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沈憶柒前腳剛離開,沈憶時後腳就出現了。

              他接到沈母的電話,特地出來看一看笨蛋妹妹是怎麼送個外賣送了半個小時的,結果人沒見著,倒是看見了老同學,也就是策劃部的組長韓司銳提著個甜品袋。

              他往門外瞅了瞅,問乾司銳道︰“哥們,送甜品的是不是個小姑娘?眼楮亮亮的,笑起來傻不拉幾的那種?”

              乾司銳︰“……”

              “不是。”人小姑娘一點都不傻。

              “那奇了怪了,這不是時柒的外送包裝袋嗎?你去店里買的?”

              乾司銳搖頭,反問他道︰“你點的外賣?”

              沈憶時一臉牙疼地看著他。

              他最不喜歡的就是甜品了。

              乾司銳也想起來了,納悶了下,也沒多問,拍了拍老同學的肩膀,提著甜品袋回辦公桌。

              沈憶時站在前台沉思︰那他妹子哪去了?

              他把沈憶柒的手機號碼從黑名單里拖出來,然後撥了過去。

              沈憶柒剛從電梯里出來,看見沈憶時的來電,接起就道 ︰“哥,我要網絡!爸說了讓你給我開的!你要不開,媽說晚上回來給你竹筍炒肉吃!”

              沈憶時嘴角抽搐了下,說︰“知道了,你現在在哪?”

              “在你公司樓下啊,我剛下來,你公司好嚴格啊,外人不給進的誒。”沈憶柒登記好離開的時間,走出金融大廈。

              烈陽炎炎,她抬手壓了壓頭上的鴨舌帽。

              “因為你穿著餐飲店的工作服,上班時間誰敢給你進?”沈憶時確認她沒事後回到辦公桌前坐下,敲了幾下鍵盤說︰“家里網絡給你解禁了,你吃過午飯再回去,或者在爸媽店里等我下班,不是說想要個收音麥?晚上我帶你去買。”

              “不行,我晚上七點十分要開直播的,沒時間,等周末再去吧,拜拜。”

              “等一等!”沈憶時想起母親隨口說起的事,叮囑她道︰“如果路上有人給你發名片,說當模特明星什麼的,你不要信知道嗎?”

              “知道了,你當我傻啊?拜拜!”

              沈憶時听著話筒里傳來的嘟嘟聲,嘖了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還不傻嗎?

              “沈兄,誰呀?女朋友哦?”鄰桌的小胖子沖沈憶時抖了抖眉毛,一臉的八卦。

              沈憶時無語到家,放下手機道︰“清醒點胖哥,那是我妹妹,親妹妹。”

              胖哥瞅了眼沈憶時,當哥的面相這麼端正,想來妹妹差不到哪里去。

              他問了句多大了?

              沈憶時面不改色地說︰“八歲了。”

              胖哥︰“……”八歲就擔心路上有人挖她當模特明星了嗎?!

              沈憶時知道這些牲口在想什麼,在他這個行業,只要是個成年女性,不缺鼻子不缺眼的他們都想認識,然後希望進一步發展。

              別人就算了,他妹妹是萬萬不可能的!

              沈夜貓還那麼小,玩玩游戲就算了,談什麼戀愛?

              對此,沈憶柒毫不知情。

              她輕輕松松地回到店里,看見店里的客人還很多,就想留下來繼續幫忙,但不到下午三點就被父母趕回了家。

              沈憶柒是在三歲喪失味覺的,在沈父沈母的記憶里還有她開開心心說蛋糕好好吃的畫面,所以潛意識的不想讓她呆在店里,因為感覺很對不起她。

              不知道喪失味覺是什麼體驗的,想想你重感冒的時候就知道了。

              吃不出酸甜苦辣的日子根本沒有食欲,更何況沈憶柒是聞得到味道吃不出來,沈父沈母每每想起都覺得痛心。

              好在沈憶柒本人沒有吃蛋糕的記憶,在她的認知里,所有食物都是聞著好吃,吃起來卻形同嚼蠟的,所以在吃食這方面她沒什麼興趣,只有肚子餓才會主動吃東西。

              不過她自己可以不吃,還是要給奶奶煮的。

              沈奶奶下午爬山回來累了,這會兒正在房間里休息。

              沈憶柒看了眼時間,已經六點了。

              她跟直播間的觀眾們說要去煮飯。

              粉絲看得正興起,哪里肯放人,哭著喊著讓她不要走,挽留的台詞堪比過瓊瑤劇。

              沈憶柒是那種寵粉絲的主播嗎?

              是的。

              她問道︰“那我怎麼辦啊,總不能餓著肚子給你們打游戲吧?”

              [那是必不可能的,你不心疼我們都心疼呢]

              [是的呀,不能餓著肚子]

              [不如柒總給我們直播做飯吧?]

              [哦豁!直播做飯!直播做飯!!]

              沈憶柒琢磨了下,感覺還挺有意思的,她答應道︰“行,是時候給你們展現一下我的五星廚藝了,等會我給你們做程咬金撒蔥花的動作!”

              [好的好的!]

              [愛你哦!]

              等沈憶柒把電腦直播間一關,彈幕立刻變成︰

              [臥槽你們也太壞了吧!居然想騙柒總出鏡!干得漂亮!]

              [是時候確認柒總的性別了[壞笑]]

              [柒壹君這也太單純了吧,我們說什麼她就做什麼]

              [樓上想多了,柒總只是喜歡熱鬧,不信你們等會瞧,她肯定不會露臉]

              沈憶柒確實不露臉,她找好角度後用三腳架固定手機攝像頭,高度沒有超過腰部位置。然後掏出另一部手機進自己直播間跟觀眾們道︰“好啦,大家看得見我嗎?”

              “這是我的手。”她伸手在攝像頭面前揮了揮道︰“我們搞個魚香肉絲和青椒素炒杏鮑菇吧,我先看看菜譜怎麼說。”

              [柒壹君手好好看!!]

              [好看+1]

              [你確定五星廚藝炒個家常菜還需要看菜譜?]

              [菜譜︰我不會。]

              [噗……仿佛預見了結局]

              [這廚房好大啊]

              沈憶柒從櫃子里翻出一本家常菜譜,翻開照著念說︰“首先準備原材料,魚香肉絲需要︰豬肉、木耳、胡蘿卜、姜蔥蒜,OK。”

              她從冰箱里取出這些,接著說︰“然後把這些原材料切成絲,沒問題。”

              她隨便拿了把菜刀,慢慢地細致地,花了二十五分鐘把魚香肉絲的材料切成絲。

              [看得我好想睡覺= =]

              [我回來了!柒總菜切完了嗎?]

              [剛才誰說讓柒壹君直播做飯的?出來挨打!]

              [別說,切的還挺細,就是慢了點……]

              從她準備原材料到下鍋,中間過去了三十分鐘。

              這還是第一個菜。

              沈憶柒輕吁了一口氣,拿起鍋鏟說︰“好了,重頭戲要來了,誒你們別睡覺啊!”

              她看著滿屏的zzzzz按下油煙機,把炒鍋放到煤氣灶上預備,嘀咕道︰“這菜譜上整整七個步驟,也太繁瑣了吧。”

              [柒總你想干啥!]

              [請嚴格按照菜譜步驟執行!]

              [這是你要吃的!你冷靜啊!]

              沈憶柒神情專注,開火熱鍋下油,放姜蔥蒜末熱一熱,然後放肉絲翻炒。約莫半分鐘後,她一尋思著,炒一個也是熟,炒兩個也是熟,于是把剩下的材料一股腦地全倒進鍋里。

              [。。。。。]

              [我柒總果然豪放[點煙]]

              [鹽呢!你忘記放鹽了!]

              沈憶柒怕糊鍋,一直不停地翻炒翻炒翻炒,等胡蘿卜熟到看不出條形狀後,她才放心地去找調料。

              鹽巴,一勺。

              雞精,不能太多,半勺夠了。

              醬油,調色來一勺。

              胡椒粉,刺激,撒一撒。

              五香粉?干嘛的?算了,也放一點吧。

              “嗯……這跟我媽炒的好像不一樣。”沈憶柒看著鍋里的魚香肉絲成品,輕輕嗅了嗅道︰“味道也有點不同。”

              [幸好不一樣!一樣的話我們是真的害怕!!]

              [人狠話多柒壹君,在線直播毒自己[牛逼]]

              [看吧,我就說我猜到了結局]

              [發快捷消息有多快,你放調料的速度就有多慢,等你放完菜早糊了!]

              [不用放都已經糊了……]

              [主播你敢嘗一嘗嗎?]

              沈憶柒看見彈幕說︰“有什麼不敢的?我又沒放什麼有毒的東西在里面。”

              她從消毒櫃里拿出一雙筷子,胡蘿卜是爛到夾不起來了,但木耳和肉絲還是能夾起來的。

              她夾起木耳和肉絲,觀察了會自己的作品。

              大部分觀眾都說吃不得吃不得!不要吃!

              只有少部分觀眾在起哄。

              沈憶柒是真得不怕,這菜就是熟了點,又沒糊鍋。

              她彎身在攝像頭前露出下半張臉,把菜放進嘴里嚼了嚼,看吧,什麼味道都沒有。

              她嚼吧嚼吧吞進肚子里,神色無異,還多夾了一筷子,自我肯定道︰“能吃。”

              [……真的假的]

              [柒總為了面子也太狠了[抽泣]]

              [她是怎麼做到吞下去的!]

              沈憶柒得意道︰“真不難吃,就是賣相差了點,你們不能只看外表而忽略它味道的本身!”

              玄關門口,難得沒加班的沈憶時听到廚房的動靜以為是他阿婆,走過去一看,發現是沈憶柒。

              他聞見一股奇怪的味道,走進廚房問道︰“沈憶柒你干嘛呢?”

              沈憶柒扭頭看著他說︰“哥你回來了,我在煮菜啊。”

              沈憶時看著那盤被過度染色的菜肴,發揮了下想象力,放棄道︰“你拿什麼跟木耳煮的?”

              “肉和胡蘿卜!”

              “胡蘿卜呢?”

              “糊了吧。”

              沈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