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榮耀3V3的情侶攻防戰中, 選手的段位最低要求都在王者二十星以上。

              沈憶柒和乾司銳目前一百多星,竹笛也有五十來星,在外人看來這已經是強強聯手形同隊名的大魔王隊伍了, 打個名不經傳的CCTJ應該是綽綽有余的。

              但事實上, 他們打得很艱難。

              因為第二條暴君丟了!

              那波團戰的敗北, 不止讓他們被殺回了泉水,連外塔都被對面拔除了一座, 優勢的喪失讓局面幾乎一片倒。

              隨著對方推塔能力的提升, 沈憶柒他們還不得不轉攻為守。而己方傷害的降低讓他們處境一點一點的變劣勢。

              沈憶柒有些急躁地在二塔下走來走去, 她說︰“銳銳我們打吧?不能再被動下去了!”

              乾司銳沒同意, 只輕聲問他道︰“等對面暴君buff過去後,你覺得我們團贏對面的概率有多少?”

              沈憶柒沉默著,情緒有點低靡道, “一半一半吧……”

              對面貂蟬不知道為什麼在復制她的走位, 有點煩, 加上盾山的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格擋, 更煩!而銳銳的傷害還不足以carry全場, 她要是起不來,隊伍就輸了,還是輸在她手里的!

              這多糟心啊!

              乾司銳內心嘆了一口氣,他沒見過柒壹狀態差的樣子,之前遇到的逆風局他都是越挫越勇憋著一股勁搞回對面的。可能是因為每次隊伍的逆風點都不在他身上?又或者不是太在意排位賽的輸贏?總之他現在發揮不穩定, 有種急著想拿回優勢的感覺。

              因為野區搶龍的那波團戰, 柒壹過于自信, 還沒找好站位就被對面三個大招強行帶走了,打完後對面又迅速風箏他跟竹笛。在敵方有貂蟬我方沒有的情況下他跟竹笛完全處于劣勢,丟了龍,局面也因此而大逆轉。

              而團戰過後依舊失敗的主要原因在于,對面在玩復制流打法。

              他們每次跟對面交戰,只要不能一波帶走的,下一波對面就有樣學樣如法炮制,用他們的玩法來對付他們,講真的,這有點惡心,學習能力也有點變態了。

              再者,盾山的360度無死角的格擋和敵方全隊的優先針對讓柒壹的貂蟬輸出一度低迷。

              他一個真傷呂布倒是可以先擊飛盾山,但他是中後期英雄,現在的傷害並不能carry戰場,而且對面的呂布也不是死的……

              處境艱難,但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

              乾司銳壓下心里的思慮,鼓勵隊友道︰“沒事的柒壹,至少我們還有一半的把握。等會我幫你分走盾山,你的壓力就沒有那麼大了,還能打。”

              沈憶柒︰“也許吧,對面貂蟬在學我走位你發現沒有?她為什麼能那麼快學會?我跟她又不熟!”

              乾司銳︰“復制流打法就是這樣的。前期跟泥鰍一樣找你打架摸套路但不硬上,等心里有底了中後期就崛起了。”

              [111111銳銳這麼說,我他媽好像知道CCTJ是誰了!]

              [我也猜到了……南笙蕭哥的貂蟬、皖殿的盾山、東不落的呂布?]

              [get!]

              [霧草,這都誰?]

              [3區大神榜上的風雲人物,好像還是柒壹的好友!]

              [是好友,我看過他們給柒壹發消息]

              [這這這得多難受啊!昔日好友改頭換面只為了專注搞柒壹?]

              [傻批,這是比賽!都是奔著獎金去的誰跟你講情面了?再說是系統匹配到的隊伍,難道因為是游戲好友就放水?]

              [這才是真的扮豬吃老虎,柒壹應該跟他們一樣換個ID參賽的,對面肯定早就認出她來了]

              沈憶柒縱橫峽谷多年,第一次遇到這麼流氓的打法!

              她不得不問一句︰

              [全部]貂蟬(柒壹)︰【卡卡西的寫輪眼多少錢?】

              乾司銳︰“……”這個比賽為什麼要開放交流頻道。

              [全部]貂蟬(唯我)︰【無價的兄dei】

              [全部]呂布(獨尊)︰【嘻嘻嘻你好啊朋友?】

              [全部]盾山(永不敗)︰【對不起啦麼麼噠~】

              “呃啊!!銳銳我,我特喵,你給我弄死盾山!我要教對面貂蟬做人!”沈憶柒哪里還顧得上低靡,招呼一直自責的竹笛道︰“弟弟你跟好你銳哥,把對面那個變態給我攔住了!听見沒有?往死里攔,攔不住我就帶你一起上青銅!”

              竹笛立刻振作起來道,“是!哥我這次一定能攔住盾山洗刷恥辱!”

              “別胡說,你有什麼好恥辱的?我都還沒有恥辱,不就是死了三次嗎?死三十次我都不怕!”

              乾司銳提醒他道︰“如果你要一打二,那你必須要帶走一個,不然我跟竹笛即使殺了盾山也守不住。”

              沈憶柒思考了三秒,很肯定地應了下來。

              [拜托大哥,經濟相當的情況下你跟我說一打二?!]

              [銳銳你怎麼突然就被柒壹洗腦了?攔著她別讓她浪啊!]

              [輸了輸了,賠我的豆,我居然會買你們贏!]

              [平時排位賽就算啦,沒想到正式比賽你也這麼浪,嘖嘖這水平也就只能當個小主播了]

              [說尼瑪呢說?戰局結束了嗎?柒寶逼你們看了嗎?]

              [別搞得像職業賽一樣嚴肅行不行,這比賽主要是響應情人節氛圍的,擱這上綱上線不搞笑麼?]

              對面已經很胸有成竹了,帶著兵線上來想要強行開團。

              竹笛率先出塔應戰,乾司銳跟在他身後劃動著手里的方天畫戟。

              等他們打起來後,沈憶柒才繞後進場。CCTJ的貂蟬時刻警惕著她的動向,見她過來率先一個普攻a了過去,她早就學乖了,堅決不先開技能!

              兩人半肉裝,開著大在圈子里互相跳等邊三角形,場面一度很夢幻。

              “我就不信,你能比我,厲,害!”沈憶柒咬著牙,一轉身跳到不遠處的呂布身後吸了點血,再跳到沒有一技能的盾山身後,回到隊友身邊說︰“媽耶銳銳,我差點又死了!”

              [哈哈哈哈你是我見過放完狠話跑得最快的主播]

              [對面的技能命中率越來越高了]

              [唉……]

              乾司銳︰“先撤退,緩一波。”

              “好。”沈憶柒還沒有回到塔下,CCTJ的呂布一個大招封了她的退路。

              沈憶柒被擊飛了一秒,還沒有落地又被閃現過來的盾山持盾往外推。

              “我我我我敲你馬!”

              “呃啊!!我們跟你們拼了!!!”

              “王八蛋就搞我,你們就他喵的搞我!我難道是三個人里最菜的嗎?!”

              “第一場就給我送這些變態,信不信我摁死你們反敗為勝?!”

              [不信……]

              [不可能的!]

              [慘吶柒壹]

              沈憶柒大招都還沒有恢復,剛被盾山推出來就受到了貂蟬的法術洗禮,那血條就跟紙糊的一樣,在四面八方技能里搖搖欲墜。

              她拼死掙扎道︰

              “你們可以殺死我的肉體,但永遠抹殺不了我的靈魂!”

              “這把輸了算我的,下一把別讓我遇到你!”

              “CCTJ我沈憶柒記住你們了!我記住你們了!記住了!”

              竹笛看不下去了,啊啊啊的尖叫著交閃沖到CCTJ的貂蟬臉上把她抱開,然後擋在她面前擊退擊退擊退,“你他媽的不準再打我哥!!有本事就打我!就你們有盾山嗎!我他媽也是盾山啊!比我厲害不代表我是廢物!我去你媽的!”

              此時此刻的乾司銳,大腦空白了一瞬。隊友突然間都瘋了?所以為什麼總是逼他舍命陪瘋子……

              他跟著加入戰局,大招落地擊飛盾山和呂布,武器附魔三百六十度橫掃!

              沈憶柒跳二吃掉呂布的方天畫戟,從他身上吸下一口血奶自己,看見了希望的曙光道︰“弟弟啊!一定要攔住了!我馬上就好!馬上!就好起來了!”

              系統︰【柒壹】擊殺了【呂布】

              系統︰【阿銳】擊殺了【盾山】

              沈憶柒殘血猛地回頭,盯著對面貂蟬發出了獰笑聲,“來人!發起進攻!進攻敵方貂蟬!三打一!如果還打不過我就直播啃鍵盤!”

              [來了!傳中的flag!]

              [CCTJ快三殺!他們都殘血了!]

              [別別別沖動啊柒寶!]

              乾司銳對此只淡漠地說了聲︰“你再死我就送。”

              沈憶柒腳步一轉,果斷回塔下嗑小藥療傷,嘆氣道︰“銳銳啊你剛才還很支持我的。”

              乾司銳︰“那要看你做的是什麼沙雕決定。”

              沒人關愛的竹笛,自己照顧著自己,艱難地脫戰,一步步地走回泉水說︰“哥,我愛夢魘之牙,夢魘之牙使我幸福!”

              沈憶柒嫌棄道︰“我不愛夢魘之牙,夢魘之牙使我地中海貧血!”

              [哈哈哈哈地中海貧血哈哈哈]

              [你不是貧血你是貧嘴XD]

              [這就好起來了呀!]

              [加油鴨柒壹~]

              乾司銳從泉水補滿狀態出來,請求集合道︰“都過來拿龍,再丟這把就不用玩了。”

              “那必不可能丟,之前是意外。”沈憶柒跟在乾司銳身後去往野區,落到最後的竹笛使勁追趕︰“等等我啊哥,讓我走前面探路!”

              沈憶柒讓他走前面道︰“沒事的,對面都死兩個了,剩下一個貂蟬要是還敢過來搶龍,那也太看不起我了。”

              “她可能會選擇帶線,你回去嗎柒壹?”乾司銳未雨綢繆道。

              “嗯——好吧。”她抽身離開龍坑。

              乾司銳察覺她似乎不想跟貂蟬對打,又改口道︰“算了,我跟竹笛去吧,你來拿龍。”對面還有二十三秒才復活,即使過來了也不礙事。

              沈憶柒不太確定道︰“真的嗎?貂蟬打呂布很好打的哦。 ”

              “那是因為他沒遇到我的呂布。”乾司銳帶著竹笛回中路。

              “嘿嘿~”沈憶柒終于有笑容了,坦白承認說︰“我確實不想跟對面貂蟬互相起舞,她老是瞎幾把走位未僕先知讓我空二,我不喜歡空技能,一個也不行。”

              乾司銳︰想想你以前讓我空了多少個技能,現在終于知道痛了嗎?

              竹笛小心翼翼地開口道︰“哥,你帶上我,我們二挑一也不行嗎?”

              沈憶柒打著龍說︰“行是行但沒必要,我對對面貂蟬有生理上的厭惡,不是說我打不贏她你懂吧。她學我走位揣摩我心思,我不喜歡這種陰險小人!所以還是交給你銳哥對付吧,你好好跟你銳哥混,比跟我混有前途多了。”

              乾司銳道︰“別廢話了,趕緊拿下暴君給我提升一下傷害。”

              沈憶柒咦了聲︰“銳銳,我們這才第二條龍,第二條龍是提升推塔能力的,想要提升傷害,要等九十秒後的第三條龍才行。”

              乾司銳聞言看了眼上方的暴君記數。

              他們這邊三個格子才亮了一個格子,對面三個格子已經亮了兩個。

              如果被對面拿下第三條暴君,他們就會在短時間內提升巨額的傷害,到時肯定會一鼓作氣推上來,所以九十秒後第三條暴君的歸屬權又成了關鍵點,絕對不能放!

              兵線已經被貂蟬帶進二塔了,乾司銳清理了兩下忽然意識到不對勁,她人呢?

              乾司銳將目光投向龍坑,顧不上拉伸小地圖就催促竹笛道︰“竹笛快去你哥那里!柒壹你小心點周圍!”

              竹笛火速趕回野區。

              沈憶柒為了盡快拿龍,早就開了大招在里面跳來跳去,結果大招剛消失,牆的另一頭就突然躥出來一個貂蟬。

              “我真的服了!你怎麼就這麼陰魂不散呢?我求求你了去搞搞我方呂布行不行!”

              乾司銳︰“????”

              竹笛︰“哥你稍微撤退一下我來了!”

              沈憶柒說︰“我退不了,她吃了我的加速鞋子,怪不得她能來得這麼快!”

              “呵,我沒大招又怎麼樣,你一開大我就跑!來啊,來追我啊!我他媽,她打我龍!”

              [哈哈哈哈沙雕她肯定是選擇拿龍啊!]

              [丟了丟了又要丟龍了]

              [柒壹今天怎麼回事?感覺狀態不太好啊]

              [這才是他的真實水平!平時打榮耀局天天帶著低星的輔助拉分,我早就想說他了!現在跟大神榜上的玩家一對打,原形畢露,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吹噓自己厲害[略略略]]

              [真是業內常態,一不carry就被噴]

              沈憶柒心想不行,這條龍真的不能丟!

              她上前騷擾,跟正在趕來的乾司銳道︰“銳銳,如果我拿到龍死了,你有把握守住等我復活嗎?”

              乾司銳蹙眉,讓對面拿滿三條龍他們肯定是團不過的,但柒壹為了拿龍等復活,他們缺少一員的情況下,對面絕對會發起進攻。

              其實……

              “拿不拿,都一樣。”

              “那你們都別過來了,我會——拿、到、的!”沈憶柒在沒有大招的情況下,過去騷擾有大招的貂蟬懲擊拿下了暴君。

              失去目標的貂蟬立刻矛頭調轉,將所有傷害都糊到沈憶柒身上。

              竹笛看著他哥逐漸見底的血量面上慌的一批,別別別死啊哥!

              系統︰【貂蟬】擊殺了【柒壹】

              沈憶柒唉了聲,又打起精神道︰“還好,先守一波吧,實在不行就放掉外塔,等我復活,問題不大。”

              乾司銳︰“嗯。”也只能這樣了。

              可他們想守,CCTJ卻想攻。

              三個滿狀態的大漢集合在一起,向他們發起了團戰信號!

              乾司銳不敵,帶著竹笛放掉外塔退回水晶,CCTJ卻還不滿足,繼續往前壓,最後不惜越塔!

              三打二,乾司銳實在清不了盾山身後的兵,竹笛分身乏術,擋住了呂布卻擋不了貂蟬,只能看著她一下一下的點掉他們家水晶!

              海選第一場︰大魔王隊敗北CCTJ。

              [666666記住別當人!]

              [主播臉疼嗎?]

              [CCTJ的貂蟬︰听說你想摸清了我的底細想把我打到掛機?]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六分鐘結束CCTJ?]

              [這暴君拿了有啥卵用?]

              [團滅發動機]

              [菜呀柒壹君!]

              沈憶柒嘆了一口氣,返回游戲大廳看見彈幕,這一看還不如不看呢!

              她嘖了聲,心想這都是什麼魔鬼觀眾啊,就不能稍微給她點面子嗎?

              竹笛以為他大哥是因為輸掉第一場比賽才這麼煩,內疚地攬鍋道︰“對不起哥,是我沒打好,如果我技能卡好一點,就不會丟掉前期優勢了……”這種局真得好難打呀!

              “嗝弟弟你別鬧,沒看見嗝對面搞我嗎,是嗝我沒有發揮好,不嗝然早贏了。”

              乾司銳皺眉道︰“你怎麼了?”

              “喝了口汽水兒就,就”沈憶柒捂嘴把嗝悶下去道︰“打嗝了。”

              乾司銳松了一口氣, “行了竹笛,你看你哥都還有心情喝汽水,沒人怪你。要怪就怪你哥太招人厭了,而且說起來,也是我沒及時反應過來對面的打法。”

              沈憶柒按壓指甲旁邊的少商穴道︰“銳銳你就睜眼說瞎話吧,我明明是惹人愛,誰會討厭我?誰?誰!請站起來嗦發。”

              乾司銳順毛道︰“行行行,你最惹人愛,沒人討厭你,你還打嗝嗎?”

              沈憶柒︰“正按著少商穴呢,馬上就不打了。”

              乾司銳小聲道︰“知道的還挺多。”他剛告訴他這個方法的。

              “那是,我哥的腦子都不是人腦,他什麼都知道,這是他以前教我的方法,每次打嗝按半分鐘左右就不打啦。”

              乾司銳破顏失笑,“你哥知道你這樣夸他嗎?”

              “知道,他都已經習慣了。來來來快進來,我不信第二把還會輸!”

              竹笛進隊道︰“哥,如果真輸了怎麼辦啊?”

              沈憶柒︰“接著輸第三場唄。”

              乾司銳︰“有道理。”

              竹笛︰“…………”別這樣啊哥哥們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