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你來干什麼,不是巴不得離我百丈遠。”

              顧姜承扯著嘴角,“來看看你是不是撞成了殘廢,真可惜,你似乎健康的很。”以往明艷的面容多了幾分憔悴,壓下了她咄咄逼人的氣勢,穿著病號服躺在床上,病西子似的。

              一直披散的卷發扎起來,額前多了一層輕薄的劉海,她那張過于艷麗的臉稚嫩溫婉,有別以往的模樣可人的很。

              “你在做什麼。”應闌珊詫異的看著把窗簾拉起的顧姜承。

              “不如你猜一猜。”

              男主這就準備黑化了?應闌珊大驚,剛要按鈴,顧姜承瞬間便撲了過來,鉗住她的手臂把人反扣在床上,手下的力道大的恨不得把她胳膊扯下來。

              “顧姜承!你給我放開!”

              “嗚嗚……”這個瘋子,怕她呼喊,竟然直接把被子塞到她嘴里。

              “我已經查過了,病房內沒有監控,我對你做的事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顧姜承語氣陰沉,即使把人壓倒,他也身子向後與應闌珊保持著距離。

              應闌珊完全沒想過男主會對她動手,到現在整個人還是懵的。

              顧姜承從兜里掏出一根麻繩將其手腕纏緊,又用繩子把她雙腿綁在床上。

              男女的體力差異再加上應闌珊身體虛弱,一點反抗的余地都沒有就被人當做砧板上的肉隨意宰割。

              “害怕了?當初你跟你那些朋友對我下藥的時候我也很害怕,那時候我才多大,十五還是十六?”

              顧姜承捏著她的下巴笑意令人發毛,“我若是不那麼挑剔的話,今天一定讓你知道女人被強迫的無助,只是可惜,踫你我覺得惡心。”

              “也別高興的太早,難得能讓我逮到你這麼脆弱的時候,總要把我之前的利息收了。”

              應闌珊瞪著他,嘴里說著含糊不的話,這小崽子也太放肆了,他哪來的底氣這麼對自己,只要他不能將自己滅口,今天的仇怨她都能加倍還回去。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無所謂,反正你跟你弟弟也沒膽子整死我,咱們慢慢走著瞧。”顧姜承說著,手指探到她脖頸處,“你對我做的雖然過分,咱們也不是不死不休的地步,我這人記仇的很,只喜歡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他手指緩緩的拂過應闌珊的肌膚,縴長的手指慢騰騰的開始解她上衣的扣子,“你不是偷看過我洗澡,既然這麼眼饞別人的身體,那就自己也感受一下那種無助吧。”

              “嗚嗚嗚……”顧姜承,你個瘋子!

              應闌珊身不由己的看著他一路將所有扣子解下,少女穿著內衣的身體袒露在空氣中,旁邊還有個男性死死的盯著,那種羞恥和難堪無以言表。

              顧姜承看著她平坦的小腹,眼神微微眯起,能讓應闌珊閉嘴最好的辦法就是徹底將她脫&光,然後拍下艷照,這樣自己才算真正有了拿捏她的把柄,但是此舉也有風險,真把人逼急了,應闌珊的反撲他根本應付不了。

              他沒想過把人得罪徹底,只是看著曾經高高在上的女孩可憐的躺在床上,那種掌控別人的滋味令人沉醉。

              “你怎麼不哭?也是,去沙灘上玩穿比基尼也不過如此。”

              顧姜承瞥了一眼她裹著蕾絲邊的內衣,眼神有些掙扎,到底他還是伸手去她背後摸那道暗扣。

              “!!!”顧姜承,你要是真敢動手,我一定對你不客氣!

              應闌珊透著殺氣的眼神赫然表達著這個意思。

              顧姜承隨意的笑笑,明明長了一張天使般的面孔,心腸卻比肩惡魔,“太好了,你終于知道害怕了,不枉費我拼著被你打死的危險做這事。”

              手指摸到並排的暗扣,顧姜承手指一抬,啪嗒一聲,內衣松落………

              他卻先一步側過頭避開可能看見的景色,胃部作嘔,明明想享受的觀賞應闌珊被凌&辱的場景,他到底還是厭惡這女人的身體。

              憑著感覺把內衣扯到一旁,顧姜承背對她站在靠窗的位置,“知道這種身不由己的感覺了嗎,那時候我的也是這樣。”

              應闌珊臉紅如血,她被一個毛都還沒長齊的未成年赤&裸裸的羞辱了!

              原身做的那些混賬事憑什麼讓她抵債,可她現下就是那個曾經對顧姜承做過各種惡劣事宜的原身,沒有人把她們分割開來看待,憋悶委屈還有對顧姜承的怨恨一齊涌上心頭。

              她是反派,反派與男主就不可能和平相處。

              上半身袒露在空氣中,空調的冷風吹的她心頭哇涼,顧姜承卻突然拉過被子蓋住她的身體。

              自己緩緩轉過身,看清應闌珊的表情他不滿的蹙眉,“你為什麼還是不哭?”順手把塞到她嘴里的被子拿開。

              應闌珊腮幫子被頂的生疼,她厭惡的瞪了顧姜承一眼,“我為什麼要哭,你不是避開了嗎。”

              屋里只有他們兩人,而且這廝不知出于何故還避看她的身體,權當自己脫了內衣,心頭似乎也不覺得那麼難以接受。

              “你臉皮真厚。”顧姜承有些無言以對,讓他目不轉楮的打量應闌珊,他做不到。

              畢竟還是個沒成年的男主,心里的怨恨雖然深重,但是還有著自己的堅持,傷敵一萬自損八千的事他不樂意做,于是再思量自己奈何不了應闌珊,顧姜承也不耐煩繼續待在這里。

              “把手伸出來。”

              “你又想干嘛?”

              “解繩子。”

              內衣就掛在手臂上,應闌珊艱難的把手從被子里探出來,精致的鎖骨,以及微微露溝的曲線顯現在顧姜承面前,他全然沒有被擾亂心神,垂著眼眸扯開活扣,又去解她雙腿的繩子。

              “給你一分鐘穿好衣服,我去拉窗簾。”

              應闌珊晃了晃有些充血的手腕,用被子擋住身體穿上內衣,看著少年挺拔的背影,她滿懷惡意的笑了,顧姜承,這是你逼我的。

              她再是想跟男主撇清關系,也不會任由對方這麼侮辱自己後全身而退。

              “顧姜承。”

              “說。”他冷淡的應了一聲,回頭正好看見應闌珊抱著被子環在胸前,興致盎然的看他。

              白花花的手臂刺的人眼疼,他下意識的轉過身,“把衣服穿上!”

              呵,就這點道行還想讓她威脅他。

              應闌珊慢悠悠的穿好衣服,本想再逗他,窗簾刷的一下被拉開,對面醫護樓的燈光傾瀉而至,“既然你有暴露欲,我自然滿足你。”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逞一時之快看我難堪你覺得自己應付得了我接下來的報復嗎。”

              顧姜承看著自己的鞋尖,“有什麼關系,最多拿走我這條命。”

              “年輕人,別這麼極端,又不是不死不休的仇怨,咱們也沒必要把對方搞的非死即殘。”

              摸不透男主可能陡然生變的心思,應闌珊把房門微微開了一條縫隙,“冤家宜解不宜結,不如心平氣和的坐下好好談談,說不定事情有別的轉機。”

              “不用了。”

              顧姜承斜了她一眼,撈起背包就要離開。

              “你自己無所謂,那你母親呢。”明知道戳對方軟肋可能導致彼此仇怨加深,但是應闌珊也沒辦法,顧姜承秉持這種非暴力不合作的態度,兩人連開誠布公談話的機會都沒有。

              男主可是最後的贏家,被這人惦記,她日後怕是寢食難安。

              “應闌珊,把人逼到絕路你一定會後悔的!”

              “別緊張,我沒有威脅你的意思,再說了你要是趁我落單對我起不好的心思,我也放抗不了,咱們各自退一步,我沒有別的要求,只是希望你我坦誠一點。”

              顧姜承站在那僵持半晌,終于點頭,“你想說什麼”

              “以前的事是我不對,我跟你道歉,但是傷害已經造成,我再是懺悔也改變不了曾經的錯誤,就讓我對你做出補償,以前的事一筆勾銷可好”

              可笑,曾經把他踩在腳下隨意欺壓,現在一句輕飄飄的道歉想把之前的事抹平,怎麼可能

              “過去的事我沒有放在心上,弱肉強食,自然界的法則而已,怪就怪我不夠強大。”他說的隨意,臉上看不出絲毫怨念。

              應闌珊默然,說的我差點信了,要不是還記著你的人設,怕是真要把這頭狼崽子當做有容乃大的君子。

              話已至此,多說無益,他早就把仇記在小本本上,等著有朝一日找她清算。

              “我現在說的話永遠有效,等你想通了就來找我,還有…不要在背後搞小動作,我認錯並不代表我能容忍你的放肆。”

              眼看他就要離開,應闌珊扣著自己的掌心加了一句,“撒謊並不可怕,若是這謊能說一輩子又跟真的有什麼區別,你多點耐心觀察我是不是真的改變,總要給壞人一個回頭是岸的機會。”

              顧姜承突兀的笑了,“我真的沒怪你,今天這種事不會再發生,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喂,你說清楚。”房門被合上,他轉身時的側臉精致的不像話。

              應闌珊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幽幽的嘆了口氣。

              既然要穿越,為什麼不能更早一點,非要把男主逼到歧路上,再想要挽回太難了。

              應闌珊摸著自己的手腕,上面殘留兩道淺紅色的淤痕,最尷尬的那會她真的想過跟男主不死不休,但眼前閃過原主留下的那本日記,她卻莫名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