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肆意人生 > 24.第 24 章
              第24章

              虞嬌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還要穿越, 而且又一次的借尸還魂,成為了一個剛順產生下一個才十多天孩子的母親。

              她呆愣了一整天, 弄得家里的佣人都以為太太產後憂郁癥了, 尤其是管家吳媽多次進來,說︰“太太,先生說他晚飯時回來。”

              “太太,先生馬上回來了, 您要不吃點?”

              虞嬌還是搖頭︰“不了, 我繼續睡會兒。”

              她現在是吃不下,第一次穿越, 她能很好的接受,因為第一世卻是孤孤單單, 又生活在那快節奏的都市社會, 她十分不適應, 可明明第二世她都讓自己過得沒有一點遺憾了, 為什麼現在還要再來一次?

              直覺告訴她, 睡覺能讓她得到答案。

              吳媽不敢阻止, 只能退出去。

              虞嬌蓋好被子,閉上眼楮, 不一會兒,似乎就來到另一個世界般,一大堆資料涌入她的腦海。

              這個身體的主人正好也叫虞嬌, 今年23歲, 有一個雙胞胎姐姐, 一年前剛剛大學畢業,現在是一個爬上某霸總床,還成功剩下兒子的女人。

              她會在兩年後被誤跟情.人逃婚的姐姐糾纏,父母都向著姐姐,竟然要她將蕭家少少夫人的位置讓出來,這一下直接將虞嬌內心陰暗的一面逼出來了。

              原主性格溫婉,準確說有些懦弱,不愛說話,很安靜,所以誰也想不到這樣的女人會為了能跟暗戀的人在一起,直接給人下藥?

              這就是物極必反了,她表面上看著太過溫柔怯弱,實際內心挺陰暗的。

              所以她才會在丈夫的不聞不問,婆家的不屑一顧,娘家的冷漠中得了產後憂郁癥。

              也正是因為這個產後憂郁癥,她心里越發扭曲,在被逼迫後設計直接將姐姐撞死,後來又疑神疑鬼的對待蕭彥初。

              蕭彥初心不算壞,在得知虞嬌有產後憂郁癥,也沒有再跟以前一般刺激她了,只是不刺激,也會讓虞嬌各種作死。

              因為他並不愛虞嬌。

              他努力隱忍,但是在發現虞嬌虐待自己親生兒子後,果斷將母子隔離,虞嬌因為這件事發狂,以自殺威脅,但蕭彥初是這樣被威脅的人嗎?他直接起訴離婚了。

              蕭彥初在經歷了這樣一場婚姻後,也迅速成熟起來,這個時候,他曾經的初戀白月光甦凝在娛樂圈大放光彩。

              甦凝的人設是佛系,親和力強,觀眾緣也強,在死過一次後,果斷甩掉渣男,成功選中上輩子爆紅的一個劇本,借此自己也出現在大眾眼前,也讓蕭彥初注意到了她,所以會在她被潑了一身黑水後,忍不住過去幫忙,兩人這才又一次攪合在一起了。

              虞嬌因為多次發瘋傷人被送進了瘋人院,後來在電視上看見蕭彥初跟甦凝在一起的報道,偷偷跑出去,還藏了一把刀,在一起活動中要殺死甦凝,結果被蕭彥初擋了一下。

              于是這個曾經被全網揣測的金主與小明星的勾當,一下子變成了真愛,徹底成全兩人的愛情,被無數人羨慕。

              虞嬌醒過來時看了一下時間,現在才下午三點鐘,是她接收完這些記憶的一個小時後,虞嬌頭疼,有些難受的揉了揉額角,無奈道︰“愛情就這麼重要?”

              她有些怔愣的看著天花板,再次開始新的生活,虞嬌發現自己的心態都莫名年輕了許多,竟然沒有上輩子年老時那種靜等死亡的想法了。

              虞嬌按了按一旁床頭櫃的鈴鐺,很快,房門被敲響了,還沒等虞嬌說話,那人就推門進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手中端著一碗滋補的湯水,這是虞嬌平常會吃的東西。

              “少夫人,您看這個怎麼樣?”李姨柔聲問,語氣里帶著些小心翼翼,因為原主懷孕期被丈夫各種嘲諷,將氣都撒在佣人身上,脾氣一點都不好,弄得現在整個家里的人都有些怕她。

              虞嬌.點點頭,撐著身子坐起來,雙.腿間某處還有些隱隱疼痛,不過還能忍受,她大口喝完湯,擦干淨嘴,問︰“大寶呢?”

              剛出生的寶寶小名叫大寶,大名叫蕭翼,懷孕五個月時,蕭家一家人聚會,她婆婆說要自己帶,原主鬧了一場,婆婆也不管了,直接讓他們走人。

              自此,本來就不好的婆媳關系,如今直接降到了冰點。

              除了孩子出生那天,她過來看了一眼,之後再沒有來過。

              李姨听了虞嬌的問話,立馬回答︰“在嬰兒房里,我讓張嬸將孩子帶過來?”

              “嗯。”虞嬌.點點頭。

              李姨端著空碗出去,不一會兒,一個微胖的中年婦人抱著襁褓里的嬰兒過來。

              孩子現在才十多天,又是秋天,所以包裹得比較厚實。

              張嬸是專門請過來照顧孩子的,虞嬌接過大寶,看了下,這孩子被照顧的白白胖胖的,此時正清醒著,睜著一雙大眼楮烏溜溜的看著她,瞳孔特麼黑,十分喜人。

              虞嬌笑了,本來還想著要不要將這孩子送到他奶奶家的,一看這麼可愛,還是先留在自己身邊吧,等哪天不想帶了,或者要離開,再送走吧。

              小小的嬰兒絲毫不覺自己差點就要換一個飼養者,小.嘴巴噠噠噠的幾下,一旁看著的張嬸立馬道︰“大寶餓了,少夫人,我待下去喂奶吧?”

              虞嬌嗯了一聲,將孩子遞過去,等張嬸將孩子抱出去,她也繼續躺下,坐月子就得坐好了,不然留下一身的病根,虞嬌對這個已經是過來人了。

              她順著記憶,摸到原主的手機,指紋解鎖後,找了個視頻看了起來。

              反正坐月子,也沒什麼能力做事。

              她是想得好好的,只是差不多五點鐘,房門直接被人推開,帶著絲絲寒氣的蕭彥初冷漠的看著她,有些不耐煩的問︰“又怎麼了?一直打電話叫我回來?”

              這人五官出乎意料的精致俊朗,又沒有絲毫女氣,濃眉上挑,幾分不桀顯露無疑,即使穿著上好的西裝革履,也不像一個沉穩的總裁,而是一個帥氣多金的富二代。

              這是還未被婚姻折磨到懂事的蕭彥初。

              虞嬌有些茫然的看著他,說︰“我沒有給你打電話。”

              蕭彥初被這耿直的回答給堵了一下,說︰“不是你讓吳媽給我打電話的嗎?說你不吃飯!”

              “我沒有,你可以回去了。”虞嬌很認真的說。

              剛說完,蕭彥初臉色就垮下來,道︰“以後沒事別給我打電話,以為誰都跟你一樣,能有個孩子跟有個聖旨一樣。”

              當初兩人睡了,是原主下藥爬上他的床,後來他也沒打算負責,只是原主懷孕了,還要生下來,一直想要孫子的蕭父立馬同意了,強行壓著他結婚。

              不過婚後兩人雖然是住在一起,但也分房睡,不論原主怎麼討好他,他都會冷嘲熱諷一陣,然後離開家里,跟著一群好友浪蕩去。

              這次蕭彥初說完,虞嬌淡定的神色都不變一下,只是說︰“麻煩關好門出去,我要休息了。”

              蕭彥初嗤笑一聲,“砰——”的一聲,關上門。

              虞嬌嘆了口氣,不過還是得先忍著,一切等月子坐完再說。

              她很快將這件事拋在腦後,畢竟她接受了原主的身體,原主做的缺德事後果也要一並接受了。

              又過了一會兒,房門被小心翼翼的打開,虞嬌從被子里探出腦袋看了眼,是吳媽,她猶豫道︰“少爺剛剛又出去了,少夫人您放心,他說了,晚上會回來的。”

              虞嬌撐著坐起來,顯得稍微有氣勢一點,這才看著吳媽,一字一句道︰“請不要隨意以我的名義給他打電話了,以後他回不回來,跟我沒關系,好嗎?”

              吳媽呆了一下,不過還是點頭了,說︰“是我不好,以後不會了。”

              虞嬌滿意了,就說︰“那行,你先出去吧。”

              吳媽剛要離開,又問︰“五點鐘了,少夫人要不再吃點?”

              虞嬌躲在被子里,嗡了一聲,吳媽听見,又出去了。

              ————

              在這里生活比虞嬌想象中要輕松很多,原主總是刻意討好,得到的都是蕭彥初的嘲諷和不屑,輪到虞嬌,她安分下來,整個家里都安靜了。

              月子期間,虞嬌每天都在床上睡覺,吃飯,時不時讓人將大寶抱過來逗弄一下,然後玩玩手機,日子過得美滋滋。

              蕭彥初則是當做家里沒有這個人的,每天準時晚上九點回來,早上七點半出門,也不會過來看一下她什麼的。

              在這期間,虞嬌也稍微了解了一下這個時代,並且為自己的未來做了一個規劃。

              終于出月子那天,她痛快的洗了個澡,吹干頭發,穿的十分厚實的出門了。

              原主身材挺好的,在懷孕期間請了高級營養師,所以即使生餓了孩子身材也一點不臃腫,十月中旬,天氣不冷不熱,她穿著米白色的定制款大衣出門,漂亮的臉蛋吸引了不少人。

              她沒有走遠,只是在小區附近逛了逛,這里是別墅區,都是富人聚集的地方,各種衍生產品還是挺多的,才走了幾分鐘,一個小帥哥就過來遞上一張傳單。

              虞嬌接過一看,正是她要找的健身房。

              原主身材雖然不錯,但是靠不攝入過多營養而保持住的,讓虞嬌來,可能就馬上胖起來,而且這身體還十分的亞健康,必須好好鍛煉一下。

              軍體操什麼的,還是等產後身體完全恢復後,再說。

              她去了健身房,就看見里面一水的肌肉男。

              一個小美女過來迎接,並且詢問她需要什麼訓練。

              虞嬌直接道︰“我剛出月子,需要對這方面比較熟悉的教練,錢不是問題。”

              小美女立馬眼眸彎彎的請來了一個肌肉帥哥,“這位徐教練是專門針對生完孩子的女性進行身材管理的,您可以跟他談談。”

              虞嬌.點點頭,然後跟肌肉帥哥單獨聊了一會兒自身情況,以及他對自己身材能力的判斷啥的,听著頭頭是道,尤其是在發現這帥哥以前是學華國武術的,她直接報了半年的課程,並且主動加了加錢,條件是他同時得教導她華國武術。

              報完名,虞嬌拿著健身卡又去逛了一趟商場,原主的衣服都是她自己的,得單獨買。

              還在公司工作的蕭彥初听著手機上不停傳來的扣款信息,嘴角抽抽,同時眼中嘲諷之色更重了,果然之前的老實都是裝出來的,生完孩子就原形畢露了。

              出月子之後的第一天,虞嬌用了一整天的時間,將全身上下換了一遍,包括平日里常用的手機電腦之類的。

              當然這錢就是從原主錢包里寶貝起來的一張銀行卡。

              虞嬌覺得雖然自己接替了原主的生活,但要她安安分分的成為一個妻子,等著未來丈夫出軌或者其他情況,那是不可能的。

              她準備離婚,成全那兩人。

              只是在離婚之前,需要很多準備,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錢和事業。

              原主的父母對她也是並不疼愛的,離了婚,娘家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所以離婚的事情,得等一兩年,等她一切都好了。

              反正距離白月光回來,而他們婚姻破碎也有三年多的時間。

              虞嬌指揮著家里的佣人將衣櫃等地方都騰出一個小角落放自己的東西,原主的東西她也沒有收起來,反正她需要的地方不多。

              不過兩人穿衣風格差的還挺多的,她的基本都是休閑風,原主的大多是淑女風。

              虞嬌滿意的看著似乎煥然一新的房間,就去隔壁逗大寶了,滿月宴是昨天將大寶抱去老宅那邊辦的,虞嬌借口還沒出月子,就不去了。

              蕭家人也樂得不見她,不過在今天上午,虞嬌就讓吳媽過去將孩子抱回來了。

              現在是下午,大寶午睡後精神滿滿的,正躺在搖籃里伸著兩只肉嘟嘟的小手搖晃著,虞嬌一過去,他仿佛是認得般,一雙眼珠就看著虞嬌。

              他長得越發白嫩肉乎,跟上輩子的甦明珠一般可愛,要不然虞嬌是不會要將孩子抱過來養的。

              “大寶貝,來,小手伸過來……”虞嬌把手放在他面前。

              大寶立馬伸出自己的手握住她的一根手指頭,嘴里似乎還在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

              這大寶是真的親近虞嬌,還長得萌,讓人完全沒有抵抗地,張嬸在一旁笑著恭維︰“少夫人,果然是母子天性,大寶在老宅可沒有這麼活潑。”

              “以後不要說這些話了。”虞嬌淡淡一笑,張嬸聞言,尷尬的點頭,以往少夫人雖然不主動說,但誰都知道她跟老宅那邊關系不好,這樣的話總能讓她高興一下。

              自從生完孩子,少夫人真的變了好多。

              玩了一會兒,大寶就餓了,虞嬌也不打擾他吃奶,回到房間午休。

              這一覺就睡到了下午五點多鐘,隨後勉強起來吃了半碗飯,虞嬌又繼續睡了。

              直到半夜,虞嬌被一陣女人□□的聲音吵醒。

              “討厭~~~你這樣對人家……”

              “親愛噠,嗯啊……輕點……”

              女人聲音充滿了刻意的矯揉造作,將虞嬌惡心的一陣反胃。

              她等了一下,卻還不停,頓時忍不了了,她掀開被子,套上一件厚的外套就開門出去。

              客廳里只有玄關處的燈光兩著,顯得有些昏暗,距離玄關處不遠的牆壁那,一個男人將一個女人扣在牆壁和自己的身體中間,兩人身影重疊,虞嬌一直听到的黏膩膩的聲音就是從這個女人的嘴里發出來的。

              看到這個場景,虞嬌立馬從原主記憶里提取到類似的記憶,在原主懷孕初期,他也會這樣帶人回來刺激原主,想著讓原主主動打掉孩子離婚。

              不過原主除了被刺激的更加心理扭曲外,並沒有什麼用,她好不容易得到的婚姻怎麼可能就這樣放棄。

              但當這一幕出現在虞嬌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