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女友來自八零年代 > 第26章 二十六章
              清晨的空氣總是特別清新,初升的陽光灑落進房間, 暖暖地照射在大床之上。

              兩道相擁而眠的男女難得沒有醒來, 其中男子結實有力的雙臂緊緊摟在女人那縴細的腰肢上,另一只大掌覆上女人胸前那抹軟嫩。女人則整個人都窩進了男人溫熱的胸膛里, 小腦袋輕輕蹭了蹭, 愈加靠近熱源。

              系統懸浮在半空中, 那張圓乎乎胖嘟嘟的小臉上面無表情地看著床上的兩個人。

              很辣眼楮好不好,昨晚它已經自動屏蔽了,沒想到一大清早起來就見到這麼刺激的畫面, 哎喲, 它那顆小心髒差點就嚇停了。

              就當系統還在思考要不要叫醒宿主時, 躺在床上的溫如已經迷迷糊糊地醒過來了。

              只見溫如眨了眨那雙泛著水霧的眸子,然後將頭抬起來看了眼四周,這……是哪里?

              溫如感覺到身邊暖暖的, 半眯著的眼又再次閉上了, 小手反射性地就摸上了身邊的那一抹溫熱, 順便摩挲了一下。

              不對……

              溫如瞬間瞪大了眼楮,看著躺在她身側的男人……

              臥槽, 特麼什麼鬼。

              ……宋、修、遠!!

              他怎麼會躺在她床上?

              還有, 溫如明顯感覺到她身無一縷, 緊貼在他胸前,且宋修遠也沒有穿衣服,所以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腰間還有胸前的爪子是怎麼回事?

              移動著身子悄悄退後一點,溫如小心翼翼地屏住呼吸, 正打算抬手將宋修遠的手。才發現自己手酸疼不已,鼻尖還能聞到空氣中散發著一股怪怪的味道。

              擺脫了宋修遠的爪子,溫如頭腦才從睡意中漸漸清醒過來,她記得昨晚她身體不舒服,然後下樓喝水,踫到了宋母,宋母帶她找宋修遠,然後……

              她貌似把宋修遠給撲倒了,雖然沒有吃干抹淨,但該做的不該做的,她都差不多做完了。

              我去,辣雞系統呢?

              系統︰→_→

              它就默默地看著溫如犯蠢,不說話就對了,它就裝死,就不理她。

              沒听到系統的回答,溫如來氣了。這算怎麼回事,在她撲倒宋修遠時,辣雞系統肯定可以先叫醒她的,然而系統沒有。

              系統,你出來,我們來談談人生!

              系統︰不,丑拒。(繼續裝死中)

              在腦海里喊了好幾聲都不見系統出來,溫如有點擔心,系統那傻逼該不會出什麼事吧?

              “系統,你是不是死了?我要怎麼救你啊?”溫如焦急地在心里呼喚著系統,等了半晌,溫如才听見系統應了一聲。

              溫如本欲開口想罵人,奈何宋修遠擱床上躺著呢,如果她一個人自言自語,會不會被人認為是神經病?

              系統只想告訴溫如一聲︰你身邊的男人在裝睡啊,其實他比你先醒來啊啊啊!!

              不過為了避免被發現,系統它已經盡量減少自己開口的機會了。

              “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身子忽然再次被摟進一個溫暖的懷抱里,溫如立即伸出手抵在他的胸前,抬頭朝宋修遠看過去。

              宋修遠睜開眼就見到懷里的小女人一副受驚的模樣,唇角微揚,輕笑一聲。

              記起昨晚這女人被自己壓在身下欺負時發出那小貓般的啜泣聲,宋修遠心中泛起一股濃濃的滿足感。

              不得不說,愛都是從性開始的,沒有性,怎麼會有愛?

              就好比說,誰會喜歡一個自己對他(她)沒有性沖動的人?

              所以,在愛情中,性是必不可少的存在。

              “怎麼,忘記了?”宋修遠一挑眉,晨起時那略帶沙啞的磁性嗓音在溫如耳畔響起,讓她不自在地縮了縮身子,悄悄往後退。然而,她這一小動作卻被宋修遠發現了,大掌緩緩用力,將她摟過來讓兩人同樣光∥裸著的身子緊貼在一起。

              感受到懷中那嬌軟的女體。

              果然,女人是水做的,昨夜宋修遠可算是深刻體會了這句話的含義。

              因為,溫如就是“水”做的,用兩個字概括︰水多。

              胸前那抹軟嫩緊緊貼在他結實的胸膛上,溫如甚至明顯感覺到下身某處滾燙地抵在她的雙腿之間緩緩摩擦著……

              “恩……”宋修遠喉間溢出一聲低喘,看向溫如的目光也瞬間多了一絲欲∥望之色。

              听著他的喘息聲,溫如再也忍不住“蹭”地一下掙開宋修遠的鉗制跳了起來,然後快速地退後幾步警惕地望著躺在床上的宋修遠,生怕他會撲上來。

              溫如這才想明白,昨晚哪是她撲倒了宋修遠?明明是宋修遠將她生吞活剝了才對,雖然沒做到最後一步,可她昨晚“拔蘿卜”拔到手軟總是不爭的事實吧。

              宋修遠這廝看起來一臉禁欲,沒想到這麼禽獸,昨夜哄著她幫他“拔蘿卜”就算了,居然還……

              想到這,溫如嘴角抽了抽,瞬間覺得自己嘴里有一股說不出的“異味”。

              宋修遠,特麼滾犢子!

              “你這樣?”宋修遠看著溫如,雙眸微微眯起,眸中閃過一道危險的光,見溫如仍舊無所察覺便好心提醒了一句“是想再來一次?”

              再來一次?

              溫如反應過來,垂眸一看。

              臥槽……

              居然忘記了自己身上沒有穿衣服,想也不想,伸手就將床上的薄被扯了過來裹住自己身子

              然而,她是裹住了,某個男人卻因溫如這一動作那修長健壯的男性身體徹底暴露在了自己的視線中。

              視線從宋修遠的那張臉上緩緩下移,最終溫如的視線落在宋修遠那挺著的第三條腿之上,不由地吞了口唾沫。

              這個……真的,好大!

              “呵!”宋修遠再次輕笑一聲,揶揄地道“我是不是該說一句︰滿意你所看到的嗎?”

              “不要臉……穿上!”溫如一只小手緊緊抓著裹在自己身上的薄被,避免走光,彎腰用另一只手撿起地上那被壓在她bra下面的那條男士內褲,隨手一甩朝著宋修遠扔過去。

              溫如還還特意側過臉,不去看他的身體。

              “髒了,不穿。”宋修遠說完站起身來,然後在溫如的注視中,若無其事地進了浴室里,而且他還不關門,就這麼大喇喇地敞開浴室門開始淋浴。

              花灑傾灑出來的水珠落在宋修遠古銅色的肌膚之上,濺起少許水珠。肌肉、翹臀、大長腿,還有他腿間那資本雄厚的第三條腿……

              咳咳→_→

              溫如收回視線,心虛地不說話了,驀然響起他方才說髒了?溫如的視線落在床上那條黑色男士內褲上,臉“轟”地一下,紅了。

              果然……髒了。

              內褲那明顯的凸起的布料前端明顯帶著點點白濁,溫如感覺她鼻尖仿佛能聞到那不明液體的味道。

              待宋修遠沐浴之後,溫如也躲進浴室里折騰了許久才慢吞吞地走出來。

              溫如赤著腳走出浴室,就見到已經著裝整齊的宋修遠正在……換床單。

              至于為什麼換床單,不用說也知道。

              換好之後,宋修遠走過來,雙臂一伸將溫如一把抱進懷里。大長腿一邁走到床沿處,將她放在換好床單的大床之上。宋修遠神態自若地在溫如身側坐了下來。

              “溫如,我們談談。”

              溫如︰……

              可不可以不談,她現在需要冷靜一下。

              雖然她覬覦他,可沒有想過進展這麼快啊,就如同坐火箭那般,“咻”地一下子就飛出去了。

              —————

              宋家餐桌上,宋家人正坐在一起安靜的用餐。

              “嫂子,你手怎麼了?”

              溫如原本吃早餐的動作一頓,餐桌上的氣氛瞬間因為宋千姿的一句話尷尬起來。

              因為在座的宋家夫婦隱約知道溫如為什麼手抖,至于當事人的宋修遠和溫如,兩自然明擺為什麼。

              溫如臉色一變,抬起臉,硬是擠出一抹笑對宋千姿道“沒事,昨晚睡覺時壓倒了。”

              壓到了?真的是這樣,宋千姿不太相信地看了溫如一眼,隨之忍不住偷偷看向宋修遠的方向。

              這事估計和她家大哥有關系吧,如果她沒猜錯,應該是進行了某種河蟹運動。

              宋千姿佯裝不懂地又問了一句“嫂子,你聲音也不太對。”

              溫如︰……

              她能說什麼,無話可說。

              宋千姿看著溫如透著紅暈的粉頰,內心不禁猥瑣起來。

              這樣,那樣,哎呀,好羞澀∼

              好蕩漾!

              見到宋千姿那竊笑的模樣,溫如此刻真想來個時光倒流,這樣她就不用這麼糗了。

              “食不言,寢不語。”宋修遠抬眸淡淡地瞥了宋千姿一眼。

              宋千姿見宋修遠開口了,縮了縮脖子不再開口了。餐桌上瞬間安靜了下來,只能偶爾听見餐具踫撞時發出的聲音。

              用過早餐後,宋家夫婦原本還想多留溫如住幾天,然而溫如不肯,所以只好讓宋修遠送溫如回家。

              車子停在溫如的住處樓下,溫如伸手就想開門下車,然而車門被鎖了。

              “溫如,我們,結婚吧。”

              啊?

              溫如轉頭驚愕地看向駕駛座的宋修遠。

              結婚,什麼節奏……

              作者有話要說︰  昨晚,睡著了,睡著了,我既然睡著了……

              我的錯,今早補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