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24.第二十三章
              雖說班級不組織過平安夜,不過還是阻擋不了學生的熱情,晚自習老趙剛進教室,看見桌上擺的一堆隻果就笑了。站在講台上笑的像個傻子,上課開了半小時的玩笑。最後下課還把班長叫上去耳語。

              不多時,班長就搬回來一箱隻果,一整個班都興奮了。嚇的老趙趕緊在講台上給他們做手勢,還“噓,噓,噓。”像個長不大的孩子,超級可愛。

              “死孩子們,不知道隔壁主任辦公室,門給我關了,我們偷摸著在教室啃,不要給我 嚓 嚓咬啊。”不知道是不是初白的幻覺, 嚓 嚓說的奶凶奶凶。

              等班長剛給每人發了一個,一教室彌漫開果香,突然教室黑了。沉默,沉默,再沉默。一個班安靜了,隨即整棟樓都爆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停電了。

              平安夜這天停電了,放眼望去一片黑暗,只有遠處不知道是什麼的微弱的燈光。

              等什麼,造作啊。

              同一時間,老趙趕緊關緊了門,就像看著自家突然犯病了且蠢蠢欲動的狗子們“不準鬧啊,我出去看看。”

              一教室的人都把筆扔掉了,突如其來的放松,完美理由不用學習。兩個年級主任早都著急忙慌去查看情況去了,樓道里已經有學生跑出來撒歡,不知道是誰先開了門跑出去上廁所,從角落開始蔓延。

              “咦,能出去?門怎麼開了?”

              “不知道,去廁所嗎?”

              “走吧,走吧,等了一節課了都。”

              “旁邊沒人了,都出去了?下課了?”

              “哎,老趙走了,下課了,下課了。”

              烏漆墨黑的情況下,教室烏央央跑了一小半人。個別教室有那麼點微弱的燈光,估計是學生恰好拿了台燈來充電,被高高地擺在講台上,給樓道都分了燈光。

              初白和沈從靈也打算出去湊湊熱鬧。兩個人其實都有點那麼相同的小心思,經過隔壁高二一班看一眼。

              樓道里被各班的燈打著,還是能看得清的。借著一班講台上有些暗淡的光,初白看了眼左安城的方向,昏暗的燈光下,只有一個朦朦朧朧的背影趴在桌子上。應該是在睡覺,旁邊和前面好像都沒有人。

              她和沈從靈打了個手勢,明知道這個光線下他注意不到自己的。初白還是和只小老鼠一樣放輕腳步聲,走一步半頓一步繞到左安城身後,緊張的唇都抿了起來。

              近了,近了。

              剛準備拍他的肩膀嚇唬他,左安城直接轉了過來,眸子精亮,看到她的瞬間滑過錯愕。

              兩個人對視了半秒。初白手還維持著要拍他的動作,轉身就跑。

              像是比賽誰的動作更快一樣,初白還沒來的急跑路,被拉著手腕直接轉了過去,還就著他的動作直接挽上了他的脖子,鼻尖蹭著鼻尖,溫熱的氣息打在臉上,腰間被圈上來一雙手。

              昏暗的光線,吵鬧的環境,大家似乎都沒有注意到這個安安靜靜的小角落。

              左安城也怔住了。抱了滿懷的馨香,掌心的腰盈盈一握,身前有屬于女孩子獨屬的柔軟緊緊貼了上來。

              畫面似靜止,黑暗里每個小細節都被放大,兩個人微急而低沉的呼吸聲,相互傳遞的溫度,安靜的小角落里某種氤氳朦朧的情愫在悄悄蔓延。

              兩個人甚至沒有說一句話。

              初白從他懷里爬出來屁滾尿流就往外面跑。

              出門一頭栽進了沈從靈的懷里,趕緊起來拉著她就往教室回。沈從靈就和路過的同學說了兩句話,怎麼閨蜜又犯傻了,一臉懵問“怎麼了?”

              初白悶悶地低著腦袋不看她“沒,沒什麼。”

              “啊,那你跑這麼快干嘛?”

              “把城哥嚇著了,快跑。”她真佩服她的機智。

              好在沒有燈光,沈從靈看不清她滿臉通紅,只顧著夸獎初白。

              一班教室,左安城垂眸看了眼自己胳膊還維持著剛才抱小姑娘的姿勢,慢慢收回來。

              前排初簡的位置是空著的,可以听見于寧禹不知道在哪個角落吼了句“我去,初簡,你要摸黑嚇死老子!”

              兄妹兩一個德行。

              左安城動了動指尖,垂落在腿上,過了幾秒,抬手覆住眼楮,唇角微微勾起,輕笑了聲。

              出息吧。

              ***

              初白又光榮地繞著躲了左安城四五天。

              水沈從靈打,上操不是第一個就是最後一個下去,吃飯也要繞遠路,下了自習就拉著沈從靈跑。沈同學這幾天總感覺自己不是這二狗氣死就是被笑死的,跟著她顛沛流離。

              可人總有三急,怎麼辦那?

              初白為自己的機智瘋狂點贊,她可以上課去,能躲幾天是幾天。可她忘了,她城哥不是一般人。

              終于在元旦這天,被左安城堵了個正著,此情此景還頗為熟悉,嚇得初白想找個角落靠。

              “城哥,你怎麼在這?”問出去就後悔了,肯定會被左安城淡漠著唇角說“上廁所啊。”

              結果沒有,左安城雙手滑入兜,擺明了他有大把時間的樣子,語氣松散唇角微勾“堵你啊。”

              初白沉默。他指尖再次滑出走了過來,又成了面無表情的樣子“要麼還來看看你天天上課往外跑,什麼時候能被老師抓住。”

              不好好上課又被收拾了 “……”初白宓睦骱Γ 宰永鎦畢胱派洗臥驢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