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肆意人生 > 21.第 21 章
              第21章

              于是短短幾分鐘,全村人,不,全大隊,都知道虞嬌有對象了。

              當天晚上,虞嬌特意做了一堆好吃的,外加一盤炒青菜,甦狗蛋的食物就是青菜了。

              現在甦狗蛋也改名了,叫甦旭陽,是虞嬌取的,只是平時叫習慣了,她本來是想順便將這個名字也改了,後來一想,改過之後,原主就真的沒有一點存在了,便放棄了。

              穆凌也沒有多待,天色不早了,他送虞嬌回來,又坐了一會兒,五點鐘,虞嬌給他做了一些烙餅,就讓他回去了。

              王芳則美滋滋的去看黃歷選日子了。

              甦狗蛋圍著虞嬌各種討饒,但沒用。

              穆凌走後,虞嬌便去找了甦愛黨,讓他給開出身份證明之類的,六歲的甦明珠小朋友過來抱著她的腿︰“姐姐,你以後要去鎮上工作嗎?”

              虞嬌掐了掐她的肉臉,說︰“對呀,是去國營飯店,到時候給你帶好吃的。”

              甦明珠小腦袋點得飛快,胖乎乎的肉在臉頰上都顫動了,甦愛黨看著直笑︰“不要這麼慣著這丫頭了,她都長這麼胖了。”

              甦明珠一听,頓時淚眼婆娑的看著大伯,可憐兮兮的問︰“大伯,你這是不喜歡乖寶了嗎?”

              甦愛黨瞬間投降︰“沒有沒有,想吃什麼?明天大伯去鎮上給你帶回來。”

              “要吃瓜子。”甦明珠滿意了,抹了把眼淚,笑嘻嘻的。

              甦愛黨開證明也很快,邊開邊說︰“不錯,這次給咱們村的女孩子又做了一個好榜樣,你爹娘真的是上輩子積了什麼德喲。”

              兩家是隔壁,他又是大隊長,對他們家也听清楚的,想當初被趕出來時,甦建國是連建房子的地方都找不到,還是他看著甦建國可憐,去幫忙聯系了隔壁的一家,人家搬到城里的,老房子在他的面子上就直接賣了。

              虞嬌笑笑,接過幾張紙︰“謝謝大隊長,以後有空來我那吃飯。”

              “一定一定。”甦愛黨也笑了。

              第二天,虞嬌便天蒙蒙亮起床,七點多鐘,天色已經大亮了才出門。

              以往她都走的很早,大概五六點就出發了,這個店,還是頭一次,被上工的人看見了,都會順嘴問一句,虞嬌也很大方的回答了,然後得到一大堆羨慕的目光。

              村子里的事情,虞嬌沒有關注,在八點多來到飯店後,她將手上的手表放入空間,才推門進去。

              胖阿姨看著還未睡醒的樣子,見了虞嬌,頓時道︰“還早了,先趴一會兒,這個店沒人來的。”

              虞嬌.點頭,廚房里還有兩個年輕小伙子在清點早上別人送來的食材,空地上放了好幾個椅子,胖阿姨在櫃台那坐了一個,虞嬌想了想,也搬椅子坐在她旁邊。

              胖阿姨忽然清醒了一下,說︰“丫頭,吃了早飯嗎?沒吃的話就自己去做,別客氣,食材隨便用。”

              虞嬌︰“……好的。”

              這麼好啊,她本來是想著有個正經工作,平日里也可以多帶點肉回去,看這樣子,似乎福利比她想象中還要好。

              虞嬌也不客氣,既然人家都這樣說了,她便問︰“嬸嬸,餡餅吃嗎?很好吃的。”

              胖阿姨精神了,她托關系到國營飯店吃飯,不僅是因為這里福利好,還因為有的吃,很多地方,那東西都是拿錢都買不到的,還得要糧票。

              “行啊,你隨便做點都行。”胖阿姨笑著說。

              虞嬌順嘴也問了一下兩個小伙子,他們都點頭,一副很好養活的樣子。

              于是虞嬌便開始和面了。

              這里的食材其實挺豐富的,虞嬌做起來更加如魚得水。

              不過十幾分鐘,餡餅就出鍋了。

              這次的餡餅沒有上次紅燒魚的香,甚至只有面粉的味道。

              胖阿姨和那天見證了虞嬌做菜經過的幫工都有些遲疑,不會這姑娘只會做紅燒魚一種菜吧?

              可是當他們咬了一口,外焦里嫩的口感讓人驚艷,尤其是里面的牛肉和白菜混在一起的清香一下子綻放出來,原來不是沒有香味,只是香味都被包裹在了面粉里,此時咬開了,就釋放出來了。

              正好這時十點鐘也到了,周大廚踩點過來,輕笑一聲︰“嘿,真香,這是丫頭你做的?”

              虞嬌.點點頭,將多的一個餡餅給周大廚,她沒有做很多,一人一個。

              周大廚接過,先咬了口,頓時比出一個大拇指。

              “不錯,果然廚藝很好,劉嬸,開門吧。”周大廚三兩口吃完,招呼劉嬸一聲。

              劉嬸點頭,打開門。

              過了半個小時,陸陸續續有人進來點餐,劉嬸比較厲害,態度囂張,點了餐,就給錢,然後自己過來端菜,語氣也不咋地,但點菜的一個個都好聲好氣的,跟二十一世紀完全相反。

              虞嬌一開始听見時,都替劉嬸捏了把汗,但一天下來,也麻木了,沒人反對她的話,食客們說什麼是什麼。

              讓虞嬌想起了剛來這個世界看到供銷社買東西女人的態度,又了然,這個世界,資本主義是大忌。

              而隨著廚房的忙碌,虞嬌也展示了她的廚藝。

              一盤盤菜端出去,好評無限有沒有!

              食客們在外面點餐,吃到虞嬌做的菜,一個個都忍不住過來問是不是換廚師了。

              還有的說他們也要虞嬌做的。

              把周大廚氣的想擼袖子不干了。

              然後劉嬸一臉憤怒的將人堵回去,“你們還學資本主義是嗎?人民做飯吃多辛苦你知道嗎……”

              巴拉巴拉的一大堆,想要虞嬌做飯的人焉嗒嗒的回去,然後開始比運氣了。

              午間高峰期後,也沒人了,劉嬸等了一會兒,就要過去關門,才動手,就見一個人推著自行車過來。

              劉嬸剛要生氣,一抬頭,然後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今天她吃了好多好東西,都是虞嬌做的,那味道,平心而論,真的比周大廚好太多,于是對她充滿的笑容,此時見了面前的人,立馬往後推兩步,讓人進來︰“丫頭,你對象來了!”

              虞嬌出來一看,穆凌就在外面。

              手中還推著一個自行車,這年頭,自行車可是好東西。

              她身上穿著白色的廚師服,襯得臉蛋更俏麗了,穆凌看了一眼,就低下頭,也沒進來。

              虞嬌走到她面前,劉嬸會意的離開,將空間留給小兩口。

              “你這麼來了?”虞嬌問。

              穆凌指了指他手里嶄新的自行車,道︰“我來給你送自行車,這個給你,我昨天回去跟我一個戰友說了,他手里正好有一輛新的,我就拿過來了。”

              虞嬌也一直想買自行車的,只是遲遲沒有工業票,這個東西,不是誰都有,得靠關系,她有錢,但關系還真沒有。

              于是很爽快的接過來,大聲問︰“劉嬸,哪里能放自行車呀?”

              劉嬸從廚房探出頭來,指了指後頭,說︰“在後面,有後門,你進來將車子擱走道就行。”

              虞嬌.點頭,指使著穆凌將車子放過去︰“正好,我是想買個車子,一直沒有工業票,你戰友挺不錯的,多少錢我給你。”

              穆凌忙擺手︰“不用不用,那個……我們不是……不是快結婚了嗎?”

              虞嬌想了想,點頭,認真的說︰“嗯,那我就收下了。”

              反正以後也是夫妻共同財產,要是他不想結婚,東西退回去就行。

              抱著這樣坦然的思想,虞嬌接受了。

              穆凌見此,笑得傻乎乎的,問︰“你什麼時候下班呀?”

              “五點多鐘吧,你餓不餓?我去給你做點吃的吧?”虞嬌將人拉到飯店里,關上門,穆凌想推卻,但又想起昨天他們吃紅燒魚的味道,帶著一絲渴求︰“可以嗎?”

              “當然!能吃辣嗎?”

              穆凌︰“能!”他老能吃辣了!

              虞嬌讓他坐著,自己進了廚房,給做了水煮魚片,麻辣麻辣的口感,最後澆上熱油的一瞬間爆發的香味,讓廚房里正在休息的幾人都看過來。

              虞嬌指了指桌上放著的另一盤︰“這個給你們的。”

              “哎喲,那真不好意思,花兒,你厲害。”劉嬸第一個響應,羞澀的擺擺手,然後拿筷子。

              虞嬌端著一大碗出去,低下有一點豆芽打底,其他的大部分都是魚肉,又給他拿了一個碗。

              穆凌全程吃的表情都是眯著眼,咧著嘴,虞嬌都擔心嘴巴兜不住飯撒下去。

              差不多四點鐘,又一次開店,迎來一堆食客,還有姍姍來遲的縣長大人。

              他還帶著幾個看起來同樣是官的男人過來,一來就點名要虞嬌做,周大廚這次沒說什麼,將她手里的活接過去。

              然後虞嬌又得到一片贊譽。

              一直到了五點鐘,虞嬌家是最遠的,所以他們很照顧虞嬌的讓她先回去。

              穆凌全程等到下班,在虞嬌問他時,他一臉擔心的說︰“我怕你不會騎車,我送你回去。”

              “嗯,謝謝。”

              “不、不客氣。”穆凌撓撓頭,見虞嬌穩穩地坐在後座,開始騎車。

              山間的路不太平坦,顛簸得很,虞嬌到最後直接扶著他的腰,這孩子嚇得直接一個急轉彎,兩人都摔了。

              然後道歉半天。

              兩人回到家里,都五點半了。

              甦建國他們也下工了,一看見自行車,甦狗蛋瘋了,甦建國也少見的湊過來,兩人想要摸摸,被王芳拍開︰“拿開拿開,你這爪子別踫壞了。”

              她自己在那看了半天,說︰“哎喲,怎麼這里劃了?”

              虞嬌瞥了眼尷尬的穆凌,道︰“我摔的。”

              王芳不說話了。

              穆凌看看王芳,又看看虞嬌,總覺得不對勁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