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6.Chapter6
              “不可能,我和林太太已經聊的差不多了,她怎麼可能突然變卦跟你簽約。”

              羅斐不信,摸出手機發消息給林太太。

              童佳紓嗤笑一聲,捧著暖烘烘的水杯欣賞窗外的景色,羅斐在收到林太太的回復之後,惱怒的指著童佳紓,“童佳紓,你真是陰險,明知道我在和林太太談,還故意搶同事的項目。”

              童佳紓對上她那張氣急敗壞的臉,輕笑著說︰“陰險不敢當,只是想警告你,人都是有底線的,我從來都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性子,背地里做小動作的事我做不來,索性就把話挑明了說,你暗嘲,我就明搶,我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但我一定不會讓惹了我的人有好日子過,到時候就看看,你一心巴結討好的唐主管,能不能幫到你。”

              她臉上掛著得體的笑容,舉著水杯對著羅斐微微頷首,“祝你生活愉快呀。”

              羅斐被她這收放自如的變臉功夫弄的一愣,做她們這行的,最擅長的就是引導別人按照自己所塑造的形象想,她們公司接過無數的危機公關處理案件,被全網黑的明星都能被她們洗的白白的,什麼黑點都挑不出來,這點子謠傳算什麼。

              童佳紓剛進公司時被人私底下使絆子議論還會覺得委屈,現在的她已經習慣了,也不會笨到跟人家解釋,自己是清白的。

              她經過行政部的時候,王莉從門縫里看見她,站起來對她招手,“佳紓,你過來一下。”

              現在是午休時間,行政部其他人都出去吃飯了,整個部門只有王莉和另外一個新來的實習生在。

              童佳紓走過去坐在她身旁,看她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好笑的問,“怎麼了?”

              王莉沒說話,點開電腦屏幕上她和行政部主管的聊天記錄給她看。

              行政主管讓王莉寫一個處罰通知,湯寧和唐嬙這個月的績效全部扣三十分。

              她們公司是需要績效考核的,績效分要九十分以上,績效工資全部發放,低于七十分的,績效工資全部扣光,湯寧和唐嬙績效扣了三十分,也就是績效那一塊的工資全部扣光。

              績效考核只是為了約束員工,目的並不是為了扣工資,正常情況下,公司員工的績效是都可以到九十分的,湯寧好唐嬙是周總的左膀右臂,業務水平很強,更是不可能扣績效。

              坐到湯寧和唐嬙的位置,也不會在乎那點錢,主要是處罰通知要通報全公司,比較丟臉。

              “她們倆做什麼了,周總發這麼大火?”

              王莉一臉同情的看著她,童佳紓心領神會,“跟我有關?”

              王莉點頭,“你再猜,具體事情。”

              童佳紓,“博元決定了,不跟我們合作。”

              王莉豎著大拇指,表情夸張的說︰“賓果,你猜對了。”

              說完才反應過來這是在公司,訕訕的捂著嘴坐好,公司沒拿到博元的項目,周總正肉疼著呢,連向來看重的湯寧和唐嬙都罰了,要是知道她對公司沒拿到博元的項目一點悲痛之感都沒有,指不定當場就把她給開了。

              王莉說︰“你可真是機智,一猜就對。”

              童佳紓皮笑肉不笑,“我謝謝你了。”

              這事讓她猜當然不難猜,周總對手底下這兩名大將明爭暗斗的事向來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在中間做和事佬,這次同時罰了這兩個,必然是因為心情不好,周總這陣子整顆心都撲到博元的項目上了,能讓他煩躁的,也就只能是博元確定不跟他們合作了。

              王莉從抽屜里摸出一大包零食,邊吃邊說︰“唐主管對博元的項目志在必得,她覺得紀總人都親自過來了,肯定是有意跟公司合作的,這次沒拿到項目,她跟周總說,是你想要利用公司攀上小紀總,惹了小紀總不高興,才丟了這個項目,堅決要周總開除你。”

              不用想都知道湯寧會保她,兩人當著周總的面大吵了一架,一人扣了三十分績效,她倒是安然無恙。

              王莉湊到童佳紓耳邊,小聲的替她打抱不平,“這唐嬙也真是臉皮比城牆還厚,先前紀總親自到我們公司,她覺得這個項目十有八九穩了,就到處宣揚她原本也不知道紀總要來,只是機會總留給有準備的人,她時刻準備著。”

              “這回剛好紀總突然要來,還好她早準備好了方案,那姿態,好像博元如果和君捷合作,全是她的功勞一樣,現在倒好,博元不和咱們合作了,她甩鍋倒甩的快,全賴到你頭上了,還做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態。”

              王莉性格直爽,都是剛畢業沒多久的小姑娘,最討厭的就是唐嬙這種又當又立的,何況她和童佳紓關系好,那天童佳紓要上廁所,發生的事情她最清楚了。

              童佳紓站起來說︰“我去看看湯主管。”

              王莉,“你是要好好感謝湯主管,這麼護著你。”

              童佳紓嗯了一聲,去湯寧的辦公室沒看見人,直接轉身往周總的辦公室去。

              到周總的辦公室外面,傳來唐嬙憤怒的聲音,“周總就算您今天給我處分,我還是要說,像童佳紓這樣不顧公司利益,不分場合,一門心思想要嫁入豪門的小姑娘,根本不適合我們公司,我辛辛苦苦準備了一個多月的方案,周總您不能這麼偏袒湯姐。”

              湯寧冷艷的掃了她一眼,“不能說服博元的方案,只能證明你這一個多月準備出來是垃圾。”

              唐嬙,“周總,我自問在君捷這幾年,兢兢業業,不敢居功,但也確確實實對的起我現在的位置,如果我的能力在湯姐眼里只是垃圾,那麼君捷在湯姐的眼里,又算什麼呢?”

              湯寧對她的質問不屑一顧,“你說你想要博元的項目,我不跟你搶,我們整個項目組在紀總到公司前,我一個字都沒跟他們透漏過來的會是紀總,就是擔心有些胡攪蠻纏的人覺得我們在跟她搶項目,可是現在我們項目組沒插手,你們還是沒拿到,我們已經退讓到這個地步了,你還要把鍋往我的人頭上甩。”

              唐嬙年輕漂亮,向來自傲,被湯寧這番鄙夷的話說的徹底惱火,拔高音量喊,“你什麼意思?我唐嬙想要的項目還需要你讓。”

              “好了好了,都是祖宗,都是祖宗行了吧,別吵了,給我點尊重好嗎?”

              坐在椅子上的周總手掌拍在辦公桌上,辦公室里總算安靜了下來。

              唐嬙和湯寧臉朝著相反的方向,誰也不看誰,劍拔弩張。

              周總揉了揉被吵的發疼的腦殼,“早幾年方西華在的時候,也是我們公司成長最快的時候,本身已經遭到了同行業的針對,去年方西華離職,我們公司的形勢更加嚴峻,到了今年,已經有下滑的趨勢了,我希望你們能理解我的難處......”

              周總的聲音不大,童佳紓沒再听下去,回到辦公室等湯寧,大概十分鐘後,湯寧回來看見她坐在座位上,問,“怎麼沒去吃飯。”

              童佳紓走過去,說︰“我想和您說說話。”

              湯寧點頭,推開辦公室的門進去。

              童佳紓把門關好,站在湯寧的辦公桌前。

              湯寧轉身從抽屜里拿出一盒蛋黃酥給她,“別傻站了,坐吧,吃點東西墊墊。”

              童佳紓說︰“我是來向您道謝的。”

              湯寧擺了擺手,“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不過我可不會只接受口頭道謝,我希望你能夠用你的工作能力回報我。”

              她又遞給童佳紓一杯酸奶,“我中午就不出去吃飯了,你要是吃不飽等會再出去吃點。”

              湯寧又坐到電腦前,一邊吃東西一邊查資料。

              童佳紓嘀咕道︰“我也想用工作能力回報您啊,可是您這麼優秀,什麼事情都能解決,我那點水平,還是不在您面前賣弄了。”

              湯寧抬起眼,說︰“行了,別拍馬屁了,我要的可不是只會耍嘴皮子的員工,我希望我帶出來的人,無論在哪里都能夠獨當一面。”

              童佳紓條件反射的拍馬屁,“多謝湯寧姐姐栽培,湯寧姐姐真是人美心善。”

              湯寧沒繃住,那張冷艷的臉染上笑意。

              “你這麼說,我還真有件事解決不了,要交給你呢。”

              童佳紓挺直腰背,“請說,我一定盡全力完成。”

              湯寧,“剛剛我和唐主管在周總面前鬧了點矛盾,周總讓我和她各憑本事,爭取看看能不能有反轉的余地,拿到博元的項目。”

              又是博元。

              童佳紓的腰桿頓時就垮了下來。

              湯寧勾了勾唇角,說︰“交給你了,你要加油啊,我相信你可以的。”

              童佳紓,“不,我不可以。”

              湯寧,“自信點,你可以。”

              童佳紓欲哭無淚,君捷和博元的合作是紀子航親自參與拍板說不行的,要想拿到博元的項目,除非是紀子航松口。

              可她一點都不認為那個連她臉都記不清的老同學,會給她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