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科幻小說 > 我在恐怖世界當皇帝 > 10.求救鬼屋
              他的視線有些茫然地落在街道正中間的三個人身上,一邊將手里的小龍蝦朝嘴里面塞。時敘原本以為他已經感覺不到疼痛,卻看到他表情麻木的臉上一行眼淚不斷地落下來。

              因為哭的太久,他的兩雙眼楮腫的厲害,整個面頰也呈現出一些發白浮腫的狀態,如果不是不停吃東西的動作,看起來就如同水中的浮尸一樣。

              將幾只蝦吞咽下去的空檔,他的眼楮才恢復了一些神采,視線落在層層包圍的白衣工作人員間,表情忽然驚恐起來。

              甦嬌嬌身旁的工作人員已經回頭紛紛朝他望去。

              幾乎是實現落在他身上的一瞬間,啤酒肚整個人緊繃起來。他張大了嘴,突然沖著甦嬌嬌幾個人比了一個口型︰

              “救,我”

              還不待幾個人反應過來,啤酒肚卻突然轉過身沖著相反的方向拔足狂奔起來。

              肥胖的身影卻像是一只受了驚的兔子,沖進了人群中,極快地就要消失了身影。

              甦嬌嬌猶豫了一下,轉頭望向時敘︰“追嗎?”

              她們三個人里,現在也幾乎只有時敘有一定的戰斗力了。

              甦嬌嬌本能地覺得現在的情況有些不對,但是現在出口已經已經沒法離開,她們如果不抓住線索,就極有可能困死在這里。

              “追。”時敘索性一把把江小秋背在背上,沖著甦嬌嬌點了點頭,拔腿追了下去。

              啤酒肚雖然受了一身的傷,跑的速度卻不慢,甦嬌嬌和時敘兩個人磕磕絆絆地跟在背後,將將能看到他紅色的後腦勺。

              那片血色就在人群中穿梭著,極快地離開了美食街,向右一轉闖進了旁邊的步行街。

              即使時間已經接近正午,這里依然冷冷清清的。街道中央有個兒童可以乘坐的小火車,竟然還通電運行著,不斷地播放著一首極稚嫩的兒歌,夾雜著軸承和褡褳踫撞的聲音。

              啤酒肚忽然極靈活地跨過了火車,徑直闖進了一家藥店。

              “誒嘛,這胖子不會是真的傷糊涂了清醒過來要自我搶救吧。”時敘跑了一早晨,火氣也有點上來了,從背包里掏出一瓶水猛灌了一口,擼起袖子對著甦嬌嬌問︰“進去嗎?”

              “進!”甦嬌嬌咬咬牙,從包里挑揀出一支防狼噴霧就果斷朝著藥店走過去。

              這家店鋪看起來規模並不大,綠色的招牌上面十分端正地白色字塊寫著“九九藥房”,看起來就是再正常不過的街頭藥店。

              門的鐵框上都生了蛂A看起來有些年頭,甦嬌嬌費了點力氣才將門打開。里面的白熾燈明晃晃地亮著,桌上還有一杯冷牛奶,卻沒有看到一個人。

              櫃台隔離客人的木板被掀了起來,地上還留著一行血漬,沿著櫃台旁邊的通道一直延伸向後面的木門。

              “不是啤酒肚的血。”地上的血看起來量不小,而且早就已經干涸了。甦嬌嬌總覺得有些奇怪,山莊里的人似乎並不想讓“游客”發現異常,那麼在藥店里這樣明顯的血多半是刻意引著人進再進到里面的屋子去。

              ……這樣還是不要進去比較好吧。

              甦嬌嬌又環顧了一圈,握著防狼噴霧的手心沁出了一把汗來。心里極快作出了計較。

              外面人雖然不多,但是依然有些往來的游客,對方在前台動手的幾率應該不大。她回頭看向江小秋,才發現小姑娘已經一張臉蛋慘白慘白,身子已經軟綿綿地直不起來了︰“先給小秋止血吧。”

              這藥店規模不大,幸好藥品分類齊全。甦嬌嬌花了五分鐘給江小秋簡單包扎了一下,還沒處理好,江小秋就迷迷糊糊地醒了,迷糊了幾秒,臉色忽然更白了一點︰“喬喬姐,屋里有人。”

              甦嬌嬌手里的動作頓時一頓,屏息分辨,隔著木門,那頭果然傳來了影影約約的掙扎聲,像是人被被碾住了喉嚨,從鼻腔里一直哼出稀碎的□□ 。

              “先走。”她迅速把手里的工具收進包里,同時敘一人一邊架著江小秋朝外走。走到門邊,屋子那頭的聲音忽然戛然而止,隔了兩秒,走廊的那頭忽然響起了隱隱綽綽的腳步聲。

              “快走!”時敘比甦嬌嬌先一步反應過來,伸手去推藥店的玻璃門。他扶著把手猛地一使勁,卻發現門紋絲不動,反而外面的卷簾門嘎達一聲響,迅速落了下來。

              外面的行人也被這聲音嚇了一跳,紛紛看了過來。只是還沒看清楚屋里的人,卷簾門已經啪地一聲落了下去,將出口完全鎖死了起來。

              “WTF!”

              時敘這才注意到玻璃門下本來就有一把電子鎖,電路同外面的卷簾門的感應鎖相連,大抵是受到外推的力就會觸發感應鎖死。

              卷簾門的背面用紅色的油漆同樣寫著四個大字︰

              “求救鬼屋”

              “鬼屋”兩個字上面拍著幾個紅色的手印,一直模糊地拖到下面,就像是有人趴在門上求救拍血手印,又被凶手一路拖回了屋里一樣。

              “怎麼辦?”時敘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黃毛。門那頭的腳步聲頓了一下,似乎轉了個方向,朝著這邊愈發清晰起來。那邊的“人”走的極慢,像是拖行著什麼重物。

              甦嬌嬌一下子想起了地中海浮腫著一張臉求救的樣子。

              “進去吧,”她咬了咬牙,“如果真的是鬼屋的話,一般不會會有其他出口。”這間藥房進門一目了然,只有幾個放藥品的櫃子和透明的展示櫃,是絕對不可能藏人的,也找不到趁手的武器,一直待在這個房間只有等死的份。只要鬼屋里面還有其他路,她們至少還能苟活一會兒。

              不知道為什麼,走廊那邊的腳步聲又停了下來。

              甦嬌嬌咬了咬牙,拉起江小秋,加重語氣囑托到︰“一會兒不管遇到什麼都絕對不要走散。”她吸了一口氣,不再拖拉,握緊了手里的防狼噴霧徑直推開門,一股有些腥甜的氣息頓時撲面而來。

              借著外面的白熾燈,隱約能看見走廊很長,里面布置成了醫院的樣子,兩邊的門上掛著各個科室的門牌,上面的字跡模糊不清。走廊似乎被刻意打掃過,看起來倒是十分干淨整潔。

              時敘一把扶住江小秋,防止她倒在後面的門板上。

              這扇門比普通的門還要薄一點,門縫很寬,三邊透著光,隱約能看到外面藥店的樣子。門的上方有幾個拳頭大小的凹槽,卻並沒有將門砸開,下面則布了一片密密麻麻的之間印,上面糊了極厚的一層血漬,剛才進門的血腥味就是從門板上傳來的。

              如果看到了光,以為即將逃出去,卻被門板擋住,又或者踢開了門走到藥房,听到外面來來回回行人走動逛街的聲音,卻被卷簾門擋住,只能活生生的被拖回去……

              甦嬌嬌頭皮整個發麻起來。

              她回過頭,借著一點點光,對著時敘比了一個口型︰“這里不是出口。”江小秋幾乎已經意識模糊,時敘索性把她背到背上,沖著甦嬌嬌點點頭。兩人摒住呼吸輕手輕腳地向前走過去。

              前面幾件是內科門診,門向內打開著,簡單的放著一張桌子,上面擺著幾本病歷,桌子後面放著一個簡易衣架,一個護士帽和白大褂整潔地掛在上面。

              甦嬌嬌瞟了一眼便繼續向前,本以為要走到底一條思路,卻忽然看到右手邊是一條走廊。因為沒有光,走廊整個黑黝黝的,只有牆角“安全通道”的燈牌閃著綠色的光。

              這邊的病房是外科,里面依舊十分整潔,擺著一張桌子,白大褂的擺設都如出一轍,仿佛不是一個鬼屋,而是一個強迫癥患者開的醫院。

              越超前走,甦嬌嬌的心里越沒底氣起來。

              她又走了幾步,才停住了步子。

              似乎隔著幾個房間,並不是走廊里,咋亂的腳步聲又響了起來。听聲音人數遠比剛才多一些,卻十分雜亂,跟剛才的腳步完全不同,听起來十分有些慌張。

              即使隔了很遠,慌亂地情緒也一下子在寂靜如死水一般的空間傳開。

              絕對不能再出錯了,她們已經沒有第二次機會了。甦嬌嬌咬咬舌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一般來說鬼屋的出口和入口都是設在一起的,在里面形成一個迷宮的形狀。

              如果那個腳步聲來自其他游客,說明對方可能剛剛進來,那麼入口可能離那個方向並不遠。但是如果對方是在謀殺現場呢?她們沖著那個方向就正好撞在了槍口上。

              甦嬌嬌還在猶豫著,突然感覺自己被一只手抵了一下,她剛想掙扎,便感覺一個極粗的表鏈子抵在了自己的後背上。

              是時敘慣常喜歡帶的那只金表,貼在皮膚上帶著一點涼意。時敘站在她背後,用手輕輕抵住她的背,用食指用力向前滑了一下,又向左逆時針畫了個圓。

              向前走,想辦法拐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