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科幻小說 > 我在恐怖世界當皇帝 > 25.媽媽給的金豆喂了鬼了
              “我好餓啊……”

              她捂住自己的肚子, 猩紅的嘴唇像是要滲出血一樣,原本被繩索勒得青紫的脖子忽然響起了嘎扎嘎扎的聲音,如同一條蛇一樣伸長了起來。

              甦嬌嬌腦子還沒反應過來, 身體已經作出了反應, 將趙竹一把推到了一邊, 倒在了原本鋪在地上的被子上。

              白貴嬪一口咬空,眼里的血絲更重了起來, 轉頭就直接攻向甦嬌嬌。

              其他人看不見冤魂的身體,卻能看見地上那團影子突然扭曲起來, 同伸長蜷曲成了一個極怪異的弧度, 一口咬空, 便用脖子纏著甦嬌嬌的小腿, 像蛇一樣地向上綿延。原本光滑白皙的腿上被爬過的地方立即出現了片烏青, 似乎要滲出血來。

              “喬喬姐!”

              “嬌嬌!”

              甦嬌嬌只覺得大腦一片茫然,順著她小腿爬行的頭顱嘴角還在不斷滲出唾液來, 與她冰涼近乎潰爛的皮膚相貼, 很快便攀爬到她的小腹上, 搖晃了一下腦袋, 似乎在思考肚皮下面的東西好不好吃。

              許墨已經尋著影子去抓扭曲的腦袋,卻一把抓了個空。

              他一動手,甦嬌嬌才猛地反應過來, 伸手撩起旁邊的床單就罩在腦袋上, 然後隔著床單死死地鉗住了她的脖子。

              沒有直接接觸, 鬼魂身上帶來的腐蝕果然小了一點。這脖子看起來像是拉長了柔軟的面條, 實際上力道卻大的很。約莫是感覺要死了,甦嬌嬌的腦子就像是被灌了一瓶假酒一樣,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揪住她的腦袋扯的更長了些,然後敲個骨節就將脖子硬生生地打了個死結。

              勒住了咽喉,白貴嬪的頭漲的像是要滴血一樣,跟甦嬌嬌對峙著,卻沒有再進一步。

              “我說,我又不好吃,小姐姐你清醒一點。”甦嬌嬌喘了口氣,只覺得被纏住的一條腿完全沒了直覺,整條腿都紫的發黑,跟冤魂吊死的脖頸近乎一致。

              “你離不開這里,即使把我們都吃了也填不了牙縫,不如我們明天幫你去御膳房拿食物,你想吃什麼就有什麼……”

              她說到御膳房,白貴嬪臉上的表情松動了一下,臉上的赤紅淡了一點︰“想吃什麼就有什麼?”

              她脖子歪了歪,剛好扯到了死結,啞著嗓子忽然說道︰“我想吃我娘做的酒釀元宵,還有豌豆黃和松鼠桂魚。”

              一邊說著,一邊臉上的猙獰又消了一些,露出了雪白剔透的面皮,半張臉還是二八少女的模樣。

              “御膳房的大廚什麼都能做出來,我們明天出去給你找好不好?”甦嬌嬌忍著痛,表情盡量真誠地同她商量。

              大抵是被酒釀元宵、松鼠桂魚和豌豆黃自我攻略了,白貴嬪臉上的怨氣又消掉了一些,嘴里哼了一聲︰“但是我娘做的最好吃了。”

              她似乎才覺得自己這樣纏著人家不太合適,想要將脖子縮回去,只是架不住脖子上打了個節,只能眼淚汪汪地看著甦嬌嬌,滿臉寫著求她幫忙解開。

              ……

              解結容易系結難,誰能保證這姑娘一會不會又怨氣上頭。她猶豫了一下,冤魂的臉色又沉了下來。甦嬌嬌心里一慌,旁邊的時敘卻忽然一拍腦袋︰“emmm,我都忘了我好像還有袋巧克力豆。

              ”

              他說著在自己的包里摸索了一下,掏出了一包金豆一樣的東西,遞到了甦嬌嬌手里。

              幾顆豆子確實帶著食物的味道,冤魂立即伸長了腦袋湊過去,還不待甦嬌嬌看清楚是什麼東西就張口囫圇吞了下去。吃完之後才在甦嬌嬌手心又舔了舔,仿佛突然吃飽了一樣,身上的怨氣逐漸褪了下去,像是面條一樣軟軟地滑開,脫離了甦嬌嬌的身體。

              在旁邊的許墨趕緊將甦嬌嬌抱起來,放到另一邊剛剛李梧桐睡過的軟塌上。

              “接觸過物品之後對影響不能消除嗎?”冤魂離開了皮膚,甦嬌嬌的腿肉眼可見地好了一些,但是皮膚被纏過的地方仍然是烏紫烏紫的。

              這已經比甦嬌嬌想的結果好多了。

              她剛才分明感覺到剛才那顆腦袋搭在她肚子上,是真的想要剝開她的肚子,冷冰冰的牙齒已經磕到了皮膚,大概是有點不適應活人的熱度,才遲疑了一下。

              她一邊用手按摩了一下腿上的經脈,感覺有了些知覺,一邊抬頭問時敘︰“你給她吃了什麼東西?”

              “……就,巧克力,加我媽去年帶我去廟里求的開了光的金豆子。”黃毛摸了摸頭發,臉上露出了些緋色,他媽要是知道他把保今年不掛科的東西拆了喂了鬼,大概會把他也拆了祭文曲星把。

              他從口袋里又摸出了兩個,指著已經完全甚至不輕癱軟成一團的白貴嬪問道︰“要加點量嗎?”

              “不用了吧。”甦嬌嬌搖了搖頭,“徐良溪還在窗外呢。”

              她回了下頭,這下屋里的人都看到了,一個身著宮裝的女子就站在她們這間屋子的窗前,沒有點燈,只有皎潔的月光在窗戶上留下了一個姣好的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