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被我渣過的男主重生了[快穿] > 正文 第174章 總裁老攻重生了17
              “告訴他, 只要我不死,他想再多都是妄想。”傅謹辭又在林空鹿耳邊陰惻惻道。

              林空鹿無奈想︰你已經死了。

              傅謹辭似乎也剛想到這一點,又改口︰“只要我靈魂不滅……”

              林空鹿︰別整這麼中二。

              他抖了抖, 下意識縮起脖子,就是不說。

              傅謹辭見他躲著自己, 臉色頓時更不好, 沉聲道︰“你怕我?”

              林空鹿︰你天天嚇我, 我不該怕嗎?

              他不著痕跡地往車門處縮, 努力遠離他。

              “叮,黑化值 5。”

              林空鹿︰“……”

              他忽然對夏鈺誠道︰“夏夏,靠邊停一下。”

              夏鈺誠剛通過後視鏡看見他瑟縮的樣子, 正懷疑是傅謹辭也在車里,下意識攥緊方向盤, 忽然听見“夏夏”這個稱呼,整個人一愣,耳朵一陣酥麻。

              “好。”他聲音暗啞,很快將車停在路邊的停車位。

              林空鹿忙下車,小跑到前面, 拉開副駕駛的車門, 鑽進去。

              見夏鈺誠怔怔看著自己, 他沖對方輕輕一笑, 說︰“我想離你更近些。”

              “叮, 黑化值-10。”

              “叮,黑化值 10。”

              傅謹辭坐在後排看見這一幕, 眼底冷得幾乎能結出冰渣。

              林空鹿心想︰加吧加吧, 你加多少, 我就讓另半個你減多少。

              他扣好安全帶, 見車里有一包沒拆封的動物形狀小餅干,估計是傅謹陽的,忽然拿過來拆開,捏起一塊問夏鈺誠︰“夏夏,你吃餅干嗎?”

              夏鈺誠剛要再啟動車,聞言又頓住,奇怪地看他一眼,遲疑道︰“吃。”

              說著他伸手要接,林空鹿卻躲了一下,聲音甜絲絲地對他說︰“張嘴就可以啦。”

              “叮,黑化值-5。”

              夏鈺誠下意識微張口,林空鹿忙將小餅干喂給他,又笑眯眯問︰“好吃嗎?”

              “叮,黑化值-10。”

              夏鈺誠深深看著他,啞聲道︰“好吃。”頓了頓,又輕聲補充,“甜的。”

              林空鹿唇角微揚,語氣更輕快︰“好吃我再喂你,有好多種形狀啊,你想吃什麼動物形狀的?”

              夏鈺誠輕“唔”一聲,說︰“小鹿吧。”

              林空鹿笑容一僵,遺憾說︰“沒有呢。”

              “那就貓。”

              “好喔,那你繼續張嘴……”

              “叮,黑化值-10。”

              林空鹿︰“還吃嗎?”

              “叮,黑化值 20。”

              傅謹辭終于忍無可忍,飄過去在他耳後咬牙切齒︰“你故意的是不是?”

              林空鹿︰……加20啊。

              他又拿出一塊小貓頭形狀的餅干,吃掉兩只貓耳朵,把剩下的圓形小貓臉遞到夏鈺誠唇邊,眨眨眼,一臉單純地說︰“我忽然也想吃了,你不介意吧?”

              夏鈺誠怎麼可能介意?他呼吸都重了,深深注視林空鹿,輕咬住那塊被咬一半的餅干,唇還不小心擦過對方的指尖。

              “叮,黑化值-20。”

              “叮,黑化值 20。”

              ……

              車再啟動時,已經是十分鐘後。

              喻文森約林空鹿見面的地點在傅氏集團附近的一家高檔餐廳,夏鈺誠把車停在餐廳樓下的停車場,忽然偏頭輕聲問︰“你剛才是在氣傅謹辭嗎?”

              林空鹿微愣,繼而笑容燦爛,語氣無辜︰“怎麼會呢?只是難得出來一次,沒有旁人看見,就想跟你靠近些。”

              傅謹辭氣結,這是把他當空氣?

              夏鈺誠耳根微紅,忙輕咳一聲,替林空鹿按開車門。

              但他自己卻沒動,等林空鹿下車後,忽然鎖上車門,沉聲道︰“傅謹辭,你在吧?”

              車內沒有聲音回應,片刻後,他又道︰“我們談談?”

              這話剛落下,車後座漸漸出現黑霧,霧氣很快凝實,傅謹辭在黑霧緩緩抬頭,露出蒼白病態的容顏,眼神陰郁。

              夏鈺誠眉心微跳,摩挲指間槍繭,開口道︰“雖然這麼說有些殘忍,但你確實已經死了,如果還有些良心的話,就別總纏著小鹿不放。”

              “有良心?”傅謹辭嗤笑,“什麼叫有良心?把他讓給你?”

              他忽然扯起唇角,笑容詭譎,一字一頓道︰“你做夢。”

              夏鈺誠眼中染上薄怒,沉聲道︰“別一副你有多愛他的樣子,把他娶回來,卻冷暴力對待,讓他整日為你傷心,現在他好不容易不喜歡你了,你又纏上來,怎麼,佔有欲作祟?”

              傅謹辭聞言微愣,似乎不敢相信︰“他喜歡我?為我傷心?”

              夏鈺誠︰不然呢?要不是他對你愛而不得,被你冷落,我能趁虛而入?

              他心中積著一股郁氣,恨不得打爆傅謹辭的頭,偏偏對方是鬼,他踫不著,只能忍下怒意繼續道︰“所以你放過他吧,如果你有什麼未了的心願,比如想報仇之類,我可以幫你,但前提是你以後別再纏著他。”

              傅謹辭似乎還沒回神,半晌後,忽然勾起唇角,愉悅道︰“不可能,他是我妻子。”

              小鹿喜歡他,小鹿居然喜歡他?哈,他忽然有些想感謝夏鈺誠了,居然告訴他這麼個好消息。

              “你已經死了。”夏鈺誠冷聲提醒。

              “呵,不勞操心。”傅謹辭心情愉快,完全忽略了夏鈺誠說的是“喜歡過”,而不是“喜歡”。

              他沒再理夏鈺誠,很快隱去身形,飄到車外。

              夏鈺誠見他忽然消失,便猜是出去了,立刻也下車,沉聲問︰“你去哪?”

              傅謹辭︰“找小鹿,他一個人遇到危險怎麼辦?”

              夏鈺誠听了略松一口氣,還好,這鬼對小鹿沒惡意。

              *

              林空鹿剛到包間門口,半人半鬼就趕來了。他只看見夏鈺誠,驚訝問︰“怎麼又來了?”

              夏鈺誠沖他微笑,說︰“擔心你。”

              林空鹿愣了一下,很快,耳邊又響起一個聲音︰“我比他先擔心。”

              林空鹿︰“……”

              他不由輕咳一聲,像是對兩人道︰“先進去吧。”

              旁邊的服務員很有眼色地幫忙推開門。

              包廂內,喻文森早就到了,正在點餐,見林空鹿還帶一個人進來,明顯驚訝一瞬。

              林空鹿解釋︰“他是我的……保鏢。”

              說是保鏢,但他卻讓夏鈺誠坐在自己旁邊。

              喻文森忙說︰“理解理解,最近不安全,夫人是該帶些保鏢。”等服務員出去後,他又壓低聲音道︰“不止保鏢,夫人最好再請位懂玄學的人跟在身旁。”

              林空鹿和夏鈺誠都有些驚訝,傅謹辭倒不意外,他前幾天特意嚇過喻文森,還誤導對方以為他是傅維聲請的惡鬼。

              所以喻文森最近惜命得很,請了不止一位玄學大師,去哪身上都放著護身符。

              “夫人可能還不知道,傅維聲跟一些不干淨的東西有牽扯,就是神神鬼鬼的那些。不瞞你說,我前些天就差點死在他請的惡鬼手里。”喻文森說起這事,臉色還有些發白,顯然當時被嚇不輕。

              “這個人為了搶公司,什麼事都干得出,我甚至懷疑傅董的死可能不是意外。”說到正事,他神情忽然開始嚴肅,蠱惑道︰“據我推測,傅董很可能就是被傅維聲的惡鬼所害,他接下來肯定要從你手中奪走股權。”

              “夫人,就算是為了傅董和公司,你也千萬不能把股權讓給傅維聲……”

              果然,喻文森的目的和傅謹辭料的一樣,就是極盡可能地拉攏林空鹿,勸他千萬不要放棄繼承股權,也不要將股權轉讓或賣出,非要賣股權的話,不如賣給他。

              林空鹿心想,真把股權賣給你,我死得更快。

              于是他不用傅謹辭指點,就假裝被嚇到六神無主,連忙表示︰喻副總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我什麼都不懂,也怕七叔這樣的人,公司就拜托你了。

              喻文森對此很滿意,吃完飯親自送他下樓,還說要幫他請位玄學大師,以防傅維聲來陰的。

              林空鹿一直假笑,等回到傅家,見傅維聲坐著輪椅來拜訪,又趕緊表示︰公司的事我不懂,但七叔您姓傅,我肯定向著您這邊,我和謹陽還要靠您庇護呢,等財產和股權分割完,您說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傅維聲信沒信不好說,但對他識趣的態度很滿意,轉著輪椅走了。

              第二天,喻文森居然真幫林空鹿請了位玄學大師,人一早就到傅家老宅了。

              林空鹿邊接電話邊下樓,見來的竟是位十六七歲的少年,頓時無語。

              電話那端,喻文森還在介紹︰“夫人,你別看大師長相才十六七歲,但年齡已經九十九,大師練了返老還童之術,是有真才實學的……”

              然而客廳內,傅謹辭坐在沙發對面,翹著二郎腿,似笑非笑地問那小道士︰“大師這麼厲害,怎麼還主動上門做生意?”

              他竟光明正大地出現在客廳,也幸虧管家和佣人此時都不在。

              小道士搖頭晃腦,故作深沉地嘆息︰“哎,這年頭騙子多,像我這樣有實力的大師也被牽連,錢不好賺吶。”

              “大師都九十九高齡了,修身養性,還放不下錢這種俗物?”夏鈺誠也坐在旁邊,面無表情地問。

              自被傅謹辭騙過後,他現在看見大師就覺得像騙子,何況這還是個少年。

              林空鹿︰這可真是奇了,他倆居然能和平相處,一致對外?

              小道士繼續搖頭,閉著眼楮道︰“先生這話就外行了,修身不是修仙,飯總還是要吃的。”

              傅謹辭勾唇一笑,對他道︰“大師,你不如先睜開眼。”

              小道士疑惑睜眼,就見眼前的傅謹辭忽然裂成兩半,接著又碎成霧氣。

              “媽呀,有鬼!”小道士嚇得撒腿就往外跑。

              林空鹿嘴角微抽,電話那端,喻文森忽然奇怪道︰“什麼聲音?我好像听見……”傅董在說話?

              林空鹿︰“沒事,你繼續。”

              “哦,是這樣的,昨天跟夫人一起來的那位保鏢姓夏是吧?我有位朋友正好是他心理方面的主治醫生,說最近聯系不上他,想通過您這邊見他一面……”

              林空鹿頓時沉默,片刻後問︰“請問你那位朋友叫什麼?”

              喻文森︰“埃德加醫生,他是國際知名心理醫生,夫人可能不知道他,但陳管家應該記得,他以前幫傅董治療過。”

              林空鹿︰這可真是巧,我正要去找他,他倒先主動送上門了。

              他微微勾起唇,說︰“好,我會幫忙轉達的。”

              掛斷電話,他很快又皺眉,那個醫生居然跟喻文森認識,那會不會是喻文森介紹給傅謹辭的?

              嘖,傅謹辭身邊這都是一群什麼人?

              正想著,剛才被嚇跑的那位小道士又回來了,這次跟在一位老道士身後,一臉驚魂未定。

              “師師、師父,我一開始都沒察覺那是一只鬼,他他、他肯定很厲害……”

              老道士一臉無奈,被管家請進來後,就先向林空鹿道歉︰“抱歉,小徒頑劣,給幾位添麻煩了。”

              說完他忽然察覺客廳內竟真有濃重鬼氣,神色不由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