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22.第二十一章
              高中的時候,少女情懷總是詩。

              他的一言一動都能把你的注意力吸引過去。他做題,你忍不住看兩眼,湊過去問問“你做的什麼題?”看他一臉輕松給你順口說兩句這道題的思路。他看閑書,你忍不住湊過去看看封面,嘴里義正言辭教育“你又不學習。”被他叫過去趴著一起看,因為突然縮小的距離而偷偷欣喜。下課在樓道踫上,都控制不住要伸個爪子貓一樣撓他一撓,打鬧兩下,心底開心地像個傻子。

              靠近他,仿佛都能听見花開的聲音,靈魂在綻放,那里有香氣和歸屬。

              可惜高中不止有少女情懷,還有考試。

              等月考成績發下來,初白捧著臉發呆。完啦,回家要被罵了,前兩回考試進步太多,這回她低調的有點過頭了,退了回去。

              周末,本該和和美美躺在床上的一天,初白大早晨被初媽叫起來“你哥去考試去了,昨晚還特意給城城打了電話,讓你今天去補課,趕緊去。”

              他明明是自己不能睡懶覺,也見不得我好。初白知道這個偉大的真相,但她不能說。

              初媽只當她不樂意,丟下句“期末考不好,寒假就去給我補課去。”好不心慈手軟把她扔出了門。

              初白背著她的小書包站在門口,長嘆了一口氣,腦子里有兩個初白,黑的告訴說著她心里苦啊,白的說著又能去找左安城學習了,好開心。

              ***

              左安城打開門就看見一個垂著的腦袋,側身給她讓出空間,那垂著的腦袋抬起來叫了聲“城哥。”又迅速低了下去。

              還沒有低到剛才那個弧度,就被人捏著脖子帶了過去,修長的指尖猝不及防捏上了她的臉頰“怎麼了?”

              初白眼底的意外錯愕還沒有收起,他又捏她。貓爪子立刻拍他的手“疼死我了。”

              他沒放。

              還一本正經說 “沒用勁。你看,我捏著你臉都瘦了。”

              他垂眸捏著她臉笑的樣子……初白覺得她考不好,他要負責任的。其實上課胡思亂想是自己作的,考試沒考好是自己不認真的態度考出來的。但是又繞不過這個彎,要不是他坐個地鐵,也要把她扣在懷里,她能臉紅心跳成那樣?

              三下兩下糾結之間,初白覺得心里堵著口氣無處宣泄“城哥,我想在地上打兩個滾。”

              左安城怔了兩秒,松開了手,指尖在空中慢慢收回手,漂亮的黑眸里有些糾結,嘆了口氣“好吧,一大早不學習,要擦地板,行吧。”還往後退了兩步給她讓開。“擦干淨點。”

              初白憤憤踩著干淨的 光瓦亮的地板走到書房,一屁股坐了下去。抱著她的小書包捧著臉發呆,听到旁邊的動靜,是左安城倒了水過來,看著窗外湛藍如洗的天空,初白听見自己又發了神經病“城哥,我想上天。

              左安城“……”猶豫了三秒,不大樂意地十分勉強,滿臉都是這樣不太好“那我……踹你一腳?”

              初白“……”又逼我動粗口。然後她就抬起頭說了句更大逆不道的話“城哥,我還想咬你一口。”

              站在旁邊的少年猶豫都不猶豫,伸了手過去。“咬吧。”

              那雙手,骨節分明,修長縴瘦,摸過她的腦袋,捏過她的臉,拉過她的手腕,強硬又不容抗拒,讓人想犯罪。初白趕緊低著腦袋趴在桌子上,這次是掩飾。她感覺她有點臉紅。

              那只手又透過她身前的縫隙湊了過來“喏,不咬不是人。”

              我特麼,沒見過這樣的,無理取鬧到非要別人咬她,她今天就出息,就不咬。

              初白別開腦袋,轉到另一邊。沒想到左安城勾著凳子往她這邊靠了靠,胳膊繞過她的肩膀,一只手又湊了過來,湊到她唇邊。

              這人,非讓她咬是不是。初白維持著錚錚傲骨轉過去瞪他。

              左安城覺得有意思,撐著下巴慢悠悠又把手湊到了她面前,小姑娘這次火了,真的嗷嗚一口叼了上去咬上他的指尖。

              唇軟軟的,還能感受小牙齒的堅硬。咬的還挺凶,冰凌凌微疼的感覺,就這麼咬著他的手瞪她,一雙眼楮泛著淺淺的水光,霧蒙蒙的。

              左安城忽地有些想笑,任由她凶狠地咬著,“解氣了嗎?”

              初白松了些牙關的力道,迷茫了一瞬,隨即垂眸又咬了上去。他看出來了,看出來自己不開心,那一大早還這麼跟她皮,就不能這麼好好說話嗎?

              這是委屈了?

              他也沒有哄女孩子的經驗,也沒有養過小兔子。就跟著心里那點感覺,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她腦袋,看著小姑娘眼尾慢慢柔軟下來,彎腰湊到了她眼前“下次不欺負你了,好不好?”

              那一聲低柔清緩的尾音讓初白心尖發顫,毫不自知咬著他的力道又加了幾分,腦袋還被他撫著。

              他怎麼越來越愛摸她腦袋了,初白慢吞吞松開咬著他的指尖,聲音小小的“不是欺不欺負的問題?”

              左安城離的近,听的一清二楚,把小姑娘語氣里那點撒嬌听了個明明白白,垂眸看了眼指骨上可愛的牙印,微不可微勾了笑,又怕小姑娘生氣壓了回去“你的意思讓要我讓我欺負?”

              她瞪著眼楮看他,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樣子,柔軟又惹人疼愛的樣子,驀然讓人想親近。溫暖的掌心順著她的臉頰輕撫,然後捏了捏。

              初白再次感受到了那種心跳如雷,一只小鹿蹦來蹦去的感覺。偏生他還不放過她,就挑了一雙烏黑沉亮的眼眸靠得離她更近了幾分,聲音壓著明顯的笑意輕柔緩慢地問她“告訴我啊?”

              要炸了,初白覺得一顆心已經撲通撲通跳到嗓子眼了,呼吸都有些不順暢。大腦一團亂,離得那麼近的氣息催的她臉燙,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啊。

              驀然他笑著松了手,一本書罩著她的腦袋就扣了下來,擋住了她的視線。初白輕呼了聲,拿下書的時候,他已經松松散散又靠了回去,伸手推了她的腦袋,尾音上挑“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手也不拿開,就這麼扣著把她轉回凳子正面,另一手翻出了她的卷子,攤在桌面上。這才收回壓著她的手,還不忘敲敲她的腦袋“才高一的小姑娘,懂什麼叫欺負嗎?來,爸爸教你做題。”

              他說前半句的時候瞼著眸光,長睫遮掩,初白看的不真切,仿若看到有大片流轉的星光閃閃,宇宙光年流轉,大片華光,大抵也不過是這個模樣吧。她還來不及細糾,許是他撩人地讓她有些手足無措,初白趕緊就這台階腦回路被左安城帶著跑偏了。“又想讓我叫你爸爸,想的美。”

              悻悻然翻開書,哼了一聲。

              左安城啞然失笑,還真是個小朋友那。

              初白那一個月的課真的不是白落的,左安城說什麼知識點她都有不清楚不明白的地方,學的一塌糊涂。做個數學題,她城哥讓她寫公式,她狗著膽子說了句“老師沒講過……吧。”

              左安城沉默,把她的書翻出來,指尖點著書上她圈出來的公式,下面還勾了一道例題,寫了重點兩個字。

              初白更沉默,她分明已經看到了她城哥處在生氣的邊緣。嚇的她趕緊把書拽了回去,嘟囔著“我自己看,我自己看。”

              被左安城壓著眉心又給拉了回去“沒說不給你講,過來。”還頗為古怪看了她一眼,應該是表達他什麼時候生氣了。

              初白拿著筆挪到左安城旁邊,小聲嘀咕“我能看懂。”

              “就寫了個重點兩個字,推導過程都不會,我教你。”

              初白哦了一聲。

              “等你自己學會,腦子都卡住了。”

              初白湊過去看他在紙上開始推導,嘴上逞能“城哥,你再這樣我不客氣了。”

              “想打滾?想上天?”

              “……我錯了。”

              左安城低頭在給她畫圖,唇角勾了勾“嗯,有點覺悟了。爸爸帶你贏回你的江山,考回去。”

              初白抬起腦袋看了他一眼,認真又不浮躁,雀躍不已的心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就安撫了下去,溫柔而有力度。就這麼被他帶著走到了另一個世界,這樣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