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肆意人生 > 4.第 4 章(修文)
              第4章

              虞嬌轉身看她,見她在往甦建國碗里放肉,本來也沒兩塊,都夾過去了,完了,還要去甦桃碗里夾。

              虞嬌這次才真的動氣了,甦建軍那就是個地痞無賴的類型,但她是他們的母親,自己受了重男輕女的苦,卻將之當成理所當然,也做了那樣的惡人。

              她聲音偏大,道︰“媽,你的意思是,以後不管如何,我和我姐都不用給你們養老嗎?”

              “你只要你兒子甦狗蛋養老,等我和我姐嫁出去,以後你們再苦再累,都跟我們無關對嗎?”

              王芳一愣,有些心虛又有些惱怒女兒這短短時間,數次不依不饒,道︰“你瞎說什麼?你們都是我的孩子,就是嫁出去了,也不能斷了關系啊。”

              虞嬌道︰“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讓姐姐將肉給狗蛋?”

              “狗蛋是男孩子嘛,而且他還小。”王芳喃喃道。

              “他是男孩子,憑什麼就要多吃肉,我和我姐是女孩子,為什麼就不能吃?”虞嬌再次問道,一旁甦建國充耳不聞的在那喝湯,一如往常不理會家中的事。

              甦桃小聲道︰“花兒,本來就該狗蛋多吃點。”

              “他是男孩,能傳宗接代。”王芳說著,不過手卻收回去了,只是自己在那喝湯,不敢看虞嬌。

              “我和我姐不能生孩子嗎?為什麼只能他傳宗接代?”

              “你和你姐將來不得嫁人嗎?”王芳回了一句。

              甦桃都沒敢喝,偷偷拉拉虞嬌的手,這時甦狗蛋也回來了,進了廚房,聞見香味,端起剩下的碗就要喝,卻見里面只有兩塊肉,頓時不滿了︰“怎麼就這點肉?”

              甦桃立馬說︰“我的給你。”

              “不準!”虞嬌攔住她︰“這是我打的,你要不想吃,就給我,你還沒資格給別人。”

              甦桃不說話了,雖然覺得別扭,但也有些感激妹妹,她知道妹妹只是想讓她多吃一點,她喝了口湯,真好喝。

              甦狗蛋被虞嬌這麼一嚇,也不敢說話了,默默的喝湯。

              虞嬌這才回答王芳的問題︰“誰說女人一定要嫁人,誰說男人一定是娶媳婦,現在改革開放,不都說男女平等嗎?你這思想如果不改一下,到時候被人發現……”

              王芳瑟縮了一下,只是一個勁兒的喝湯,湯其實很好喝,她從未喝過這麼好喝的肉湯,甦建國喝完了,放下碗,去了院子打水,湯也不多,剛好一人一碗,多出來一點可以待會兒煮飯。

              晚飯大家還沒吃,都喝完了,也不過四五分鐘,之後王芳便開始煮那些糙米。

              “甦建國,你給我出來,你怎麼教孩子的,一個個的都這麼壞,叔叔要喝點東西都不給。”家里正安靜著,忽然一道尖利的嗓音出現,一個矮小看著滿臉皺紋的老太太出現,身後還跟著得意洋洋的甦建軍。

              虞嬌默默地拿出菜刀走到他們面前︰“我不給他喝的,想怎麼樣?”

              “你、、你、像什麼樣子!”甦老太太一見虞嬌的架勢,驚慌的後退兩步,道︰“甦建國,你就看著你女兒欺負你媽嗎?”

              甦建國走過來,一把朵下虞嬌的菜刀,遞給甦桃,順手推了一把她,有些討好的說“媽,你怎麼來了。”

              “我怎麼來了,還不是你女兒做的好事,有什麼好東西不能讓你弟弟吃的?啊?還拿開水潑他?”甦老太太氣的用手打大兒子,一巴掌接著一巴掌,完全沒有留情。

              虞嬌在一旁看著,好在這人年紀也大了,雖然凶狠,但其實力氣也沒多少,打了幾下就氣喘吁吁了。

              王芳也不在廚房,而是多來端了一把椅子遞過去。

              甦建國沉默的任她打,末了,還安安靜靜老老實實的站著。

              看得老太太更加一股郁氣︰“沒用,連個女兒都教不好。”

              甦建國抹了把臉,依舊不說話,只是在一旁站著,甦狗蛋見了,也老實了,躲在王芳身後偷偷看著。

              甦建軍得意的說︰“看什麼,大嫂還不快將湯拿過來,媽都在這站著。”

              王芳尷尬的說︰“湯喝完了。”

              甦老太太越發生氣了,想打人,可惜沒有力氣,只得恨聲道︰“好啊,你甦建國,有了媳婦忘了娘,有好東西只知道偷偷吃。”

              “快來人看看喲,沒天理啊,有了媳婦忘了娘,我當年就不該生這個不孝順的兒子。”甦老太太也不坐椅子了,直接跪坐在地上號喪一樣。

              甦桃臉色慘白慘白的,慌得不行的過來拉著虞嬌的手問︰“花兒,怎麼辦?奶奶這樣,爸媽怎麼辦?”

              虞嬌安撫的拍拍她的手,道︰“沒事,她也就能嚎幾嗓子。”

              甦桃咬唇不說話了,眼神里還是透露著忐忑不安,王芳在那跟著丈夫一起老實的站著由她罵,院子那過來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一個個都在小聲議論。

              哭了一會兒,見大兒子一家人都沒什麼表示,也累了,有氣無力的對二兒子道︰“來,扶我起來,還是我家建軍孝順。”

              要不是現在自己沒啥武力值,虞嬌真想狠狠地諷刺一下他,孝順,呵呵,不過是個媽寶男,沒有一點用,只知道吸別人的血。

              甦老太太走了,其他人也散了,王芳黑著臉去關門,過來就對著虞嬌要用手戳她。

              被虞嬌跑開了,王芳此時也不知道說什麼了,總覺得二女兒一下子變得很叛逆,“你這孩子啊,要是你奶奶剛剛說了是你不給他們喝湯,你名聲就完了。”

              虞嬌無所謂的聳肩︰“相比起活著,名聲並不重要,我之前都差點死了,現在對我來說,活著是最重要的事,名聲等以後再說吧。”

              王芳一呆,小女兒的話像是一把刀插在她心上了,之前就將她說的委屈,現在被她再次刺了一下,又沒有外人,干脆蹲下身哭起來,邊哭邊嚎︰“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你們是不是都怪我,我也是為你們好啊。”

              甦建國嘆了口氣,過去拉她︰“起來吧,都老大不小了。”

              甦桃也過去,眼眶紅了,甦狗蛋還有些不清楚,但也乖乖的跟在他媽身後。

              說實話,虞嬌還是有些不忍心的,不過這人的思想本來就是偏的,現在正好趁著她反省,一口氣給她那不正的三觀開個洞,看以後能不能糾正過來︰“你為我們的好,就是讓我和姐姐,省吃儉用,一切都給你這個帶把的兒子,他除了多了一個東西,哪里比得過我們,可在你心底,他是你們未來養老的,我和姐姐將來都是被人家的人,都是賠錢貨對嗎?”

              王芳哭聲停止,淚眼婆娑的看著她。

              甦建國是個老實人,其實根本沒有打過女兒,每次一虎著臉,幾個孩子都老實了,跟他也不親,除了兒子。

              這次他瞪著虞嬌,但沒有半點效果,虞嬌只是看著他們,認真說︰“你真的覺得是為我們好嗎?那天我發燒,燒成那樣,假如是狗蛋,你們估計早就送去醫院了吧,怎麼會直接放在家里等死呢?我說的沒錯吧?”

              王芳小聲哽咽道︰“家里沒錢了。”

              要不是沒錢,她至于這麼狠心嗎!

              一切都是窮的!

              甦建國眼楮也紅了,甦桃直接哭出來,被大人影響,甦狗蛋也嚇得哭起來,大家都在心里為虞嬌性子大變開脫,肯定是知道父母的狠心,所以難受了,爆發了。

              虞嬌繼續道︰“你們為什麼會覺得女孩一定是賠錢貨呢?嫁人?只要自己足夠厲害,就是嫁人了,娘家我也罩得住,你們自己想一想,多少家庭的兒子都是不奉養父母的?就我們村那大牛叔家的,你們也都知道,大牛奶奶是怎麼死的?”

              這件事在前兩年村子里鬧得挺大的,正是饑荒,沒東西吃,生生餓死的,大牛沒給他媽吃東西,當時因為大牛成家,所以分開住,老太太爬在地上求別人給點吃的,爬到一半餓死了。

              “人的能力是不分男女的,女人出人頭地的也不少,男人不孝順也挺多的,沒用的……更多,爸媽,真的能保證你這好兒子將來一定能養得起你們?而不是像大牛奶奶那樣?”

              甦建國和王芳同時瑟縮了一下,一個個的臉色都不好看了,誰也不想有這樣的猜想,但現在兒子還小,萬一真的沒能力,沒出息……

              “重男輕女可要不得,還有爸,奶奶和叔叔那邊,你自己應該清楚他們是什麼人,你要是有本事我也不說你,隨便給,但問題是連你自己,連你的孩子都吃不飽,你再將好東西給一群螞蟥,那你就是腦子有問題!”虞嬌一口氣說完,進廚房打水洗澡。

              要多洗澡啊,她總覺得皮膚那麼黑,不是因為真的黑,而是髒的。

              屋子里的哭聲斷斷續續,隨後甦建國和王芳進屋了,甦桃有些怯怯的過來看虞嬌,總覺得這個妹妹變得自己都不認識。

              虞嬌已經躺在床上休息了,感覺到甦桃的視線,她睜開眼楮,笑了笑,甦桃神色也因為這個笑容,輕松了些,說︰“花兒,你剛剛說的……”

              听到門口似乎有些鬼祟的腳步聲,虞嬌笑容越發大了,一字一句道︰“我說的都是我的心里話,要是爸媽真的不指望我養老,他們以後不給我吃的我也不怨他們,不過以後我發達了,也會遵守他們的話,不給他們養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