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劍修師兄又在裝窮 > 正文 第70章 七十滴雨
              秦時雨踏入石塔的一瞬間, 就感覺到周圍的氣息和氛圍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在褚驍的指導下,她現在已經可以很自然地運用神識,對周圍的環境進行探查, 而不是瞪大了眼楮到處瞎逛。這里光線很暗,即使以修士的視力,也很難看清楚周圍的情況, 就連神識也受到了極大的限制,感覺沒探查多遠就被石塔的外壁給攔住了。

              但是她跟著感覺走了一圈, 並沒有摸到牆壁。更奇怪的是, 原本神識探查到的外壁,在她移動過去之後,仿佛也移動了, 與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就是無法靠近。

              從外面看石塔不過小小一塊, 進來才知道這里面別有洞天, 想來也是,可以承載一個秘境傳承, 又這麼多年沒讓人發現關鍵所在的石塔,怎麼可能就那麼一丁點大,走進來一眼就能看到傳承在不在, 那也太沒檔次了。

              秦時雨怕高, 但是不怕黑,來這里這些年,現在好像也不怎麼怕高了,人果然都是逼出來的。

              黑暗中只有人類的想象力讓自己覺得恐懼, 換句話說, 就是自己嚇自己。雖然在高處也是自己嚇自己, 但是對于上輩子就是從高處掉下來摔死的秦時雨來說,害怕似乎也是正常的。

              秦時雨戳了戳手里的小紅傘,靈脈之心也沒有動靜,她想打開儲物袋也失敗了。

              不過秦時雨沒什麼壓力,她也就是隨便選個石塔進來見見世面,她根本沒想過要得什麼傳承,就算褚驍拿不到,她前面還排著夏淮馳和凌紋心呢!這種玄而又玄的東西,跟紅參果那樣明擺在眼前的不一樣,不是她說搶就能搶到的。

              她現在的選擇大概就兩個,一是蹲在原地混時間,等其他人拿到傳承然後放她出去,二是四處逛逛,看有沒有其他的收獲。

              也許是等在原地太過咸魚,秦時雨決定走走看,原地轉了幾個圈之後隨便選了一個方向,就直接走了出去。反正這里一片漆黑也不辨方向,儲物袋也打不開,拿不出可以照明的東西。剛剛她也試過法訣點燃靈力,可惜只能照亮自己的手指尖,周圍還是一片黑暗,無濟于事,于是她就自暴自棄了,反正有神識在,她保證自己不會撞上牆應該就差不多了。

              但是秦時雨萬萬沒想到,牆確實沒撞到,腳下卻突然出現了一個大坑,還是在她全程神識掃描並且高度警惕的情況,突然出現在她腳下的,要不是她詭步已經成了本能,可能就直接掉下去了。

              再加上之前才被天道任性地傳送過一回,秦時雨對于這種突然出現的東西很是警惕。

              秦時雨還默默吐槽,要不是知道天道很難再次出現,她都以為這又是天道安排的戲碼。說起來之前天道居然想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她轉移,就為了跟她說幾句話,結果搭上褚驍什麼話都沒說清楚。還不如選在這個地方,根本沒人會耽誤它。

              天道應該不會忽略這一點,所以這其中肯定有什麼原因讓它不能在這里與秦時雨見面。

              從天道透露出來的消息里,按照劇情的走向,這個世界在故事結束之後,就走向了終結,天道不存,生靈涂炭,最大的原因就是男主和女主的飛升帶走了大量的靈氣,這個世界失去了平衡。

              這個世界的界靈早就消失,新的界靈尚未出現,所以世界的終結無法挽回,就連天道也不行。

              天道讓秦時雨不要有壓力,隨心而為,就是對這個世界最大的饋贈。

              如果有界靈存在,在夏淮馳和凌紋心飛升之後,這個世界就會迎來新的生機,大量的靈氣涌入,對于後來者只有好處——秦時雨曾經大膽推測,難道她就是那個有潛力成為界靈的存在。但是原身早夭,所以界靈沒能成長起來。

              可是現在,秦時雨反而覺得,褚驍更有這種潛質,因為天道很明顯無法干涉褚驍的命運和決定。

              秦時雨越過那一處空陷,繼續往前走,然後繼續胡思亂想。

              她是不是可以大膽推測,如果褚驍活著,這個世界就還有希望?她很喜歡這種推測,但是界靈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對褚驍有什麼影響,秦時雨不是很確定。天道又故弄玄虛,她只能自己猜。

              腳下又閃現一個大坑,秦時雨面無表情地越過。

              一個兩個就算了,這大坑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甚至範圍還越來越大,就很難過了。至少秦時雨沒辦法再面無表情理直氣壯的走神游蕩了,一會兒打斷一下一會兒打斷一下,還完全不在她神識的偵察範圍內。

              到底是她神識的問題還是這石塔的問題?

              她已經走了很久了,除了腳下這頻頻閃現的大坑,周圍完全沒有異象。

              秦時雨一愣,停了下來。

              可能石塔也沒想到,居然還有人能在神識不管用的情況,純靠本能和身法躲過那一個又一個的坑吧?

              當然,秦時雨這樣的並不是唯一一個,雖然並不是每一個石塔都會出現這種大坑,但是無獨有偶,比如那個倒霉催的散修耿孟陽,選了一個石塔進去,三步一個坑,五步一個坎的。他也覺得這些坑有問題,但總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本能,在坑出現的瞬間就已經閃身躲避,耿孟陽也覺得十分無奈。

              秦時雨放松的很快,在新的大坑出現的時候,任由對方將自己吞噬了進去。而耿孟陽還在跟自己的本能掙扎,畢竟那大坑是閃現的,他一躲再一猶豫,坑已經不見了,想跳都沒機會。

              秦時雨面臨的是吞噬之後感覺永無止境的墜落,但是墜落的速度又挺慢的,至少不是自由落體的速度,就感覺挺奇怪的。反正也看不見,手里唯一趁手的也只有小紅傘,秦時雨撐起小傘,即使看不見,她也是最靚的那個崽。

              越往下沉,身上受到的壓力就越大,體內靈力的運轉也仿若凝滯,原本已經習慣了有靈力襯托後的輕盈靈動,突然變回靈力受限的狀態,反而覺得負擔很重。

              秦時雨握緊了傘柄,別說靈脈之心了,她和小紅傘的那點感應都已經不復存在,仿佛天地間只剩下了她自己。這種感覺並不陌生。她曾經從高處墜落的時候,也有這種感覺,周圍的景色都化作了難以分辨的光影,眼花繚亂,倒不如現在的黑暗讓人安心。

              就像是,在這黑暗中繼續沉淪也沒關系。

              秦時雨恍惚了一瞬間,突然就感覺到了神魂上的疲憊,就像是累極了,就想如此睡去,大夢一場,好好休息一番。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那蜂擁而上的疲憊幾乎將秦時雨淹沒。從穿越至今,雖然看起來沒心沒肺的過日子,但是她一直繃緊了一根弦,除了擔心走上劇情的老路死無葬身之地之外,還擔心自己行差踏錯影響到羨陽峰上眾人的命運,更是用盡全力得適應著這個世界,努力學習和修煉。

              如今這鋪天蓋地的疲憊混合著困意,讓秦時雨的神魂戰栗著想要睡去。

              就在她眼楮快要閉上的瞬間,腰側的宮鈴突然震動,一絲她自己都說不出來是什麼的感覺直刺識海,一個激靈,頓時無比清醒。

              雁過醒了。

              秦時雨手指拂過宮鈴,她還以為雁過還要睡上一段時間才能緩過勁,之前為了保護她,雁過也是花了大力氣,沒想到會在這時候醒來。

              雁過還帶著稚□□味的聲音傳進識海︰“你以為我想現在醒啊?”他的聲音里還有著疲憊,慢條斯理地吐槽著。

              誰能想到秦時雨卻陷進這種幻境,身為蜃龍的契約者,怎麼能輕易就被幻境給捕獲,雁過不允許這種情況的發生。也是意識到幻境的波動和某種危機感,刺激著他醒了過來。

              要不然秦時雨就這麼被這黑暗給吞了,他上哪兒哭去?

              “你知道這是什麼?”雁過的醒來帶給秦時雨一種鮮活的刺激,終于不再是自己一個人,而且蜃龍本身就是玩弄幻境的祖宗,身為蜃龍的契約者,秦時雨也能有一定的抗性。

              “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