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女友來自八零年代 > 第16章 給錢
              第二天,溫如趁著宋修遠晨跑的時間,做好早點便出門去了。

              昨天等宋修遠回來時溫如已經睡著了,宋修遠也沒再提什麼,至于看光他身體這件事,自然是兩人都不會直接說出來,討論這事,兩人那得多尷尬。

              不過經過昨天的事,溫如發現自己一個女孩子和宋修遠住一起始終不太方便。今天她打電話給範曉萱讓她幫她請一天假,正好昨天她暈倒了,自然是需要休息的嘛。

              溫如打算出去看看能不能找點事干,好掙錢。

              跑了一上午,什麼工作沒找到,這還不是溫如心太大了。溫如白天要上課,好多工作都做不了,像店員、收銀員這樣的工作,人家老板要的是合同工,不是臨時工,老板也說了,他不是開善堂的。

              喪氣地走在大街上,正傷感著呢,忽然一個人沖出來拉住溫如的手腕。溫如一看,原來是溫檬,她明顯是出來逛街的,手臂上還提著幾個高檔牌子的包裝袋呢。

              說起來很是諷刺,溫父願意給溫檬錢逛街,卻不知道自己另一個女兒快要窮死了。可不是要窮死了麼,溫如如今的處境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住的地方是宋修遠家,幫宋修遠做飯,當然是宋修遠出錢,那麼,她吃的也是宋修遠的。就原主身上那點錢,連房租都付不起,更不要提別的了。

              “溫如,爸讓你回去一趟。”

              “不去。”果斷拒絕。

              “爸說了,找你有事,必須回去。還有,你是不是換地方住了?我媽昨天去你租房那邊沒找到你,人家說你前幾天搬走了,你搬哪里去了?”溫檬死拉硬拽拖了半天,累的都出汗了,也硬是沒拖動溫如一步。

              “我搬家要和你匯報?撒手,我說了,不回去。”溫如淡淡地掃了溫檬一眼。

              開玩笑,就憑她的力氣,溫檬要哪能拉得動她。

              “好吧,你不回去可別後悔,我貌似听我媽說,爸要給你生活費。”溫檬說完松開拉住溫如的手,轉身就走。

              溫檬怎麼可能不知道溫如從家里搬出來之後的狀況,溫如從家里搬出來,溫檬的母親就派人打听過溫如的事。

              她和母親自然知道溫如什麼情況,不說破不過是看笑話罷了。這溫如在家里好歹有口飯吃,搬出來後怕是吃飯都成了問題。

              溫如听到“生活費”三個字時,雙眸一亮。

              也不管什麼面子問題了,她現在最缺的就是錢了,至于面子,不能吃不能喝的東西,可以適當放下。

              等將來發達了,再講面子問題。

              ……

              溫家正廳內,溫父笑的一臉慈祥地看著坐在他對面沙發上的溫如。

              此刻溫父的表情讓溫如覺得有些不對勁,你說這麼多年不管她,今天這慈父的模樣做給誰看?

              從溫如甫一進門,溫父就熱情地招呼溫如,並且讓繼母去吩咐廚房做點溫如愛吃的菜,注意,重點是“溫如愛吃的菜”,以前一起生活這麼多年,繼母從來都是讓廚房做點溫檬愛吃的,什麼時候她溫如也有這待遇了。

              還有,繼母知道溫如她愛吃什麼嗎?這個問題值得深思。

              不管溫父詭異的態度,溫如不想管,也沒興趣知道。溫如可不覺得拿溫父的錢有什麼不好,溫父是她父親,給她錢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就算她不要,那不還是便宜了繼母和溫檬,溫如才不傻。

              “听溫檬說,你要給我錢?”溫如直接開門見山,廢話不多說,錢才是重點。

              “你這丫頭,爸爸難道比不上錢重要?”溫父笑著嗔怪地看了溫如一眼,繼續道“當然,錢爸爸會給你的,不僅給,還把以前虧欠你的都補給你。”

              溫如︰……

              所以溫父找她回來就是為了補償她缺失多年的父愛?她看起來很好騙,還是臉上這些“我是白痴”四個字。

              據原主的記憶,溫父從來不做虧本的生意,在她身上投資這麼大,有什麼陰謀。

              等了半晌,繼母來大廳叫他們去吃飯了。

              用餐期間,溫父一直強調讓溫如搬回來住,說是一家人就該住在一起。說什麼家里多好,有佣人伺候著,出門租房子不安全,總之溫父就是一個意思,讓溫如搬回來住。

              溫如淡定的吃著,時不時敷衍地應應上一句,家里廚子手藝還不錯,不過人家專業有證的廚師,比起溫如那自然是要好些。

              溫父的話讓溫如覺得有些莫名地可笑,記得以前原主搬出去住的時候,溫父一句話沒有。現在和溫如討論這些,什麼一家人,一家人就是讓她住在這大別墅里連鑰匙都不給一把?還是說,一家人就是她要搬出去,連一分錢都不給?

              心中嗤笑一聲,不管溫父打得什麼算盤,溫如都絕不會幫他。

              溫父見溫如油鹽不進,便使出了殺手 ,給了溫如一張□□,說卡里有幾萬塊錢,讓溫如看著買點衣服什麼的,不夠還可以回來找他再要。

              幾萬塊?估計還不夠溫檬買一個包包。

              溫父既然都這麼說了,覺得她要是推遲就沒意思了。

              再加上溫如就不是個客氣的,只見溫如輕輕放下餐具,慢條斯理地伸手抽了張紙巾抹去唇瓣上的油漬。

              “溫先生,我就直說了,這菜色不是我喜歡的,我不吃香菜、不踫海鮮,大家一家人,連我喜歡吃什麼菜都不記得嗎?還是說,作為一家人你們根本不知道我喜歡吃什麼菜呢?”

              溫如這麼一說,餐桌上的氣氛瞬間凝滯。

              “還有,我換地方住了,房租挺貴的。再說了,我一個人住,什麼都要花錢,幾萬塊……可能不夠。”

              溫檬︰這溫如今天是宰肥羊呢,幾萬都不夠。

              倒是繼母不動聲色地繼續吃著東西,似乎沒听到溫如的話。不知道溫父和溫檬母女兩說了什麼,兩人變得這麼能忍?

              倒是溫父听見溫如開口,嘴角抽了抽,他實在是沒想到溫如居然敢開口要錢。原本以為幾萬塊就能打發溫如,如今看來,溫父是失算了。

              最終溫父再次給了溫如一張卡,兩張卡合起來有十幾萬了。

              用餐過後,溫如提出要走了,溫父一再挽留,然而溫如還是走了,順便也帶著讓溫父給的十幾萬塊錢。

              回到宋修遠的住處,溫如興致頗高,嘴里哼著不成調的歌曲進了屋。

              進到屋里,溫如就發現了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溫如腳步一頓,過了幾秒才換了拖鞋走進去。見宋修遠手里拿著一份資料,視線落在手中的資料上。為了不打擾宋修遠,溫如直接就準備回自己房間。

              “去哪了?”

              宋修遠突然出聲,那道凌厲的視線落在溫如的背部。

              “我去學校了。”

              “噢,是嗎?”宋修遠語氣淡然,收回盯在溫如背部的視線,道“方才沒告訴你,我上午去你們學校了,你們班主任老師說你請假了,她順便還把你上次小測的試卷給了我。”

              溫如︰……

              “英語三十分,我很困惑,希望你為我解惑,你是如何將一百二十分的英語考到……三十分呢?”

              作者有話要說︰  收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