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肆意人生 > 9.第 9 章
              第9章

              蚯蚓喜歡陰暗潮濕的地方,在農村還是很常見的,虞嬌態度十分強硬,再加上這段時間,她的話語權明顯上升。

              甦狗蛋不敢不听她的,只能委屈的問︰“要多少?”

              虞嬌偏頭笑笑,在甦狗蛋越來越驚恐的表情中說︰“越多越好,要是讓我滿意,今天晚飯多獎勵你一個水煮蛋。”

              甦狗蛋瞬間忘了自己的不情願,飛快的跑出去,而虞嬌先是給小雞仔喂了一點溫開水,再從房間里找出來一個廢棄的木盒。

              木盒挺大的,在上面鋪上一層混了雞血,剁碎的菜葉,等雜七雜八的田園土,放在院子太陽曬不到的角落里,蓋上蓋子。

              這是用來培養蚯蚓的土壤,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試一下吧,成功了,以後小雞的吃食就不用擔心,不成功,那也沒事,偷偷給小雞加餐就是了。

              農村的孩子,平日里閑得無聊,經常會跟蚯蚓玩耍,甦狗蛋在虞嬌將土壤弄好之後,就回來了,手上一把褐色的蚯蚓,還在扭動自己那長長的身子。

              虞嬌抖了一下,打開盒子,“放進去一半,剩下的一半你來把它剁碎,放在這里。”

              她說著,從廚房那出來一片菜葉子,和一把廢棄的小刀。

              “好的,二姐,你要這個干什麼?”甦狗蛋應了,順便問了一句。

              虞嬌說︰“小雞仔孵出來了,我要用這個喂它們。”

              甦狗蛋流口水了,他通過簡單的小雞仔就想到日後好多好多雞蛋,好多好多雞肉,“那它們什麼時候能下蛋?”

              “你養得好,就快了。”虞嬌笑道,四處看看,想著還有什麼缺漏的。

              甦狗蛋干活還是很利索的,將東西弄好,就親手送到了小雞仔面前。

              剛出生的小雞仔吃不了太大的東西,所以得剁碎了,水並不飽肚子,所以在甦狗蛋將食物送到面前時,小雞仔都非常順利的伸著喙過來啄。

              五只小雞很容易養,而且一個個小小的,毛茸茸的,十分可愛,甦狗蛋也沒有不耐煩,硬是蹲在那里等它們都吃飽了,才離開,滿臉興奮的說︰“二姐,以後小雞給我來喂!”

              “好。”虞嬌隨口應道,她正在看面前的蚯蚓,見他們適應還算良好,大部分已經埋在土壤里了,便對甦狗蛋揮揮手,說︰“去挖蚯蚓,越多越好,不然雞蛋沒有了。”

              甦狗蛋這一次直接利索的回答︰“好勒。”

              小雞養的還是很順利的,中午甦建國,王芳,甦桃回來,看見小雞仔都一陣驚奇,王芳是養過雞的,知道小雞仔在這個氣候比較難存活,有些猶豫︰“花兒,要是都死了怎麼辦?”

              “再買呀。”虞嬌說的很輕松,成功的將王芳哽了,對哦,家中錢是她來賺的,幾個小雞仔也就一角錢。

              她沒話說了,甦建國對這個不懂,自然更加沒話說。

              差不多大半天的時間,甦狗蛋已經成功的抓到了將近百條蚯蚓,虞嬌滿意了,便大手一揮,說︰“夠了,休息吧,雞蛋待會兒就給你煮。”

              “謝謝二姐!”甦狗蛋中期十足的回答,“二姐,以後還有這樣的事,叫我。”

              虞嬌第一次感覺到這麼輕松,笑了,“以後有的你操勞的時候。”

              又過了幾天,小雞仔順利的養活了,一個沒死,而隔壁甦明珠的滿月宴也到了。

              甦明珠跟她們這些家庭的女孩不同,十分受寵,所以滿月宴也是要辦的,又是一堆的親戚過來吃酒席,他們這些同村的,也得到了許多糖果。

              虞嬌被甦桃拉著過去接糖,看見是她,甦老太太特意多拿了一些給她。

              虞嬌脆聲道謝,然後回到家中,就將糖都放進之前的罐子里,時不時用來做餌,吊著甦狗蛋干活。

              妹妹一天比一天懂事,甦桃都有些自愧不如,又心疼,這次的糖是特意去鎮上買的,還是挺貴的,她拆開包裝,塞了一顆到妹妹嘴里︰“花兒,多吃點。”

              “嗯。”虞嬌隨意的點點頭,又去看小雞仔,今天是個大晴天,她將小雞仔放在院子里曬太陽,一個個都十分精神,也長大了許多,她去廚房拿了一塊菜葉子放在它們的窩里,五只小雞就歡快的啄起來。

              滿月宴過後的第三天,是虞嬌比較期待的時候,因為這一天,甦明珠被她奶奶說的想吃肉了,然後一只野豬從山上沖下來,撞在了隔壁的牆上。

              甦家的牆都是轉頭做的,這一下直接將野豬撞懵了,甦明珠她爸就趁機將野豬殺了。

              這個年代講究的都是公家的東西,平日里的小東西大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就算分,也分不了多少。

              可是這野豬夠大,到時候是全村分的。

              虞嬌期待著又一次光明正大吃肉的日子,尤其是豬肉肥肉的地方可以煉油,她這段時間最多用小兔子或者雞肉身上那一點點油漬來炒個菜,憋屈難受死了。

              果然,到了第三天,虞嬌不出門,也不做什麼,就專心在院子里曬小雞仔,中午吃過飯後,大家正在家中休息,虞嬌就听見隔壁一陣巨響。

              隨後是一些女人的尖叫聲,再之後是慶賀的聲音。

              其他人也听見了,一個個都出來看,虞嬌也慢吞吞的走出去,就見和小說中描寫的一樣,院子里外都站了不少人,一個個的眼巴巴的瞅著里面,流著口水。

              “野豬啊,居然跑到這里來了。”

              “我也看見了,不過這野豬也是奇了,直接沖到這里來,毫不猶豫的,好像認識這家人似的。”

              “別管那麼多了,這說明咱們村又能吃上肉了。”

              “我家都多久沒見到肉了啊,真好。”

              眾人議論紛紛,作為大隊長的甦愛國他哥甦愛黨也非常大方的出來說要殺豬分肉,大家都在稻場那里等著。

              中午的太陽還是挺大的,但一個個都一點肉不覺得困,不覺得累了,全部都精神十足。

              幾個大男人將豬搬到稻場那里,甦桃也帶著狗蛋和虞嬌過去看,一路上都在吞口水︰“花兒,我們有豬肉吃了。”

              其他人比她更甚,甚至有人都哭了,因為太久沒吃過肉了。

              分豬肉也是按照工分的,先分出四分之一給大隊里,剩下的就按照人頭來分,王芳早就過去了,人群中,虞嬌看到了那個老太太和甦建軍一家人,心中一緊,松開甦桃的手,緊緊跟在王芳身後。

              這麼久還沒被閨女這麼親近的,王芳都有些受寵若驚,她小聲道︰“別急,到時候咱家三個勞動力,能分到好大一塊的,到時候多給你吃點。”

              虞嬌笑笑沒說話。

              這次分肉,甦愛黨非常明智的讓大家排隊,因為是甦愛國打死的,所以這豬肉啊,就分了四分之一給他們家,沒人有意見。

              剩下的二分之一頭豬也能分到不少,很快到了甦建軍一家,因為勞動力不多,只有甦建軍夫妻和老太太三人,家中幾個小孩子不算,分到了兩個孩子巴掌大小的。

              “怎麼給我家這麼少?”老太太不干了,站在那不走,質問甦愛黨。

              甦愛黨將手中幾公分的本子拿出來,給他們看,說︰“是按照平日里的工分來的,甦建軍同志的工分都是六七分,說明他上工沒有認真,還有嬸子,你的也是五分,建軍媳婦,你也是五分,只能這麼多。”

              “對啊,大隊長都是記得清清楚楚的!”後面的人也幫腔,他們都等了半天了,這家人還在這擋著,他們哪里高興。

              老太太被說的老臉都掛不住,恨恨的拿過那一塊肉,站到一旁,也不離開。

              虞嬌隨意掃了眼,就見甦建軍正附在老太太耳邊說話,一雙小眼楮正垂涎的看著他們家。

              王芳完全沒注意到,甦建國也是有些激動的盯著面前的豬肉攤。

              野豬很大,每人都是差不多一斤的量,分豬肉的是老手,分量把握得極好。

              到了甦建國家,因為這家人做事努力,果然比甦建軍家多了一些,再加上甦愛黨這些日子,被老太太說的,對虞嬌也很照顧,便特意讓人給了肥肉多的地方……

              王芳拿著豬肉離開,虞嬌跟在後面道謝,然後才走了兩步,就被甦建軍一家攔住了。

              “老大,你家分了這麼多肉,你家人也沒有多少,還不孝敬一下媽?”甦建軍笑著道。

              王芳這陣子被虞嬌洗腦,听到這話,不再是妥協,而是下意識的後退。

              甦建國看看虞嬌,又看看老娘,說︰“媽,我家也很久沒吃肉了,再說今年孝敬你的錢不都給了嗎?”

              農村里,給父母的錢都是固定的,一年幾塊,今年年初,老太太就要走了,後來又要了幾次,早就超過了最初說好的五塊錢。

              老太太听了他的話,臉皮就宜氏呂矗 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