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29.第二十八章
              說完這句話之後,左安城定定的看了她幾分鐘。那幾分鐘, 寒風蕭瑟, 初白如同坐過山車, 心情起起落落。

              完了,完了,我要涼了。

              不過, 我好厲害,竟然有膽子說出來。

              但是城哥這個樣子好可怕。

              原來不作就不會死是這個道理。

              啊,我真的有點慌。

              幾分鐘之後,初白原以為今天下午又會被收拾一頓。然而並沒有。

              左安城眸色沉靜看了她幾分鐘後, 說了句“出息吧你。”冷著臉先走了, 初白那一刻滿腦子都是城哥真的好可怕。然而他走了兩步,又駐停下步伐, 微微側了眼眸看了她一眼,沒有絲毫的煩躁與不耐,反而難得帶了別扭。她愣了幾秒,趕緊跟了上去。

              但是那句“並沒有”說早了。很光榮, 城哥一路沒有再主動跟她說句話。倒是第二天,她城哥依舊松散地踩了一地的陽光在樓下,等她一過去,遞給她一杯牛奶豆漿,伸手的時候懶洋洋哼一聲“喏。”

              金色的光線一縷縷灑在他的身上, 少女突然明白原來少年不止如斯般干淨爽朗, 還會如海城的天氣, 偶爾掠過涼風,蕩起一層層海浪,夾雜著小雨陣陣落下。

              心情會因為某個人如同空中的雲朵,莫名其妙,風一吹,換了個形狀。年少時的小歡喜其實很簡單,你一笑我就笑,如同三月的桃花,盛開不為附庸風雅,不為引人注目,卻自琳瑯滿目,喜歡的人自樂在其中。

              初白不知道他別扭什麼。

              左安城無奈她怎麼這麼不開竅。

              但第二天你依舊是我內心的那個小秘密,放在心尖尖上的秘密。

              高一開學還恍如昨日,轉眼間,一個學期就又過去了。時間過隙的時候是抓不住的,喜歡確是一天天能夠變多的。

              高一下半學期的時候,還比較含蓄。到了高二,少女間的小心思也不多加隱瞞。

              初白一整天心情都是好的,做著題的時候都是笑著的。沈從靈湊過去問她“你今天干嘛了?嘴角都快笑到耳朵後面了?”

              二白趕緊收斂了笑,不過幾秒,手依舊拿筆寫著字,眸子卻頓時如琉璃一樣晶瑩剔透。壓著聲音說了句“城哥今天夸我可愛。”

              “真的啊。”

              她們上了高二,他們自然要上高三了。高三的學生總是很忙的,這個班的老師這節課拖堂考個卷子,這個班的老師上課早來一會,雖然中間隔著個辦公室,也不能節節課往外面跑,她們幾天不見也是常事。

              沈從靈趴在桌角笑眯眯看她“就今天中午吃飯那會?我怎麼不知道?”

              “對呀。不過我沒有听清楚,就听他在後面說了句和小白一樣可愛。”

              沈姑娘頓時揪心,沉默了幾秒,不忍心打擊她,但是還是告訴了她“我听清了,城哥前半句夸學校那只流浪狗。”

              初白“……”

              “好巧不巧,就白色的那只。”

              初白“……”

              “再前面是耗子哥說那只狗狗被同學們整天喂著火腿腸,長的越來越可愛了。”

              “我並不想听了。”

              “我說完了。”

              兩個人面對面,一眼尷尬,兩眼懵逼,三眼不知所措。初白假裝抽泣了兩聲,貓哭耗子樣抹了把眼淚,隨即立刻抬起頭面無表情說了聲“就當無事發生過,走吧,報告廳不是要听講座。”

              沈從靈“變臉越來越快了,初演員白,不要灰心,明年奧斯卡可以是你的了。”

              初白一臉傲嬌。

              等到了報告廳,傻眼了。眼神示意旁邊沈從靈“為什麼高三班也在,還好巧不巧坐在他們前一排!!!”初白只怕她控制不住想咬左安城一口的心。

              沈從靈見怪不怪“跟高考有關,高一前面幾個重點班都來了,高三能不來嗎?”

              初白剛鼓著嘴坐好,竇程皓就轉了過來邀功“呦,妹妹,剛才我听說後面是你們班,特意坐到最後一排,對你們好不。”

              “……好,特別好,真是太會挑時候了。”就是這家伙先說那只狗的。

              “妹妹,你怎麼這麼有氣無力。”

              初白內心︰你看我現在想理你嗎?▔デ▔

              話音剛落,前排和于寧禹說話的左安城便轉了過來看她“是有點。”

              初白剜了他一眼,伸手湊到沈從靈耳邊,當著兩個人的面說悄悄話“他夸那只狗也一定是這種語氣。”

              沈同學也學著她的樣子堵在她耳邊“我也這麼覺得。”

              “傻孩子,聲音大的我耳朵都疼。”

              前面兩個人毫不客氣笑出聲轉了過去。

              一中每年都會請畢業了的師兄師姐回母校給依舊掙扎在高考海洋的孩子們宣揚心靈雞湯,無外乎就是學習方法,以及大學的美好。

              初白听著這個師兄說的還挺有道理,就準備拿了筆在本子上記。沒拿好,筆滾了下去,恰好滾到了旁邊的過道。左安城注意到她的身影,先她一步把筆撿了起來。

              報告廳燈火通明,講台上的師兄正握著拳給同學們加油鼓氣,講的振奮人心,引的昏昏欲睡的同學們都看了過去。初白接過來他遞的筆,看他彎了腰似乎要跟她說些什麼,就仰著腦袋傻乎乎蹭在他旁邊沒走。兩個人壓著聲音說話

              “在記什麼。”

              初白嘟了嘟嘴,還是絕定告訴他“學習方法。”

              左安城半垂了眸光看她,手里捏著的本子上還有她上課走神畫的一串小雞小兔子小貓,唇角無意識就輕輕勾了起來“這些不適合你,記這些還不如把我給你講的重點題練一練。”

              “是哦……有點道理。”她說完反應了幾秒,怎麼有點傻乎乎的。

              左安城握拳掩飾了唇邊的笑。看的初白也怪不好意思的,剛在還在跟他生氣,怎麼一轉眼又這麼呆萌。

              當即拿了筆不再理他,跑了。

              一中請回來的師兄師姐不少,挨個談論一遍自己的學習方法,就已經廢了不少時間,初白早已經有些犯困了。

              她這個人,瞌睡勁上來了,哪里都能睡著。初中開動員大會的時候,學生們都搬了凳子坐在露天操場上,廣播里聲音大到附近居民區的爺爺奶奶出來看熱鬧,初白靠著沈從靈從開頭睡到結尾,哪個校領導上去講話她都不知道。高中軍訓結束的總結致辭,她當時就在這個報告廳睡的東倒西歪,還是沈從靈一臉丟人給她拖了回去。

              現下,靠著舒服的背椅,眼皮已經有些打架了。強撐著听了一會,听話筒里傳出“下面給大家放一些高校的宣傳片。”一排排燈就暗了下去,只留了最中間過道的燈,初白坐在這邊角落,和處在電影院沒什麼區別。

              終于是睡了過去。

              沈從靈是睡覺比較挑地方的,除了床上,沙發上她都覺得不舒服,更別提緊緊巴巴的報告廳。況且,講的挺有意思,初白什麼時候靠著她肩膀睡的迷糊都不知道。

              正看到某大學校內的一個采訪,前排左安城轉了過來,“小白睡著了?”

              沈從靈這才感知到肩膀上靠了這麼一團,點了點頭,還心想著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見,就听他說“我們換個位置。”

              左安城里面是同樣睡得不知春秋的初簡,沈從靈看了一眼,低聲嗯了聲。伸手托著初白的腦袋,兩個人像是完成了什麼交接儀式。看著那個毛絨絨的腦袋從她手心滾在左安城的掌心,沈從靈心里偷偷嘿嘿笑了兩聲。

              能幫的我都幫了,能不能在城哥懷里膩膩歪歪,就看你的睡姿了,二狗。

              許是托著她的腦袋,她有些不舒服。左安城坐下時,初白努了努嘴,靠到身後的背椅上。

              恍惚間听到了身旁有一絲輕笑,可惜初白是真的醒不過來,那種半夢半醒的狀態,也不是真的沒有意識。就像上課偷偷睡覺,老師一名字就醒了過來,再或者是總能听到老師說的那句“下課。”可其他的是听不著的,听著了也醒不過來。

              身後的靠背畢竟不舒服,初白不一會就睡成了個小雞啄米,腦袋一點一點的,掉下來又挪回去繼續靠著,微弱昏沉的環境,左安城看著忍不住抿了唇角。

              等了那麼兩分鐘,腦袋還在點。

              他伸手,趁著她那腦袋倒下來的時候,指尖輕輕點了點她的臉頰,那顆毛絨絨的腦袋就倒了過來,落在他的肩膀上。

              屏幕上正切換內容,偌大的報告廳光線暗了下來,等再通亮的時候,將少年唇邊那抹笑勾勒的熠熠生輝,眼眸明亮清澈。

              ***

              這點事晚上回宿舍被沈從靈添油加醋講給她听。可明明左安城在她問為什麼他會坐在這里的時候,還面無表情地說,她腦袋太沉,壓的沈從靈喘不過氣。還讓她看看他校服上有沒有口水。

              藍白的校服干淨整齊,穿在他身上陽光又俊朗,哪來的什麼口水。

              兩個人一個勁鬧的可歡了,在宿舍跑來跑去。鬧騰的時候,初白是吃不了虧的,仗著她那點小本事,給使勁調侃她的沈小妞欺負的一愣一愣的。

              等其她舍友回來,這才收斂。朝著她做了個鬼臉,爬上床拿東西,也不知是太激動雀躍還是怎麼,沒踩好,直接摔了下來。

              嚇的一宿舍姑娘都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