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沈奶奶愣了會,適才想起來她剛才請求集合的時候手機上方好像跳出過什麼提示?

              哎呀!耽誤事兒了呀!

              沈憶柒把手機放在桌上,手指按上鍵盤操縱著程咬金離開泉水道︰“婆,莫事兒,你已經帶走了干將莫邪,干得十分漂亮,我們這波穩賺!”

              沈奶奶伸手拿過手機檢查了下說︰“不可能噠,我看你直播的時候我還有百分之一半的電量呢,怎麼這麼快就莫得電了呀?”

              沈憶柒去邊路帶線,听著奶奶的話哦喲了聲,“那肯定是沒電啦,我都開播多久了啊,沒事兒哈,等我打完這把我們就去睡覺,你就看著我怎麼錘爆對面防御塔吧。”

              “那明天你還陪我玩兒嘛?”沈奶奶確定手機沒電後就拿在手里,看著沈憶柒和隊友四一分帶攻上對面的水晶。

              干將莫邪還沒復活,沈憶柒也沒給他復活的時間,風騷走位以身抗傷,無限A著對面水晶道︰“陪啊,咋不陪 ?”

              沈奶奶聞言安心了,起身慢慢地往外走,習慣性地叮囑沈憶柒道︰“妹妹早點睡咯,熬夜要不得誒,今天再不睡哦我就告訴你爹,你爹知道啦肯定讓哥哥關你網絡,沒有網絡哦你就莫得游戲玩了,莫得游戲玩你就出門玩,你出門玩就亂吃東西,亂吃東西回來你娘又得揍你 。”

              [emmm……主播這是未成年??]

              [柒總說過她今年二十歲大專畢業的!]

              [從奶奶話中我明白了,柒壹君這是位于她家食物鏈的最末端啊[點煙]]

              [闊憐見的,怕爹怕娘還有個哥哥在上頭壓著[笑哭]]

              [簡而概之,不睡覺=挨娘揍]

              沈憶柒被老人家當著千來名觀眾的面嘮叨也不生氣,好聲應著,目送奶奶出去後她才切到直播間說︰“听到了吧?我要早點睡了,不然我哥又找著機會對我的網絡下手,他計算機專業出身的,能遠程鎖我電腦程序,更別提無限加密更改家里WIFI密碼這些小事了!反正從小到大他打不過我,我也玩不贏他,大家就早點休息吧,晚安晚安,明兒見。”

              沈憶柒關了電腦去廚房,用保溫杯裝了半瓶溫開水送到奶奶的床頭桌上,替她掖了掖被角,看見在床邊充電的手機,一把拔掉說︰“婆,我把手機拿到客廳充電哦,你要有事就按一下床頭的按鈕,曉得吧?”

              “好哦,我曉得 。”

              這是她和他哥裝的“警報器”,只要奶奶這邊一按,感應器的另一端,也就是她和她哥還有爸媽的房間就會發出聲音,這樣他們就能及時醒來過來照看了。

              雖說目前奶奶身體不錯,但老人家嘛,防個萬一也是好的。

              沈憶柒在客廳給奶奶的手機充電,听見門鎖轉動的聲音,抬頭一看,是哥哥沈憶時和爸媽回來了。

              沈父沈母老兩口在金融中心開了家《時柒》甜品店,人流量大,回頭客多,平時工作日忙,節假日更忙,哪怕請了四個服務員也經常忙到十點多才回來。

              她哥哥沈憶時則在金融大廈里的一家游戲公司上班,負責開發軟件什麼的吧,她不太懂,反正是加班狗一個。

              總結下來,家里就她跟她阿婆兩個閑人。

              沈父在玄關換著鞋子問道,“妹妹吃飯了嗎?婆婆睡了沒?”

              “睡了,剛睡的。”沈憶柒去廚房給他們倒水。

              沈母則更關心女兒多一點,問她中午跟晚上吃了什麼,身體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因為女兒沒有味覺這個病導致沈母在她飲食方面上把控的很嚴。

              對于媽媽每天都問的問題,沈憶柒沒有絲毫不耐煩,老老實實地回答她中午吃了胡蘿卜炒蛋,晚上吃了手撕包菜和鹽h雞。

              沈母听完放心地接過她遞來的水,喝了兩口又念叨道︰“這都十一點了呀,你阿婆都睡了你咋還不睡?不好好睡覺怎麼養身體?你就是太晚睡覺才不長肉的!”

              考過跆拳道1級紅帶加黑杠的沈憶柒,對養身體這三個字總是很費解,她除了吃不出食物的味道,其他方面都好得很,連比她高了個頭的哥都打不過她。

              不過她從不輕易得跟媽媽頂嘴,從善如流地跟沈母說道︰“媽,我想等你們回來再睡嘛,你們不回來我不放心,不放心我怎麼睡得著呢?對吧爸爸!”

              沈父笑了笑,幫女兒轉移了妻子的話題。

              沈母瞥了丈夫一眼,路過沈憶柒身邊輕輕地點點了點她的額頭,“你呀你,就會油嘴滑舌,現在爸爸媽媽回來了還不去睡?空調不準開太低,夏天也是會著涼的,曉得吧?”

              “曉得咯夫人,小的馬上就去睡!”沈憶柒立正稍息向後轉,看見脫了西裝外套解了領帶,正拿著水杯從房間里出來的哥哥,嘖了聲,嫌棄之情溢于言表。

              沈憶時眉角一抽,抬手拎住親妹妹的後領,問她道︰“你對我這個態度是幾個意思?”

              沈憶柒扭頭撇了眼他的胳膊,很認真地問他道︰“哥,你想跟我動手嗎?”

              沈憶時︰“……”

              雖然他不弱,也沒被人欺負過,但見鬼的他還真打不過妹妹。

              他松開手,推著她回房間道︰“過來,哥跟你說點事。”

              “我不說! 媽,哥他——”沈憶柒還沒說完就被沈憶時捂住了嘴巴小聲威脅道, “再BB我就告訴媽你昨晚熬到半夜四點才睡!”

              沈憶柒︰“……”她媽不止對她飲食不放心,對她作息也是管得很嚴的。

              “哥哥你捂著妹妹做什麼?”沈母蹙眉看著兒子問道。

              沈憶時立馬松開沈憶柒表示自己的無辜。

              沈憶柒說︰“哥哥說想跟我聊他工作上的事……”

              這很好啊。

              沈父沈母讓兄妹倆別聊的太晚,然後帶著工作一天的疲憊回臥室洗漱去了。

              沒什麼好擔心的,別看兄妹兩人差了三歲,但打小哥哥就不是妹妹的對手,換句話說,妹妹一個能打哥哥三個。

              這兩兄妹從小斗到大,二十幾歲的人了還跟十幾歲一樣,整天拿自己的長處去嘲諷對方的短處,吵不贏了還找他們告狀,他們才懶得管哩。

              說來也不懂,同一個娘胎爬出來的,哥哥學習一路亮綠燈,妹妹則一路卡著及格線低空飛過。但妹妹在武術方面很有天賦,按照跆拳道館教練的話說,屬于根骨奇佳,也算是各有所長吧。

              ……

              沈憶柒看著爸媽回房間,跳起來就想揍沈憶時。

              沈憶時往後躲,隨手抄起沙發上的抱枕擋在身前防衛道︰ “等等!你再動手我就把家里的網全部禁了!”

              沈憶柒︰“你敢亂禁我就趁你上班撬你房間把你被子扔在地上踩一踩再放回去!”

              沈憶時有潔癖,受不了放下抱枕道︰“行了,不跟你玩了。我跟你說正事,我公司招美工,你來不來?”

              “嗯?畫哪方面的?游戲人物?景觀建築?”

              “差不多吧。”沈憶時拿出手機,把在公司拍下來的美工崗位招聘要求給她看道︰“你雖然不是本科學歷,但你要想來哥可以給你走關系,你進來認真學,三個月考核一過,學歷這塊就不是問題了。”雖然他這個笨蛋妹妹腦子不太靈光,但在跆拳道和繪畫方面還是頂呱呱的。

              沈憶柒看著招聘要求猶豫了半晌,把手機還給他道︰“不了,等我開完直播再說吧。”上市公司的門檻一向高,她哥剛工作那會經常被合作商灌到吐,求人辦事的話,肯定少不了吃飯喝酒欠人情,她才不要。

              沈憶時皺起眉頭跟她說道︰“妹妹,你開直播玩玩可以,但你不要把它當成一份職業。網絡沒有你想得那麼好,等你名氣起來了,亂七八糟的事情也就來了,你這一根筋的腦子玩得轉人家?”

              沈憶柒很淡定地反駁說︰“那上班也有亂七八糟的事啊,你以前不經常跟我說你同事搶你開發成果,你老板鳩佔鵲巢,同事之間勾心斗角,背後捅刀子的事嘛?”

              沈憶時無語凝噎,職場上這樣的事不算罕見,特別是新人,沒幾個不被老員工壓榨的,但他這不是給她鋪好路了嗎?

              他保證道︰“美工組的人跟我很熟,我都已經打點好了,你要進來上班沒人會為難你,就算有人為難,我不是也在那?你忘了,我們說好沒人內訌,有人一致對外的,你還擔心我會幫著外人欺負你不成?”

              沈憶柒說那倒不是,“我這不是剛跟晉江直播平台簽約嘛?直播也不是不能賺錢。哥,我才二十歲呢,你給我一年時間耍耍嘛。”

              沈憶時覺得妹妹放過這個應聘機會很可惜,但又正如她所言,她還年輕,玩個一兩年也才二十二歲,工作的事確實不急。

              他將手機鎖屏,換了個語氣道︰“哼整天在家玩游戲,小心從死瘦宅變成死肥宅!到時候你走一步地板都要震三震,樓下去物業那里投訴你,你就哭去吧。”

              沈憶柒看了看自己的身板,嘁了聲道,“那你整天坐在電腦前加班不怕得痔瘡嗎?沒听過十男九痔?哦豁,說不定你已經有了!我要告訴媽听!”

              “沈憶柒!”

              沈憶柒麻溜跑上樓,回房間啪地關上門。

              “沈憶柒你給我出來!誰教你這些亂七八糟的?”

              太晚了,沈憶時也不敢太吵,他回房間把沈憶柒鏈接無線網的設備都給禁了。

              呵,不信你不出來!

              沈憶柒發現自己網絡斷開鏈接,撥通沈母的親情號,悄悄聲說︰“媽媽,你洗澡了嗎?”

              “洗了呀。”

              “媽媽,婆婆說剛洗好澡不要立刻睡覺,會風濕噠!”

              “媽當然知道,你不睡覺干嘛呢?”

              “是這樣的媽媽,哥哥因為工作太累得痔瘡了,他不好意思跟你說,剛問我有沒有藥,我沒有啊,你有嗎?沒有的話我明天去藥店幫哥哥買回來。”

              “這孩子!不好意思跟媽說卻好意思跟你一個妹妹說?丟人!好了,等會媽媽讓你爸送上去,你早點睡,不許玩手機,听見沒有?”

              “好的,媽媽晚安~”沈憶柒掛掉電話,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

              不一會她听見了上樓的腳步聲,趕緊爬起來將耳朵貼在門板上。

              沈憶時看著父親送來的藥膏肺都要氣炸了,“爸!我不需要這個!”

              “妹妹都跟你媽說了,怕什麼羞?都多大人了?拿著!”

              “爸!我沒有,我真沒有!”

              沈父想了想道︰“那你就先放著吧,可能以後用得上。”

              沈憶時︰“……”

              沈父叮囑兒子注意身體,待走到沈憶柒房間門口時,敲了敲道︰“妹妹快點睡覺,今晚莫得WiFi,明天也莫得了。”

              沈憶柒︰“……”

              就算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我也不虧!

              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