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書)我與男主不共戴天 > 20.對,吸毒
              “我明明將蛇挑開了,你怎麼……”顧姜承恨鐵不成鋼的壓著嗓子,軟成一根面條的某人正死死抓著他的前襟不撒手,“還能走嗎?”

              應闌珊無辜的搖頭,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蛇毒在心脈中游走,她覺得渾身乏力,眼前似乎也開始出現重影。

              “萬一咬我的那條蛇跟五步蛇之類的相似,我走幾步豈不是毒發身亡。”

              顧姜承覺得自己的心髒跳動頻率都開始失衡,不是心動,他媽是氣的,“早知道你這麼煩人,我當初就應該讓你自生自滅。”

              “瞧你這話說的,你也沒怎麼管我。”

              “你說的對。”

              他作勢要走,應闌珊連忙討饒,“我錯了,我錯了,我保證以後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頂嘴,什麼都听你的。”

              “真是麻煩。”四下全是樹木,天色已經暗下來,加上樹葉遮蔽陽光,兩人身處林中周圍的景物已經蒙上一層朦朧的薄紗,又不可能真的把應闌珊扔在林子里不管不問,他只能忍著對接觸女性身體的嫌惡,將應闌珊攔腰抱起。

              氣喘吁吁的走出樹林,顧姜承幾乎是暴躁的把她扔到地上。

              “毒發了嗎?”

              “咳咳……呼吸有些困難。”

              她像一條缺水的魚,靠在石頭上抓著的自己胸口臉色泛白,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小時,顧姜承煩躁的抓著頭發,“我幫你把蛇毒吸出來。”

              應闌珊眨眨眼楮,手指摸著頸側的傷口,動脈在她掌心輕輕顫動,這個位置……吸毒的話,會不會有些曖昧了?

              “你在胡思亂想什麼!?”他好不容易下定決定用這種自我獻身的法子給她吸毒,為什麼這女人看他的眼神這麼奇怪,“別多想,我不可能喜歡你,我就是不想一覺醒來身邊躺了一具尸體。”

              應闌珊繃緊嘴,她什麼也沒說,也不敢多說,萬一他打算對自己見死不救怎麼辦。

              “躺平!”

              “哦。”

              “你輕點。”

              “閉嘴!”

              應闌珊把頭發撩到一側,小心的將脖頸露出來,閉著眼楮輕聲說道,“來吧,請不要因為我是嬌花而憐惜我。”

              顧姜承黑著臉,恨不得捏死她,“你再敢多說一個字我轉身就走。”

              盯著她白皙的脖頸,淡粉色的耳垂,還有像涂了胭脂的臉頰,顧姜承提起的一口氣堵在胸口不上不下,不行,他真的下不去嘴,擱大眾眼中應闌珊這張臉挺能打,但是過往的那些陰暗記憶讓他沒辦法像欣賞一般女人那樣對待,白切黑的貨色有什麼討人喜歡的。

              應闌珊等了半晌,也沒感覺到身邊靠近的身影,她好奇的睜開眼楮抬眸看他,正巧與俯身下來的顧姜承四目相對,但凡他往下移動一絲,兩人都要上演一出偶像劇般的親吻。

              顧姜承嚇得差點心肌梗塞,抬手捏住她尖細的下巴狠狠的往旁邊一側,語氣有些慌亂,“別亂動。”

              應闌珊︰“……”別說,男主的皮相真的優質,離近了看更覺得惑人,她差一點就把持不住自己。

              “你要是個成年人就好了。”

              “什麼意思?”顧姜承盯著被蛇咬破的兩個小口,周圍的皮肉有些外翻,溢出的血絲已經干涸,有種發烏的黯淡,他抬手在應闌珊脖頸處轉了一圈,“我記得被蛇咬傷之後要用繃帶將傷口周圍縛住,以免毒血流經整個身體。”

              “哥,這是脖子,你真的要用繃帶給我綁緊,那就不用再吸毒了,干脆直接勒死我算了。”應闌珊頗為無語的翻個白眼。

              “我看你精神的很,說不定那條蛇根本沒毒。”

              顧姜承猛地直起身,恨不得離她十米遠。

              “喂,你要去哪?”

              “去林子里把那條蛇找出來,用蛇膽給你解毒。”他說的漫不經心,腳步卻真的朝著樹林而去。

              “天已經黑了,那條蛇長的跟樹葉一個顏色,而且樹林那麼大,你怎麼找,顧姜承,你不能這麼對我!”

              他頓了一下繼續往前走。

              “爸爸,我錯了!”

              顧姜承後背一個激靈,緩慢的轉過身,借著皎潔的月光,應闌珊分明看見他眼中陰謀得逞的得意還有嘴角勾起的壞笑,“再叫一聲。”

              “……爸爸。”你大爺!

              “乖。”

              顧姜承三兩步走過來,打開手機手電筒放到她頭頂的石頭上照明,“不逗你了,你老實側著身子別動。”

              應闌珊攥著拳頭,打定主意一會用小拳拳錘死他。

              “呼……”顧姜承深呼吸一口氣,刨除所有的情緒,俯身下去,嘴唇接觸到她脖頸上嬌嫩的肌膚時,兩人身體同時打了個顫,人體內大概真的存在細微的電流,要不然彼此怎麼有種被電了的感覺。

              他下意識舔了下嘴唇,正正舔在她敏感的耳後,應闌珊抖了下身子,明顯感覺到小腹處的熱流洶涌了一瞬,抱元守一,不然她得血崩了。

              “你快點吸啊。”

              “安靜,我在努力了。”

              感覺唇舌間有股腥甜的味道,顧姜承趕緊把嘴里的血吐出來,手機光線明亮,沙子上洇出的殷紅跟平時流淌的血液並無區別,顧姜承蹙著眸子,“你真的中毒了嗎?”

              應闌珊也有些莫名,好像除去最開始的頭暈乏力,現在她除了能感覺到大姨媽帶來的腹痛並沒有太大不適,“大概吧?”

              “要不,你再吸一口。”

              顧姜承苦惱的捶了下地,只得俯身繼續。

              側著身子的應闌珊正好對著大海的方向,海洋安靜的像個被哄睡著的寶寶,偶爾有潮水被激蕩著沖上沙灘,打在礁石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顧姜承又吐出一口血,鮮亮的血液散發著勃勃生機。

              “行了,別裝了,起來。”他生氣的站起來,不解氣的踢了下她的小腿,不過還顧及著她現在處在生理期,腳下的力道收斂許多。

              “你要是真的毒發身亡就當作自己時運不濟,我不管了。”

              應闌珊晃了晃脖子,沒覺得有什麼不適,“我剛才喊了你爸爸,閨女身體不適,你是不是應該妥善照顧。”

              顧姜承看她一眼沒說話,打了個哈欠,轉身到另一側避風的礁石後休息,“沒什麼事別喊我。”

              “你之前不是好奇我為什麼說希望你成年嗎?”她語氣有些促狹,憑著對她的了解,顧姜承心知她接下來絕沒好話,徑自閉上眼。

              “無人的荒島,孤男寡女共處一地,干柴烈火,要是燒起來一定很刺~激。”

              “可惜你還沒成年。”

              顧姜承動了下嘴角,成年了也不找你做性啟蒙老師。

              自說自話沒人應,應闌珊也不再吭聲,縮成一團抱緊自己,白日還覺得暴曬的沙灘到了夜里,被海風一吹冷的人打顫,她看向在水里蕩漾的游艇,悠悠嘆了口氣。

              顧姜承只裹了一件外套,寒涼的海邊並不足以御寒,只是身體的疲憊讓他眼皮沉重,不知不覺快要進入夢鄉,身體突然踫到一個冰涼的不明物體,他一個激靈睜開眼楮,對上應闌珊黑漆漆的一對眸子。

              “你干什麼!”

              “有點冷,我覺得我們還是抱團取暖比較好,不然咱倆都會感冒。”經此一事,應闌珊覺得自己的臉皮厚度可以扛子彈,明知道顧姜承嫌棄的要死,她還賤嗖嗖的非要湊過來,她都快要不認識自己了,但是真的好冷~~~

              與顧姜承冰涼的眸子對視許久,應闌珊突然沉默的轉身走開,原身把男主折磨的那麼慘,她穿越過來之後雖然沒有對他動真格,言語間也是各種擠兌,這還是個沒成年的孩子呢,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要臉了。

              冰涼涼的夜里,應闌珊突然良心發現。

              好吧,她是覺得軟磨硬泡可能不管用,準備試一下以退為進,她是反派啊。

              沒達到目的就退下,這不是應闌珊的一貫作風,顧姜承坐起身,看著她單薄的背影陷入沉思。

              看到她去往的方向,顧姜承有些詫異,“你要到游艇上去?”

              應闌珊點頭,“這里沒有任何醫藥用品,萬一感冒發燒,之後導致的問題根本沒法解決,你休息吧,我去游艇上睡。”

              “我們之前不是說了,夜里漲潮,游艇可能會被沖走。”

              “反正都有危險,還不如選擇一個暫時安全的地方,你不用管我,萬一我真的只能在大海上漂泊也是我的命。”

              應闌珊頂著海風朝游艇走,眼看著腳下都踩到了海水,顧姜承也沒有挽留她的意思。

              完了,估算錯誤,顧姜承似乎沒有被她打動,應闌珊抱著自己的手臂打個寒顫,自己選的路,絕路也得往前上。

              她之前說的也並非都是虛言,游艇里最起碼能遮風,她現在身體虛弱,抵抗力本來就差,真的在沙灘上睡一夜,感冒發燒是必定的。

              “等一下!”顧姜承不知想到什麼,突然喊住她。

              “怎麼了?”

              “你真的要去游艇上休息的話,順便帶些食物和水,萬一游艇真的被風浪推走,你還能有個緩和的時間。”顧姜承把物資分給她一半,“你自己小心些。”

              應闌珊︰難過,想哭,好一個不矯揉造作的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