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書)我與男主不共戴天 > 36.一吻亂心
              跟驀然說了會話, 應闌珊又去書房學習, 這里藏書豐富, 還有一些原身父母實踐中留下的心得體會,對她這個新手來說極具價值,看書看的眼花, 應闌珊揉著太陽穴從書房出來。

              佣人拎著程和靜的提包站在那, 似在猶豫, 她隨口問道, “怎麼了?”

              “太太的手機一直在響, 平時她都是直接把包放到自己屋里, 今天大概忘記拿了,我剛才敲門也沒人應。”

              應闌珊把包接過來, “我媽在泡澡可能沒听見,一會我把手機轉交給她。”

              “好的,小姐。”

              應闌珊試探著開門, 里面被反鎖了,她看了一眼提包, 手機嗡嗡的震動聲再次響起。

              “這聲音怎麼听著像是微信里面的視听邀請?”想著或許有急事, 應闌珊打開包, 里面放了兩部手機,其中一部粉紅色的手機還在閃爍, 她拿起手機看著備注小狼狗發來的視頻邀請。

              指尖在屏幕上頓了片刻, 某個不可思議的想法在心頭炸響, 是她想的那樣嗎, 原身的母親在外面也有情況。

              鈴聲中斷,之後是連續不斷的微信消息。

              上面曖昧的字眼在她眼前飛快的刷過,最後換成語音聊天,她劃了一下屏幕,界面顯示需要輸入密碼。

              應闌珊按著太陽穴,覺得自己後腦勺開始疼,這算什麼,維持著明面上的婚姻然後各自都有真愛。

              程和靜喝了口紅酒想要跟人發信息時才發現手機忘在樓下,她猛地起身,來不及擦干直接裹著睡袍出來。

              隨著開鎖的聲音,應闌珊按滅手機放回包里,收斂眼中的驚訝和復雜,她勾著提包的帶子晃了晃,“媽,你手機響了好久了。”

              程和靜神色平靜,“大概是公司的事,沒有你爸的決策他們都畏首畏尾的很,我一會給他打電話。”

              “媽,那我先去睡了,您也早點休息。”

              程和靜看著她不露端倪的笑臉,表情有些復雜,“闌珊,你和驀然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親人,不管發生什麼,我這顆愛你們的心不會變,應氏公司是你們姐弟倆的,沒有人能奪走。”

              應闌珊隱去嘴角的笑,回頭看她。

              程和靜站在那,四十多歲的女人皮膚保養的極好,大概是剛泡過澡的緣故,皮膚紅潤細膩,長發斜放在一側,露在外面的小腿豐潤滑膩,透著健康的光澤,拋開年齡,這是一個極為性感且兼具風情的成熟.女人,不用權勢壓人也有男性鐘情于征服這類女性。

              “怎麼了?”被她打量的眼神盯的久了,程和靜有些不自在。

              “明天驀然要參加高考。”

              程和靜了然的笑道,“我知道,你放心,公司的早會我盡快結束,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校門口等著。”

              “好,謝謝媽媽。”

              “晚安,寶貝。”

              程和靜在門口停留了幾分鐘方才回屋。

              劃開手機,語音和視頻邀請全部是未接听狀態,她不自覺松了口氣,手機叮鈴一聲,一張曬腹肌的圖片出現在眼前。

              “靜姐,喜歡這塊巧克力嗎?”

              程和靜眼神略暗,隨之撥通對方的電話。

              應闌珊躺在床上,輾轉良久也無法入睡,豪門就沒有純粹的婚姻與愛情嗎,今天發生的事讓她的三觀再次受到沖擊。

              畢竟不是真正的應家大小姐,對于應明浩和程和靜的私生活,她並沒有太大觸動,只是有些擔心一根筋的應驀然,他要是知道這些大概會很痛苦吧。

              次日天蒙蒙亮,應闌珊已經睜開眼楮,東方泛起魚肚白,她打了個哈欠,隔著窗戶看到坐在花壇邊的應驀然,迷蒙的思緒瞬間清晰。

              應闌珊隨手撈了一件外套搭在身上急匆匆的下樓。

              “驀然,怎麼起這麼早,擔心今天的考試嗎?”

              不知道他在這里坐了多久,晨曦的露珠濕潤了他縴長的睫毛,那雙神采奕奕的眼楮透著失落和疲憊,“姐,我睡不著。”

              “在想什麼,跟我說說。”

              應驀然拉著她的手讓應闌珊坐在自己身邊,他將頭靠在她肩膀,“姐,昨天我騙你了,爸和他情人的事不是猜測,我看到了,他很照顧那個女人和她的兩個孩子,呵,孩子,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呢。”

              應闌珊摸著他頭發的手頓住,“眼見也不一定為實,說不定只是爸生意場上的朋友。”

              “姜承也是這麼說的。”

              應闌珊眼神一跳,“跟他有什麼關系?”

              “姜承說馬上就要高考了,讓我不要悶頭讀書,這兩天該是好好放松的時候,所以他帶我去了一個私房餐館,就在那里我看見……”

              好你個顧姜承,這種節骨眼上竟然讓驀然看到自己父親出軌,管他到底是故意還是無意,反正她就是遷怒。

              “你怕了?”

              應驀然迷茫的抬頭,“我為什麼要怕?”

              “怕莫須有的私生子比你優秀,怕父親更喜歡他勝過你,怕父親把公司留給別人,怕這次高考考不出好成績,你害怕的東西太多了,所以你開始迷茫。”

              應闌珊直視他的眼楮,“沒有發生的事情你就開始杞人憂天,明知道今天要參加高考還在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在這里坐著能得出什麼結果,有糾結的時間還不如好好休息面對考試。”

              “驀然,我們所得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讓自己變得優秀,優秀到所有人都只能仰望你,那樣你就能保護你想要的東西懂嗎。”

              “姐,你突然給我灌雞湯我還有些不習慣。”

              應闌珊輕拍了一下他的頭頂,“別在裝憂郁了,趕緊換衣服,待會我送你去考場,這中間你就在車上補覺。”

              “好。”應驀然壓下煩亂的思緒,為著沒有經過考證的東西傷春悲秋這太不符合他的性格了,等考完試他親自去查明真相。

              夏天日頭高,即便他們出發的早,到了考場附近還是堵車,幾個考點學校停滿了車輛,應驀然睡了一個多小時,睜開眼後眼神平靜。

              “車子不能往前開了,從這過去只有十分鐘,走著去吧。”

              應驀然看了一眼手機,“我跟姜承在一個考點,約好了今天在學校門口見,他也該到了。”

              “給他打個電話,我正好有話跟他說。”

              “哦。”

              顧姜承帶著遮陽帽懶懶散散的走過來,瞥見旁邊的應闌珊,他步子有點僵硬。

              “堂姐好。”

              打招呼的態度看不出絲毫抵觸,“驀然,我有事跟姜承說,你先在這等會。”

              “好,你們快點啊。”

              顧姜承亦步亦趨的隨她去到一處偏僻的角落,“叫我過來干什麼。”

              “餐館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那麼巧看到我爸和他身邊的女人?”

              “就是這麼巧合。”顧姜承一直不願與她目光對視,“餐館是我選的沒錯,但是我又不能未卜先知,還能提前知道他們在那里密會。”

              “更何況這種事你該怪你那個多情的父親,而不是剛巧旁觀了這場鬧劇的我。”他對應驀然的惡意早在一年多的相處中消散,少年人的矛盾用拳頭解決之後便不留痕跡,他沒有小心眼到非要把人逼到絕路才算報復成功,但也僅此而已。

              應闌珊听不出他說的真假,念著他一會還要參加考試便沒有在這事上繼續糾纏,“你好像一直在躲我,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男女性別不同,交際圈也不一樣,我們的朋友又不重合,用不著躲,只是剛好我們踫不上面而已。”提起這個顧姜承依舊不習慣,被打開少年欲望的開關後,他但凡再做那種夢,其中一個主角要麼要看不清臉要麼就是應闌珊。

              因為應闌珊給他留下的陰影導致他對異性的接觸非常排斥,也因此除了應闌珊他身邊竟然沒有一個能說得上話的女性同學,他性取向正常,夢境中也不可能出現同性相壓的情況。

              也因此,現實中他與應闌珊遠離,實則對方卻經常鑽入他的夢境,攪得他一顆心亂七八糟,一看見她就想起那些荒誕離奇的夢。

              應闌珊深呼吸一口氣,“驀然真心把你當朋友,希望你摒棄前嫌與他相處,過往種種都已經過去了。”

              “你想說什麼。”

              “驀然說你要去國外念書。”

              “嗯。”

              應闌珊看向攢動的人群,“你離開的消息他還要從別人口中得知,他有些失落。”

              “呵,你這姐姐當的可真稱職,你們姐弟倆……”顧姜承嗤笑,“難不成跟他當朋友我還要負責他未來的喜怒哀樂,那就算了,我承擔不起。”

              “可能是我表達方式有問題,驀然很在乎你們之間的友誼,我也很感謝你在學習上給他的幫助。”

              “說完了?那我走了,也該準備進考場了。”

              “好好考,你的未來是一片坦途。”

              顧姜承頓了一下,“謝謝。”

              “應伯父的事我很抱歉,希望沒給驀然造成大的困擾,他努力了一年我沒想過在這種事上刺激他。”他說的極為誠懇,好像那一切都只是上天安排的一場偶遇。

              應闌珊垂在身側的手猛然攥緊,她原本是相信了的,但是顧姜承這多此一舉的解釋讓她知道那一切都是他的設計,他分明沒有忘記。

              “姜承?”

              “嗯。”應闌珊上前一步,在他猝不及防之際吻在他嘴角。

              顧姜承像被人點了穴道傻愣愣的站在那。

              “心不定了對吧,那就好,你心亂了我就放心了,別考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