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科幻小說 > 我在恐怖世界當皇帝 > 33.快!讓我的時秀女上位!
              一聲槍響徹底劃破夜空。

              外面黑黝黝的伸手不見五指, 甦嬌嬌幾個人幾乎是憑著感覺在逃,偶爾在跑在路上會被忽然冒出來一兩只手抓住腳踝,大家幾乎沒有時間害怕, 就一腳蹬掉腳下的東西, 期冀把後面的人甩的更遠一點。

              我去你大爺的盜墓賊, 老娘從小到大都是清清白白的好同志。甦嬌嬌听到追兵遠遠墜在她們後面,嘴里還不停地喊殺人喊打, 腿都跑麻了,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瘋狂吐槽。她們提防著鬼、提防著怪物提防著盜墓賊, 搞到最後自己被蓋章了反派, 什麼玩意兒。

              然而事實證明, 有槍的人還就是大爺。

              對方雖然是死人, 但是行動起來跟活人並沒有什麼區別, 幾個人體力都還不錯,加上求生欲驅使, 還能勉強甩掉對方一截。但是架不住對方人多槍多, 子彈就像是不要錢一樣, 一槍槍地都沖著她們的致命處去, 幸好夜黑風高才沒有擊中要害,甦嬌嬌幾個人只能一邊跑一邊躲。

              “敘啊,你說他們不是人那是什麼東西?”一個大轉彎, 甦嬌嬌大喘了幾口氣, 只覺得眼前有點發黑。

              “不知道, 他們身上都是死氣, 那個女警察看起來好像是新尸,但是那個帶頭的老警察真的已經死了很久了。靠近你的時候才吸你會吸你一點陽氣。”

              Emmm,她一個少女不應該吸她的陰氣嘛?呸,不對!

              “對方身上既沒有尸斑,也完全沒有腐爛的癥狀,為什麼是死人啊,這根本不科學啊!”

              “這我就不知道了,大概是受了什麼詛咒吧。通過法術確實可以讓人死了之後像是活人一樣正常的活動,比如湘西趕尸人什麼的,或者其他更加高端的術法,但是我沒有接觸過,我只知道死過的人除非完全毀壞尸體,是不能被完全殺死的,跟電影的那些喪尸也不一樣,有的尸體甚至可以自動愈合細胞再生,也有的被爆了頭也可以繼續行動。我老爹覺得刑天就是中了這種法術,他一直在四處找資料研究,現在還不知道雲游到了哪里,知不知道他的蠢兒子已經狗帶了呢....”

              “.....我為什麼忽感覺然听不懂中國話了?”甦嬌嬌一臉懵逼。她回過神來,發現兩個人跟其他人竟然不知不覺跑散了,大概是因為趙竹的錦鯉體質起了作用,明明是兩撥人走散了,後面的追兵卻一點都沒有散,反而還死追著兩個人。

              “黃毛,啊不時大師,我們要永不言狗帶啊知道嘛!”甦嬌嬌反手就給了時敘後背一巴掌,抄著他就向前一個百米沖刺,向前拐了個彎,就看到一面大紅色的宮牆。

              .....前面是條死路。

              後面的追兵越來越近,腳步聲夾雜著槍聲愈發逼近,像是威脅加炫耀一般,鳴槍的頻率更快了一些。

              時敘也慌了神:“怎麼辦??

              “進去!”甦嬌嬌一轉身推開了旁邊一扇宮門。

              “....這里”怨氣真的超級濃啊!!!時敘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甦嬌嬌一把推了進去,反手將門上的木柵掛了起來。

              不過一會兒,外面那群人就追到了門口,似乎是在忌憚什麼似的,靜立在門外沒有了聲音。

              “...這里怎麼了?”甦嬌嬌兩腿發軟,靠在牆上,才回頭打量門里面的情況。

              故宮里大多數的建築都努力維持著新貌,就像是那位蕭貴妃的瑤華宮,雖然已經失了很多物品,但是仍然能夠看出生前的氣派。眼前這個地方卻一眼就能看出荒廢了很久,或許在大家還活著的時候,這里也是完全被皇宮遺忘的地方。

              四處灰突突的牆壁,只有一顆枯樹,地面也□□著寸草不生,院子的正中央有一口井,井上卻沒有連接水桶的地方。

              ....這地方有點眼熟,不用時敘說,甦嬌嬌也懂了他話里的意思。

              這分明是各個宮斗劇里面那種專門用來處死犯了錯的婢女太監或者直接處理尸首的地方!!!

              井里的水似乎沒有干透,即使是這樣的地方,也還有一輪明月落在井口,似乎感覺到了入侵者,原本平靜的水面忽然開始咕嘟咕嘟地冒起泡來,像是水底的東西忽然甦醒了,開始呼吸了一樣。

              隔著薄薄的一層門板,外面的人已經听到了屋里的動靜,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要不然外面出去跟外面的人干?”甦嬌嬌的腿更軟了一些。

              “來不及了!”

              井底下的摩挲聲更大了一些,像是粗糙的布料在井的壁面上瘋狂摩擦撕扯一樣,並且朝著井口越發接近起來。

              片刻,一個被水泡發的幾乎看不清面孔的白色頭顱首先伸出了井面,因為皮膚完全被泡漲,五官都被擠在了一起,皮膚幾乎都要脫開骨頭落下來一樣。

              她的後腦勺被砸了半邊豁口,里面空蕩蕩的,腦漿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身上滴下來的水卻顏色渾濁,說不出混合了什麼,隔了十幾米都能聞到一股惡臭味兒。

              即使根本睜不開眼楮,頭顱還像是嗅到了活人的氣息一般,十分精準地轉向了她們。

              嚶,你不要過來啊。

              甦嬌嬌這一次是真的想要嚶嚶爆哭了,外面已經靜的連呼吸都沒有了。那個幾乎腐壞了的頭顱轉過來,忽地向她們飛了過來。

              “沉綠你個死八婆!你又扯到我頭發了!我要跟你絕交,絕交!”那腦袋一動,忽然被不知道哪里的力道猛地扯回了井里,緊接著里面就傳來了廝打的聲音︰“你到底當不當我是好朋友啊,每次都先爬上去扯到我的頭發,我長得又不好看聲音也不好听,就這一頭頭發拿得出手,你就是見不得我好是吧!我早就看穿你了!你就是故意的!”

              “啊啊啊啊!你個賤人你還敢扯!就說你心機婊怎麼了,心虛了嘛你個賤人!”

              井里廝打的聲音更大了起來,似乎又有其他尸體參加了戰局。

              被嚇呆在門口的兩個人剛反應過來準備推門離開,井底的戰況卻忽然激烈起來,噗嗤一聲,剛剛首先探出來的那個叫做沉綠的腦袋被一腳踢飛了出來,咕咚咕咚地落在了她們的腳邊,一頭濕漉漉的頭發差點散落在甦嬌嬌的鞋面上,一股惡臭迅速散了開來。

              那腦袋在地上又滾動了兩下,才勉強睜開泡的發脹的眼楮,目光沉沉地沖著甦嬌嬌這邊。

              “...純屬路過,無意冒犯!”甦嬌嬌強忍著惡心,抬手就把門上的木柵打掉,那腦袋卻已經騰空再次朝她飛過來。

              “臥槽姐姐你真的不要過來啊!”甦嬌嬌的腦子里一片空白,抄起背包里從瑤華宮里拿到的畫卷變朝著那個腦袋像是打棒球一樣砸過去。畫卷雖然裝裱過,但是仍是軟的,接觸到濕漉漉腦袋便被撞折成兩段,上面沾了不知道什麼的液體,一副美人圖瞬間被毀了個徹底。

              那腦袋卻像是真的被棒球棍打了似的,咕嘟咕嘟朝著井口滾了回去,一直快要撞上井檐,才被一雙白骨森森的手攔了下來。

              一架白骨從井底緩緩的爬了上來。

              其實並不能算是一架白骨,骨頭上連著發白的筋肉,肉上又長著新的頭顱,遠遠看去就像是日本恐怖片里的富江老妖一樣,一副骨架上有無數個腦袋增生出來。一部分的頭顱嘴里還在繼續剛才的撕扯,一些在佛系地整理著團成蜘蛛網一樣的頭發,還有一部分睜著浮腫的眼楮,死死的盯著門的方向,即使高度腐爛的臉上也依稀能看出一些蠢蠢欲動的表情。

              白骨的主體從井底探出身子,彎下腰來,等身上腐臭的水從身上瀝干,才伸手撿起了地上的腦袋︰“沉綠,你不是一直很橫,一個小姑娘都干不過?”

              “那是娘娘的畫,我不對娘娘的人動手。”頭顱悶聲悶氣地回答了一句。

              “蕭筠的人?活著的時候她的人緣最不好,連最信任的人都背叛了她,死了之後倒是“朋友”不少。”那白骨輕嗤了一聲,黑洞洞的眼楮細細打量起兩個人。

              甦嬌嬌後悔自己沒有早干了一瓶二鍋頭,她背靠著門才能支持著自己不倒下去,見兩個鬼魂聊的起勁,默不作聲地湊近時敘,壓低最小的聲音問道:“時大師,你既然能辨別出死人還是活人,有本事捉鬼嗎?”

              “看生氣和死氣是基本業務,我們從出生的時候族長就會給我們點開天眼...但是我技術實在太渣了,上課我也听不懂,我爸媽都說了我不是干這行的料,然後我一生氣就跑出來旅行了...”

              ...好吧,甦嬌嬌覺得現在自己不僅腿軟而且腦殼子還有點疼。

              另一邊的兩個人已經又要掐起架來︰“不準直呼娘娘的姓名!”

              “你可拉倒吧,大清早亡了。再說了人家現在瑤華宮里面過得自在呢,不像你,生前是個干惡心勾當的宮女,死了也在這里像個見不得人的Laoshu。”

              “.......”

              “蕭筠生前待你可不薄,當時你們家燒不出來貢品,還是她救了你們一家老小,倒是沒想到救了一條白眼狼,最後被最相信的丫鬟陷害使用巫蠱之術,落得個身死名敗。她要是知道你現在還沒下地獄,怕是死都不願意放過你。”

              “那也是我該的,她要是還願意看我一眼報復也好。”一個人在宮里,做個好人壞人從來都由不得她自己,她總不能看著家里的人就那麼被徐良溪害死,只是她總歸欠著娘娘的。她不再爭辯,腦袋一歪便咕咚一聲滾落井底。

              那扇白骨才抬起頭看向門口兩個人。

              “真是有點抱歉啊,她跟蕭筠有舊,我就是個只想殺人的吃瓜怨鬼,你看你們要不要再留一點遺言。”

              “外面有那麼多人,他們都超凶的,你們去干他們不好嗎?”

              “不好哦。”那白骨頭一歪,身上的頭顱便紛紛伸長了脖子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齒咬了過來。

              一直到飛離到他們面前的時候,時敘才突然手一抖,一排黃色的符紙飛了出去,在他們面前圍成了一圈。原本已經飛到他們面前的骷髏像是被摁了暫停鍵一樣生生地止在了空中。

              井里那扇白骨的動作也像幻燈片一樣卡頓了起來:“這-是-什-麼-東-西?!”

              “臥槽老哥你行啊!”甦嬌嬌頓時激動了起來,還沒等她興奮起來,原本卡在離她最近的腦袋忽然像是要掙開束縛一樣猛地動了一下,頭上的污水頓時濺了甦嬌嬌一身。

              “時大師QAQ!!!”

              “...我媽給我裝著防身的休止符,只能作用五分鐘,這鬼的怨氣太強,我怕五分鐘都撐不過...”

              “就只有這幾張了嗎?”

              “剩下的只有符紙了...我哪里會想到出門一次性遇到那麼多厲鬼啊。”時敘抓了抓自己的頭發,更加委屈了起來。他們家祖上八代都沒有人死在厲鬼手底下,這回他是真的涼透了。

              听到里面兩個人的談話聲,屋外的人立即迅速逃竄起來,井底的白骨倒是佛了起來,反正快到午夜,陰氣更重,這里的人一個都別想跑。

              那鬼頭又聳動了一下,甦嬌嬌猛地朝後一躲,反身把時敘壁咚在了門板上。

              “兄弟,你說你資質不行,法術學不好,但是也正經學過幾天,符還是會畫的對吧?”

              時敘被她咚的一臉懵逼,只能老老實實蹲下身子,猛地點點頭,希望大佬指點。

              大佬手一抬對著她的腦袋一陣猛揉。

              “叮,宿主對可攻略對象完成摸頭殺,親密度加2!”

              系統的提示音果然響了起來,甦嬌嬌頓時重燃了斗志。雖然她不會畫符也不會作法,但是資質不行這種病她會治啊!

              甦嬌嬌繼續低頭,滿是寵溺地勾了勾時敘的鼻子︰“小笨蛋~”

              “叮,宿主對可攻略對象完成打情罵俏任務,親密度加2!請宿主再接再厲,早上三壘!”

              時敘看著甦嬌嬌的眼神心頭一顫,抬手死命抓住自己的領口︰“大佬雖然我覺得你漂亮又聰明,還能打,所以特別崇拜你,但是現在真的不行...”

              甦嬌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伸手抓住了他的襯衫領口,猛地一用力,領口的兩個紐扣頓時崩開,散了一地。

              “叮,宿主對可攻略對象完成脫衣任務,親密度加3!臥槽宿主你有點勁爆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

              “那個....我還是第一次啊...我還是...第一次...”

              甦嬌嬌伸手就在他的胸肌上摸了一把。

              “叮,宿主對可攻略對象完成肌膚相親任務,親密度加2!宿主人家還是個小處.男啊...你是不是太禽獸了?害羞臉。”

              甦嬌嬌面無表情的立刻又摸了一把。

              “十一分了!快點給我的時宮女生分位!給我加屬性點!加在資質上面!!給我加!!!”

              “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系統被甦嬌嬌瞪了一眼,老老實實把褲子穿了回去,默默給時敘加上了資質屬性。

              旁邊的符紙能量有波動了起來,井里的白骨幾乎已經可以脫開井來,夜色越深,不知道什麼時候月亮已經被烏雲遮了一大半,原本亮堂堂的院落暗了下來。

              那一圈頭顱又逼近了過來,沒有脫落的牙齒不斷地發出 哧 哧地聲響,仿佛要咬斷誰的脖子一樣。

              甦嬌嬌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時敘的肩膀上:“兄弟!畫符!”

              “我真的不會啊嚶嚶嚶...”

              “不,你會!”甦嬌嬌從他口袋里摸出一打符紙,啪地一聲啪在了時敘胸口,“相信我,你肯定會,如果你不會,今天大概就是你這輩子最後一天當處.男了!”

              Emmm,那我到底是應該會還是不會呢orz

              時敘拿起符紙,哭唧唧地畫起了他記憶里最厲害的一張圖。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手抖,最後一張筆剛落,符紙就自動飄了起來,徑直向著井口飛去。那扇白骨剛剛掙脫井口,便正巧被貼在了腦門上面,腦袋上突然冒起了青煙,哀嚎了一聲,整個身子便朝著井里倒去。

              原本團團得圍著兩個人的一圈頭顱也像是倒放一般迅速地退回了井里。

              不過片刻,原本陰氣森森的院子就恢復了冷冷清清的原貌,只有滿院子的午睡和時敘崩到一邊的扣子證明了剛才的一切曾經發生過。

              一堆污水里,剛才那個叫沉綠的頭顱停留過的地方還留下了一串綠瑩瑩的精巧耳墜。

              “這東西是蕭筠的東西吧,她大概是想托我們還給原主吧。”甦嬌嬌皺了皺眉頭,還是捂著鼻子將東西撿了起來。

              一回頭,就看見時敘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胸口,一臉哭唧唧地看著他。

              “不好意思啊,摸了你一把,才發現我還是想跟你當兄弟。”甦嬌嬌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拍了拍時敘的肩膀交代道,“不是你不夠性.感,只是我們不合適,放寬心,我也不會再這樣了,我們走吧。”

              畢竟陛下是真的心很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