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書)我與男主不共戴天 > 16.是喜歡呀
              “與其直接把所有事情擺在明面上,還不如……”

              應闌珊接話,“還不如等她生命走到盡頭,你們順理成章的結束。”

              卡爾點頭,大概是讀懂應闌珊眼中的鄙夷,他苦笑著解釋,“怎麼,是不是覺得我像個渣男,那你告訴我應該怎麼做,顧全長輩以及艾勒,不傷所有人的心。”

              應闌珊握住一把沙子,“沙子跟土的差別就是,一個可以越攥越緊,一個握的越緊撒的越快,早都注定的結果為什麼還要給它披上一層華麗的外衣,艾勒的身體狀況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可是長輩們就是打著為你好的旗號,限制著她所剩無幾的自由,把所有人都搞的很累,然後留不住的依舊留不住。”

              “你說的有道理,但是我辦不到。”卡爾躺在沙灘上,仰面看著蔚藍的天空,“我比艾勒大三歲,從她牙牙學語蹣跚走路,我看著她一點點長大,我們之間很親密,但是無論如何都沒有情人之間的悸動,所以當有人用未婚夫妻綁定我們之間的關系時,彼此都覺得尷尬,從小時候的心疼到現在她成為我的枷鎖,她大概能感受到周圍人對她小心翼翼的守護,她過得也很累。”

              卡爾突然捂住眼楮,聲音變得沙啞,“我沒法說出口,開了口就像直接給她判了死刑,現在這樣自欺欺人的過著也好,萬一……有奇跡呢,我想讓她開口解除這份婚約,帶著她愛的那個人。”

              應闌珊能听出他話語中的悲傷,那雙藍色的眼眸染上憂愁壓抑的讓人與他同悲。

              “如果注定死亡,誰不希望生命中最好的記憶是美好。”

              顧姜承與艾勒蹲在礁石旁,海風中隱隱傳來艾勒驚喜的聲音,“有好幾只螃蟹呢,姜承,你好厲害,給我給我,我把它們捅出來。”

              “哇,這個貝殼好大,里面會不會有珍珠。”

              “珊瑚也好漂亮,祖母在我十六歲生日時送給我一個用瑪瑙拼湊的擺件,就是這個樣子,雖然上面的鑽石很亮,但是我覺得還是這里的最漂亮,因為它們是活著的。”

              顧姜承安靜的听她說話,隨著她一起在沙灘上探尋各種常見卻依舊新奇的玩意,在她停留時他細心的介紹,“這個是海星,炖湯很好喝。”雖然他也沒喝過,但是書上是這麼說的。

              “這是什麼,好像背了一個厚重的殼。”

              “是寄生蟹,據說口感不好。”

              “哈哈,姜承,為什麼提到這些你都會想到吃的,可是你一點也不胖啊。”

              “大概我消化系統比較好,要去撿貝殼穿起來嗎。”

              艾勒開心的點頭,“嗯,用來做風鈴,我喜歡听到各種悅耳的聲音。”

              走了幾步她湊到顧姜承身邊神神秘秘的說道,“我名下有個餐飲店,我送給你好不好。”

              “艾勒小姐,不管換成誰都會救你的,你對我不用抱有這麼大的感恩。”

              “我的命很值錢的。”艾勒故作成熟的背著手,“你知道黑市上與我配型適當的心髒是什麼價格嗎?”

              “五千萬,英鎊。”

              看到顧姜承露出驚訝的表情,她似乎很有成就感,“覺得很夸張對不對,因為我的身體很特殊,能讓我身體沒有排異反應的髒器太難找了。”

              艾勒站在他面前,一頭長發被風吹的凌亂,顧姜承看到她發絲遮掩下光禿禿的頭皮還有針孔留下的青色凸起,那雙天使般的面孔脆弱的不堪一擊,但她的笑容卻充滿了美好,“站在你面前不是一個人,是一大堆黃金,心動不心動?”

              “心動。”

              艾勒更開心了,“你要是願意的話,黃金就是你的呀。”

              顧姜承看著她的眼楮,小小的瞳仁里映出他的身影,他看到自己拒人千里之外的神色變成了溫軟,這個女孩溫柔可愛的讓人心疼,可是他能做什麼呢,因為真的沒有喜歡,“那邊的貝殼更大,我們一起去找。”

              “好,你要幫我看看它們是不是藏了珍珠,不知道是不是被風吹多了,我感覺臉皮干巴巴的,我們得磨了珍珠粉擦臉啊。”

              “對,珍珠粉可以美白。”

              “姜承,你懂的真多。”

              “艾勒,你會好的,一定。”

              “嗯,我會好,我還沒有活夠呢。”艾勒信誓旦旦的舉著手發誓,“祖母說我是天使,但是我還不想見上帝。”

              顧姜承被她逗笑,“你覺得西天如來怎麼樣,他願意割肉喂鷹,也會願意救你,畢竟他們講究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是東方的神話故事嗎?”

              “對,但是可能會成真,因為你太美好了,他一定願意讓你留下多看看這個世界。”顧姜承將手指放在她頭頂輕輕壓了壓,“別放棄。”

              “我听你的。”艾勒眼神堅定。

              卡爾笑的很溫暖,“看到沒有,這就是愛情的魔力,人類復雜至此,親情友情付出了那麼多都不能讓她露出這麼開心的一面,荷爾蒙分泌的多巴胺會刺激人對生命的渴求,艾勒因為顧姜承更加熱愛這個世界了呢。”

              應闌珊看著他們歡快的背影贊同的點頭,“愛情真的很奇妙。”短短的時間喜歡上一個人,然後因為他改變固有的看法,就像是顛覆她曾經眼中的世界。

              “我大概明白你的想法了,艾勒真的是個讓人不忍心傷害的姑娘,她太脆弱了,像個水晶娃娃。”

              “病痛纏身依舊單純如紙,艾勒是個好姑娘。”

              “可惜你不愛她。”

              “我的愛沒有用,她向往的是王子與公主兩情相悅,你覺得顧姜承會喜歡她嗎?”

              應闌珊挑挑眉,心里不知道為什麼有種非常強烈的直覺,覺得顧姜承不會喜歡她,會心疼,會同情,但與愛無關。

              “也許,未來誰說的清呢。”

              “希望如此,你還是想要今天離開?”

              應闌珊無奈的攤手,“你知道的,學分很重要啊。”

              “那顧姜承呢,他能在這里呆幾天嗎,艾勒真的很想把他留下,但是她是個體貼善良的姑娘,從來不會強求人。”

              “我尊重他的意見。”

              卡爾點頭,“也好,免不得我又得做個壞人了。”

              “你不會想用強制手段吧。”應闌珊善意的提醒,“我堂弟吃軟不吃硬,逼著他留下,他一定把事情搞的一團糟,還能把責任摘的干干淨淨。”

              卡爾好奇的問道,“你們姐弟關系不好嗎?”

              “好,怎麼會不好,他事事都能想到我,貼心的不行。”

              “是嗎,總覺得你們相處的時候氣氛有些奇怪。”

              應闌珊扯出一抹假笑,快速轉移話題,“太陽有些熱了,艾勒的身體受得了嗎。”

              話剛說完,應闌珊看到起身的艾勒身體晃了晃,軟綿綿的倒在顧姜承懷里。

              “艾勒!”卡爾一個翻身跳起來,獵豹似的沖過去把艾勒攬到自己懷中,“艾勒,你怎麼樣,哪里不舒服?”

              “我沒事。”她臉色青白,眼睫毛顫顫,眼楮似乎疲累的快要睜不開,卻還在努力與顧姜承搭話,“後來呢,孫悟空逃出佛祖的五指山了嗎?”

              “沒有,他要等命定的那個人救他,這是一場五百年之期。”

              “佛祖真壞,我不想讓他救我了。”艾勒眼皮眨動的越發慢了,“姜承,我想睡覺,你能把我回房間嗎。”

              卡爾看向顧姜承,雙手托舉著艾勒的身體。

              顧姜承轉而去看應闌珊,看她面無表情的盯著自己,他耷拉著嘴角,“好,等你醒來我再給你講接下來的故事。”

              “恩。”她低聲應著,身子徹底軟倒下來,顧姜承將其接過,感覺自己像是抱了一團棉花,輕飄飄的沒什麼重量,凸起的骨頭卻又咯著人的身體。

              他們剛進別墅,醫生就帶著醫療器械趕來。

              “艾勒身體怎麼樣?”

              “她沒事,大概在外面停留的太久,疲勞過度,等她睡一覺醒來就沒事了。”醫生是個中年男人,黑發黑眸,“艾勒今天做了什麼,難得看她這麼開心。”

              卡爾說道,“一直保持愉悅的情緒對她的身體也有利吧。”

              “那是當然,我能感覺到艾勒心髒跳動的力度都加強了,她的求生欲很強烈。”

              哇嗚,男主的功能這麼強大。

              艾勒躺在那,呼吸輕柔近乎于無,唯有胸口緩緩的起伏讓人能感知到她那顆心髒還在跳動,顧姜承攥著手指,情緒有些外泄,只是他很快就調整好表情,當著卡爾的面問,“堂姐,我功課還有很多沒做,我們什麼時候回家?”

              家?這麼親密的字眼從他嘴里蹦出來真是令人驚訝。

              “艾勒剛睡下,不如等她醒來再說。”

              卡爾謹記應闌珊的叮囑,盡量用婉轉的字眼挽留他,“醫生也說過讓艾勒保持愉悅的心情,你們今天相處許久應該也能看出她性格柔和,能不能看在她的面子上多停留幾天,等你們……”

              “我听我堂姐的。”說罷,他走到應闌珊身邊在她耳邊低語,“我很記仇你知道的,今天你踢我那一腳,我腿上傷口崩裂了。”

              “so”

              “你覺得呢?”顧姜承回以意味聲長的眼神。

              呵,小崽子又在威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