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比起通風報信,看著自己被那些人隨意欺辱才更符合應闌珊的性格。

              應闌珊走到他身邊,表情帶了幾分興味,“如果我說,覺得你這人有朝一日可能會成為霸道總裁,你信不信?”

              顧姜承耷拉著眼皮沒說話,他對自己未來的成就很有信心,用不著從別人那找認同感。

              “危險一般也意味著機遇,到底要怎麼做你自己決定。”

              該說的話已經帶到,應闌珊轉身要走。

              “多謝。”

              “不用客氣,到時候李成志真要對你出手,我最多當個不幫忙遞刀的人,能不能逃出魔爪要看你的運氣,少年,努力吧。”臨了喂了他一口毒雞湯,應闌珊笑眯眯的走了。

              男主可是得天道庇佑的人,李成志這種小boss只會讓男主的心志更堅定。

              她只要到時候靜靜對的看戲就好。

              顧姜承一個人在天台靜默許久才離開,對于應闌珊的話他暫且保持懷疑態度,畢竟那女人最擅裝模作樣,正如她所言,自己勢單力薄,對方若要硬來他完全難以抵抗,還不如識時務些。

              胖子看了一眼冷冷淡淡的顧姜承,抹去嘴上的油污,也不知道闌珊姐偷偷把他叫出去干什麼。

              “老大,你醒醒,快上課了。”

              應驀然睜開惺忪的睡眼,伸個懶腰又趴回桌子上,手里握著一支筆轉了幾圈,語氣還待著不甚清醒的低沉,“我好像夢見我姐來了。”

              黃毛關上手機,揉著長時間玩游戲有些酸澀的眼楮,“你不是做夢,闌珊姐午休的時候確實過來了,嘿,人不僅來了,還把顧姜承喊出去說了悄悄話呢。”

              胖子咿了一聲,這丫真壞,明知道老大姐控,又厭惡顧姜承,還故意把人挑出來做靶子。

              哪知道一向暴躁的應驀然根本沒當回事,“我姐這段時間確實神神叨叨的,還三令五申讓我不許找顧姜承的麻煩,切,老子有那麼閑嗎,誰稀罕沒事揍他玩。”

              “老大覺悟真高。”

              胖子摸著自己圓滾滾的肚皮,哀怨的嘆氣,“今天估計該公布上次的考試成績了,我爹要是看見我幾科加起來不到二百分,又該抽我了,就是可憐我好不容易長出來的肉。”

              黃毛好奇的問道,“可憐啥?”

              “脂肪白堆積這麼厚了,皮帶抽起來完全不頂事啊。”

              “所以說啊,你還不如把自己練的一身肌肉,你爹打的手疼不就懶得動手了。”

              後座的倆女生互相對視一眼,“既然這麼怕挨打,為啥就不努力學習?”

              “大概學渣的世界想不到這個深度。”

              “額……大概是這樣。”

              “老大,我咋瞧你有點緊張,你不是最不在意分數的嗎,估計伯父伯母也習慣了。”

              應驀然一巴掌呼正在他背上,“你懂個屁,老子這幾天學習認真著呢,要是沒用,豈不是說明我智商不夠。”

              胖子晃了晃渾身肥肉,疼,誰他麼打都疼,白長這麼胖了。

              顧姜承在白紙上畫著誰也看不懂的線路圖,腦子正高速運轉,未來但凡遇上危險他要如何自保,應闌珊指望不上,李成志身邊的朋友大概是跟他一樣葷素不忌的渣滓,也不可能突然良心發現,他要怎麼做才能鉗制對方呢。

              “哎,學神,老師叫你呢,又是年紀第一哦。”

              顧姜承這才回神,從眼神滿懷欣賞的老師手中接過試卷,一如平常的淡定,走回來時他突然看向應驀然,以往看到自己這番作態他都會私下生事。

              若是受了傷,這次的邀約……不行,躲得過初一躲不了十五,那些人可不會輕易罷手。

              呵,顧姜承,你活的可真累。

              應驀然看著試卷上鮮艷的紅叉,生無可戀的笑笑,“耤A又特麼四十多分。”

              胖子哀嚎的趴在桌上,“我竟然考了三十八分。”

              “呦呵,我比你多了兩分,哇,老大你竟然考了四十九,好厲害呀!”

              “傻×,閉嘴!”

              黃毛縮著身子窩在角落里,老大的脾氣越來越陰晴不定了,夸獎都不頂用了。

              等班主任公布所有成績,應驀然才幽幽松了口氣,他還是有點學習的料,這次考了倒數第十,可喜可賀,回去得跟親姐炫耀一番。

              “顧姜承考的咋樣,還是年紀第一。”

              “嗯。”

              胖子起了興致,“老大,是不是趁放學揍他一頓。”

              “你咋恁閑,有時間還不如多背幾個單詞。”

              胖子&黃毛:老大肯定被人下降頭了,降頭師就是應闌珊!

              ………

              顧姜承轉進一個黑漆漆的胡同,朝巷子深處走去,四下看看,確定無人在一個拐角處敲響袑騑陷釭瘍K門。

              “咳咳,誰啊?”

              “六哥,是我。”

              正吞雲吐霧的苗六一把按熄煙頭,調情似的踢了一腳身旁穿著暴露的女人,“去開門,來生意了。”

              “哎呀,六哥,你真討厭。”女人嬌嗔的撫著胸口。

              鐵門打來時發出一陣聒噪的刺響,屋內的光在地上投出一道狹長的影子,顧姜承壓低帽子進到屋里。

              “六哥,你之前說的那些藥還有嗎?”

              “哦,是小顧啊,想通了,你要是願意帶到學校里幫我推銷,六哥肯定不會虧待你。”

              逼仄的屋內多出一個樣貌精致的少年,就想貧民窟落了一只金鳳凰,裸露女人眼神閃爍,恨不得上前將人壓在身下好好侍弄一番,倒貼錢她也樂得伺候。

              “六哥說笑了,學校管理的太嚴,而且都是一些沒定性的小毛孩,用了藥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肯定會引起校方注意,六哥別這麼心急,手里有寶貝還怕掙不來錢。”

              苗六也不生氣,這話他不是第一次提,顧姜承每次都拒絕,拒絕的理由還讓他不得不慎重考慮,只是畢竟是個貴族高中,那里的孩子都是金窩里出來的,若是能把貨出給他們,那可是個大收入。

              “坐吧,你想拿什麼藥?”

              顧姜承看了一眼眼神如狼似虎的女人,走到苗六身邊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苗六側目,上下打量他一番,“你膽子還真大。”

              “保命而已,價錢的事好商量。”

              “咱們這關系客氣啥,要不是你我早就被關局子里了,這恩情六哥一直記著呢,你什麼時候要?”

              “越快越好。”

              “行,明天還是這個時候,你到這來拿。”

              “多謝六哥了。”顧姜承勾了下嘴角,如來時一般消失的悄無聲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