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肆意人生 > 44.第 44 章
              第43章

              高中時代基本每次下課,教室里都吵吵鬧鬧的, 這次也不例, 陳老師一離開教室, 教室再次吵鬧起來了。

              陸煜有些不明所以,但趙涵的樣子他還是看得見的, 他用手肘踫了踫虞嬌的手臂, 有些奇怪的問︰“你跟小涵什麼回事?”

              虞嬌頭也不抬的說︰“沒什麼事。”

              陸煜不信, 他不喜歡虞嬌這種完全不將自己放在眼里的感覺,追問道︰“那你為什麼不願意跟她一起辦黑板報?總覺得你們倆有問題。”

              到底是他一起長大的玩伴, 陸煜還是有些擔心的趙涵的,當然也有另類擔心虞嬌的意思, 趙涵的父親職位還是挺不錯的, 真要對虞嬌或者虞嬌的家人做什麼挺簡單的。

              他伸著腦袋往後看,不過趙涵始終抱著手臂趴在桌子上,像是一直在哭泣, 她身邊的女生正在安慰她。

              虞嬌深吸一口氣,皮笑肉不笑的看向他說︰“我為什麼要跟她一起辦黑板報?你是智商有問題, 還是故意裝傻?難道看不出來嗎?趙涵喜歡你, 所以你跟我同桌, 她就會針對我,就像這次黑板報,明知道我拒絕了, 卻還是要將我的名字報上去。”

              虞嬌的聲音不大, 但周圍幾人還是听見了, 十分八卦的偷偷瞄過來,但畏于虞嬌的平日里的冷淡和陸煜的高傲,誰也沒說話,只是豎著耳朵听。

              虞嬌瞥了眼,也沒管,反正她說的是實話。

              陸煜嘴角一直掛著的笑容消失,勉強回答︰“你別誤會,她是我妹妹。”

              虞嬌冷淡的回頭看了他一眼,清純靚麗的容顏上並沒有任何惱怒,聲音平淡的仿佛在敷衍的說︰“你覺得是妹妹就是妹妹吧,想裝傻就裝傻,只不過,我是不會陪她做這種無聊的游戲,別讓她真的惹到我就行。”

              趙涵現在才只是小打小鬧,不過一句話就能解決,虞嬌沒放在心上,但是一旦過分了,即使虞嬌現在對付不了她,也一定會記在心里的!

              陸煜沒有再說話,臉色有些難看,但又不知道如何反駁,趙涵喜歡他是事實,當初兩人第一次見面就知道的清楚,可是他個直男視角一直不覺得趙涵在針對她。

              接下來的一天,他都一直安靜到下午放學。

              回去的路上,另外兩個人都以為他出什麼事兒了,一個勁的追問,課前陳老師過來的時候,他們兩個去打籃球了,正好錯過了這件事情。

              趙涵也是一路上一句話不說,沉著臉。

              之後,趙涵跟陳老師點的其他人一起老老實實的將黑板報給做好了,檢查當天收到很高的評價,陳老師直接交代以後黑板報就交給她們負責了,期末成績單上會記下這些成績的。

              幾個女孩都十分開心,而趙涵也只能勉強接受了。

              這件事揭過之後,趙涵的小動作還是挺多的,只是虞嬌一直不上套,並且多次正大光明的將她的小心思拆穿,半點沒有不好意思或者私下解決的想法。

              而且一旦拆穿後,虞嬌第一個責備的人,不是趙涵,而是陸煜!

              就比如這次,虞嬌的作業本昨天被一個男生借走了,之後一路借過去,直到現在還沒還回來,英語老師在課堂上收作業唯有虞嬌沒有交。

              趙涵正要幸災樂禍,唇角的笑容還沒有揚起來,就听見虞嬌道︰“老師,我的作業昨天下午被陳銘同學借去了,到現在還沒有還給我。”

              教室里小聲嘩然了一下,一個個驚訝的看向虞嬌,不想她居然什麼都跟老師說,同學私下借鑒大家都會盡力瞞住的。

              班上大多都是成績很好的,借作業也不是為了抄,而只是為了對照,畢竟虞嬌的英語是班上最好的。

              英語老師是一個漂亮溫柔的女老師,姓周,特別喜歡虞嬌,因此在听到她解釋之後,帶著笑容的看向陳銘。

              陳銘白著臉站起來,說話都有些結巴︰“老師,我又把作業借給了侯超,他到現在也沒有還給我,所以我也忘記還給虞嬌同學了。”

              “好,你先坐下。”周老師再看向侯超,侯超又站起來說出下一個人名。

              同學們一個接一個的站起來,又坐下,唯有虞嬌淡定的站在位置上看著這一切。

              其他人則都在心里後悔借了作業。

              找了七個人後,第八個人說出了趙涵的名字。

              趙涵因為這氣氛緊張的白了的臉蛋一下子紅通了,尷尬又無措的站起來,手中拿著虞嬌的本子,帶著幾分顫音道︰“對……對不起,我……”

              周老師也沒說什麼,她一向是所有老師里最好說話的,走過來接過本子直接說︰“沒事,下次注意還回去就行,我知道同學們借作業不是用來抄作業的,不過還是要記著別忘了還回去。”

              “知道了。”同學們一听放下心來,響亮的應了。

              虞嬌也在這個時候坐下來了。

              課上到一半,趙涵又偷偷在那哭泣,虞嬌隨意掃一眼就看見了,她嘲笑了一聲,現在愛哭的居然從女主變成了惡毒女配?自己欺負人了還有臉哭嗎?

              陸煜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傳過來一張紙條,上面寫的是替趙涵道歉。

              虞嬌看了什麼也沒說直接揉了丟到垃圾袋里。

              陸煜天真的以為這件事就這樣算了,卻不想一下課,等周老師離開,虞嬌就站起來對陸煜道︰“下次換位置,請不要跟我一起坐。”

              陸煜懵逼了,這不是坐得好好地嗎?他拉了拉她的袖子低聲道︰“你干什麼?”

              其他同學又看過來了,但有了剛剛那麼一出,虞嬌在他們心中更加不好招惹,吃瓜都吃的小心翼翼。

              “因為你,我多次受到連累,如果再有下次,就算是陳老師親自換位置,我也得自己搬走。”虞嬌見他勢弱依舊不饒人,語氣嚴厲道。

              陸煜也惱了,憤憤不平道︰“她又不是故意的,不就是忘記交作業了嗎?好歹是一個班的同學,至于發這麼大的火嗎?”

              虞嬌垂眸看他,長得挺好看的,但腦子不太好,上輩子趙涵將原主和陸煜兩個人都弄得團團轉,最後差一點就成了真正的贏家,因為陸煜這個人只相信自己看到的,沒有十足的證據,光憑借口說,是無法讓他真的放棄趙涵。

              虞嬌也不想讓他放棄,只是同樣不願受到他的連累,听了他這種帶著道德綁架的指責,她認真道︰“一個班的同學也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再說她是不是故意的不是由你說的,陸煜同學,麻煩以後離我遠點。”

              趙涵都被這變故嚇得哭不出來了,看陸煜被虞嬌懟的說不出話來,她下意識的站起來辯解道︰“之前作業忘了給你交很抱歉,但是你也不能冤枉我啊。”

              虞嬌沒有理她,只是在說完自己想說的,就坐下來了,繼續看書做題,這種為了男人什麼都不顧的女孩,她不想跟她溝通。

              趙涵見她這般無視,氣的直跺腳,但又不敢再做什麼,只能恨恨的坐下來。

              當天下午放學,趙涵照例跟著陸煜一起回家,就被單獨談了一會兒話。

              陸煜想了一下午,還是看出來了一些,虞嬌態度太過堅決,平日里又從不針對任何人,為什麼偏要這麼說肯定是有原因的。

              再加上虞嬌說的話讓他有了些莫名的危機感,這才沉下心思考了一下。

              于是就有了這場談話,祁淵兩人在一旁看著他們,目光帶著幾分擔心,但又不好插手。

              陸煜靠牆站著,屈起一條腿,瘦長的腿型襯得他更加高挑,他隨手拔了拔有些凌亂的頭發,語氣頗為不耐煩的說︰“為什麼做這些事?”

              趙涵咬著唇.瓣,目光瀲灩中帶著些委屈看著他,語氣里悲憤顯而易見,陸煜能這樣問,擺明了就不會再听她的否認,兩人相處十幾年,她對他再熟悉不過了。

              她恨聲道︰“你喜歡她是不是,你故意跑過去跟她同桌,現在又因為她,所以在這里教訓我,明明我們才是青梅竹馬,我們從小就認識!”

              “听著,這不是我喜不喜歡她的問題,而是對錯、原則的問題,這幾件事情是你的錯,我問的是你為什麼這樣做?再說我怎麼可能喜歡她?”陸煜目光有了閃躲的,嗤笑一聲,兩手插在褲兜里,身體下意識的站直了,說的話听著義正言辭,內心卻帶了幾分,被人拆穿的心慌。

              好像是這麼回事兒,他想跟他坐在一起,是為了什麼?因為虞嬌這個女孩比較特別?真的僅此而已嗎?

              趙涵低著頭,臉上火.辣辣的,但又不肯服軟,就這麼站在那里。

              兩人對立站著半天,最後趙涵一聲軟乎乎的︰“煜哥哥……你真的生我氣了嗎?”

              陸煜踢了踢牆角,嘆了口氣道︰“沒有,但你真的做錯了,我不希望以後再看見你這樣了。”

              趙涵又不做聲,陸煜只能給她上了一堂思想課,這才回去。

              雖然沒有徹底打消趙涵對付虞嬌的念頭,但到底將她的出手頻率變低了一些,虞嬌也沒有總是發火了。

              自從第一次月考虞嬌成功得到第一名,這之後的月考,以及11月,中旬的期末考試,她都沒有失手過。

              不過在第二個月換位置時,虞嬌還是直接跟陳老師說要換同桌。

              陳老師也同意了,于是兩人再次分開。

              成績剛剛有些些起色的陸煜又立馬掉下去,好長一段時間都心情不好,尤其是不小心跟虞嬌目光對上,更是立馬黑臉。

              不過他並不重要,因為陸煜不會跟趙涵一樣下黑手,他有他的驕傲,在虞嬌多次碾壓他的驕傲後,陸煜短時間內是不會貼過來的。

              而虞嬌的同桌固定成為了一個成績很好又文靜的女孩子,兩人相處融洽。

              隨著時間的推移,虞嬌成了這個班級以及這個年級的一個神話,她的成績,永遠排列前茅,第二名一般被甩幾十分,最少的一次也有個十幾分。

              高一高二比較輕松,所以在期中考試之後,十二月份到元旦匯演也準備開始了,高一高二一般會貢獻大部分的節目,而文藝委員,這是負責這個節目的。

              星期二下午的體育課,體育老師生病,這節課變成自習課,同學們立馬歡騰起來,因為這里的體育課也是要課外上的,不是真的玩樂。

              趁著這個時間還早,股市還沒有收盤,虞嬌趴在課桌上用手機看股票分析走勢。

              在這個時候,趙涵拿著小本本走到講台上,敲了敲黑板,見大家注意力集中過來,環視一圈,重點關注虞嬌,果然唯獨虞嬌還低著腦袋看著手機,趙涵皺了眉頭,喊了一聲︰“虞嬌同學能不能尊重我一下,有些事情需要跟全班同學說一下。”

              這帶著些不滿的女聲讓虞嬌回過神來,她看了看周圍,見同學們都看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十分配合的收起手機,說︰“抱歉了,請說吧。”

              又是一拳頭打在棉花上,趙涵都有些氣餒和無力了,她深吸一口氣,拿著手中的紙,將自己的簡短的發言念了一遍,說︰“這次的元旦匯演,有哪些同學有才藝的都往我這邊報一下,半個月後我們進行篩選,合適的話我們會上報到整個年級,到時候直接在元旦那天進行表演。”

              說完,她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虞嬌,她發現虞嬌在這種場合,好像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表現自己,應該是不會什麼才藝的。

              現在的孩子基本上都是手中有才藝的,就那次軍訓就展現了不少。

              所以在趙涵說完之後才下台,就被不少人圍上去了。

              然而在她下台之後,虞嬌卻立馬想起了腦海中的一個片段,原主曾經被她很簡單粗暴的陷害過,在大庭廣眾之下,舞台上作為主持人的趙涵,將虞嬌的名字給報出來了,是單人演唱。

              當時她是當著所有校領導以及全校同學的面,在舞台上臨時報出來的。

              這種情節,虞嬌在很多小說中都看到過,只是很不理解的是,為什麼那些被陷害的人要上台表演,可能是真的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藝吧。

              只是當時原著是真的不會不會怎麼唱歌,甚至那首歌都沒有听過,好在這個時候,男主角陸煜挺身而出。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反派神助攻了,校園虐戀的感情戲沒有那種很強悍的逆天boss。

              這個妹子就是其中最大的反派,而且是盡職盡責成功將男女主撮合在一起,又成功將他們分開。

              元旦主持的趙涵在那次臨時決策後也是付出了代價的,之後的日子里趙涵再沒有任何表現的機會,甚至私下里估計也挨了多次批評不過礙于他父親是市長秘書的身份,所以將這件事情壓下來,沒有讓所有人知道。

              但這事現在還真的不好做什麼,虞嬌想了想,算了,等著趙涵自己主動出擊吧,而她更在意的是自己的生活。

              買了手機到現在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虞嬌手中的股票,總資產目前已經有快到10萬了,這多虧了她上輩子的驚艷,以及本身眼光毒辣、運氣也不錯,總能找到一些非常好的股票,好幾次都漲停板了。

              知足的話,可以說她已經是不差錢了,但這事還得繼續下去,再過不久,估計就要惹惱了趙涵的爸爸,到時候虞華就沒有工作了。

              ——————

              十二月的天氣已經很冷了,溫度總在零攝氏度上下晃悠,虞嬌也每天都穿著厚厚的羽絨服、帶著暖和的圍巾,抱著手中的飯盒來上學,而他們班的同學們卻依舊熱情十足的每天利用中午休息的一點時間,到處找地方練習舞蹈或者其他節目。

              每次看見這種情況,虞嬌都暗自佩服他們的,不過也僅此而已,作為少數的閑人之一,虞嬌還是默默的在學習,爭取穩住自己年級第一的地位。

              整個十二月,同學們都過得熱情似火,十二月中旬的時候。

              同學們向英語老師借了一節課,用整個下午的時間,做了一次節目篩選,最後選出了,五個最優秀的節目,被送到年級里去比拼。

              最後在二十幾號結果出來,有三個節目進選,這個算是數量比較多的了。

              陳老師非常高興的夸獎他們,平常顯得異常嚴肅的大臉,此時笑眯眯的,眼楮都看不見了,他朗聲說︰“很不錯,以往總有人說我們班都是一群書呆子,今年干得漂亮繼續加油,爭取在元旦匯演那天,驚艷全場!”

              “沒問題的老班!”

              “一定加油!”

              底下一群同學響應整個班級的氣氛,其樂融融。

              然後就是整個班級的歡慶,除開這三個節目,還有趙涵本人作為四個主持人之一參加了這個節目,同時在那三個節目中,她還有一個舞蹈節目。

              于是虞嬌覺得趙涵同學漂亮。

              趙涵長得也挺漂亮的,又作為主持人在整個年級都出了名,于是追求者一下子多起來了,幾乎每天都會有一個男生或者女生跑過來送個東西給她,不是親自送情書,就是讓別人代送。

              高一真是青春萌動的時候啊。

              于是最近趙涵偶爾走過虞嬌的課桌,虞嬌都能用余光看見她輕蔑的一笑。

              她只當做沒看見的,反正這陣子趙涵也安分得可以,她本身很忙碌哪有時間想盡心思找虞家麻煩了,

              十二月過得充足,所以時間過得很快,仿佛眨眼就到了元旦匯演那天12月30號下午2點鐘。

              表演節目的同學在一點鐘不到就去了大會場做準備,而剩余的同學都跟著老師一起在兩點鐘的時候,收好東西去學校為他們規劃的場地坐著。

              節目是兩點半開始的,兩點十七分,他們班的所有人都到達那邊,虞嬌對這些節目還挺有興趣的,所以選擇了一個在他們班級視野比較好的地方,反正也沒人跟他爭。

              結果下一秒,一個黑色衣服的男生就被推到她旁邊,虞嬌抬眸看了一眼,卻見是陸煜。

              接著他的兩個好哥們兒就一左一右的坐在了虞嬌和路遇的兩邊。

              祁淵性格開朗活潑,一坐下來就跟虞嬌搭訕︰“嘿,虞美人,我們好像還沒有說過話,都成同學這麼久了,是不是有點不太好了?”

              虞美人是張妙給她的昵稱,後來被他的小同桌,以及前後幾個人叫著玩兒,就成了她的另一個外號,畢竟她長得好看,也沒有人說她對不起這個稱號。

              虞嬌扯著唇角笑了笑,說︰“這不是說過話了嗎?”

              而另一邊,江裕和陸煜似乎在說什麼,幾分鐘之後,陸煜有些不自然的往虞嬌這邊湊了湊,有些低啞的聲音說︰“想喝點什麼?江裕這家伙要去買奶茶,隨便點,別客氣。”

              舞台上,正在幫忙準備第一個節目道具的主持人中,趙涵不經意的往台下看了眼,此時燈光明亮,虞嬌和陸煜並肩而坐交頭接耳的樣子清晰的被她看在眼里,一時間竟然愣住了。

              直到一旁的搭檔提醒她,她才回神不好意思的笑笑,說︰“抱歉,剛剛想起來一些事。”

              搭檔擺擺手,說︰“沒事,你快一點,馬上要開始了。”

              “嗯。”趙涵有些心不在焉的點頭。

              而虞嬌听到奶茶邀約,果斷搖頭拒絕了,委婉的說︰“不用了,我不愛喝奶茶。”

              陸煜又被氣到了,自己的示好完全不起作用,她虞嬌就是一個石頭,又臭又硬,怎麼說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氣鼓鼓的不說話,反而讓身邊的兩個哥們兒都有些著急了,這段時間,這貨心情陰晴不定,簡直是對他們一種另類的摧殘,兩人腦袋伸到後面,互相對視一眼,用唇語,對話半天,最後江裕說︰“你不是晚上過生日嗎?正好趁這個時候問一下虞美人要不要去啊?”

              生日?

              陸煜氣的都不想說話,還請她?

              而且隔得這麼近,虞嬌肯定也听見了,她不做聲肯定是不想去,陸煜硬是憋著沒開口。

              祁淵和江裕無奈的對視一眼,放棄了。

              這時節目也開始了,燈光暗下來,巨大的禮堂吵吵鬧鬧的聲音消失,所有人聚精會神的看向舞台中央那漂亮的、帥氣的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