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書)我與男主不共戴天 > 43.一切挑明
              呵, 這種天塌下來的表情一點也不適合黑心的男主。

              “你看起來並不驚訝, 所以你知道我懷疑你在水里下了藥。”

              顧姜承迷路的孩童一般, 期期艾艾的看著她, 想說話又因為愧疚不知道從何說起。

              應闌珊讓旁邊修剪花草的工匠去屋內端來兩杯熱茶。

              “我一直想不明白, 你到底將藥下在了哪里?開始我以為是水里,所以取了樣品拿到醫院檢查,但是之後的結果顯示純淨水沒有別的物質, 我只從你手里拿了水,這太奇怪了。”

              顧姜承垮了似的,在她對面坐下,“我跟蹤了你。”

              “所以”

              “你拜托的那個醫生拿著檢品去實驗室的時候, 他當時是將東西給了護士的,我偷偷給換了。”

              應闌珊恍然大悟, 難怪,她等待了許久會是那樣出人意料的結果。

              “那你現在過來又想干嘛。”想起對方之前做的那些事, 她一言難盡的擺擺手, “喜歡我這種話就別說了,狼來了說一次兩次還有用,這麼虛偽的理由一直利用沒有人會相信。”

              他苦笑著抓頭發,“我就知道。”

              “ok, 開始你的表演。”

              “闌珊, 我……對不起, 我保證不會有下一次, 你再信我一回。”他眼神懇切的看著應闌珊, “我不去國外念書了,我一直陪著你好不好。”

              影闌珊挑眉,“陪著我?你憑什麼,你不是在一場考試中交了白卷嗎,怎麼,這也是個謊言。”

              “是真的。”

              “這樣啊,那太可惜了。”應闌珊施施然起身,站在他身後雙手輕按在他肩膀上,俯身在他耳邊低語,“因為我一直在騙你啊。”

              顧姜承眼神微暗。

              應闌珊粗蹙下眉頭,“時間跨度有些大,不過我可以解釋給你听。”

              啜飲了一口熱茶,清麗的面孔在霧氣中朦朧的像一幅畫,“顧姜承,這個世界上我大概是最了解你的人,因為我站在了上帝視角,听不懂對嗎,沒關系,真相我暫時不想說,你就帶著這個困惑去國外讀你的書吧。”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應闌珊也不想再跟他玩什麼虛與委蛇的游戲。

              “當初的我對你做的那些事的確很過分,而你也確實對我恨之入骨,比起身體上打擊你的驀然,把你踏在腳下踐踏尊嚴的我還有我那些企圖玷污你肉體的女人,你更不能容忍後者。”

              應闌珊把手機拿出來打開賽車場拍下的照片,“這個人是你對吧,我不知道你當時是什麼心態,汽油里加水並不會給車輛造成什麼大的傷害,至多車子會突然熄火,在那種路況上賽車,車輛驟停被追尾的話結果同樣難以預測,你當時大概在想,好運的話我安然無恙,要是倒霉的真在這事上死了就是我罪有應得,對嗎?”

              顧姜承蒼白著臉否認,“我沒有你想的這麼惡毒。”

              “所以你承認這個人是你。”

              “我當時的確恨你,但是我從來沒想過你因此而死。”顧姜承把掌心掐出一道血痕,“凌晨四點我來到這里,站在柵欄外時我想了很多,那種對過去自己的懊悔幾乎把我淹沒,我只要想起自己對你做的那些事我就……恨不得殺了我自己。”

              應闌珊諷刺的笑笑,“先別急著懺悔,我還沒有說完。”

              她惡毒的嘖了兩聲,“你以為自己表現的很完美,其實在我看來就像個跳梁小丑,我們之間的梁子根本就無法調解,所以我對你從來就沒交付過完全的信任,你每次的靠近甚至害羞的表情在我看來都是經過計算作出的,無關情感,只是表演。”

              “就算是假的,我也願意配合,你知道為什麼嗎?”看著顧姜承蒼白的臉,揭人傷疤的疼讓她笑容越發燦爛,“因為偶像劇演員劇情設計的再爛也有盛世美顏撐著,你長的這麼好看,足以撐起一步腦殘劇了。”

              顧姜承突然起身,情緒有些失控,“別說了!”

              “那怎麼行,輸也得讓你知道自己輸在哪里,心里藏著一個永遠解不開的謎團多難受。”應闌珊點點桌子,“我只要想起你被我親了一下就臉紅心跳的模樣就覺得刺激,心機再深沉,在與女性.交往上卻單純的像個孩童,這是你最大的軟肋。”

              顧姜承攥著拳頭,隨時想跟人干架的模樣。

              應闌珊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面上含笑,“一個真正的惡人怎麼能臉皮這麼薄呢,既然想做壞人就干脆壞到底好了,瞻前顧後怎能成大事。”

              清涼的空氣好像被人點了一把火霹靂啪嗒的冒著火花。

              顧姜承突然笑了,“也是,那麼聰明的你卻被迷.藥嚇得勾起內心最大的恐懼,你猙獰著面孔喊救命的時候在我看來也很美。”他表情很淡定,背在身後的手指上蜿蜒著血跡,正順著他垂落的手指劃過。

              應闌珊眯著眼坐直身子,“是我大意了,明知道你把我約出去不懷好意,我一直提著心卻還是忽略了你遞來的水,我擰的時候特意看過,瓶口很牢固沒有被提前開啟過,原來我還有看走眼的時候。”

              “很公平不是嗎,你懷疑我,我也不是真心對你。”

              “哦?”應闌珊怪笑著靠近,手指挑起他的下巴輕輕吻了一下,他身子止不住的僵硬,雖然很快放松,那一瞬間難以掩飾的失態還是被應闌珊看出,“看來你的身體並不像你說的這樣正直,真可憐,你好像真的喜歡我呢。”

              顧姜承咬著下唇沒有開口。

              應闌珊無辜的一攤手,“很正常,像你這種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年輕人,又因為對女人的厭惡遠離異性,我反而在你生命中扮演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最後連你自己都不知道對我究竟是恨還是不知何時而起的喜歡。”

              “我太了解你了,瑕疵必報的人不會無緣無故的放下仇恨,所以從頭到尾我都很清醒,看不清的人是你。”應闌珊安撫的拍打他的肩頭,“這場仇恨再繼續下去也沒什麼意思,曾經的應闌珊沒有真的得逞,而你也沒有真的讓我受到什麼難以逆轉的傷害,所以到此為止行嗎。”

              顧姜承站在她面前,慎重的問著他貪求的答案,“你真的沒有喜歡過我,一點也沒有嗎?”

              “當然。”誰敢喜歡披了羊皮的狼。

              “我知道了。”須臾間,他像是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氣。

              應闌珊喝了口水,掩飾內心的慌亂,坦白來說她的確很想虐顧姜承,但是始終還記著他站在這個世界的金字塔頂端,不能真的把人鉗制住的話就不要隨便挑釁,所有的道理她都明白卻還是沒忍住。

              虐人一時爽,不久的未來可能藥丸。

              應闌珊自我譴責兩分鐘,又揚起盛氣凌人的臉,憑什麼他在自己喝的水里下藥,她還要無動于衷的原諒,她是個正常人,有反擊的心思很正常,大不了就是一死,從墜崖之後她活下來的每一天都是賺來的,無所謂,她不會賠本。

              看在他還未戀愛就失戀的份上,應闌珊沒有繼續毒舌下去,“我保證只要你不主動招惹,我絕對不會故意挑事,你還年輕,好好過自己的人生,那些陰暗的回憶讓他們隨風飄走吧。”

              顧姜承頹然的耷拉著肩膀,“你親我只是為了好玩,怎麼可能……你怎麼會不喜歡我。”

              應闌珊慶幸的想著,愛情能讓人盲目,就算自己做的過分,看在他這麼喜歡自己的份上,顧姜承就算真的變成大佬,他應該也不舍得傷害自己吧,畢竟她是他的朱砂痣啊。

              “你一直在騙我,一直看我像個傻子一樣被耍的團團轉……”顧姜承眼神黯淡,他凌晨跑到這里那麼急切的表明自己的心思,懺悔錯誤,事實上人家根本沒把他做的那些事放在心上,呵,真是可笑。

              “應闌珊,你會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顧姜承看著他一字一句的說完,轉身毫不留戀的離開,臨走前的眼神陰冷的讓人發毛,片刻又化為釋然。

              應闌珊看著他失魂落魄的背影神色復雜,她這次好像徹底把男主惹毛了。

              地上開出一朵暗紅色的花,應闌珊俯下身查看,“這是血嗎……”

              …………

              應闌珊原本準備帶驀然去查一下程和靜的私生活,讓他看看自己選擇的殘酷事實有多麼傷人,一切都因為顧姜承的不告而別而中止。

              他沒有按照當初定下的日期出國,留了一封信就這麼踏上陌生的大洋彼岸。

              查成績的那天,向來年紀第一的顧姜承遭遇滑鐵盧,數學考試他交了白卷,據後來監考人員說他在考試時突然頭疼,筆都提不起來。

              應驀然提起這事很是詫異,“吃飯的時候還好好的,他自己也沒有說,我還以為他發揮正常。”

              應闌珊看著天空思維不知飄到了哪里。

              “姜承去了哪個學校?”

              “不知道,二叔往那些錄取他的高校打電話詢問,對方都說沒見過他出現。”

              “爸媽他們也發動人脈查過姜承的蹤跡,但是都沒有查到,他沒有失蹤,只是不想讓我們知道他到底在哪,每隔一周他都會和自己的母親視訊通話。”

              “不久的將來,我們將會目睹一個企業新星冉冉升起。”

              “姐,你說姜承是不是就此輟學了”

              “誰知道呢。”

              當下最最重要的是她該著手自己創業了,那個人的商業帝國可能會摧毀她現在擁有的一切,佔了一切先機的她怎麼能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