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萬人嫌陰郁受重生了 > 正文 第140章 春分(5)
              140、春分(5)

              “頌頌, 你是公主,不能露出這麼軟弱的樣子。”摟住十二公主的女子輕輕拍了拍十二公主的背,說完這話, 她的眼神朝我看來。

              她看過來時, 我也注意到她身體的情況。

              她……她竟是懷著孕的。

              雖然我從未跟她見過面,可對上的那一眼, 我就認出她是長公主。

              我和她在相貌上確有幾分相似。

              長公主是個看上去很溫柔的女子,即使到了如今的地步,上首坐著的是她的父皇,旁邊站著的是她的兄弟,而其間卻隔著國恨家仇。

              她目光在我身上落下, 隨後莞爾點頭,再轉眸望向坐在上方的皇上。

              “父皇,繁宜自知罪不可逭, 但母後年邁, 現在已出現識人不清的 癥,頌頌年幼, 對兩國之戰茫無所知, 她只是跟著母後去到蒙古,從未有背叛父皇之心, 她還時常在夢里哭著叫父皇,所以繁宜懇求父皇,念夫妻多年之情,舐犢之愛,饒母後和頌頌不死。”

              她說完,將十二公主推離自己懷里,行了一個標準的大禮。雙臂交疊貼服地磚, 額頭抵在手腕上方。

              “長姐!”十二公主嗚咽著想去拉長公主,可長公主根本不看她,她以一個女兒的身份祈求自己的父親,放過自己的母親和妹妹。

              旁邊的四皇子忽然開口,他原本在這種事情上,是絕不會輕易開口的人,更別說主動,“你求父皇饒她們不死,可你想過父皇嗎?若不是父皇是天子,有天神庇佑,福澤深厚,就被你們榮家害了。還有——我朝萬萬千千的百姓,死在蒙古鐵騎下的亡魂有多少,你數了嗎?死一人便是一家之喪!”

              長公主雖身懷六甲,卻瘦骨嶙峋,她听到四皇子的指責,縴瘦的背脊輕輕一顫,“是繁宜的錯,繁宜罪該萬死,願受極刑,但罪的確是繁宜犯下的,與母後和頌頌無關。”

              十二公主已經哭得近崩潰,她拼了命去拉長公主,“長姐,你沒有……你

              140、春分(5)

              沒有!”

              話沒能說完,就被一掌摑在臉上。

              打人者是皇後,十二公主被打懵了,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母後,而皇後卻沒看十二公主,她坐直身體,慢慢將鬢角垂下的一縷長發撫到耳後,“她們兩個是本宮的女兒,自然听本宮的話,就像朝兒一樣。”

              她巡視四周,在看到我時,像一只喪子的母獅,眼里露出最凶惡的光,但她目光最後落腳點是龍椅上方的牌匾,那上面寫著“建極綏猷”四個大字。

              “陛下,臣妾十九歲那年嫁給您,您握著臣妾的手,說這輩子都會對臣妾好。原先我們也過過恩愛兩不疑的日子,後來莊緲入宮,您給臣妾的就只剩下.體面。臣妾是皇後,可臣妾也是您的妻子,世上沒有任何女子願意跟旁人分享夫君的愛,更別說是被另外一個女人完全搶走。”

              皇後自嘲似的呵笑一聲,“繁兒半夜發高燒不退,陛下卻守著只是胎像不穩的莊緲。繁兒醒來問臣妾,‘父皇是不是剛離開?’臣妾只能說是,臣妾不敢告訴繁兒,被她一向敬重的父皇從頭到尾只是打發太監過來。

              陛下,你說臣妾怎麼能不恨?如果莊緲生下皇子,那宮里還有半點臣妾和臣妾孩兒活路嗎?臣妾是不得不謀,不得不算,朝兒孝順,是臣妾害了他,他們不該有臣妾這樣一個善妒的母親。”

              說到此處,皇後閉上眼,淚水從她眼角滑落。

              一瞬後,她以手撐地,迅速站起朝側前方的柱子沖去。幾乎沒人預料到她被囚押幾個月,還有這麼快的速度。

              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我看到皇後一頭撞在龍柱上的時候,呼吸不由地一滯。

              血濺面,身軟地。

              “母後!”

              十二公主從喉嚨發出尖吼聲,她跪爬到皇後身邊,揮著手要把旁邊看查皇後情況的宮人全部推開,“母後,母後,你別留下頌頌!”

              “陛下,此婦沒氣了。”查看皇後的

              140、春分(5)

              一個宮人低聲說。

              十二公主听到這話,拿手去捶打那位宮人,“你撒謊!撒謊!母後她沒有死,她沒有的……”她哭得抽噎不止,瘋狂搖頭,片刻,她跪坐在地抱著皇後的尸首,向皇上求饒,“父皇,您救救母後,父皇,頌頌求您了,父皇,頌頌再也不敢了,頌頌會听話的,真的會听話的,父皇……”

              皇上沒有動,也沒有說話,他只是漠然地看著這一切。

              我突然明白一件事,為帝王者,坐擁天下,在父與夫之上,是君。帝王,仁厚禮賢,殺伐果決,方能經國成大業。

              只有這樣的君,才能護住自己的臣民。

              余光似乎瞥到什麼,我一側眸,就發現方才該跪在地上的長公主要站起來。我意識不對,不由伸手攔住她。倉皇間,長公主跟我對上眼,那是一雙很溫婉、很漂亮的眼。

              她垂眸看了眼我攔住她的手臂,沒有一絲遲疑地張嘴咬住。身後的四皇子見狀,立刻上前,想將我的手臂解救出來,同時對著旁邊的宮人吼,“死人嗎?上來抓住她啊!”

              誰都不知道長公主從哪里摸出一只釵子,那是宮女頭上的銀簪,最簡單那種。她帶著一種決絕的姿態,將釵子刺向自己脖子。

              她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孩兒,娘親對不住你。”

              離得太近,她的血濺了幾滴在我錦靴上。靴上的刺眼血漬進入眼簾,我想起一個不該想的人。

              那時候他的血也像這般濺到我的靴子上。

              我腳步止不住地後退,仿佛那個人的聲音又回到我耳旁。

              -“弟弟的手骨給孤吃吧。”

              -“弟弟這是要提前回去?”

              -“弟弟,孤沒法陪你繼續雪里散步。”

              -“孤好看嗎?”

              -“當孤的侍君王,夜夜宿在宮中。”

              -“記住我,弟弟。”

              作者有話要說︰  引用︰

              “建極綏猷”——乾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