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科幻小說 > 我在恐怖世界當皇帝 > 24.傻白甜的白貴嬪
              甦嬌嬌的身子猛地抽搐了一下, 忽然覺得肩膀上的力道一松,便下意識地翻過身來。

              地上的月光落成了一片白霜,時敘和許墨兩個人因為太冷而團在了一起, 身後卻沒有人的影子, 也沒有血跡。

              不知道剛才是不是幻覺, 但是甦嬌嬌的肩胛骨還隱隱作痛著。她心還吊在嗓子眼,不知道該不該出聲喚醒別人, 卻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輕輕擊打在她的腹部。

              是一雙粉的的繡花鞋。

              她身下的硬塌正上方懸著一個身穿宮裝的女人,被一根白綾掉在房梁上, 身子像是蕩秋千一樣搖搖晃晃, 穿著繡花鞋的腳尖時不時蹭到甦嬌嬌的小腹。

              甦嬌嬌一抬頭, 正好看見那人臉因為淤血完全黑掉了, 一雙眼楮充血外凸, 血紅血紅地正對著她,那白綾仿佛系的不太緊, 隨著她尸體的搖擺隨時都要斷開的樣子, 尸身一晃一晃就要撲到她身上來。

              一瞬間, 甦嬌嬌便覺得血猛地沖向了腦子, 四肢完全失去了力氣。

              “甦……喬喬。”

              忽地一個男聲響起,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原本躺在地上團成一團的許墨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了身,站在她的硬塌旁邊, 小聲地喚了一聲她的名字。

              “……怎麼了?”被他一打斷, 甦嬌嬌猛地打了個寒顫, 才醒過神來。外面的月光亮堂堂的, 在看梁上已經完全沒有了什麼吊死的女人,仿佛剛剛只是她的大夢一場。

              許墨也注意到了甦嬌嬌的視線,看了一眼橫梁,倒是沒有再多問。只是半蹲下身子,將甦嬌嬌從塌上拉起來,平靜地解釋道︰“我覺得屋子里有些冷,怎麼不如去院子里熱熱身吧。”

              要不是因為許墨的手是熱的,甦嬌嬌幾乎都以為許墨是被女鬼上了身。一抬頭,才看見許墨手里手機的屏幕亮著,自帶的系統正顯示著屋內的溫度。

              4度。

              這個天氣,外面的梅花還沒開,屋里的傳熱再好,也不至于低到接近零度。

              “……那還是出去熱熱身吧。”

              四度的氣溫,屋里的人居然還睡的沉沉的,甦嬌嬌從塌子上爬起來腳還是軟的。大家做人二十幾年,都是第一次見鬼,許墨的臉色也不好看。甦嬌嬌再抬頭借著月光仔細打量了橫梁一眼,上面居然真的掛了個繩套。

              她打了個哆嗦,一把抓住許墨的手臂,下意識地便問道︰“你剛才有沒有看到……”

              她話還沒說到一半,已經意識到了不對,立即閉了嘴,一手猛地拉響了自己口袋里的報警器,一邊先拉著許墨朝外面跑。剛繞出臥室的屏風,就看到原本被刻意打開的的屋門砰的一聲被關了起來。

              屋子里的涼意更重了起來,屋里響起了溫念兩個女生的尖叫聲。

              “沒事……人固有一死,我死前還去過故宮。”甦嬌嬌深吸了兩口氣,逼迫自己冷靜下來。趙竹的第六感不會錯,屋頂上也有神獸不會沒有意義,系統也不會布置必死局。

              兩人還在猶豫要不要強行沖出屋子,外面卻忽然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敲門聲極輕快,來人手里拿著一盞宮燈,隱約能看出是一個身材高挑身著宮裝的女子。她輕輕地敲了幾聲,聲音清脆地開了口︰“請問里面是誤入的游客嗎?我是這里的管理員,這里不能居住,請盡快出來,我帶你們到安全的地方去。”

              她說完,手里的宮燈晃了晃,黃色的光暈在窗戶都稜紙上映出一個好看的臉部輪廓。然後就沒有了聲息,似乎是在外面禮貌地等待她們一樣。

              屋里的寒氣頓時更重了起來。

              甦嬌嬌猶豫了一下,忽然感覺一雙手搭在了另一邊的肩膀上。她頭皮有些發麻,看許墨沒有反應的樣子,便知道他看不到自己身後的“人”。屋里的人已經沒有了動靜那只手搭在她肩膀上,又用銳利的指甲戳了戳後背的蝴蝶骨,似乎是在催促她似的。

              甦嬌嬌只好硬著頭皮問門外的人︰“管理員小姐,你姓徐嗎?”

              門外的人影忽然模糊了一下,片刻才冷冷地回應到︰“看來你們不需要引導了,那麼奴家就先離開了。”

              然後人影便忽然消失在了門後,手里的那盞宮燈咕嚕一聲掉在地上,原本的一豆黃色的燈光熄了下去。

              甦嬌嬌才慢慢回頭看向身後的“人”。

              她還是那副吊死鬼的宮裝打扮,只是離開了繩索,臉上比剛才看起來正常了不少,至少淤血褪的差不多了,只有下巴和脖子一圈還有些尸斑。見甦嬌嬌轉頭看她,她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把自己外凸的眼球朝里面按了按,然後像一只小型犬一樣可憐巴巴地問道︰“你們有吃的嗎?你們身上好香啊。”

              說完了之後可能是覺得有些害羞,臉上開始充血,原本已經褪到了下巴尖的尸斑又重新爬上了臉頰。

              姑娘!穩住!

              甦嬌嬌猛地點了點頭,一個箭步地沖到屋里,對著滿臉驚悚加懵逼的小伙伴扯開嗓子喊到︰“兄弟們,有吃的嗎?!”

              ——

              “你們那的東西可真好吃,比陛下賜給我的貢品還要好吃一點點。”翠微宮的女鬼姓白,生前是個貴嬪。趙竹最後從包底翻出了幾塊士力架,白貴嬪一口氣吃了四根,臉上的尸斑才褪干淨,顯出了白白嫩嫩的一張臉來,看著年紀要比江小秋還小一些。

              她拆開第五根,才有點不好意思地同甦嬌嬌道了個歉︰“不好意思啊,我是站在這個塌子上吊死的,感覺到了生氣一下子沒忍住,戾氣重了一點。”說道吊死,她下巴上的尸斑又冒了尖,頓了頓才開始瘋狂吐槽道,“外面的那個女人叫徐良溪,她可壞了,自己死了就見不得別人活著。她進不了我的主殿,就經常晚上誘騙屋里的人出去殺死。”

              她不說甦嬌嬌也大概將兩個人的恩怨猜的七七八八。白貴嬪這個傻白甜從前似乎和徐良溪是好朋友,傻白甜懷了孕,還傻傻吃了“朋友”的東西,然後肚子里的孩子沒了,後來不知道怎麼的,人也被害的吊死了。

              然後大概就變成了主殿里大概地縛靈一樣的存在,出不去外面的人也不敢進來。

              “所以說,這里是有很多鬼魂的,但是必須要觸踫到孤魂生前比較重要的東西才能看見鬼魂並且發生接觸?”

              其他人目瞪口呆地看見一根根的士力架憑空消失掉,原本桌子上的那盞燈被點亮,照出了一個不屬于她們任何一個人的影子。

              “沒有觸踫也是可以有影響的。其實我是可以操控你們的夢境讓你們自相殘殺之類的,但是如果你不上這塌子的話我是沒辦法直接傷害你的。

              這宮里我活著的時候還沒有生魂冤鬼,我父親本來就是個五品官,沒什麼權勢,我長得又不算漂亮,都靠肚子爭氣摸到了這個位置,還得皇上賜了好多吃的。後來孩子沒了,翠微宮一日不如一日,成日一些白菜豆腐的。新進宮的女人一茬又一茬,我吃了三年的白粥咸菜吃吃夠了,正好貴妃要對付徐良溪,我就一根白綾吊死在這陷害了她一把。”

              白貴嬪說道這兒倒是有些得意洋洋,她是家中獨女,從小沒吃過什麼苦,只好這一口吃的,沒想到孩子沒了,還連累了家里父親,與其在宮里苟活著不如換徐良溪栽個跟頭。

              她本以為自己死了投個好胎來世就能夠放開肚子吃點好東西,沒想到再睜開眼已經是百年以後,滿宮的人全都變成了陰魂。

              白貴嬪心滿意足地吃了最後一口,便看見甦嬌嬌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游客守則里面說到不要隨便踫觸物品,大概就是說的這個了。到夜晚時,鬼魂才會出來作祟。如果踫觸到某些具有特殊意義的物品,鬼魂就可以直接殺人,但是刻意去躲避,也可以由于受到鬼魂的干擾而去接觸特殊物品。

              那麼相對而言,比較空曠的地方反而會比較安全。

              但是宮里也不是都是白貴嬪這樣的地縛靈的存在。倘若像是徐良溪那樣可以走動的游魂,人聚在一起反而容易吸引比較多的鬼魂圍剿而被引導自相殘殺。

              在哪里都不是絕對安全的存在,她們還是要抓緊在白天找到出口。

              “謝謝您了。”甦嬌嬌環視了一圈,見三個小姑娘手緊緊地扣在一起,一副不明情況卻十分緊張的樣子,打算再套兩句話便盡早離開。她還沒開口,宮裝少女就拆開最後一只士力架,低下頭一心一意地吃起東西來。

              翠微宮實在太偏僻了,生前御膳房的人送好多好吃的過來,死後也很少有游客會到這里來,她是在是餓的太久了。

              她低頭仔仔細細地將東西吃完,又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包裝袋,還是覺得肚子里空落落的。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脖子上勒痕附近的尸斑又擴散了開來,臉也開始扭曲變形起來,充滿了血的眼球盯著甦嬌嬌,啞聲問道︰“你還有吃的嗎?”

              “我好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