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科幻小說 > 我在恐怖世界當皇帝 > 27.關于真的不要想太多和瑪麗甦殺器
              “老大, 那小娘們兒故意把瑤華宮說出來,不會是設了什麼陷阱引我們過來吧。”

              深宮大院里四處蕭索,其實四處走動起來還有許多不同。他們一伙人昨日去的院子蕭條得很, 門窗都透著風, 一點防不住寒氣。屋後還開闢了一小塊菜地, 一副佛系種田自給自足的樣子。

              這所謂藏著寶藏的瑤華宮,卻進了大門就是撲面而來的暴發戶氣質。院子里蒼翠一片, 排著一些花盆,雖然里面的植物已經枯死了, 但是光看青花瓷的盆就價值不菲的樣子。里面格局也大了很多, 七進的大院子, 四處雕花畫壁擺件像是不要錢一樣堆的四處都是。

              “誒呦, 這鐘可是純金的, 要是能拿出去能賣不少錢吧?”張老二倒是第一次倒這種“高檔”的地方來,進屋環顧了一圈, 一雙眼都直了, 瓷器書畫不敢踫, 走到一台金擺鐘面前被徹底黏住了步子。早晨偷偷藏了雙銀筷子, 還覺得自己是沾了個大便宜,這會兒才知道這種皇宮里也分寒酸和富貴。他看著眼紅,咋麼咋麼嘴, 把手在衣服上擦了兩把, 才伸手去摸掛鐘上的花鳥裝飾。

              “老張!”高忠良在旁邊斜眼圍觀了半天, 一下子沒忍住開口喝住了他。本來招攬張老二他們幾個人就是因為這貨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但要是真一手下去把上邊的雕刻當普通金子掰下來藏起來賣了,這□□位數有價無市的文物可就毀了。

              一群土老帽兒。高忠良扯了扯嘴角,忍著不耐煩開口勸道︰“老張,這宮里的東西大多數都有標記或者記載的,你拿出去也脫不了手。不如找點沒有標記的金條什麼的,有機會帶出去也好倒賣。”

              說道金條,他嘴角才微微向上勾了一點︰“早晨那小姑娘說有寶藏我還以為是糊弄我們的,看看這擺設……”

              他說道一半,忽然止住了話頭,臉上露出了有點懊悔的表情,似乎不該提起寶藏的話題。

              “行吧,那我不踫了,再去別處找找出口。”張老二一臉不快地放下了手,冷著臉朝側屋晃過去。

              待他身子一拐背影消失在門後,高忠良臉上的笑才淡了下來,轉頭回自己的兄弟︰“張老二這一群人干正事兒的時候腦子不好使,偷雞摸狗耍流氓倒是比誰都熟。我們這邊二十幾個大男人,你還怕他們幾個嬌滴滴地小姑娘加兩個小白臉能翻出什麼風浪來?”

              倒是被翻紅浪還不錯。那小娘們忽然叫出來這地方,怕是小白臉滿足不了她,故意挑個借口朝他們投誠吧,雖然那個不如那個“仙女兒”的好看,但是看得懂形勢夠機靈,當個解語花也不錯。

              做完了美夢,他又收斂了神色,仔細交代身邊的兄弟不要隨便亂踫,引導著那些要錢不要命的新入伙成員多摸索些東西,給他們排除錯誤答案。

              ——

              張老二出了門就忍不住啐了一口。

              呸,什麼東西,叫高忠良還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忠良了,也不睜著狗眼看看自己跟對方小娘們兒講話的時候那德行,眼楮都恨不得把人家衣服扒光了,說不定還以為人家姑娘上趕著勾引他呢。

              不過對方那個女人可他媽真好看。

              他想著又習慣性地搓了搓手,轉身摸到了側殿里。高忠良說昨天那人突然中了邪把自己捅死了,別人可能信,張老二這種行走了多年的老油條可不信。跟死人在一起的是高忠良的兄弟,那把匕首上嵌著各種一顆鴿子蛋那麼大的紅寶石,地上還散落著些珠寶,說什麼中邪,分明就是分贓不均失手殺人。

              不過也無所謂了,只要不坑到他頭上管他屁事。

              側殿的門封著,倒是沒有上鎖,被他輕輕一推落下了一層灰來。相比較正殿,這里樸素了許多,看起來並沒有人居住的樣子,桌子上倒是還擺放一套精致的茶具,看起來價值不菲的樣子。

              就是這東西太過嬌貴了,大概連大殿都出不去就會變成一堆碎片。

              他撇撇嘴,十分嫻熟地朝著內寢走去,直奔這梳妝台,打開挑了幾把尖銳一點的簪子裝進包里。這東西必要的時候能當武器,拿出去賣不掉熔成金子也能換點錢。就那高忠良清高,這東西說的好听點是文物,說難听點就是冥器,人要是不用,說到底還不是死物,拿出去買了換點錢讓他張老二過上好日子,也算是替死人積福了。

              顛了顛分量,他把東西收進包里,剛準備翻看一下面的抽屜,就感覺自己的肩頭被不輕不重地拍了一下。

              “誰?!”他猛地回過頭去,身後卻空無一人。

              環顧了一圈,他才發現,原本應當白色的層層疊疊的布幔落下來,這屋子的格局格外大,一般來說是要擺個屏風放在中間,不知道是被搬走了還是怎麼的,顯得格外空曠。

              “不要裝神弄鬼的!老子不怕你!”張老心頭一緊,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罵了幾句,也沒有回聲,仿佛剛才那下子只是他的幻覺一樣,他只好硬著頭皮,又拉開了一個抽屜,抓了里面一把扳指塞進一股腦兒塞進包里,轉身便朝著屋外快步走去。

              還沒走到門口,他便听到了外面喚了一聲︰“張老二,你沒事吧?”

              “老子能有什麼事兒,就你們相信這些鬼鬼神神的。”他下意識地回嘴道,或許是因為屋外有人,他膽子格外肥了起來,四處審視著回了主臥,在屋子正中間站了半晌,才腳步一轉向梳妝台,準備繼續搜刮首飾。

              只是才邁開腳步,邊听到旁邊的衣櫃里忽然傳出一聲清脆的笑聲。聲音影影綽綽,听起里便像是一個極年輕的女子,響了兩下,又像是被扼住了脖子一般戛然而止。

              “……誰?”

              櫃子里卻安靜下來,仿佛一切只是他的錯覺而已。

              ……

              死死盯著櫃子,憋了半分鐘,趙老二忍不住大喝了一聲︰“裝什麼鬼,老子不怕你!!!”

              吼完之後拔腿就跑。

              還沒跑出兩步,便听到櫃子里咚咚幾聲響,整個櫃體輕微地搖晃了起來,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破櫃而出。剛要驚叫出聲,就感覺後後頸一痛,整個人都失去了意識,軟軟地癱倒在了地上。

              江小秋從柱子後面完全探出身來,拔出麻醉針,拿出酒精棉消了消毒,忍不住抱怨道︰“我早說直接簡單粗暴一點就好了,你們非得搞得那麼麻煩。”

              那櫃子又輕輕地響了起來,卻是下面的櫃門輕輕打開,溫念慢慢地從里面爬了出來︰“不是怕來的人多不好收拾嘛,畢竟我們都是嬌弱的女孩子。”

              櫃子里的空間太小,她縮在里面筋骨都有點疼,手里握著的麻醉噴霧都沒派上用場,便稍微活動了一下,將地上已經迷暈了的男人用綢子按甦嬌嬌教她的方法捆了起來,然後堵住了嘴。

              甦嬌嬌站在屋子門口,又喊了兩聲︰“張老二,你沒事吧?”才推開門走進來,又學著張老二的聲音沖著外面喊了一聲︰“奶奶個熊的,外面整的跟個暴發戶似的,里面怎麼那麼寒酸。”

              向外張望了一眼,確定沒有人都沒發現這邊的異常,才掩上門小步跑進來,同溫念一起將捆好的人拖進了櫃子,又打開上面的櫃子,看見之前迷暈的兩個人沒有生命危險,才將上下櫃門關上,用插銷將櫃門從外面銷了起來。

              “怎麼經歷了一個世界,還有人膽大包天不信怪力亂神?”溫念又活動了一下肩膀,還是覺得這邊的事情順利的有點不可思議。

              她們從上個世界拿了些藥品,反正對鬼神沒用,基于對方人數態度而且看著都不像善茬,所以甦嬌嬌提議先搞定一部分再談判。三個人佔領了三個據點,最大程度地完成“開門殺”和“回頭殺”。

              其實就算手里拿著“未來高科技藥品”,對方畢竟是身強體壯的男人,溫念開始還在擔心會不會被對方奪了武器,卻沒想到不過半個小時,前前後後就有三條魚乖乖地上了勾。兩個膽大的沒有防備被江小秋打了麻醉針,膽小的那個想逃,誰知道剛一開門被甦嬌嬌噴了一臉。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嘛,況且對方也不一定經歷了一個世界。”高忠良那樣愛出風頭搞小團體的人如果在桃花源或者東方明珠,她們一定不會沒有印象,對方想必是從其他世界穿過來的。

              恐懼這件事情本身,不一定有初始,也未必會有盡頭。

              “……你是說,他們本身可能真的是故宮的游客?”同她們一樣,買了門票游覽,她們的世界直接被吞掉了,而他們的世界卻無聲無息地被惡靈侵佔?

              “……你想太多了,我沒有說。”甦嬌嬌其實只想說這些人是有點蠢的過頭了,帶那麼多金子要是出不去,是準備以後熬不過吞金自殺嘛?

              她敲了敲腦殼,嘆了口氣︰“咱們現在戰績3了,去後面看看李梧桐她們怎麼樣吧。”

              幸好這里的窗戶都不高,三個人輕車熟路地翻出了窗台,繞到後花園,就看到李梧桐旁若無人地坐在後面的秋千架上,正指揮時敘給她推秋千,一雙縴細白皙的小腿在空中蕩啊蕩的,看得人心尖一蕩。

              見到其他三個人過來,時敘像是扔掉燙手的山芋一樣扔了秋千,一溜煙沖著甦嬌嬌她們跑過來。

              跑近了,三個人才看清楚黃毛整個人都像蒸紅的蝦子一樣,耳尖都要滴出血來。小聲地叫了一聲“大佬”,又含含羞帶祛地看了李梧桐一眼,才細如蚊蠅地匯報道︰“我們的任務完成了。”

              說著讓開身子,露出後面一坑的人。

              橫七豎八的男人,像是被捆螃蟹一樣捆成一團,扔在坑里,臉上還殘留著一點色眯眯的笑容。

              這屋里住的妃子生前很是講究,每逢雪天就要捧無根雪存在壇子,埋到春天釀酒。雖然甦嬌嬌很懷疑這樣會不會讓酒壇成為培養皿,但是留下的坑倒是個好東西。

              難得李梧桐第一次應和了甦嬌嬌的提議,自告奮勇要了一打迷藥和兩個男生一起駐守後院。

              見甦嬌嬌來了,李梧桐才得意洋洋地從秋千上站起來,揚著下巴總結今天這場戰役︰“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她,李梧桐,24k純瑪麗甦,雖然干不過甦嬌嬌,也干不過人形怪,但是這些臭男人來一打干一打。別說她帕子上是迷藥,就是上面是□□都有的是男人把伸上來讓她迷。

              “所以說,宿主你看,人家為了兌換瑪麗甦光環都能強吻時敘,霍亂你後宮,你真的不考慮跟其他玩家拉拉小手積攢積分兌換特殊物品嘛?”沉寂了一天的系統終于強勢冒泡。

              甦嬌嬌微笑︰對不起您的宿主對您打開“我不听你無情無義無理取鬧”模式,如果知趣請您閉嘴。

              “梧桐你真棒!”吸了一口氣,甦嬌嬌豎起大拇指大力夸贊她,“你這邊8個,現在大概還剩下十來個人,咱們現在就等竹子她們成功,就過去談判吧。”

              她話音剛落,前廳就傳來一聲撕心裂肺地尖叫聲︰“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