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科幻小說 > 我在恐怖世界當皇帝 > 32.神TM盜墓者
              這片舊宮的警察局居然離翠微宮並不遠, 確實是黃瓦紅牆,不起眼的側門口掛著一個人小牌子,推開門才看見里面有些現代化設施。這地方勉強算一個偏殿, 也難怪地圖上顯示不出來。

              小孫警官一推門, 坐在里面辦公桌前的幾個人都紛紛抬起頭來, 朝這邊看了過來。

              年紀比較大的警察似乎對于這種情況司空見慣,臉上露出了一些不耐煩, 鼻子里面輕嗤了一聲,繼續低下頭翻看起手里的報紙。甦嬌嬌看不見報紙上的內容, 只是看著紙頁有些泛黃。見他向那邊張望, 老警察把手中的報紙一和, 壓到了一遍, 拿著杯子去後面接水了。倒是坐在靠近門口的一個女警官立即站了起來, 有點熱情地迎了上來。

              “這都到晚上了,你們怎麼還在舊宮里, 外面很危險的。”她目光在幾個人身上走了一圈, 似乎是在清點人數, 最後目光落在兩個小家伙身上, 神情軟了軟,蹲下身子輕輕掐了掐許諾的臉,“怎麼還有兩個小朋友?”

              “這兩個小家伙有點傻, 跟爸爸媽媽走散了。女孩子是姐姐叫許諾, 男孩子叫許言。”這兩個孩子, 自從上了方臉警察的車, 就有顯得有些悶悶不樂,真的到了她們嚷嚷著要去的警局,也沒有打起精神。

              這地方雖然比她們以前那小派出所氣派了一點,但是確實有點辦公的樣子。只是旁邊幾個警察都坐在旁邊偷偷打量著她們,有些緊張又有些興奮,空氣里彌漫著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許言和許諾兩個話癆熊孩子也難得沉默了下來。

              听了兩個孩子的名字,那女警的熱情似乎消退了一點,還是從口袋里掏出兩顆糖,把兩個小家伙哄到一邊,才招呼幾個人坐下,從旁邊拿起一打表格,讓幾個人例行登記一下。

              表格的內容倒是十分簡潔,姓名聯系方式,還有出入時間和游覽的地方。

              甦嬌嬌拿過來,正看到斜對面面容年輕的小警官正斜著眼往這邊偷窺,不假思索地地在上面填了個“劉亦菲”。

              坐在里面的老警察手里端著個搪瓷茶壺一看,鼻子里扔不住冷哼了一聲︰“小姑娘,你這態度可不對啊,我們只是核查一下游客身份而已,你可不要瞎糊弄。”

              “我也覺得我媽挺瞎搞的,實話不瞞您說,我爸姓喬我媽姓宋,但是我從小就長的不好看,丑到我媽都想把我扔了。後來這事兒成了她一塊心病,不顧我爸反對去把我名字改成了劉亦菲,就指望我能沾天仙點光。不過別說,我這些年還長的長得端正了些,您說是吧。”甦嬌嬌超級無敵理直氣壯地填了下去,簡單地隨便瞎寫了點東西,草草寫完了便抬起頭詢問道:“明天早晨就能送我們出去嗎?”

              “核實了身份之後自然就會把你們安全送出去,畢竟我們這地方又不管飯,還準備買一張門票吃一年啊。”那人喝了口熱茶,打了個哈欠便興致蔫蔫地回了座位。還是那個女警官回來收表格,見甦嬌嬌先寫完就坐在旁邊跟她搭起了話來:“我們老大脾氣不好,不過你不知道,咱們這塊之前也有幾個游客橫死,連身份都查不清楚。還有一些人無緣無故失蹤了,家里人來鬧騰,可是人明明進來了,最後卻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的。上面給我們壓力,一天到晚輪休,日子確實不好過。”

              她瞥見旁邊的小孫警官,似乎回憶起了什麼,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們要去的那個地方,之前就吊死過兩個女人,肚子都被扒開了,據說翠微宮原本的主人是就是流了產後來又被陷害吊死在房梁上的。”

              ......白貴嬪小姐知道你這樣說她嗎她一直自詡自己的人設是吃貨小可愛來著,你把她說的那麼殘暴她真的會生氣的。

              “嚶嚶嚶,別說了好可怕QAQ,”甦嬌嬌眨眨眼盯著女警官,哭唧唧的問道,“那麼這里安全嗎?不會也有鬼吧?”

              因為警局在偏殿里面,所以大部分的裝潢還是古色古香,雖然有十幾個人,但是看起來干淨又整潔,絲毫不像是可以隨意槍決犯人的地方。

              對面的警察看著都像是黃都沒有掃過的菜雞。

              “不要想太多,休息一晚上就什麼都過去了。”女警干笑了一下,不再同甦嬌嬌說話,只是轉身去收其他人手里的表格。等到黃毛最後一個人磨磨蹭蹭地寫好了,她才將表格草草地整理了一下,走到自己的電腦面前錄入了起來。

              似乎是相信了她關于“休息一晚上就什麼都過去了”的言論,李梧桐,趙竹和溫念都靠在一起打起了盹來,倒是時敘有些坐立不安,和許墨坐在一起,時不時地轉頭盯著許墨似乎想說些什麼。過了兩分鐘,許墨實在受不了他像是屁股底下被針扎一樣,忽的站了起來,走到女警察那邊問道:“請問一下這附近有衛生間嗎?”

              這男人雖然遮著半張臉,露出來的一雙眼楮卻格外好看,被他湊的近些,那女警官臉頰有點發燙,說起話來都有些結巴:“你能忍一忍嗎?我們這沒有,公廁還有一段距離呢,一個人去不是很安全。”

              “有點急。”許墨干咳了一聲。

              女警官猶豫了一下,回頭看了眼坐在最里側的老警察,對方點了點頭,她才給許墨指了路。大概是真的很急,男人听到一半就到了聲謝,匆匆地朝外走,走到門口看著外面的夜色沉沉又猶豫了一下,轉身踢了一下黃毛的椅子,口氣低沉地催促道:“一起?”

              一口氣要離開兩個人,屋里的人瞬間都抬起頭來,臉上啊帶著些不滿。黃毛不知道在想什麼出著神,被許墨嚇了一跳差點從椅子上翻了下去。他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看清踢他的人是許墨,才壓著脾氣摸了摸鼻子,猶豫了一下,搖頭拒絕:“又不是小姑娘,還要手拉著手去上廁所。”他抬頭看了外面一點,忍不住笑嘻嘻地反問道:“嘿,老許,你不會是怕鬼吧?”

              許墨實在沒忍住朝著他翻了個白眼。

              “行了,許同志,你要是真的害怕我陪你去吧。”原本在一旁葛優癱的小孫警官看許墨一副要翻臉的樣子,連忙站了起來,擋在兩人面前,輕輕得拍拍許墨的後背,“這里我熟,你們倆別一起迷路了才好。”

              說完便用手牽住許墨的大臂,拉著他往外面走。

              “誒,許...”李梧桐見許墨眼見著要被人拉出去,一個激靈醒了神,忙跳起來叫他的名字。剛咬出了一個字,就被坐在一旁的趙竹捂住了嘴巴,後半個字死死地堵在了嘴里。

              她莫名其妙地甩開了趙竹的手,一回頭,卻看見原本坐在位置上的幾個年輕的警察都站了起來,滿臉興奮地盯著她。

              “妹子,你有什麼事就使勁叫啊,趁他們還沒有走遠現在還能听得到的。”坐在甦嬌嬌對面的年輕年輕警察說話聲音都有點抖了起來。

              他似乎也察覺了自己的異樣,端起旁邊的水杯猛地喝了一口,才發現杯子底部有些陳年的霉點,又皺著眉頭將杯子放回了原處。

              “不用了,原本想要讓他帶我一起的,人走都走了,我還能忍一忍。”李梧桐坐回原處,裝作有些失望地擺弄起了指甲。旁邊的幾個人都還站著,眉頭卻也跟著微微皺了起來。

              滿屋子瞬間安靜了下來,只能听見女警官不斷敲擊鍵盤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加快了速度,將最後幾行打完,站起來打破了尷尬︰“你們都站著干嘛,我這邊好了,幾個游客麻煩過來驗一下門票吧。”

              她抬起頭,笑眯眯地看著幾個姑娘,見她們面露遲疑,語氣又加快了一些,跟著解釋道︰“就是你們來之前的那張小卡片,你們導游沒有跟你們說要保管好嗎?”

              甦嬌嬌面上才露出了一些恍然大悟之色,摸了摸自己的包站起來,走到女警官面前:“我找一找吧。”

              她俯下身子,視線落在女警員錄數據的電腦上,果然看到了桌面上有個類似于地圖的圖標和一個攝像頭標志的軟件。從這里果然也可以打開地圖,甚至檢測她們的位置。

              她在包里摸了摸,手握住了噴霧又轉向了手術刀,才露出了有些糾結的表情︰“哎呀,我找不到了...我還以為進門之後門票就沒用了呢,就隨意塞回了包里。”

              “沒關系,你再找找吧。其他人呢?”

              幾個姑娘都露出了一副低頭搜尋的樣子。

              “找不到了,不會是根本就沒有吧!”原本坐在後面喝著茶的老警察把杯子朝著桌子上一拍,猛地站了起來,“讓你們說你們給我寫個劉亦菲吳彥祖,要門票證明身份的時候又拿不出來,那麼不會是來偷文物的吧把包都給我交出來。”

              “薛警官,”甦嬌嬌停下了手里的動作,忍不住挑眉反問了一句,“你有搜查證嗎?你這是非法搜查知道嗎?”

              “去你媽的非法搜查,老子在這里就是王法!”他冷笑了一聲,猛地掏出腰間額□□,對著天花板就開了一槍,厲聲喝到,“都他媽的把通行證給我交出來!”

              旁邊剛剛坐下的警察都站起身來。

              “我們人少勢弱的,騙您干什麼呢?我們今天中午在瑤華宮,不小心撞了鬼,一下子嚇得把門票什麼的都丟了。”甦嬌嬌從包里掏出蕭筠的巫蠱娃娃,“名字也告訴你們了,是你們自己不信的。”

              她順手將娃娃朝著前方一遞,原本用黑色繡線繡出來的上揚的嘴角忽然微微掛落了下來,拿著槍氣磅礡的老警察猛的向後一退,搪瓷的杯子落在地上,發出了一聲極脆的聲響。

              “放屁,那些死鬼還要你們的通行證干嘛?!”他整個人暴躁了起來。

              甦嬌嬌猛地縮回左手,右手握著手術刀,徑直朝著離她最近的女警察腦袋上查去。大概因為是新手,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正中眉心。手術刀像是插進橡皮泥一樣毫無阻礙地插進了腦子,一點點血液混著黃色不知名液體流了出來。

              “我只是問個名字!”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死死地睜大眼楮,半天從喉嚨里擠出一句話。

              甦嬌嬌只覺得手軟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猛拉了一下︰“快跑!!”

              周圍的人都楞了一下,編便看到那個女警察單手握住手術刀,仿佛被插的一腦子血的不是自己一樣,面無表情地將刀子緩緩拔了出來。

              時敘猛地拉著她的衣領就往外面狂奔,嘴里用了吃奶的力氣吼道︰“快點跑!不要跟她們硬杠,她們都是死人!”

              其他人才反應過來,發瘋一般地朝著門口跑出去。

              出了正門十幾米遠,才听到屋里人暴怒的聲音︰“遇到盜墓者和文物販子,格殺勿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