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1.Chapter1
              晚上八點,天色沉醉在黑暗中,空中籠罩著潮氣,童佳紓坐在醫院的輸液室,手上打著吊針,昏昏欲睡。

              昨天整個項目組和客戶開會到凌晨四點,今天又約了另外一個客戶見面,客戶是個要求嚴謹的中年婦女,童佳紓結束會議後沒回家,在辦公室檢查了好幾遍自己做的內容,總算功夫沒有白費,今天下午和客戶見面很順利。

              連著工作這麼久,身體吃不消,緊繃的神經乍松口氣,出了公司沒多久便感覺渾身發燙,強撐著困意到醫院打吊針。

              兜里手機嗡嗡的震動不停,她渾身乏力,抿著唇角,慢吞吞抬起右手摸出手機,摁了接听。

              甦琪連珠炮似的質問便炸開在耳邊,“今天是不是又加班了?到現在都沒回來,你昨天就是在公司通宵的,今天又這麼晚不回家,你們公司是要倒閉了嗎這麼剝削員工。”

              說完又憤憤不平的補充一句,“垃圾公司,遲早要完。”

              童佳紓揉了揉耳朵,半闔著眼楮,“我也沒有經常加班吧,就是這兩天特殊情況,再說我們公司要倒閉了,那我不就要失業了嗎?”

              “你拉倒吧,C大的高材生,到哪里找不到工作。”

              童佳紓強打起精神,調侃道︰“真的嗎?那你是怎麼回事?”

              甦琪是童佳紓大學室友,兩人大學同一專業同一班級,畢業後合租了一套兩室一廳,童佳紓不是特別了解她家里是做什麼的,只是听甦琪自己說她家里是暴發戶。

              童佳紓大四就開始在一家公關公司實習,畢業後直接進了現在這家公司,甦琪大四也和童佳紓在一家公司實習,實習生剛到公司基本都是打雜,兩人到公司沒分配具體任務,天天就往文印室跑,打印資料,做做表格,甦琪的熱情只堅持了三天便被消磨殆盡。

              從第一家實習公司辭職以後,她又接連投了好幾家簡歷,憑著C大的名聲,順利入職,不過都沒干幾天,一個月跳槽五六次,人瘦了四五斤,把她爸媽心疼壞了,覺得她一個暴發戶沒必要給人打工,埋汰了暴發戶的身份。

              她也不是個事業心很強的,覺得她爸媽說的有道理,就沒再繼續找工作,拿著爸媽給的零花錢自己開了個咖啡廳,睡到日上三竿,去咖啡廳轉一圈,悠閑的過著小日子。

              要認真說起來,她確實是沒有找到工作,她也是C大的高材生呀,她這麼說,算不算打自己的臉。

              甦琪噎了聲,狠狠的磨牙,“我說不過你這張毒嘴行了吧,你幾點回來,我都餓死了,等你吃飯呢。”

              童佳紓開了三瓶吊水,估計吊完都很晚了。

              “你先點外賣吧,我還要兩個小時。”

              “那我給你把飯送到公司吧。”

              她們租的房子距離童佳紓的公司不遠,有時候童佳紓在公司加班,甦琪就點好外賣送到公司和童佳紓一起吃,雖然外賣哪里都可以點,但甦琪說兩個人一起吃比較熱鬧,一個人吃太孤單。

              其實童佳紓知道,甦琪不是自己孤單,是怕她孤單。

              這麼個大馬哈,自己的事不著調,對別人卻噓寒問暖。

              童佳紓怕她知道自己在這打點滴,又得一通教訓,淡定的說︰“不用了,我晚上和湯主管一起吃了。”

              甦琪听出她聲音不對勁,直接說︰“就你們那個湯主管,工作起來不要命,她要是加班能有空陪你去吃晚飯?現在掛斷電話,我要和你開視頻。”

              童佳紓︰“......”

              她抬頭,第一瓶水還有大半瓶,這會就拔針的可能性也不高,視頻一開不就全露餡了。

              其實不開視頻,甦琪大概也猜到她現在不在公司了。

              她只好老實說︰“我在醫院打點滴。”

              甦琪,“我听你聲音就不對,還想騙我福爾摩斯琪,你每次一打點滴就喜歡打瞌睡,沒人陪著怎麼行,等著,我馬上就到。”

              童佳紓想說不要她來,甦琪已經把電話掛了,風風火火,不容拒絕。

              掛了電話,困意襲來,連著兩天沒怎麼合眼,加上她一掛點滴就打瞌睡的毛病,也不知什麼時候腦子開始混沌起來。

              靠在椅子上睡不舒服,倦意襲來,大腦慢慢放空,耳畔似乎又傳來熟悉的聲音。

              “童佳紓,你怎麼每次一打點滴就打瞌睡,要是水吊完了沒人發現,就回血了笨蛋,還好有我在,要是沒有我,你怎麼辦!!”

              和她並排坐著的少年大腿敲在二腿上,下巴微微抬起,吊兒郎當的N瑟。

              童佳紓蹙著眉心發怔,是紀子航?

              身側的少年依舊是從前模樣,板寸頭,微風卷起窗簾,光線從窗口/射進來打在他的臉上,面龐白的透明,眸光璀璨,陽光干淨。

              晚上哪來的陽光?這是做夢了?

              她的脖子發酸,既是夢里,又是年少時,那她靠一靠紀子航的肩,也沒什麼吧,反正那時候,紀子航最听她話了。

              夢里面她哥倆好的和紀子航說︰“喂,紀子航,我脖子酸了。”

              她歪著腦袋,晃蕩小腿,理所當然的,紀子航會把他的肩膀湊過來,讓她靠。

              那是她最意氣風發的時候,只要一個眼神,紀家小公子紀子航便會屁顛屁顛的跟過來。

              可是這次沒有,紀子航坐在旁邊一動不動,眼神冷漠又疏離。

              她有些委屈,鼻尖縈繞著熟悉的氣味,這分明就是紀子航,他怎麼不讓自己靠?

              童佳紓心里一陣發酸,雙手扒住‘紀子航'的胳膊要往他肩上靠,像從前一樣嘴里囂張的說︰“紀子航,我是你的童老大,你......”

              後面的話還未說完,她就撲了個空,紀子航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面前只剩下冷冰冰的座位。

              “喂,小心一點,當心磕著頭。”

              童佳紓驚醒過來,睜開眼,面前穿著白大褂的小護士正仰著頭,動作干脆利索的把空了的那瓶水換掉。

              她揉了揉酸痛的後頸,真是太累了,居然坐著都睡著了。

              給她換水的小護士性格活潑,嗓門極大,今天卻一反常態,含羞帶怯,聲音溫柔的說︰“童小姐,你又睡著了,水吊完了,還好這位先生發現的及時。”

              童佳紓才意識到房間里還有一個人,猛地抬頭。

              天花板上的白熾燈晃眼,她眨了下眼,門旁那模糊的高大身影逐漸清晰。

              男人一身黑外衫,敞著兩排紐扣,里面是深灰色的毛衣,身形修長勻稱,五官干淨爽朗,鼻梁上掛著一幅白金邊眼鏡,比以前瘦了,氣質添了幾分陰郁儒雅。

              他站著沒動,目光輕飄飄的看著自己,鏡片遮住了他的眸光,童佳紓卻仿佛被熾熱的火焰燎的臉疼。

              左手搭在腿上許久未動,手背上的青筋浮腫,小護士把她的吊水速度調小些,見他倆互相看著,目光在兩人身上游移一番,面色恍然又有些遺憾,以為紀子航是童佳紓叫過來陪著打點滴的,“你們認識?”果然帥哥都是有主的。

              童佳紓听了小護士的話,心想是紀子航替自己叫的護士嗎?

              兩人都沒說話,小護士對紀子航說︰“先生你注意看著水,吊完了記得叫我。”

              她慢悠悠的往前挪步,步伐走的極慢,想多看兩眼帥哥。

              紀子航面色平淡帶著疏離,童佳紓心口堵得難受。

              她故作淡定的打著腹稿,比如說,謝謝你啊,紀子航。

              好巧啊,紀子航,你也在這里。

              哎,沒想到在這里還能踫到你。

              只是這些她都沒說出口,因為紀子航僅僅只是瞥了她一眼,深邃的眸子平靜無波︰“我不認識她。”

              她怔了一下,笑容凝在唇邊。

              不認識。

              他說不認識自己。

              她抿著唇,嘴里發苦,左手手指覆在右手的手背上輕輕的點了一下,喉嚨發悶,擠出沙啞的聲音︰“是不認識,謝謝這位好心腸的先生了。”

              她掀起眼皮,兩頰露出一對淺淺的梨渦,眼角彎彎,仿佛真的不認識紀子航一樣。

              紀子航眸中微動,像是听了什麼笑話,漾起嘲諷,稍縱便靜靜的盯著她,語氣疏離︰“舉手之勞。”

              他轉過臉,闊步走在走廊里,黑色的風衣微微揚起,渾身上下透著寒氣。

              紀子航走後,童佳紓坐在椅子上,吸了吸鼻子,悵然若失的呢喃︰“不認識我了啊!”

              甦琪手里提著飯盒,匆匆跑過來,臉上沁著汗,見著童佳紓便把憋了一肚子的氣撒了出來,“你這臉呀都燒成猴屁股了,你這鬼樣子跑來打點滴還打算瞞著我嗎?”

              甦琪一邊說一邊把飯盒打開,縹緲的飯香彌漫在輸液室里,甦琪喊了童佳紓兩聲,沒人回她,扭過頭,就見童佳紓微垂眼睫,對著窗戶的方向發呆。

              甦琪走過去手掌在童佳紓面前晃,“佳紓,怎麼不說話了,不會是燒傻了吧?”

              童佳紓回神,面前小桌上已經擺好了四菜一湯,她笑著拿起勺子,先喝了口湯。

              甦琪搬了個椅子過來,坐在她對面,得空拿濕巾抹了把汗。

              童佳紓看她臉上也紅撲撲的,發絲散亂,整個人有些狼狽,悶笑著說︰“看來你真的很愛我,怕我挨餓,跑這麼快趕來給我送飯。”

              甦琪翻了個白眼,說︰“屁,誰是急著給你送飯了,我今天也是倒了霉,在等電梯的時候遇到一群追星的,都追醫院來了,電梯剛下來就一窩蜂往上沖,我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擠上去的,差點沒把我給擠死。”

              輸液室里打著空調,她把外套脫了,毛衣袖子拉到腕處,露出白皙勻稱的手臂,童佳紓提醒她,“你別一下脫那麼多,小心著涼。”

              甦琪沒接她話,感慨道︰“你說現在明星的待遇還真是好啊,生個病,那小粉絲一個個擔心的比親爸親媽生病了還著急,一群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我也沒見她們追那明星有多好看,還沒你漂亮呢。”

              “沒我漂亮不是很正常嗎?”

              童佳紓翹著眼角,她對自己的顏值一直很自信。

              甦琪看她N瑟那樣,直接給她來了一刀扎心窩︰“沒你漂亮,但人家的錢能甩你幾百條街。”

              童佳紓默默望天,“比你還有錢?”

              甦琪說,“你這不是廢話嗎?就那個網上一直傳的背景神秘的女明星,還有人說捧她的是博元太子爺呢,叫席——席什麼來著?”

              甦琪歪著頭,一時有些想不起來了,“就我前陣子天天罵的那個。”

              童佳紓喝了口粥,提醒道︰“席宇彤。”

              甦琪一點頭,“對,就是她,你說就我家那暴發戶的身家,再暴幾次也不能跟人家比呀,哎,你不錯嘛,我提個姓你就知道名字了。”

              甦琪吃飯也堵不住嘴,開始倒豆子一樣科普博元的發展史和雄厚的資產,童佳紓吃了幾口飯,懨懨的靠在一邊,說︰“我今天看到他了。”

              甦琪住了口,問︰“誰?”

              童佳紓,“博元太子爺。”

              “不會是來醫院看席宇彤的吧,那這麼說席宇彤和他的料是真的了。”

              甦琪仿佛挖到了驚天大料,忍不住拔高了音量︰“我就說她演技不咋地資源還那麼好,連我女神參加活動都要把她帶著,打著我女神的/名頭宣傳,鏡頭都給了她,她粉絲也不要臉,天天踫瓷我女神,果然是後台硬。”

              甦琪憤憤不平,她女神是博元當家花旦楚昱珂,甦琪是大一時看她演的一個仙俠劇粉上她的,天天在宿舍珂珂,珂珂的叫,顏值是偶像派,演技是實力派,演什麼火什麼。

              不過從兩年前開始博元就喜歡給她捆上新人席宇彤,捆綁銷售是娛樂圈的慣用伎倆,但粉絲大多是不樂意的,尤其是楚昱珂連著兩部電視劇的女一號鏡頭都沒席宇彤這個女二號多的時候,徹底激怒了楚昱珂的粉絲,網上掀起一片血雨腥風,罵導演,罵制片,罵團隊,並表示有席宇彤的鏡頭堅決不看。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席宇彤資源還是一如既往的給力,于是網上就開始扒席宇彤的背景。

              除了粉圈YY,瞎猜的席宇彤背後可能是博元哪個高層,什麼料的石錘都沒有。

              隔壁輸液的大爺探頭過來,甦琪叉著腰,“你沒看錯吧,真是博元太子爺?”

              席宇彤後台要真是博元太子爺,那她家珂珂就慘了,還不知道要被公司剝削喝血到什麼時候。

              她摸出手機,搗鼓了很久找出一張照片,這是幾年前博元老板娘親自發到社交網站上調侃兒子要入佛教的,照片上的紀子航站在一尊釋迦牟尼佛像前,板寸頭,身上穿著白襯衫,九分的黑色背帶褲,面上笑容陽光明媚,就是一不諳世事的矜貴小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