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他來自地獄[無限] > 正文 第105章 回歸3
              婚禮定在了明天, 而且明確對外宣布是——梵不渡嫁。

              言楚直到晚上回到自己的臥室,還在回想當謝朝帶他回到大廳,召來同僚, 當眾宣布這條消息時, 那些人震驚到幾乎要脫眶的眼珠子。

              那些人自然是反對的,但謝朝一旦決定做某事, 是不受其他人干涉的。更何況這是他的私事, 他和言楚又都是這次拯救地獄星的主力, 所以那些人就算不同意也沒有讓謝朝改變主意的法子。

              所以據理力爭一番後,那些人到底同意了下來。

              于是,地獄星執行官要嫁地球人的消息發布到了網上, 在這種科學技術極度發達的時代, 這條消息迅速登上熱搜, 爆了!

              地獄星的百姓們震驚了, 傻眼了, 也沸騰了。

              紛紛在那條熱搜下留言,有痛心疾首的,有不可思議的, 有難過的, 各種想不明白的,總之, 各種情緒帖子都有。

              還有相關引申帖子更是刷爆了整個網絡。

              每個相關帖子上的留言都有數百萬條,險些讓服務器癱瘓。

              這里的網絡異常發達,每個人在網絡上都是實名制, 而且留言時是有影像攝入的。點開留言時, 那人的模樣就會出現在看貼人面前。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 所以那種無所顧忌各種問候對方先人父母祖宗的狂噴人士以及造謠達人並不多。

              但就算這樣, 那些帖子的內容對言楚來說,基本都談不上友好,甚至有很多都帶著明晃晃的敵意。

              畢竟謝朝的粉絲鋪天蓋地的多,男女都有,他這一宣布婚訊,不知道多少人的心當場碎成了渣。

              這些人最不理智,在網上吐槽最狠。

              其他吐槽倒還罷了,有一條吐槽剛發出來三分鐘就被認同者頂到了最前面——執行官是不是有隱疾啊?和地球人成婚還是用嫁的?

              這條吐槽激發了人們的想象力,于是在這條下面又密密麻麻回了幾百樓,大部分是同意這個論調再加佐證的。

              #執行官不近女色也不近男色,原先我只以為他一心撲到事業上,不想被情愛絆住手腳。現在看來——呵呵,只怕他是不行啊。#

              #同懷疑他不行#

              #加一!#

              #加10086#

              #……#

              言楚晚上用光腦瀏覽網站的時候,看到的正是這種洶涌的帖子。

              網上也有在那里吐槽他言楚是藍顏禍水的,也有吐槽他空有皮囊實際未必有什麼本事的。甚至有人懷疑傳言所說的‘只有言楚可以和執行官合體駕駛拯世者號’是假的,是執行官被愛情沖昏了腦子,特意忽悠出這麼一個梗來忽悠人為他立威的……

              對評說自己的那些留言言楚並沒放在心上,他活到現在經歷的那些流言攻擊比這個厲害十倍,百倍,早把他錘煉出來了。

              他比較在意關于謝朝的那些——

              他沒想到一個嫁字,能讓謝朝受到這麼多的流言攻擊。

              這個世界的尊卑觀念並不強,百姓對掌權者照樣能隨意評頭論足,只要不是亂造謠,上面一般是不會管的。

              原先謝朝在百姓這里的口碑很好,神秘,不近人情,手腕了得,治理有方,御下有度……這些詞兒是他的標配。

              但現在他的關聯標簽上多了五個大字——那方面不行。

              言楚生平第一次心里對謝朝有了一點愧疚,他想了想,用光腦聯系了謝朝,謝朝的三維立體影像很快出現在他面前,謝朝已經換了睡衣,模樣瞧上去有些懶散,沖他笑了笑︰“怎麼了?”

              “論壇上的那些……你看到了嗎?我們要成婚的帖子爆了。”

              謝朝默了一默︰“看到了。你是不是看到那些說你的不舒服?我可以派人刪帖禁言的……”

              “不是,我不在意那個。掌權者最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捂嘴的話只會讓民眾不滿,變本加厲。”

              謝朝似松了一口氣,挑眉看著他︰“那你問這個是?”

              “……”言楚頓了一頓,繞了個小圈子︰“那個主貼下最上面的跟帖你看了嗎?”

              謝朝又默了默︰“說我不行的那帖子?”

              言楚看他那神情,似乎有些蕭瑟郁悶,心中一軟,謝朝果然受打擊了……他這些年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在百姓心目中一直是神仙般的存在。現在卻因為這一樁婚事把他徹底拉下神壇了……

              他心頭熱血一涌,決定去安慰安慰他。

              于是他說了一句︰“你那里有沒有酒?我過去陪你喝兩盅?”

              謝朝眸色微亮︰“有,好,我這就讓人預備了,你過來就行。”

              ……

              當言楚和謝朝坐在桌前,守著幾樣小菜一壺酒,面對面喝酒說話時,言楚覺得自己果然來對了。

              謝朝瞧著確實有些傷,雖然他也在和他說笑,但言楚總覺得對方只是怕他多想,所以強顏歡笑 。心里稍稍有些內疚,于是他對謝朝的態度就前所未有的依隨,對方讓喝酒他就喝酒,還要多喝。

              男人嘛,是需要讓著媳婦的。

              謝朝就要當他媳婦了,他寵著些,讓著些總沒錯。

              言楚酒量還是很可以的,而謝朝的酒量似乎不太行。

              言楚和謝朝在游戲中一起冒險時並沒有正經八百喝過酒,所以不知道他的酒量。但他記得少年謝朝的酒量,和部下喝時,通常是三杯倒。

              現在人雖然長大了,但酒量應該長不了多少。

              言楚在心里算計著,在六杯之內,他可以將對方放倒。

              而放倒對方之後,他想干一件事……

              一件對他來說至關重要的事。

              眼瞅著謝朝喝了六杯酒,也果然酒上了臉,一張俊臉紅的像是被桃花瓣染了色,那一雙眼楮就更加瀲灩晴光。言楚被這樣一雙眼楮望著,只覺心噗噗亂跳。

              他晃了晃酒壺,問謝朝︰“還要不要再喝?”

              謝朝眼楮跟著酒壺轉了一轉,點頭︰“要!”

              言楚搖頭︰“算了吧,明天還是咱們的婚禮,你喝醉了就不好了。”

              謝朝微抿了薄唇︰“我沒醉,你才醉了,你臉都紅了。”

              言楚摸了摸自己的臉,十二杯酒下肚,他也有了一些酒意,但到不了酒醉級別,最起碼他神智一直很清醒。

              而謝朝瞧著倒有些醉態可掬了。

              一般酒醉的人絕不會承認自己喝醉,謝朝也一樣,他為了證明自己是清醒的,還站起來大步流星在屋里走了一圈,走得還挺穩,就是回來坐下的時候,他一腳踢在椅子上,打了個趔趄,微皺了眉。

              言楚抬手趁勢將他扶住,問︰“撞到腳了?”

              謝朝點頭︰“嗯。”

              言楚牽著他向床邊走︰“那你脫了襪子我幫你看看。”

              謝朝說︰“那不好吧?我們……我們還沒吃完酒呢。”

              “不吃了,你的腳要緊。”

              謝朝視線凝在言楚身上,很欣慰很開心︰“我就知道你關心我……”

              他讓人進來將屋內的殘羹剩飯收拾出去了。

              待隨從出去,謝朝也坐到了床上,脫了那只腳的襪子,讓言楚幫他看。

              兩個人其實都是剛剛洗過澡不久的,謝朝的腳很干淨,自然不臭,他的腳形狀還挺好看,就是大腳趾指甲處有些紅。

              言楚洗了手後,坐在那里,將謝朝的腳搬到自己腿上,給他輕輕按揉。

              謝朝垂眼看著他,那眸光靜如深淵。

              言楚抬頭時,他身子微微一晃,很認真說了一句︰“不要問我,我沒醉!我很清醒!”

              言楚唇角忍不住翹了一翹,原來謝朝喝醉了是這個模樣——

              可愛!

              醉著的人最好哄好騙,于是,言楚決定實施自己的計劃,他緩聲說︰“謝朝,我們明日成婚雖然已經很急了,但我覺得還是不夠急。”

              “嗯?”謝朝似乎不解。

              言楚和他解釋︰“後日我們就要駕駛那台機甲去大戰了。但明日成婚的話,只有到明晚我們才能真正洞房……洞房完畢後,一方會有些疼的,這種情況下,後天駕駛機甲的威力只怕就大打折扣。再說我們也沒時間進行機甲試煉……你說是不是?”

              謝朝側頭似乎想了一想,點頭︰“好像……是這麼回事。我對這方面沒……沒經驗。那……那怎麼辦?”

              言楚見他上道,心中歡喜,趁機提出自己的法子︰“不如今晚我們就洞房了吧!這樣可以休養一天,還能進行機甲試煉,一舉兩得啊。”

              謝朝抬頭,視線落在言楚臉上,有那麼一瞬間,言楚覺得他目光清透銳利,仿佛被看透了。

              他心中微跳,和他目光對視︰“你覺得怎麼樣?”

              謝朝沉默片刻︰“是個好……好法子,可是有些委屈你……”

              言楚見他話頭里有活動之意,心中一喜,當即趁熱打鐵︰“不委屈啊,只是提前一天而已。反正明天我們也有正常婚禮了。我不在意這個的,有一句話叫事急從權,你說對不對?”

              謝朝又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你說對就對,我全听你的。”

              言楚極力控制著不讓自己的笑太鮮明,酒醉的謝朝又乖又听話,真好!

              看著眼前這張美得不似凡人的臉,言楚心頭動蕩,將他的腳放開,然後欺身過去,將他抱住,沖著那張形狀完美的唇主動吻了下去。

              謝朝並不推拒,微啟了唇,任由他吻——

              室內溫度漸漸升高,窗外一貫的狂風呼嘯,但在這斗室之內,卻是漸漸春光盎然。

              只不過,言楚猜到了開頭,沒猜到結尾。

              他在意亂情迷的時候,被謝朝反壓了。

              在最緊急的關頭他意識到不對,想反抗的。

              但那時全身軟的厲害,壓根就不是謝朝的對手,被謝朝三兩下就給制住,在對方的誘哄聲中,他不知不覺投降了。

              等反應過來時,木已成舟。

              尼大爺!謝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