

              這是……幾個意思?

              作者有話要說︰  下一章,要不要開車?很糾結啊!會不會被鎖,我需要好好醞釀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