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25.第二十四章
              初白現在已經是一只廢白了。

              她有一個親媽, 威脅她考不好寒假就去補課, 並在周末把她扔了出來。然而考好了還要補課。

              沒關系,她還有一個親哥, 在她愉快的寒假假期來臨之際, 親手把她踹進了補課大軍的行列,還在寒冷的冬季,拋下她去送別的姑娘回家。

              沒關系, 那個姑娘是她的閨蜜。一個遲早會和她哥狼狽為奸的閨蜜。

              初白“……”人生總是充滿驚喜。

              深冬的夜晚帶著寒氣, 路燈亮了一長串,火鍋店前的廣場上有不少人圍著仰著腦袋看廣告牌。月牙悄悄爬上天際灑了皎潔的光, 空氣中都彌漫著霧氣, 水潤潤的, 倒是沒有起風。初白還沒有接受要去補課的事實,從中緩不過來。只有些呆愣地跟在左安城旁邊看他拿手機掃二維碼付錢。

              走到大廳要推門出去的時候,他停了下來定定看著她。初白眨眼再眨眼,秉息凝神,抱著書包回看他, 突然意識到回去的時候就剩他們兩個人了。

              左安城撫了撫眉心,似乎有些無奈,帶著她走到旁邊,語氣和了大廳暖色長燈的輕柔“圍巾那?”

              圍巾?哦哦哦。

              初白趕緊低頭找,一手抱著書包, 一手拿出圍巾。單手戴不上去……

              還沒有開口, 書包順勢被他勾了過去, 初白一圈一圈繞著圍巾,戴好以後,露出一張瑩白如玉的小臉又看向他,示意可以走了。

              有點可愛,松松軟軟的。左安城輕笑了聲,沒有說話,探著指尖直接從她書包里把她的帽子取出來遞給她。

              額,好笨。怎麼什麼都記不住,……而且好像說早了。初白悄咪咪抬眼看了眼身前等著她的人,她帶了手套,笨手笨腳的,戴不上帽子,剛想取下來讓她城哥幫忙拿一下,左安城已經斜背了她的書包,修長的指尖伸過來拿走了她的帽子。

              “這樣戴?”男生似乎很少戴這種毛線帽。初白看他略微有些不熟練雙手撐起帽子看她,嗯了一聲,現在是……他要給她戴?

              左安城拿著她的帽子看了她一眼,思考了半秒,伸手解了她的發圈。柔軟的發絲如長瀑順滑而下,輕輕撫過他的指尖,落在她的肩上,似有若無的淡香。他還頗有閑情逸致把她耳邊的碎發勾到耳後,指尖踫到她的耳朵,初白輕微抖了抖,微抿了唇。他倒是甚為滿意重新拿起了她的帽子。

              初白瞳孔微張,緊張到心跳都要蹦出來了。不知道女孩子的頭發不能隨便這樣揉嗎?這不是情侶間的……小互動嗎?他做起來怎麼這麼生疏卻又自然,還有……這麼正兒八經的樣子是要干哪樣?

              左安城已經俯身湊了過來,初白被他輕輕踫了踫腦袋,下意識向下低了低。“別動。”聲音淡淡的還有些嚴肅。

              初白呆住不敢動了,任由他把帽子戴在自己腦袋上。短短的一分鐘仿若過一個世界,他的每一個動作她都感受分明,戴好以後他還認真看了兩眼,幫她把後面的頭發分散整齊。

              所以解頭發是要給她戴帽子?其實可以直接壓住她的低馬尾的。

              城哥,你這麼嚴肅學著給我戴帽子,我會想笑,太可愛了。

              然而,初白並不敢說,可惜臉上藏不住的表情還是出賣了她。左安城垂眸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懊惱問她“好笑?”

              “不好笑,不好笑。城哥很嚴肅。”

              唰,他剛幫她戴好的帽子又被他拉了下來,蓋住了她的眼楮,初白立刻乖巧認錯,像個小朋友一樣站好,義正言辭“城哥,錯了,錯了。”其實在努力忍著笑意,要是她自己來,現在估計都快到家了。

              看她這幅沒有什麼誠意的樣子,左安城還是幫她又順了順頭發,戴好帽子。看了一眼圍著圍巾,帶著帽子手套看著就很暖和的小姑娘,還挺有成就感。

              黃色柔亮的帽子,上面還團了一個毛乎乎的球。走路的時候那個球偶爾會隨著她的步伐搖晃兩下,會打到她的腦袋,小姑娘就會把帽子往上戴一戴。

              左安城多看了兩眼她腦袋後面團的球,伸手踫了踫。初白立刻就炸毛了,“城哥,我這個帽子才買回來兩天都快被我哥薅光了,現在又加了個你。”

              面對她的不滿,左安城眸色平靜看了她一眼,初白立刻安靜了,討好的笑了笑,跟在他身後出去了。

              一路上嘰嘰喳喳,他也不嫌煩,有問有答。 “城哥,過兩天是不是要下雪了?”

              “嗯啊,還會降溫,去上課的時候把你這個快被薅光了的球戴在腦袋上。”

              “你好好說話會死嗎?”

              他反問“……我好好說話你會記住?”這完全就是經驗之談了,講題的時候就是這樣,很多時候左安城好言好語給她講,她根本听不進去。非要他皮兩下,收拾服帖了,她才肯好好听。

              初白又被言語上收拾了兩句,安分了。嘆了口氣,又開始日常作妖“城哥,我不想去補課,我想上天,我想打滾。好羨慕初黑,他去冬季訓練營就去十天,而我要去大半個月。更可氣的是,耗子哥和寧哥可以直接在家睡大覺了。好羨慕,好羨慕……”

              左安城一直照顧著她的步伐放慢速度走在她身側,在她開口叫他時便沉著眸色看她。听她說完,緩緩揚了眼角,流轉出笑意,痞痞笑了聲“不一定,過兩天你就不羨慕了。”

              “嗯?”

              ***

              兩天後早晨八點多,原本應該開始幸福寒假生活的初白被叫起來刷牙洗臉吃早飯準備去補課。而此時,初黑的房間還緊緊閉著。

              很不爽。初白出門前還壞心眼敲了敲他房間的門。

              補課的地方也沒有多遠的距離,和學校是兩個方向,但是距離差不多。她跟著左安城一起進了大門,然後一臉震驚在對面班門口看見了一臉狗生無望,兩眼懵逼的于寧禹和竇程皓。

              那一瞬間是非常想笑的。

              初白憋著笑問那天笑的十分歡快的兩個人“耗子哥。寧哥,早啊,你們怎麼來了。”

              兩個人黑著臉看左安城。于寧禹將“生活終于對他動了手”展現的淋灕盡致,指著左安城“他,打電話給了我媽。”

              竇程皓也伸手學了于寧禹的動作,接著他的話,同樣氣憤還帶了點委屈的聲音“以好哥們有福同享的姿態說服了我媽。”

              初白︰好開心,真的是非常想笑了。看了眼勾著唇角,眸色卻涼嗖嗖看著兩個人的左安城,努力憋著笑又問“你們也補語文嗎?”

              兩個人異口同聲“並不,還有英語。”

              到頭來,還比他們多了一門。

              真的太想笑了。不行,不行。

              初白十分善良且優秀地給初黑拉仇恨“哎,就屬我哥最好了,明天才去冬訓營,今天還可以睡一天。”

              成功換取竇程皓和于寧禹對這個事實的冷漠和仇恨。只有左安城依舊是那副神色,抬腕看了看表,輕呵了聲“也許現在正被叫起來火急火燎收拾行李,趕往訓練營。”

              三個人懵逼臉。

              左安城揉了揉她的腦袋“我告訴你媽,冬訓營可以提前一天去,老師那的題夠做一個月了。”

              總而言之,可以放心讓兒子去了,早扔出去一天,還可以多學習。

              初白微笑臉,心情飆升,人生簡直太美好。難怪她媽昨晚給初黑整理衣服。剩下兩個人也開心了,一副他們不好,初簡也不好,這樣就好的狀態。

              不僅開心。初白還有點N瑟“哇。城哥。你剛才那個成語用的真是太好了,火急火燎,多麼有水平。”

              換來了竇程皓和于寧禹對她的同情,初白說出去就感覺自己後背有點涼,她城哥可是會不動聲色把幸災樂禍的所有人成功拉下水的人。

              等左安城壓著清冷的眸色看她兩眼,嘿嘿笑了兩聲,跑了。

              ***

              初白從小到大,還沒補過課。原以為會只有她一個,沒想到但是還有熟人,比如他們班第一,蔣勤,倒是也沒多大關系,在學校的時候隔了一條過道,一星期說的話還不如她在路上和左安城十幾分鐘說的多,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她親愛的母上給她報的班補的是高一下半學期的課。

              看來她數學考差了一回,真的是給她媽留下了深刻印象。

              因為寒假不少學生還要上特長班,補課機構的數學課分早上和下午。初白想著跟左安城一起上下學還是比較安全方便的。便跑過去問

              “城哥,你選早上還是下午?”

              “早上吧,下午回家太晚了。”他說。

              初白樂顛樂顛答應了下來。

              結果,第二天上完第一節課,休息了二十分鐘的時候,左安城拎了包懶散模樣坐在她旁邊,初白愣住了。

              “城哥,這是數學課。”

              左安城看了她一眼。眸底似乎還彌漫著惺忪,“嗯”了一聲,朝著她的方向枕著胳膊壓到桌子上。貌似還沒有睡醒,聲音帶了幾分沙啞和松散,低著聲音說了句“上課了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