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弟弟打算滅了全家怎麼辦 > 正文 第89章 IF姐姐沒有做夢
              【一】

              在十歲那年, 因為父母離異再婚,夏油杰多了一個姐姐。

              那也是夏油杰第一次見宮村陽菜,看著對方不說話也不笑而顯得有些生人勿近的樣子,夏油杰並沒有想過, 之後對方對他而言會是意味著什麼。

              一般來說重組家庭, 雙方家庭都帶著孩子的話, 孩子之間的相處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是夏油杰和夏油陽菜兩人之間不存在這些。

              夏油杰自己本身就比較早熟, 而且很懂事,自立能力也強。

              而夏油陽菜麼……她是隱藏著的沙雕。

              之前夏油杰還沒有那麼明顯地察覺出來,直到對方上了高中之後,就愈發明顯了。

              畢竟長那麼大,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騎三人協力車這種東西。

              他納悶之下問了姐姐,對方還一臉嚴肅地告訴他要遵守交通規則, 所以不能自行車載人……但是夏油杰真的不明白, 他們家到學校就十幾分鐘的路, 為什麼要騎自行車,而且為什麼非要三個人一起騎。

              不過自己的姐姐倒是也不傻, 真的傻了的話,就考不上東大了。

              她就是……

              “哎?你有姐姐?你姐姐是個怎樣的人啊?”

              自己的好友問及自己這個問題的時候,夏油杰想了想,中肯地給出了評價︰“她是個有點奇怪但是本質上挺溫柔的人。”

              溫柔是真的溫柔, 奇怪的地方也是很奇怪。

              “哎?你自己劉海那麼奇怪還說你姐姐奇怪嗎?那她一定真的很奇怪了!”

              “……你想打架嗎?”

              【二】

              雖然說會覺得她有點奇怪吧……但是夏油杰是真心把人當親人看待的, 即使他們沒有血緣關系。

              姐弟倆的關系也挺好的, 甚至一些親姐弟可能都沒有那麼好。

              而且宮村陽菜也對他足夠關心, 就像是他進入高專的時候, 一開始夜蛾正道還被當成了騙子, 對方把自己拉到身後護著、還拉著個手機一臉警惕地隨時報警。

              沒錯,就是護著……哪怕現在他早在國中的時候就長得比對方高了,論身手對方也打不過自己,但是在這位姐姐眼中,他就一直屬于需要被關愛和保護的對象。

              似乎在她眼中,他一直就是當年第一次見面、矮她一個頭跟在她身後的小男孩,她保護他是義務一般。

              夏油杰有時候都會質疑一下——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弟弟濾鏡嗎?

              不過夏油杰不覺得這算是弟控。

              因為從本質上來說,他的姐姐就是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掌控欲會有點麼強。

              不僅僅對于是他,包括父母那邊有什麼問題,哪怕當年她還只是一個高中生,都會召開家庭會議一般拉著父母談話,並且還真的給出了解決方法。

              在這點上來說,他們家的一家之主還真是他姐姐。

              所以父母也把他是否能進入高專這點交給夏油陽菜判斷了。

              夏油陽菜認真地思考了一番之後,並且要求高專那邊簽署了一系列的責任書,包括但不限于危險情況安排、學生的課業和休息時間的安排、教學時間和社會實踐的比例、畢業後的就業情況等……

              而且在弄完這一些之後,已經考上東大文科的夏油陽菜還認真地考慮道︰“要不我就直接學法學吧。”

              夏油杰一愣,問道︰“姐姐你對法學感興趣?”

              “還是因為你這件事給了我靈感呢。”夏油陽菜笑道,“我覺得未來當法官還是律師都不錯,我還是挺喜歡這種以現有規則達成自己目的的感覺的。如果能以這種方式去行駛自己內心的正義,我覺得我會更開心吧。杰你想進入高專,是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嗎?”

              15歲的夏油杰進入高專之後,也模模糊糊有自己的想法。

              他不會和自己的父母說,但是對于自己的這位義理姐姐,一來兩人是平輩,二來關系還不錯,他倒是也並沒有藏著掖著,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只是……

              “為什麼要抑強扶弱?”夏油陽菜眉頭一皺,面露不贊同,“杰,你首先要搞清楚,你想保護的到底是什麼?我不希望你所行事的目的、想保護的是你都不太了解的、空洞的、寬泛的東西,不然你很容易受傷的。”

              夏油杰乍一听到這個理論,並沒有立馬接受的,而是反駁道︰“那姐姐你想學法的緣由呢?就算是正義也是有想保護的東西的吧。”

              “我不一樣,我首先想保護你。”

              夏油杰一怔,那麼一瞬間,他的表情變得十分不自然。

              而夏油陽菜語氣自然地繼續說了下去︰“以及父母。我肯定是優先保護家人。老實說,我對其他人才沒有那麼在乎。人的心本來就是偏的,就像是對我而言,杰你肯定比其他無關的人要重要。”

              她停頓了一下,又抬手摸了摸下巴,思索道︰“這麼說起來的話,我更適合當律師吧……”

              在那之後,夏油陽菜拉著他說了很多話。

              夏油杰不得不說承認,對方說得的確有道理,而且他無從反駁。

              在這點上,姐姐的確比他思想更成熟……而且她也並沒有全盤否定自己的想法,甚至在那里拉著他分析他這種思想的成因。

              老實說……對方說得都對。

              這讓他有些挫敗,但同時內心也隱隱有幾分反駁,只是一貫有禮貌從小也對于姐姐頗為尊敬的習慣不會表露出來。

              直到……他真正地遇到問題的時候,對方第一時間發現,並且強勢地介入還解決了。

              但是,夏油杰並不覺得開心。

              【三】

              夏油陽菜從某種程度上而言,是個頗為完美的姐姐。

              她自身無論是外貌還是內在都頗為優秀、並且關心家人,雖然有時候態度會變得有些強硬,但是最後的結果證明她是對的、並且她做的是有用的。

              就像是她會在他情緒不對勁時第一時間就發現,並且追問下去。

              就像是她得知自己的咒術之後,第一反應是去深究吃下咒靈對自己身體的影響以及自己是否願意。

              “千萬不要勉強自己啊,不然我會生氣的。”在囑咐了一大堆之後,夏油陽菜下了定論。

              夏油杰聞言還笑了笑︰“我還沒見姐姐生氣過。”

              對方失笑︰“哎——其實我脾氣沒那麼好哦,只是想裝個完美的姐姐而已。”

              完美麼……應該算是完美了吧?

              完美到他在不知不覺中對她產生依賴,在迷茫的時候第一反應會是姐姐的話會怎麼做、自己這麼做的話姐姐會怎麼評價……

              這些其實也沒有什麼,畢竟那是他的姐姐啊,她也很強,的確也立馬就處理了他的難題。

              就像是她之前說的……似乎從小開始,就是她在保護他。

              哪怕她只是一介普通人。

              只是盡管他想明白了這件事,但是並不開心。

              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不開心什麼。

              直到……

              “好了——這次我要宣布一個消息——”坐在他對面的黑發女子臉上帶著笑,雙手合十,用欣喜的語氣說道,“我交男友了!”

              夏油杰直接愣在那里。

              都已經是特級咒術師了,工作量一直很大,他這段時間也很少回家。而姐姐身為東大生的課程也很忙。雖然姐姐還時不時地會打電話來問問他的近況……然後他一回家就听到了這麼一個消息。

              “哎?真的假的?對方是什麼人?”

              “是之前聯誼認識的警校生……怎麼說呢,感覺我們性格上挺合得來的,然後也一起遇上過不少事情……有天晚上他送我回學校的時候,我覺得氣氛不錯,就直接問了要不要在一起,然後就成了。”

              “警校生啊……陽菜你不是想當律師嗎?感覺很合適啊……對吧,杰?”

              被自己父親這麼一喊,夏油杰回過神來,笑了一下︰“嗯……是很合適。”

              的確很合適。

              律師和警察的組合,就像是什麼王道情侶組合一般。

              但是他看著對方笑得開心的樣子,自己臉上的笑容維持地相當吃力。

              這種仿佛被螞蟻啃噬的心情是什麼?對于自己姐姐的佔有欲嗎?他也並不是姐控啊……是因為之前的依賴成隱性的習慣,現在忽然意識到對方會離開,從而產生的落差嗎?

              還是說……

              “杰,幫我拿一下醬油。”

              他伸手將手邊的醬油遞過去,手觸踫到了對方的指尖。

              在那一瞬間,他有些想不管不顧地抓住對方的手。

              然而理智制止了他。

              所以……這就是他之前不開心的理由吧?

              他依賴姐姐,但是對于姐姐而言,他並不重要,哪怕是當時說的【我首先想保護你】,也只是單純的因為他是家里的一份子而已。

              他除了【弟弟】的身份之外,沒有其他了。甚至于在對方為了司法考試改姓之後,連弟弟的身份都顯得尷尬起來。

              但是對他來說,姐姐不僅僅是姐姐了。

              【四】

              夏油杰意識到了,但是卻無法說出來。

              畢竟……姐姐她看起來對于自己的新男友很滿意,笑得很開心的樣子。

              他幾乎是自虐般地坐在那里,保持著微笑,像一個合格的好弟弟傾听著對方說的日常,偶爾還搭上幾句話,憑借著對方的只言片語去揣摩和想象對方和那個陌生的男人在一起的畫面。

              如果殺掉那個人的話……不行,會被姐姐發現的。

              但是再這樣子下去的話,哪怕冒著被發現的危險也……

              “……姐姐你很喜歡他?”

              “嗯?嗯……算是吧!”

              “那我呢?”

              “……哎?”

              看著對方詫異的眼神和愣住的表情,夏油杰微笑道︰“總覺得姐姐交了男友之後就一直是在說他了,稍微有些吃醋。”

              “哎——真的嗎?放心啦,我絕對不是那種有了男友之後就忘記家人存在的,我依舊會關心我弟弟的!”

              “真的?”夏油杰輕聲反問了一句,臉上的笑容都顯得有些虛假。

              騙人。

              你根本做不到。

              就像是你現在根本看不出我的真實情緒,哪怕我其實根本沒有好好地遮掩。

              “嗯……杰你最近有什麼心事嗎?”宮村陽菜冷不丁問了一句。

              夏油杰一怔。

              “啊……也許是我多心了,但是感覺你最近精神都不太好的樣子。是高專那邊太累了嗎?”

              “……沒什麼。”夏油杰微微低下頭,垂下眼簾,“我只是……最近沒怎麼休息好。”

              “真的?我就覺得那個學校並不是很靠譜……”宮村陽菜又碎碎念了起來。

              然而……這件事,卻讓夏油杰有了一個模糊的想法。

              【五】

              夏油杰最近出任務受傷的情況增加了,同時他回家的時間也變多了。

              他並不在意自己的傷口,在宮村陽菜問起來的時候,只是輕描淡寫地回幾句,只有在對方露出生氣的表情的時候,才閉上嘴,偏過頭,視線落在別處,像是準備開口說什麼,最後卻又閉上了嘴。

              這一招奏效了。

              宮村陽菜她的確將大部分注意力都轉移到了他身上。

              在她誤以為是高專的問題、要求他近段時間不要出任務的時候,他也只是裝作很為難地應下了。

              那些事情都無所謂。

              只要姐姐不再看著別人,只注視著他就好。

              至于剩下的人麼……他會想辦法處理的。

              不知道算是恰好還是不湊巧,在夏油杰準備動手之際,宮村陽菜的警校男友在畢業之後失蹤了。

              宮村陽菜第一反應也不是生氣,而是在那里和他商量著︰“杰,你幫我看看我男友是不是被什麼咒靈吃了。”

              “……”如果不是確定自己的心思還隱藏得很好,在那一瞬間,夏油杰差點以為對方在懷疑自己了。

              他只是露出了笑容,輕聲道︰“姐姐,超過一個月不聯系的男人就默認分手吧。”

              也算那個男人逃得快吧。——夏油杰心想。

              這之後……就是防止出現第二個人了吧。

              宮村陽菜的確沒有找第二個男友,甚至在其他人提起的時候,她只會笑笑敷衍過去,或者說“我挺擔心我失蹤的前男友的”。

              這件事讓夏油杰又心生幾分不滿——姐姐就對那個失蹤的男人那麼認真嗎?

              然而……這個狀態,也沒有持續多久。

              在夏油杰又一次故技重施的時候,他發現對方並沒有露出了往常一樣的態度,反而是皺起了眉頭。

              “杰,我試探過你的老師和你的同學了……”黑發女子一步步走近他,臉上的表情嚴肅,語氣帶著質問,“你的傷根本不是戰斗的時候受傷的吧?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那麼做?”

              站在那里的黑發少年並沒有被戳穿後的驚慌,反而是臉上露出了笑容來,還一股子塵埃落定一般,發出了一聲嘆息︰“啊……還是被姐姐你發現了啊。我還以為能再瞞一陣子的……姐姐你果然很敏銳。”

              “……怎麼回事?杰,你到底在想什麼?”

              “姐姐那麼聰明,居然不知道嗎?”

              “……你知道東大生最討厭的話里,就有一句【你不是東大生應該很聰明嗎,居然不知道嗎】的句式嗎?我覺得我應該了解你的,可是這件事上來看,我似乎的確不夠了解你了。”

              “姐姐你別生氣……如果你想知道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黑發少年往前一步,伸手將人摟到懷中,在察覺到對方想要後退的意思也沒有放手,反而將力道加重了一些。

              “因為我不想姐姐你看著別人,我希望你只看著我。我不可以傷害姐姐,傷害別人的話你又會不理我的,那我只能這麼做了。”他嘴唇貼著對方的耳廓,輕聲呢喃著,“我該怎麼辦呢?姐姐,你幫幫我啊。”

              他已經深陷其中,無法脫離,那麼……只能將對方也拉下來了。

              不管對方願不願意陪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