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女友來自八零年代 > 第27章 二十七章
              宋家……

              宋母看著手里拿著一支鮮艷欲滴的鮮花,她面前的桌面上還擺放著一些花朵, 擺弄了片刻才□□花瓶里, 然後觀賞幾下,覺得可以了, 才再次拿起一支花比劃著插在哪里比較好。

              比劃了半天, 宋母也不知道該怎麼放比較漂亮。抬頭瞥了坐在旁邊的宋父一眼, 開口道“老頭子,你說這花插哪里比較好?”

              “問我?”宋父扶了扶鼻梁上戴著的老花鏡,看向宋母道。

              “當然, 這屋里就我們兩, 我不問你, 問鬼啊!”沒好氣地回了一句。

              宋父見宋母生氣了,站起身來走到宋母身側,俯身仔細打量著宋母擺弄了半天的那瓶花, 思考了許久, 他接過宋母手中的花插到花瓶正中間的位置, 覺得不妥,又抽了出來。

              然後宋母看著宋父將她插好的花一支又一支地抽了出來, 然後大掌將所有的花攏在一起, “唰”地一下, 動作干淨利落,花朵瞬間全部□□了花瓶里。

              看著那瓶參差不齊的花,宋父頗為得意地拍拍手作罷,甚至裝模作樣地觀賞片刻。

              “就這樣?”宋母淡淡地開口問道。

              “這樣多好, 向你似的擺弄半天功夫,那純粹是浪費時間。不是我說你,有時間就同我一起出去走走散散步,別整天擺弄這些花啊,什麼的。”

              “噢,這樣啊,既然你不喜歡,我就不擺弄了。”宋母說著站起身來,然後開口“我突然覺得你書房收集的那些東西挺感興趣,我去擺弄擺弄好了。”

              “別……”

              宋父連忙伸手拉住自家夫人,他那些個寶貝可經不起這老婆子折騰。

              宋父年輕時參軍到現在也有幾十年了,因為特別衷情各式各樣的軍事化東西,宋父這麼多年也收集了不少好玩意兒。

              比如說二十年前他親手用彈殼拼裝出來的坦克,還有各式各樣的老物件,都是有些年代的,充滿了宋父年輕時的回憶。

              宋母正想開口說點什麼,突然見到宋修遠從門外走了進來,立即就將宋父的事扔到腦後去了,迅速端正地坐回沙發上。

              “老二,溫如送回去了?”

              “恩。”宋修遠應了一聲,坐在沙發里擰著眉心,他不明白溫如為什麼沒有答應他的求婚,莫非是太隨意了?

              想到落荒而逃的某個女孩,宋修遠嘴角不由地泛起一抹寵溺地笑意。

              “恩是什麼意思?溫如你送回去了是吧,正好我和你商量一下正事。”

              宋修遠听了宋母的話,抬腳走到宋母對面的位置坐下來,一副打算側耳傾听的姿態,等著听宋母說什麼。

              “你和溫如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啊?”

              “快了,等過一段時間吧。”宋修遠側頭看向旁邊的那瓶插的亂七八糟的花。

              宋母听了宋修遠的話,立即追問“等到什麼時候?到時候說不定肚子都大了啊!”

              宋父在一旁默默無語,什麼肚子大了,宋修遠從小到大什麼事情都在掌控之中,他會讓溫如肚子大了都不結婚?不可能的事情嗎。

              宋修遠確實什麼事都習慣掌控,他從小到大的人生,從他發現自己對溫如有感覺,到出手,也不過半個月時間不到。

              至于結婚,他自然不會讓溫如有機會拒絕,今天之所以讓她考慮,是因為想給溫如思考的空間。

              但是,宋修遠絕不會接受“同意”之外的答案。

              “修遠啊,你看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和你爸上門提親去。”宋母再次看向兒子,這事她不趕緊辦了她睡不著啊,好不容易兒子有了喜歡的女人,就得抓緊時間辦了,免得節外生枝。

              “恩,到時候我告訴你們。”宋修遠說完站起身,淡淡地瞟了桌上的花瓶一眼,道“真丑。”

              丑……

              宋父听見這話,瞬間就像上前教訓宋修遠,這小兔崽子。這事方才宋母已經忘了,他又提起來,這不是存心的吧。再說,這花哪里丑了!

              提到花,宋母也反應過來,看著那瓶慘不忍睹的花,就指著宋父嘮叨起來。

              听著身後父母說話的聲音,宋修遠不動聲色地勾起唇角上樓去了。

              ——————

              這邊,溫如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沖進浴室里。

              沐浴之後,溫如站在鏡子前,拉開領口看著自己脖頸處那斑斑點點的吻痕,有的都被咬出了牙印,不禁在心里暗罵宋修遠。

              這男人是屬狗的嗎?怎麼還咬人?看把她身上咬的,渾身上下都是印子。

              掀開浴袍,就見到自己胸前那對豐ru上更是一大片的吻痕。

              拉攏浴袍,抬腳走出浴室,躺在自己的大床上,雙目無神地望著天花板發呆。

              “宿主,你想什麼呢?”

              系統見溫如這副模樣,瞬間冒了出來,“啪”地一下落在溫如的大床上。

              “你不是死了嗎?每次需要你的時候就躲得無影無蹤,辣雞系統。”溫如淡淡地瞥了系統一眼。

              溫如發現每次宋修遠出現時,系統就會躲起來。

              系統︰呵呵→_→他怎麼會死……

              “宿主,我那時怕被宋修遠發現啊,宋修遠精神力高的嚇人。如果他發現你身上有系統這樣的存在,會不會把你送去實驗室給解刨了?你想想啊,你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抓住宋修遠的心,讓他不舍得你,什麼都順著你。宋修遠條件那麼好,有錢有顏,宋修遠看上你,以後那還不是你想要什麼有什麼。”

              “然後呢?我怎麼讓宋修遠舍不得我呢?”

              “當然是你的身體了,你昨晚記不記得,經過系統給你的保養,你的身體現在就屬于敏感體質,就是那種男人都愛的‘伸腳體軟推倒’的那種,”

              溫如腦海里瞬間閃過昨晚的某些片段,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然後抬手抓起那只糯米團子往床下一扔,然後蓋好被子,睡覺……

              這都是什麼和什麼,當她是賣肉的嗎?

              ……

              一夜好眠,一大清早就听見手機鈴聲。

              “喂,曉萱。”

              “溫如,我今天休假,我去你那里做客啊,你搬家之後我還沒去過呢。”電話那頭傳來範曉萱的聲音。

              “好啊,不過,你今天不用陪男朋友嗎?”

              “不用,他要上班,我是調休。”

              “那好吧,你過來好了。”

              溫如等範曉萱掛斷電話才瞬間回過神來。

              範曉萱要來?想起範曉萱那色女本性,溫如條件反射地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吻痕。

              不行,她得找一身衣服。

              ……

              “所以,你拒絕了!!”

              坐在溫如家的沙發上,範曉萱听了溫如的話,忍不住大聲吼了出來。

              是不是傻,宋修遠求婚啊,溫如就這麼拒絕了?

              “也不是拒絕,我就是說,我需要時間考慮,我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就要和我結婚了,總感覺事情進展太快了。”溫如坐在範曉萱身側,到現在腦子還有點不清醒的感覺。

              在溫如看來,進展確實太快了,不說其他的吧,就昨天兩人那事,就嚇到她了。不過是去吃頓飯,怎麼就把自己送到了宋修遠的嘴邊讓人啃了呢?

              “這有什麼奇怪的,溫如,你得自信一點,你條件多好啊,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縴腰楚楚,宋修遠看上你那也不是沒可能的啊,再說了,就你這條件走哪都不缺追求者好嗎。”

              範曉萱恨鐵不成鋼地伸出食指戳了戳溫如的胸前那抹溫香軟玉。

              溫如嘴角一抽,身子退後兩步,她怎麼忘了範曉萱的色女屬性了呢?

              “不是我矯情,你不覺得事情進展的太快了嗎?”溫如仍舊覺得自己和宋修遠之間有些太快了。

              “快什麼啊,什麼快?哪方面的,是不是宋修遠中看不中用?快男?秒射?”

              “口胡,範曉萱,你是一個女孩子,能不能矜持點,否則會嫁不出去的。”

              “切,什麼矜持,溫如,我告訴你,男人啊就喜歡那種床下貴婦,床上□□的女人,性生活好了,兩人的感情才會好,”見溫如不咸不淡的態度,範曉萱來勁了“你別不信,你就說說,宋修遠是不是在和你有了身體接觸之後向你求的婚?”

              呵呵→_→

              答對了,範曉萱一看溫如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答對了,N瑟地露出賤兮兮的笑,湊過來道“說說,第一次,什麼感想?宋修遠那方面厲害嗎?”

              “不知道,你要是想知道可以自己去體會,這種事情吧,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至于你問的宋修遠那方面,我知道就行了。”

              範曉萱被溫如的話堵的一噎,瞬間無聲。

              這個重色輕友的女人,看不出來溫如的佔有欲還挺重啊。連說一說都不行。

              “行,不說就不說,正好我也還有事,就先走了啊。”

              “你有什麼事?不是說好了今天陪我一天的嗎?”溫如疑惑地開口問道。

              “我去約會啊,我們家那位雖然比不上你們家宋修遠,反他對我也算不錯了。”範曉萱約了男朋友下班後去電影院看電影。先天條件不行,還是可以靠化妝補救一下的,她得先回家好好打扮一番。

              提到到範曉萱的男朋友,溫如嘴巴動了幾下,本來想勸說幾句,可見到範曉萱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溫如又猶豫了。

              範曉萱換好鞋,就立即匆匆離開了。

              作者有話要說︰  嘿嘿,腎虛,和男主不能比……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