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科幻小說 > 我在恐怖世界當皇帝 > 36.圍觀撕逼也是要交門票錢的(捉蟲)
              在舊宮幾十甚至上百年的時光里, 大多數的宮妃宮女依靠調(kong)戲(he)游客或者吃喝玩樂打發時光。

              賢妃和德妃就跟外面那些妖艷賤貨格外不同。

              她們漫長的鬼生一半時間用來和對方相互挑釁撕逼,另外一半時間用來打掃撕逼戰場。

              甦嬌嬌幾個人簡直要被驚呆了。

              “你說誰立牌坊?”德妃一把撲上去扯住了賢妃的頭發,兩人完全不要面子一樣撕打在一起, 身上原本做工精良的宮裝都被撕扯呈一團, 指甲不是朝著胸口就是朝著臉上招呼, 不求在臉上留點傷,但求把對方的妝揉花了沒臉見人。

              “就說你個潑婦!”賢妃被她打蒙了摁在身下, 被對方臉上的嘩啦啦朝下掉的粉迷了眼,整個人都炸了起來, “你丫的還要不要臉, 你還用暗器, 你居然還用暗器!”

              她迷了眼撓不過對方, 兩只手不夠用, 宮里周圍的牆都嗡動了起來,自行拆成了一塊塊碎磚, 整齊地碼在半空中, 像是軍隊陣列一樣蓄勢待發。

              .......甦嬌嬌好像突然明白蕭筠為什麼說這兩個人是惹不起的瘋子了。

              “還看什麼熱鬧, 跑啊!”她高聲利喝了一聲, 轉身拔腿就跑。

              其他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原本在旁邊碼的整齊的轉頭就突然動了起來,仿佛被給予了生命一般微微跳動了一下, 然後像是三圍彈球一樣四處飛射了出去。

              幾乎是是一瞬間, 兩人撕逼現場下起了磚頭雨, 有的砸在地上還好, 沒落在地上的生生在空中轉了向,見到別人的腦門就直奔而去。

              “臥槽我們做錯了什麼?!!”時敘本來以為昨天扇骷髏已經夠蛇精病了,沒想到他還是太年輕了。現場原本就兩個男人,許墨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人影,就剩他一個人個子最高,幾乎成了最好的靶子。

              “黃毛低頭!”甦嬌嬌一把甦嬌嬌夾在咯吱窩下面,順著牆角就往前溜,跑了幾分鐘才發現後面沒了人。趙竹的好運buff像是開了外掛一樣,拉著溫念像是操場慢跑一樣,完全無視了磚頭,李梧桐跟她們反向,只有時敘像是個呆頭鵝一樣在磚頭雨里面亂躥。

              听到她的喊聲,時敘一下子沒反應過來黃毛是誰,只是下意識轉向朝著甦嬌嬌那邊跑過去。身後的轉頭已經離著後腦勺一個拳頭的距離,因為他的急轉彎,砰地一聲砸在了地上,在石磚地面上留下了一個淺坑。

              這傻孩子!......昨天反正已經耍流氓了,就應該再多摸兩把胸肌腹肌,再在智商上面刷點積分!

              甦嬌嬌吊著嗓子喊了起來:“時敘接著!”

              她把自己背包里的重要證件拿了出來,把包一甩沖著時敘扔過去。

              “叮,宿主和可攻略對象時敘完成私相授受任務,親密度加2!特別提示,宿主現在積分已滿38,積分50時可兌換系統商店物品。

              叮,宿主和可攻略對象江小秋完成五分鐘肢體摩擦,親密度加五,積分已滿48。友情提示,肢體摩擦時如果沒有物理隔離,將獲得更高積分哦。”

              甦嬌嬌腳下一絆倒,差點沒撞到牆上。江小秋一臉懵逼地從她咯吱窩低下鑽了出來,滿臉關切地問道:“喬喬姐你怎麼了?”

              “...沒事。”甦嬌嬌老臉一紅,懂了狗系統的意思,幸好黃毛已經撿了她剛剛丟掉的節操跑了過來。

              “大佬現在怎麼辦?”他們幾乎已經離開磚頭雨的正中心,但是撕成一團的兩個人絲毫撕逼的趨勢已經更加接近白熱化了一些,附近的宮里都想起了巨大的摩挲聲,原本枯死或者矮小的植物一時都暴漲了起來,攀爬到牆頭上,靜靜地圍觀著宮牆里面的人。

              就好像在圍觀自己圈養的食物一樣。

              甦嬌嬌原本靠著紅色的半面斷槍,還來不及答話,不知道哪里來的一個細長的藤蔓就像是觸手一樣夠住了她的腳踝,像是爪子一樣將人向著內牆拖去。

              原本藏在宮牆後面的一株變異的菊花已經急不可耐地探出頭來,原本嬌嫩的花瓣變成了鋒利的牙齒,像是人一樣不知道從哪里不斷分泌出口涎,落在地上腐蝕出一片黑色的痕跡。

              “開什麼玩笑,菊花又做錯了什麼你要這樣對菊花?”甦嬌嬌簡直被這變異菊花的猥瑣氣質驚呆了,停頓了一秒才反應過來,反手拿起手術刀對著纏住她腳踝的藤蔓就割了下去。

              細嫩的綠色藤蔓瞬間被切成了兩段,切口處朝著外面不斷的向外滲出鮮血來。

              “還能怎麼辦,跑啊?”甦嬌嬌又朝著不斷向他試探著伸過來的藤蔓揮了揮刀子,對方似乎有意識一般,刀鋒一揮就躲了過去,給甦嬌嬌她們讓開了一條路。

              後面植物的摩挲聲音卻更加大了一些,似乎有更多的物種遠遠不斷地朝著這邊涌過來。

              “小秋你走前面帶路。”甦嬌嬌一把放開江小秋將她推到前面,自己拿著刀和時敘並排站在一起,眼睜睜地看著一個有一個植物趴在牆頭上興致勃勃地看著她們。

              綠色的植物很快爬滿了牆根,佔據了殘壁,最後甚至在空中集結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巨人的形狀——沒有眼楮,也沒有耳朵,卻滿身都是由鮮花組成的牙齒,腐蝕性的口淡不斷地嚴重牙齒留下來,在身上形成一個個焦黑的斑點,很快又被新生的植物補上,最後徹底脫離了土地。

              “跑!!!”再給她十把刀也打不過,甦嬌嬌絲毫不敢停頓,轉身就朝著另外一邊狂奔起來,剛跑沒有兩步就看到前方一群黑壓壓的人影,臉上寫滿了惶恐,又夾雜著一些興奮。

              完球

              那群盜墓者站在道路的另一頭,跟綠巨人一起,把三個人死死地堵在了正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