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一覺醒來我被人魚養了 > 正文 第104章 【副CP完】文森X黎萌
              邊界基地。

              距離去剿滅海妖王的日子越來越近, 事情也變多,文森白天經常忙得暈頭轉向。

              但這不影響他一到晚上就生龍活虎。

              “文森?吃不吃宵夜?”同事喊他,“你急匆匆地干嘛去呢?”

              文森擺擺手就要拒絕, 旁邊的人魚軍官笑道︰“這還用問?一看就是戀愛了,急著回房間跟對象視頻吧。”

              同事恍然大悟︰“打擾了。”

              “……”文森紅著臉跟他倆道別,這才快速游進他的房間。

              他反鎖房門,打開光腦, 靠上床頭,幾個動作一氣呵成,熟稔到不行。

              唯一跟同事們說的不一樣的大概就是……

              黎萌跟他是純扣字聊天, 從來沒語音過,更別談視頻了。

              本來同事不提, 文森也沒在意,每天能跟黎萌聊聊天就很高興了。

              他們的對話內容基本停留在“吃了嗎”、“吃的啥”、“好吃嗎”以及文森給黎萌分享他看到的奇聞軼事。

              但現在……

              【文森︰我忙完了,在做什麼?】

              幾秒後,黎萌那邊顯示正在輸入。

              文森往後靠了一點,止不住地想,這幾天黎萌的身體有沒有養得好一些?

              他也跟自己一樣躺在床上用光腦嗎?躺在床上的話……穿的多半是睡衣吧。

              他抬手搓了一把微微發燙的臉頰。

              【黎萌︰他們給了我一把武器,我在研究。】

              【文森︰?】

              【文森︰什麼武器?】

              【黎萌︰[圖片]】

              文森定楮一看, 是一把小型手持激光炮的模型。

              多半是軍部的人魚怕黎萌無聊, 給他自己拼著玩的。

              【黎萌︰這里有一個小鎖扣,要放在哪里?我試了幾個地方都安不進去。】

              【文森︰你放近一點拍下來我看看。】

              一听黎萌向他咨詢問題, 文森渾身都有勁了,當即就從床上坐了起來, 尾鰭兩邊愉悅地擺了擺。

              誰知道他還沒坐穩, 光腦忽然一陣閃爍——

              【黎萌向你發起視頻請求……】

              【同意/拒絕】

              文森傻了。

              他腦子一抽, 按在了拒絕上。

              【文森︰!!!】

              【文森︰我點錯了!】

              【文森︰對不起, 再發一遍吧[嚎啕大哭]】

              【黎萌︰……】

              視頻請求很快又發了過來,這回文森光速點下了同意。

              光腦上畫面一頓,一道清晰的人像撞進文森眼里。

              黎萌真的穿著睡衣,靠在沙發上,姿勢很懶散,旁邊還丟了一袋魚片零食。

              他伸手去抓了一片出來丟進嘴里。

              因為這個動作,黎萌的睡衣領口往下滑了一截,露出一大片細白的皮膚和鎖骨。

              看上去好軟。

              文森忽然感覺鼻子有點癢。

              黎萌舔舔指尖,繼續擺弄那把小小的激光炮模型。

              能看出來這段時間養得很好,那手指沾了點水光,圓潤細膩。

              他把自己的杰作舉到光腦前面晃了晃︰“好不好看?”

              文森吞咽了一下︰“嗯……這模型真白。”

              黎萌︰“?”

              文森︰“不是,這模型真軟。”

              黎萌︰“……”

              文森︰“……”

              黎萌順著他的視線低頭。

              兩秒後,他拽起衣領︰“這有什麼好看的?!”

              文森下意識︰“好看啊。”

              當晚,文森被暫時剝奪了視頻通話的資格。

              沒事,反正過幾天就能回去見面了。他鼻子里塞著止血球想到。

              但任誰也沒能想到海妖王能得手。

              文森一路駕駛戰艦沖回急救中心,腦子里都嗡嗡直響,別的什麼也沒能顧上,只陪著其他戰友們在走廊等治療結果。

              一等就是幾天,路克斯從病房安然無恙地出來,文森才總算送了一口氣。

              這麼一放松下來,文森立馬拍拍腦袋︰“壞了!”

              他跟黎萌說了好久回來就去接他,現在過了這些天,他也忘了發訊息告訴對方。

              文森趕忙和其他人魚打了招呼,開著飛艇趕回軍部,一路上心驚膽戰,反復在心里推演了幾遍黎萌可能說的話,又仔細斟酌怎麼哄人。

              到了房間里,黎萌靠著听完他的解釋,眼睫一抬。

              眼底明顯有不悅。

              文森心里一咯 。

              要遭。

              結果黎萌看他片刻,沒好氣道︰“我在你眼里就是這麼無理取鬧不可理喻?”

              “不是……”文森有點呆,“我……”

              “我不想讓你不高興。”

              人魚的眼眸里是真摯又膽怯的情緒。

              黎萌覺得自己算是徹底栽在他身上了。

              他拽過文森,揚起下巴,露出脆弱縴細的脖頸。

              “咬我。”

              文森腦仁一炸︰“什,什麼?”

              “你們人魚不是這樣注入精神素的?”黎萌有些羞,但還是忍著臉熱道,“這段時間我把論壇里的科普帖子都看完了,注入精神素之後,我就能在水下生活,對麼?”

              文森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對。”

              黎萌攥著他的衣領,直視他的眼眸︰“下次再出什麼事,我想在你身邊,而不是只能坐在這個房間里著急卻什麼也干不了。”

              幾秒後,文森還是沒反應。

              他松手,微微羞惱︰“你到底咬不咬?”

              話音一落,黎萌被人魚扣住後腦。

              連準備都還沒來得及,銳利的尖齒就刺入了他的皮膚。

              “嗯……”

              這一下咬得很深。

              疼痛過後,鋪天蓋地的愉.悅將黎萌卷入其中。

              他下意識攀附在文森肩膀上。

              文森平日里乖乖順順的,說一不二,稍微惹他生氣一點點都要道歉半天,黎萌以為他咬自己脖子也會很輕很輕,會疼惜他。

              但事實完全相反。

              這人魚跟個牢里放出來的惡狼見了肉骨頭一樣。

              貯藏了幾十年的精神素又濃又多,黎萌根本無暇再去思考任何東西,掐著文森肩膀的指尖都因為用力泛了白。

              這場精神素注入足足持續了一個多小時。

              文森摟住黎萌,饜足地舔嘴。

              他又真情實意地關切︰“你,你疼嗎?”

              黎萌話都說不出來,啞著嗓子︰“你說呢?”

              “……”文森的視線落在他頸側,深深的齒痕還在冒血,鮮紅和潔白對比鮮明。

              黎萌听到面前的人魚又發出了一道吞咽的聲音。

              他掙扎︰“你再咬我就……”

              奈何他手軟腳軟,文森稍微用力就把他撈回來︰“我不咬你,我……我給你舔舔。”

              “?”黎萌想拒絕,但文森已經埋下了腦袋。

              濕潤又微涼的觸感落在敏感地頸側,還有點粗糙,像是有倒刺。

              黎萌渾身戰栗。

              他忽然有種被文森吞吃殆盡的錯覺。

              文森察覺,抬起眼自下而上望向他。

              眼神清澈,滿是討好的意味。

              黎萌甚至能幻想出文森身後晃晃悠悠的狗尾巴。

              肯定是想多了,這傻子人魚只有被他吃的份。

              黎萌在他腦袋上一拍︰“看什麼看?舔快點!”

              事實上文森也的確在歡快地搖擺他的尾鰭。

              他听話地“嗯”一聲,仔仔細細讓黎萌的傷處全部愈合,這才松開他。

              松開他,但沒離開。

              良久,黎萌問︰“又怎麼了?”

              文森委委屈屈︰“想……想親一個再走。”

              黎萌耳朵根子都跟著紅了︰“你想親,難道還要我主動?”

              文森眼楮一亮,仰起頭就送上一個纏綿又青澀的吻。

              -

              文森他爸覺得文森最近很不對勁。

              具體體現在廚房里的食材一天比一天多,每天早上鍋碗瓢盆都會叮呤 啷地響,從五六點一直響到八點,然後伴隨一道急促的關門聲,一切才會回歸平靜。

              除此之外,文森近期還時常不歸家,偶爾在家里呆著也是把自己鎖在房間里,還時不時發出一陣詭異的傻笑,靠近了能听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