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書)我與男主不共戴天 > 15.懟人真爽
              顧姜承眼中閃過一道光,他抬起頭友好的笑笑,就在卡爾以為錢財讓他動心的時候,顧姜承微微收斂眸子,“不好意思,我英文不太好,听不懂你說什麼。”

              “听不懂”這就尷尬了,還以為能輕易把這人拿下,結果發現彼此語言不通,卡爾認真觀察顧姜承的表情,他很坦然的看著自己,面上確實發現不了端倪。

              卡爾心中揣測他撒謊的可能性,顧姜承一只手輕輕按著的自己的腿,大有他不開口自己也不主動說話的意思。

              “時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這是我的電話,你哪天要是想通了可以聯系我。”不管他真的听不懂還是假不懂,卡爾都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完。

              顧姜承假裝懵懂的看他離開。

              桌上靜靜的躺著一張便貼紙,上面龍飛鳳舞的寫著幾句話,“利用女人達成目的,我看起來像是吃軟飯的嗎。”他把紙條團成一團,隨手扔進垃圾桶。

              艾勒或許是個單純好欺的小姑娘,掌控唐納德家族的老夫人卻不是個簡單角色,艾勒若是開口,他自由堪憂。

              “顧姜承姜承弟弟,你睡了嗎”

              “睡了。”他冷淡的應了一聲,轉身躺到床上用被子蒙住頭。

              門還沒上鎖,應闌珊直接不請自入,“睡了也沒關系,反正還沒睡著,卡爾不是才離開。”

              被窩里拱著一個人形物體,應闌珊在桌前坐下,隨口問道,“你們談了什麼。”

              “隨便說了幾句,我想睡了,堂姐要是沒什麼重要的事就請替我關上門。”

              “進門的時候已經關了,還上了鎖,保證不會有人進來偷听我們談話。”

              顧姜承掀開被子,一臉不耐的看著她,“我們什麼時候親近到還有睡前閑聊的時間。”

              “我不知道你改變的契機是什麼,也不想了解你為什麼突然變得刻意接近我,這里就我們兩個人,你到底想從我這得到什麼,別拐彎抹角。”

              這話還真是直白的讓人堵得慌。

              “懟的好。”應闌珊拍著巴掌,他說的這麼清晰明了,她原本想著從顧姜承這里知道故事到底歪到了哪里,現下直接熄了心思。

              男主一如既往立住了他高冷以及極其厭惡自己的人設。

              歸根結底就是她自己沒有搞清楚狀況,總覺得在李成志的事情上幫了他,男主不說感恩戴德,好歹也該對自己親近一些。

              而事實上,顧姜承遠比她想象的還要恩怨分明。

              他說的這麼干脆也好,總好過自己潛意識里還奢望著能和男主打好關系。

              應闌珊最後看了他一眼,眼中的疏離和淡然讓躺在床上的顧姜承坐起身,“你……”

              應闌珊把椅子歸置好輕聲道,“你好好休息,明天看他們怎麼說。”

              屋內重新歸于沉寂,幽暗的燈光照在顧姜承臉上留下幾道明暗不定的陰影,“為什麼用這種眼神看我。”他垂下眸子,目光良久不動。

              被子被撩動起來,發出細碎的聲響,顧姜承從垃圾桶里找出揉成一團的紙張展開,看了一會上面的數字他將其撕碎沖到馬桶里。

              做完這一切他躺回床上,靜靜的進入夢鄉。

              應闌珊站在窗前,看著下面連成一條線的燈河,神色寂寥,從現在開始這里就是她的世界,一旦按下開始鍵就沒有回頭的機會,她要慎重走好每一步。

              …………

              “闌珊,早。”

              卡爾穿了一身運動裝,正繞著別墅跑步,他接過佣人遞來的毛巾隨手拭去額頭的汗珠,“休息的怎麼樣?”

              “挺好的,听著海浪拍打礁石的聲音別有一番趣味。”

              “那就好,我剛住進來的時候還有些不習慣,腦子得在完全安靜的情況下才能入睡。”

              應闌珊將面包沾滿果醬慢悠悠的吃著,“雖然這里風景美好讓人流連忘返,我還是得跟你請辭,明天上午我有課程,教授管的嚴,每節課必點名。”

              卡爾善意一笑,“我明白,你們這邊的大學要靠學分畢業。”

              兩人隨便聊了些閑話,顧姜承和艾勒相攜走來,一男一女都是超高的顏值,東西方的容貌特征也不能阻礙他們視覺上帶來的般配效果。

              “用你們中國的話講,他們是不是郎才女貌。”

              應闌珊不置可否,“容貌上的確很合適。”至于旁的她不想發表任何意見。

              興許是晚上休息的好,艾勒的臉色不再顯得青白,嘴唇上涂了一層薄薄的唇釉,瞧著跟昨天那個易碎的洋娃娃有很大差別。

              “你們倆怎麼一起下來了,老夫人呢?”

              艾勒俏皮的吐吐舌頭,“祖母估計還在生我的氣,我去她房間的時候她正在開視頻會議,讓我不要打擾她。”

              “我醒的早,躺在床上太無趣就起來了,順便把姜承也給吵醒了。”

              艾勒熱情的幫顧姜承拉開椅子,“你坐在這里,我知道你們姐弟關系好,我不去插足。”

              “傻丫頭,插足可不是這麼用的。”卡爾主動起身,揉著她棕黃的頭發把人拉到自己身邊,“吃過藥沒有,我讓佣人給你取來。”

              “卡爾,你真的好討厭。”艾勒氣呼呼的環著手臂,撅著嘴瞪他。

              “好好好,知道你有了新人就不想理我這個哥哥。”佣人端著白開水和藥丸站在身後,卡爾看向顧姜承,“我惹了小公主生氣,到要麻煩你幫我行這個殷勤了。”

              艾勒眼神立馬變得亮晶晶的。

              應闌珊心內腹誹︰現在看著顧姜承真有一種上門女婿既視感。

              “姜承,這些藥好苦,我不想喝。”艾勒抿著嘴角,小女生拽著自己的裙擺,眼中赫然表達著想讓對方哄自己的嬌嗔,這麼漂亮的故將嬌嬌俏俏的看著自己,誰能拒絕的了。

              男主能。

              顧姜承理所當然的說道,“那就別喝了,開心最重要。”

              艾勒先是一頓而後忙不迭的點頭,“你說得對,醫生也說過讓我保持愉悅的心情,這些藥喝了又沒用還會讓我難受,我不喝就好了嘛。”

              卡爾站在那,面色僵硬,“艾勒,藥是史密斯夫人開的,她那麼喜歡你,自然知道怎麼用藥對你好,別由著自己的性子。”

              再去看顧姜承那張平淡無波的臉,卡爾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

              “姜承可能英文學的不太好,闌珊,你幫我解釋一下。”

              應闌珊喝了口牛奶,平白直述,“我記得你高一時參加過青少年英語杯比賽還拿了全省第一。”

              “嗯。”

              “這種程度的英文很難理解嗎,還是你的理解能力因人而異。”懟人大概真的能獲得一種隱蔽難言的快感。

              顧姜承問道,“你喜歡吃生姜嗎?”

              應闌珊沒有說話,她知道對方想表達的意思,我不喜歡吃生姜所以我選擇不吃,艾勒不願意喝藥自然也能拒絕。

              顧姜承明白卡爾的意思,他故意曲解就是不願討好別人。

              “希望你哪天病了也別喝藥,藥那麼苦,喝它做什麼,干脆病死算了對不對。”應闌珊淡淡的勾著嘴角,“你說對不對。”

              她嘴唇上沾了一圈白色的牛奶沫而不自知,抿嘴時像極了傲嬌的貓。

              顧姜承笑著看她,這樣的應闌珊有點可愛。

              “我不信你听不懂卡爾的話,他故意撮合我跟艾勒,我沒有這方面的意思,自然想跟人保持距離,我那樣回答並沒有錯,而且這跟堂姐沒有任何關系。”

              “是沒關系,艾勒身體很差,也許藥物沒法將她治愈,但是能緩解病情,你教一個病人隨心所欲就是在害她,難得能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指責你,我當然得把握機會,看你不開心我會開心。”

              “堂姐,你有點幼稚。”顧姜承笑起來帶了幾分真心,“不過很可愛。”

              可愛個鬼,應闌珊控制住自己翻白眼的沖動,外人面前他就是那個內向懂事的乖弟弟。

              “如果堂姐還在介意我昨天晚上說的那些話,我道歉,當時實在太困了,所以我態度不好,你原諒我好不好?”他舉起玻璃杯踫了一下應闌珊的牛奶,“我保證不會有下一次。”

              既然要虛偽,自然要偽裝到底。

              應闌珊估算了一下兩人腿腳所處的位置,她蓄力朝顧姜承的方向踢去。

              看他疼的嘴角抽搐應闌珊才不好的意思的收回腳,“不好意思,剛才腿有點抽筋。”

              顧姜承繃著臉,“沒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應闌珊默默點頭,對啊,所以我還特意踢了你受傷的那條腿。

              卡爾與艾勒面面相覷,他們說話的語速太快,本就對中文不精通,听來更覺像天書。

              “你們在說什麼?”

              應闌珊優雅的拿手帕擦拭嘴角,“沒事,就是聊了一下病人不該諱疾避醫,艾勒小姐身體不適就該謹遵醫囑。”

              “是吧,堂弟。”

              顧姜承笑著點頭,“堂姐說得對。”

              不明覺厲的傻白甜艾勒再次驚嘆,“你們關系真好。”她憂傷的嘆氣,“要是讓祖母知道我沒有吃藥她又該生氣了。”她話頭一松動,佣人連忙把水和藥遞上來。

              一頓飯吃的波瀾壯闊,應闌珊對于顧姜承的善變多了一層認知,能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她能在小事上膈應一下男主調解一下心情也挺好,這種小事他不至于也上綱上線的報復,再說了虱子多了不怕癢。

              幾人一起去海邊走了走,應闌珊順勢提出離開。

              艾勒啊了一聲,“這麼快啊,我還沒有好好跟你們聊天呢,再過幾天我就要回國了,以後再想見面就難了。”

              艾勒走到顧姜承身邊,期待的問他,“你有沒有想過去國外讀書?”

              “暫時沒有。”

              “可是我還沒有報答你的救命之恩呢,祖母不會讓我獨自一個人留在這的。”艾勒踢著沙灘上的貝殼,背影都籠罩了一層難過,她好不容易喜歡上一個人,可是對方好像根本沒把她放在心上。

              卡爾拉著應闌珊,“讓他們單獨待會吧,艾勒很傷心。”

              “其實我有點好奇,你是艾勒的哥哥,為什麼這麼熱衷于讓她跟別的男孩在一起?”

              卡爾指著旁邊的沙石,“去那坐吧,我解釋給你听。”

              “好。”

              早上的陽光並不強烈,伴著海風還有點涼意。

              “艾勒是我未婚妻。”

              “?”應闌珊一臉懵逼,“你是上趕著被戴綠帽子?這是什麼令人窒息的操作?”

              卡爾無奈的笑道,“我們把彼此當做兄妹看待,但是家里長輩卻不這麼想,我父親的公司在之前的金融危機中險些破產,唐納德夫人注資幫了他,所以我大概是用來還債的,以前艾勒沒有別的選擇,現在她喜歡上別的男孩,我很替她開心。”

              應闌珊有些不厚道的說道,“但是你這拋皮球似的行為不像是為她好,更像是甩開一個大包袱。”

              卡爾點頭,“我不否認自己有點厭惡被人把我和艾勒扯在一起,我不愛她,一點也不,但是我疼她的心也不摻假。”

              “人一旦有了選擇機會,就會很努力想去抓住這塊浮木,顧姜承是我的救贖也是艾勒的。”

              應闌珊不太理解他的話,既然那麼排斥為什麼不解釋清楚,還要把別人牽扯進他們的生活中。

              “你真的有跟家里人說過自己的想法嗎,他們獨-裁到毫不在意你的幸福?”

              卡爾看著遠處的海鷗,聲音低的像嘆息,“艾勒不僅僅是心髒病,她身體的器官正在逐漸衰竭,就算找到合適的心髒配型,她也有可能在手術台上下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