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科幻小說 > 我在恐怖世界當皇帝 > 26.遇故人未必是快樂的事情
              窗外的女人耐心地站在窗前, 一直等到天蒙蒙亮,才驟然消失在輕薄的晨霧中。

              “小時哥,你媽給你拜的這廟還真的挺靈驗的, 下次考試的時候我也要去拜拜。”黃毛的寶藏背包里裝了不知道多少野外露營的東西, 除了一頭放蕩不羈的黃毛, 幾個人都以為他是那種追求自由風一般的旅行者,想到他陪著媽媽在廟里老老實實拜佛的樣子還有些分裂。

              江小秋接過他遞過來的跌打酒, 十分嫻熟地揉開,在甦嬌嬌小腿上揉搓了起來。愈接近晨光熹微, 白貴嬪的鬼氣就更加弱了起來, 原本屋內擺放整齊華貴光鮮的擺設也逐漸變得有些陳舊起來, 雪一樣的緞面也冒出了一些污色, 似乎是許久之前濺上過血跡一樣。

              等腿上的痕跡又褪去了一些, 甦嬌嬌才向江小秋借了點工具,三下五除二把昨天躺過的硬塌拆了個干淨, 殘骸用床單一包, 一股腦地扔到了床下。

              “行了, 小甜心, 咱們好好談一談食物的事情吧。”

              翠微宮本就是那種不太富貴的宮殿,難免讓人想到深宮怨婦,來這里的人本就不多。拆了塌, 冤魂就再也沒辦法直接傷人, 也沒辦法再索要食物。

              做鬼嘛, 為了口吃的, 自然是得拿的起放得下的。

              雖然第一天半夜驚魂,弄了一腿的傷,甦嬌嬌好歹從鬼魂弄了一張簡易的地圖。這位姓白的貴嬪在家就是嬌嬌女,死過一回,只記得附近幾座宮殿,御膳房的路倒是記得清楚。

              正中甦嬌嬌的下懷。

              折騰了一夜,其實幾個人已經餓到麻木了。江小秋和甦嬌嬌走在一起研究地圖,背後李梧桐還在忍不住抱怨著︰“御膳房一听就不是什麼好地方好嗎?你們沒看過恐怖片里面什麼人肉叉燒包的,不要找不到東西吃反而自己成了什麼怪物的干糧。”

              甦嬌嬌還在想著事兒,江小秋就忍不住懟了她︰“梧桐姐姐昨天不是還說我們要遵守游客須知的嗎?”

              這地方那麼大,傻子都知道憑她們自己肯定走不出去。不說當初在明珠的時候電梯一共有六扇門,這個世界可能還有其他的幸存者,在桃源世界也一定有逃出來的其他幸存者。想要找到下個世界的門,就必須在盡快時間內聯合更多的人一起找出口。

              鬼要吃東西,人吃飯也是剛需,御膳房這種地方自然就成了她們能見到人最多的地方。

              李梧桐許是被人捧得久了,被她堵了一句居然說不出話來,江小秋也懶得跟她多說,轉頭看甦嬌嬌,便看到她正看著地圖出神。

              甦嬌嬌是真的不信任那個游客守則。

              白貴嬪的話基本上印證了不能亂摸東西都規則,完全遵守規則的情況下,剛剛好可以保持人在有吃有喝的情況下,如同游魂一樣地話在宮里生存下去。但是出口是存在的,這個世界的名字叫做“我在故宮珠光寶氣”,那麼出口應該多半和珠寶相關。相對的,手機上那個“獲取更多資源”不可能沒有意義,說明了可能是在某一些條件下才能觸發新的信息或者功能,這個條件,比起進入某個地方,她更傾向于獲取某個東西。

              甦嬌嬌將地圖的形狀刻畫在腦子里,笑眯眯地摸了摸江小秋的腦袋,很誠懇地跟李梧桐道歉道︰“不好意思啊,我們家小秋不太懂事。其實梧桐你可以這樣想,電視劇里面皇帝都喜歡打扮成太監侍衛,在御膳房御花尋找真愛。說不準你一去御膳房,那皇帝的鬼魂就傾倒在你的石榴裙之下,為你瘋為你狂為你框框撞大牆呢。”

              一樣餓著肚子一夜沒睡,李梧桐還是皮膚剔透,人倒是縴瘦了一點,整個仙得都好像隨時要飛天一樣。

              瑪麗甦少女啊!麻煩你趕快開啟瑪麗甦光環讓這宮里的狗皇帝放我們一條活路吧!(祈禱臉)

              ……狗皇帝?

              “我有點餓了,我們還是快點去御膳房吃飽了好干活吧。”甦嬌嬌有點尷尬地摸了摸肚子。

              走到了後半程,不用地圖,幾個人也循著香味找到了所謂“御膳房”的所在。

              說是御膳房供應,其實真正開放的是旁邊的一個偏屋,早上七點多臉面就擠擠攘攘地坐滿了人。走到偏屋的時候其實是經過廚房的,里面安安靜靜的,不像是有人的樣子,屋頂上的煙囪也沒有一點煙火。

              即使如此,另外一個屋子的游客卻吃的正歡,好像真是來旅行的一樣,絲毫不在意食物的來源。屋里十幾張方桌都擠滿了,甦嬌嬌她們只好在外面等著,倒是時敘眼尖,一眼看到了坐在里面埋頭吃著小籠湯包的段佳柔和常峰兩個人。

              “常……”他剛要開口,就看見坐在窗邊的一個哥們吃完飯,將雕琢精細花紋的銀鑄筷子用紙擦了擦,偷偷塞進了自己的口袋里。

              大概是心虛,他塞完之後又環顧了一圈,恰好同時敘的目光對上,卻一點丟臉的意思也沒有,倒是將手放在脖子上劃拉了一下,警告他不準說出去。

              倒是段佳柔感覺到了這邊的動靜,看到了外面一行人。她推了推常峰,拿起桌子上包好的一袋油酥餅快步走了出來,走到門口才頓了一下,加快了步子將甦嬌嬌拉到一旁︰“別惹他們。”

              她們兩句話之間,屋子里已經有幾桌人抬起頭來看向窗外。

              他們大多打扮普通,身上還有些塵土和血跡,看起來就像是才從其他世界逃難的游客。

              見其他人看過來,段佳柔立即壓低了聲音︰“我們昨天逃出來,剛好遇到那桌人的一個同伴拿了一把匕首在殺人。匕首上生了蛂A鈍的很,他一連捅了十幾刀人才沒了動靜。當時我就嚇軟了,想跑卻被發現了,他剛要追過來,卻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倒在了地上,突然用匕首猛捅自己,活生生把自己捅死了。”

              段佳柔講到最後,臉都白了,常峰趕緊攬過把人護在懷里,才同樣壓低聲音說道︰“我們懷疑他們就是那些“盜墓者”,只是惹上了什麼不該惹的東西。”

              是不是盜墓者不好說,倒確實是惹了不該惹的東西。生了蛌漱P首應該是這宮里的古物,那人多半是被匕首上的冤魂索了命。

              甦嬌嬌听完,微微張開了嘴巴,臉上立刻抖出一副吃驚害怕地樣子,轉頭看向許墨,因為太過激動一下子沒壓住聲音︰“那我們昨天在瑤華宮找到的寶……”

              “藏”字沒說完,她就仿佛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一樣,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屋里剩下的一半人也紛紛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望了過來,屋里頓時陷入了一片寂靜。只有靠窗處的一個方臉漢子還在捧著一碗熱豆漿,咕嚕咕嚕地喝完才擦擦嘴站起來,一臉爽朗地朝著外面幾個人走過來。

              “兄弟,艷福不淺啊。”這隊人里就兩個男人,黃毛色厲內荏的小混混模樣,也就眼前這男人看著精英一點,倒是帶的幾個妹子都不錯。他眼楮滴溜溜地在幾個姑娘身上轉了一圈,最後停在李梧桐的身上,臉上的笑意更深了一點,仿佛已經勢在必得了一樣。

              段佳柔情侶倆倒是沒想到甦嬌嬌听完之後會鬧這種ど蛾子,頓時變了臉色,又不敢冒然離開,只能憋著一口氣听著兩邊的人裝逼。

              “鄙人高忠良,初次見面,多多關照。”高忠良似乎在屋里的人里地位很高,長著一張正氣的方臉,語氣里還是帶出了些高傲,一副要招募賢良的態度。

              許墨有點摸不準甦嬌嬌的意思,只好點了下頭算是致意。倒是旁邊的甦嬌嬌看著更慌亂了些,學著段佳柔掐常峰的樣子在許墨腰上掐了一把,嬌聲嬌氣地催促道︰“墨墨,人家忽然不餓了,咱們再去別的地方看一看吧。”

              說著便不理人,一把握住段佳柔的手,拖著她扭頭就走。

              一直走到了拐彎處,才被段佳柔狠狠地一把甩開了手︰“喬甦,你你是不是被上個世界的怪物給嚇傻了?”

              “你不是也覺得我傻了好忽悠?”甦嬌嬌有點嫌棄地擦了擦手,“就你膽子大,敢跟殺人犯一桌吃東西?還是你們說好了一起忽悠我們入伙送人頭?”

              段佳柔臉上氣急的表情立即僵硬了起來。

              甦嬌嬌抱著臂冷笑起來。

              以段佳柔的戀愛腦子不會憑空編假話,更不會在常峰在身邊的時候主動同她講話。想必對方真的有人偷偷拿了一支匕首,因此被厲鬼殺了,但是因為死亡來臨太快沒有獲得更多信息,因此急需別人來進行測試他們的猜測。

              目擊證人段佳柔兩人被強行拉入了伙,大概想用“盜墓者,殺人犯”這種名頭唬她們,讓她們走在前線送人頭。

              這點想法倒是跟甦嬌嬌不謀而合。

              “現在你都跟我走了,回去了他們估計也不信任你了,不如跟著我混吧。 ”對視了一會兒,甦嬌嬌才拍了拍手,放軟了態度。不再看段佳柔,轉過臉好聲好氣地同常峰商量。

              這對情侶既然拉的過來,顯然沒有站好陣營,甦嬌嬌這副戲精的樣子,高忠良都沒有把她放在眼里,顯然兩個人沒有想要討好高忠良而多說她的事。高忠良這個男人實在是自視甚高,不知道是看不起她們一群女人還是因為覺得自己人多勢眾。

              可人再多也要一條心才好,他手下有人說跑就跑,又有人不怕死地私藏器物,不要最後被搞死在自己人手里才好。

              “走吧,咱們去瑤華宮,看看這位高忠良有什麼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