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27.Chapter27
              甦琪和周研東逛了一圈回來, 本來以為要被童佳紓指責見色忘友了, 結果看她捧著小包, 笑的眼角都彎了。

              紀子航接了個電話, 看神情似乎是有事, 他轉身看著童佳紓和甦琪, 童佳紓擺擺手說︰“我和琪琪下午要逛商場。”

              紀子航輕笑, 懂了。

              他伸手捏住童佳紓的臉,故作親呢, “好好表現。”

              說話就說話, 捏什麼臉呀, 童佳紓第一反應就是打他,手抬了一半突然想到對方的身份, 在紀子航戲謔的眼神中, 訕訕的放下了胳膊,扯著嘴角笑了一聲, 說︰“包你滿意。”她暫時, 也是個有錢人了。

              紀子航有事,周研東跟他一起走了。

              甦琪湊過來, 笑著挑住她的下巴,“喲,捏臉, 進展飛快呀。”

              這貨還好意思說她, 分明就是她先把自己拋棄的。

              童佳紓睨了她一眼, 豪氣十足的抬著下巴, “帶我去附近最貴的奢侈品商場。”

              甦琪一听她要去奢侈品店,瞬間打了雞血一樣,戰斗力十足的擼了擼袖子,兩人風風火火的殺到了附近的一家商場。

              “琪琪,你看這件怎麼樣。”

              童佳紓拎了一件男士黑色長款風衣。

              甦琪雙手環胸,搖了搖頭。

              甦琪本來以為她是要給自己買衣服,沒想到過來逛的都是男裝店,她是要給紀子航挑。

              童佳紓是要在紀子航生日宴的時候充當女朋友的,如果送珠寶名表一類,總覺得不太體貼,像是合作伙伴,送衣服更合適點。

              站在一旁的營業員微笑著推銷,“小姐手里拿的這件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這件的銷量也不錯。”

              童佳紓放下了,說︰“我再看看。”

              她隨手拿起旁邊的另外一件暖色長款外套,再次看向甦琪,甦琪還是搖頭,不解道︰“你為什麼總挑這種適合暖男氣質的衣服,我覺得和紀總氣質不太搭,他的五官線條很凌厲。”

              童佳紓不贊同她的看法。

              “那是他現在穿衣打扮的問題,他還是更適合這種。”童佳紓眼眸一亮,從兩排衣架上挑出一件灰色大衣和西裝,“正式里帶點休閑,儒雅又陽光。”

              甦琪本來覺得這麼搭很奇怪,讓她一說居然也覺得有一股獨特的風味。

              童佳紓正和甦琪說著話,一道盛氣凌人的聲音傳來,“有些人的品味,真是不可恭維。”

              童佳紓皺著眉,席宇彤被經紀人和助理簇擁著進來,滿臉不屑。

              甦琪小聲嘀咕,“陰魂不散。”

              她瞥了眼童佳紓手里的衣服,說︰“窮人乍富,攀上了子航哥,就迫不及待的到這種店里來消費了。”

              她捂著嘴笑了一聲,“也是,這種店,只怕你在傍上子航哥前,連門都進不來吧。”

              甦琪嘖了一聲,正要懟回去,童佳紓握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身後。

              “這位席小姐,請你注意你的稱呼,請稱你的上司為紀總,否則我不介意到網上問問,一個女明星在老板女朋友的面前,叫老板哥哥,是什麼意思?”

              童佳紓笑眯眯的看著席宇彤那張得意的臉逐漸陰沉,她冷著臉說︰“你什麼意思?”

              童佳紓淡淡的說︰“沒什麼意思,就是警告你一聲,不要以為我好欺負,我瘋起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麼。”

              “你敢。”

              童佳紓很欠扁的聳聳肩,無所謂的說︰“你可以試試嘍。”

              席宇彤咬了咬唇,她的經紀人拉住她,附到她的耳邊勸道︰“大庭廣眾的,咱們不跟她一個小公關計較。”

              席宇彤扭頭,憤憤看著童佳紓,瞥了眼旁邊的營業員,揚了揚唇角,刻意高聲說︰“童小姐,你說你這又是何必呢,子航哥對我好,就是看在我哥的面子上,你找我麻煩也沒用啊,子航哥那種家庭,他父母肯定不會隨便讓你這種出身的人進門,我知道,你想嫁入豪門,可我真心勸你一句,上流圈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富家公子出手闊綽,什麼購物卡,房子車都流水一樣的往外送,可最後娶回家的,又有幾個不是家里門當戶對的小姐呢。”

              營業員听了席宇彤的話,看向童佳紓的眼神都變了。

              這種男裝店里的營業員很少見到有被富人包養的女人過來消費,畢竟被包養的女人目的明確的是從金主身上換取自己的利益,為自己購買奢侈品,除非有刻意討好金主,為金主買東西的。

              不過這種自己單獨過來為金主買東西的情人很少,尤其是衣服這種算不上貴的消費,更是少之又少。

              童佳紓面上波瀾不驚,甚至覺得好笑,真不愧是做演員的,演起戲來臉不紅心不跳。

              席宇彤伸手撈出童佳紓拿著的那件衣服的吊牌看了眼,說︰“這個價格,怕是你一個月的薪水也買不起一件吧,我勸你還是現實點,消費不起的地方,還是不要進的好,免得胃口被養大了,被人拋棄的時候,不適應。”

              甦琪憋不住了,罵道︰“你胡說八道什麼,你也太能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吧,人家紀總和佳紓情侶之間,有你什麼事啊,你這上趕著往上貼,你是想男人想瘋了吧,要說被包養,你才是鼻祖吧,出道兩年,各種資源不斷,公司前輩一姐被你倒貼吸血,誰不知道你背靠大樹好乘涼,怎麼,現在是覺得自己背後的金主後台不夠硬,看上了佳紓的男朋友,可惜紀總對佳紓堅定不移,你勾引不過去,就開始往人家正牌女友身上潑髒水了。”

              甦琪現在已經知道席宇彤資源好是因為席朗的原因,但睜眼說瞎話誰不會呀,反正席宇彤是公認的身後有大佬撐腰的女明星。

              席宇彤被她夾槍帶棒的話說的臉色鐵青,腳下生風,沖上去一巴掌掄下來,甦琪牢牢的制住她的手腕,席宇彤沖著身側的經紀人和助理說︰“你們幾個還愣著干什麼,看著我被人欺負嗎?”

              經紀人和助理正要幫忙,甦琪冷笑一聲,“動手前最好考慮清楚,誰能動誰不能動,你別以為你什麼背景我不知道,不過就是小小一個席家,也敢到我們面前撒潑耍橫,周研東的家世背景想必你也清楚,他家里安排他和我相親,你覺得,我是不是你口中的,富家公子玩夠了,最後家里安排的門當戶對的呢?”

              席宇彤妝容精致的臉逐漸從羞惱轉為不安,她不了解甦琪的背景,但席朗生日那天,周研東把甦琪帶過去,介紹時說的就是,家里今天剛好安排他相親,兩邊都是大事,索性就把甦琪一起帶了過去。

              這麼一想,甦琪確實很大可能是她得罪不起的。

              她不甘的收了手,揉著手腕。

              童佳紓知道甦琪家里條件很好,但她一直自稱暴發戶,看到紀子航周研東這些人都會感慨一句大佬,惹不起,而且把自己形容的很渺小,她這是第一次看到她在外面炫耀家世背景,很囂張,也很酷。

              她很想鼓掌,但是氣氛不能破壞。

              她沖著站在一旁,目睹一場大戲,瞠目咋舌的營業員說︰“麻煩幫我包起來,這個款式的,每個顏色,我都要兩件,我倒要看看,我一個月薪水都買不起的衣服,貴在哪里,這里我消費不消費的起,也輪不到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我都沒見過幾次的女人置喙。”

              反正席宇彤是因為紀子航看自己不順眼的,她刷紀子航的卡裝逼,心安理得。

              “我就說我今天左眼一直跳,有好事發生了,馨馨你偏說是姑姑迷信,怎麼樣,現在信了吧。”

              童佳紓順著聲音看過去。

              門外黎馨挽著一位氣質優雅的貴婦進來,笑著說︰“姑姑,好事還是壞事,誰知道呢?”

              那位氣質優雅的貴婦,正是紀子航的媽媽,黎鴻菲。

              席宇彤看見黎鴻菲的時候臉上笑容就堆了起來,她跟席朗去過席家,每次黎鴻菲對她的態度都還不錯。

              “黎阿姨。”

              黎鴻菲微微頷首,松開黎馨的胳膊,親切的走上前,經過席宇彤身側時直接越過去,走到童佳紓跟前,雙手捧住她的臉,一臉疼惜︰“我的佳紓小寶貝,你怎麼瘦了這麼多。”

              黎鴻菲對待喜歡的人,一直很熱情,這麼多年過去了,居然一點變化都沒有。

              童佳紓高中的時候經常去時家和紀家玩,黎鴻菲很喜歡她。

              童佳紓看著她的臉,心里親切,忍不住眼圈都有點泛紅。

              黎鴻菲連忙說︰“怎麼了這是,誰敢欺負你嗎?”

              她這話說的特別凌厲,眼梢掃了下席宇彤,席宇彤整張臉都白了,她沒想到,黎鴻菲居然認識童佳紓。

              而且她從來沒見過黎鴻菲如此親切的樣子,她向來都是高貴優雅的,與生俱來高高在上的氣場,席宇彤還以為她對誰都這樣的,現在一對比,才發現,黎鴻菲對她僅僅是客氣而已。

              她心里慌亂,之前的自信,在看到黎鴻菲對童佳紓的態度時,潰不成軍。

              她以為,紀家這種家庭,肯定看不上童佳紓這樣家世的女人做兒媳婦。

              童佳紓說︰“沒有,就是許久不見黎姨,一時忍不住。”

              黎鴻菲拉著她的胳膊,說︰“你這小沒良心的,你還好意思說,幾年都不來看阿姨,要不是我剛好和馨馨在附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到你呢。”

              黎馨說︰“姑姑,找個咖啡廳坐著聊吧。”

              營業員把之前童佳紓要的衣服全都打包好,好幾個營業員,一人提著幾包過來,等著她買單。

              黎鴻菲笑眯眯的看著童佳紓,童佳紓快要尷尬死了,她實在不好意思當著黎姨的面,抽出紀子航給的卡。

              還沒等她尷尬完,黎鴻菲就已經從包里抽出一張卡,遞給營業員。

              童佳紓忙說︰“阿姨,不用你幫我,我......”

              她自己買單真的說不出口,因為卡也是人家兒子的。

              黎鴻菲拍拍她的肩膀,扭頭對營業員說︰“麻煩把這位小姐剛剛踫過的衣服,全部都包起來。”

              童佳紓傻眼了,有錢人買東西都這樣嗎?看來她剛剛那波裝逼還是不夠囂張啊。

              營業員一臉為難的說︰“這位小姐剛剛踫過的衣服太多了......”

              黎鴻菲淡淡的說︰“你們不是有監控嗎?可以調監控。”

              “阿姨。”童佳紓連忙阻止,“您這太客氣了,哪能讓你替我買這麼多東西,這不行的。”

              黎鴻菲笑著說︰“客氣什麼?你不還是要都送給我兒子,肥水也沒流了外人田。”

              童佳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