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書)我與男主不共戴天 > 27.修羅場沒寫完……
              姚成翰才下樓就看到舞池中央引起的騷亂, 也顧不得尋找顧姜承, 趕緊給孫立行打電話。

              “行哥, 有人在你的場子鬧事,打的還挺凶。”他語氣說不出來的閑適 ,打完電話甚至還有心情坐在旁邊當個吃瓜群眾。

              孫立行放下筷子, “保安在干什麼。”

              姚成翰在外圍轉了一圈, “參與人太多, 你們的保安加起來也沒有那那麼多客人, 嘖嘖, 有個小年輕揍人的動作流暢的很, 一看就知道是經常生事的刺頭,那臉嫩的, 乍一看就像個高中生。”

              “別靠太近,我馬上下去。”

              手機里陡然傳來一聲清脆的玻璃碎裂聲,姚成翰摸著自己被酒液濺濕的頭發, 罵了兩句,“什麼玩意, 打架打到我跟前了。”

              “小翰, 對方可能喝了酒, 你別……”

              伴著刺啦的電話忙音,手機被突兀的掛斷。

              應闌珊擦了下嘴角, 看著他皺起的眉頭沒什麼誠意的問道,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你在屋子里待著別出去。”

              孫立行穿上外套, 急匆匆的推門離開。

              魅色經營這麼久, 除了開業初期有些人沒摸清門路尋釁滋事,全部被扔到警局關了幾天外,不管背地里進行什麼交易,明面上魅色是個再正經不過的娛樂場所。

              孫立行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如此混亂的場景,向來平淡的心態都有些崩盤。

              哪個混蛋挑的事,等調出監控他非要將人打斷雙腿扔到監獄醒醒腦子。

              姚成翰從老貓那拎出幾瓶人頭馬朝著對自己潑酒的男人砸去,“想借酒裝瘋,小爺可不是大度的人。”

              他動手時還顧忌著分寸,立求先從氣勢上壓倒對方,酒瓶子一晃那人就自己先溜了。

              應驀然佝僂著身子躲在沙發後面,看著因他而起最後發展成大亂斗的斗毆場面,有些後怕的拂去額頭的冷汗,他真的沒想引起這麼大的後果,完全是被摸之後下意識的想要維護貞操,哪知道這些人會打成這樣。

              仔細從人群中找出胖子和黃毛,那兩人跟他一樣,早從戰場的中心退到邊緣地帶,確定倆貨也沒危險,他一路後退著上了樓。

              魅色快被人拆了,所有的保安都在維持秩序,他肯定出不去,還不如先找個安靜的地方躲著,等事情解決的差不多再出現。

              包間設計巧妙,一些進行黑暗交易的人從騷亂響起就被身邊的人護著從後門撤離,關的嚴嚴實實的木門,里面基本上都是空的。

              顧姜承跑的很快,卻又不會直接從李成志面前消失,就是讓他追著自己的身影在後面遠遠綴著,像極了釣魚的老翁,就等著後面的蠢魚上鉤。

              李成志晃了晃頭,呼吸急促的有些喘不上氣,他吸了點提高興致的藥,而且剛發泄過幾回,身體正是虛弱的時候,這麼劇烈的運動導致他腦部供血不足,雙腿軟綿綿的抬不起來。

              “咳咳……你跑,你再跑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外強中干的放完狠話,李成志被抽了筋骨似的阮成一灘爛泥,只能張大嘴使勁呼吸。

              運動之後紅潤的臉色突然變得慘白,他掐著自己的喉嚨不停的喘氣,“來人……救我,快來人……我喘不上氣了。”

              顧姜承停在原地,頭頂閃爍的燈帶亮著微藍的光,瘦削的身影背光而立,像是地獄來的勾魂使者,顧姜承靜靜的看著李成志虛弱的呼救。

              李成志毫無抵抗的躺在那,弱到抬抬手都能拿走他的命。

              顧姜承把手里的東西放到兜里,一步步朝著他走去,這種人活著就能導致更多人不能好好的活。

              “叫救護車,救我……”

              應驀然猴子似的到處流竄,剛繞過拐角差點被躺在地上的李成志絆倒。

              “什麼情況,喝醉了。”他輕輕在李成志小腿處踢了一腳,“兄弟,你沒事吧。”

              “救我……救我,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喝醉了就去吐,還能喘氣呢,讓誰救你。”他瞥了一眼,壓根沒有多余的憐憫之心。

              才要邁腿,腳踝被人狠狠的攥著,“救我……”

              求生的本能讓李成志爆發出極大的力道,這空蕩蕩的過道,應驀然之就是他活下去的希望。

              “喂,大哥,你搞什麼,我又不是醫生,怎麼救你。”

              顧姜承猛地停下腳步,沒引起對方察覺時迅速閃身躲到一旁,他怎麼會過來?

              李成志還在沙啞著嗓子求救,應驀然摸遍全身也沒找到手機,剛才打的太激烈,手機可能不小心甩出去了,“喂,醒醒,你手機呢,我幫你打急救電話。”

              他忍著嫌棄,在李成志身上摸了一圈,耤A這孫子是踫了什麼玩意,身上的味道難聞死了,出來喝酒竟然也不帶手機,“你先放開我才能找人救你,嘿,能听見我說話嗎?”應驀然縮了半天也沒把腳收回來,李成志把他當做救命稻草了,一心只顧著死拽著人。

              應驀然四下環顧,“有沒有人在啊,幫忙打個電話!”

              顧姜承握著手指,掌心感覺到一股刺痛他才後知後覺放開,剛才他腦子里竟然一直編織著借刀殺人的計策,瘋魔似的想把李成志置于死地。

              “我大概是瘋了。”顧姜承長出一口氣,他什麼時候戾氣這麼大,總想著把惹了他的人徹底解決才覺得安心。

              听到腳步聲,應驀然驚喜的抬起頭,“ 終于有人了,兄弟……顧姜承,怎麼是你?”

              他詫異的瞪大眸子,“我姐呢,你們不是一起出去的嗎,她也在這里?”

              “你殺人了?”顧姜承淡淡的問道,眼神透露著驚訝。

              “你才殺人了 ,這人不知道什麼情況一直抱著我的腿不撒手。”

              李成志已經昏厥過去,呼吸淺淡近乎于無,顧姜承走過去,在他鼻下探了一下,故意炸他,“是嗎,可是他已經沒有呼吸了。”

              “放屁,他剛才還嚷嚷著喊救命呢,我……不是,握草!你什麼眼神,我不是殺人凶手,他……”一听身下躺著個死人,應驀然激動的差點跳起來,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抓的,腳踝骨快給他抓裂了。

              “我一過來他就這樣了,耤A你還傻站著干什麼,趕緊幫我把人挪開啊!”應驀然小腿開始打戰,這特麼才叫無妄之災。

              出來逛個酒吧引起一場世紀打戰,想躲個清閑又遭遇這件事,他被人下了降頭不成。

              顧姜承感受著李成志脖頸跳動的脈搏,估計就是力竭加上藥物刺激昏過去了。

              “讓我幫你消滅犯罪證據,應驀然,咱們關系可沒有那麼好。”

              “喂喂喂,顧姜承,你別走啊,你是目擊證人,你得給我證明,我什麼都沒干。”光听顧姜承一人之言他就開始緊張,壓根沒去查實李成志是不是真死了,光顧著害怕了。

              “顧姜承,你回來,我保證以後不會再找人欺負你!”應驀然急的大叫,“我姐呢,不然你幫我把她叫過來也行,顧姜承,我叫你哥行不行,別不管我,喂!”

              他喊了半天,走道上一個人都沒有,顧姜承那家伙真的走了,警察要是來了他該怎麼解釋!

              “說話算話?”

              顧姜承去而復返,應驀然喜的一個勁點頭,“對對對,以後你就是我哥們,我姐老早就教育我別招惹你,以前是我做的不對,等從這離開,我讓你打一頓,保證不還手。”

              “那到不用,以後見面就當個陌生人,你離我遠點就行。”

              “好好好,都听你的,趕緊把他挪開,太嚇人了。”這兄弟死也不知道找個好地方。

              他慫的一批,傻不愣登的就知道讓顧姜承把人挪開。

              蠢成這樣,要不是他應氏繼承人的身份,能活到今天真不容易,不過想起自己曾經被這人打過,他抽了抽嘴角,被這種人欺負他以前也怪沒出息的。

              顧姜承使勁掰李成志的手,順便為著私心一報被覬覦之仇,只是指骨快給他掰斷,也沒將兩人分開。

              警車鳴笛聲突然響徹深夜,應驀然一個激靈,“我去,誰特麼報警了!”

              他急的在原地跺腳,“快快快,待會要是警察過來,看到我跟一個尸體這麼接近,肯定會懷疑人是我殺的,你可是證人,我是無辜的……”

              顧姜承頓了一下,看著緊張到語無倫次的應驀然,想著要不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他。

              “怎麼了,是不是他握的太緊了。”應驀然俯下身子,小聲說道,“反正人都死了,要不這樣吧,你去找把刀把他的手臂給剁了。”

              “……”

              顧姜承無語,不管經歷什麼,凶殘本性還是在的。

              “其實他……”

              “驀然?你們在做什麼?”應闌珊在屋內待的無聊,听到警笛聲她有些奇怪,推開窗戶一看就見無數警察從門口涌入,雖然自己來這的初衷沒有惡意,但是普通人還是不想與警察踫面,正想從後門溜走,就發生了眼前這一幕。

              應驀然簡直要哭了,眼圈紅通通的跟個兔子似的,“姐,你快救我,這人死了還抓著我不放,我都快嚇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