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21.第二十章
              現在如果有人拿著話筒拜訪初白小姑娘問“揍完人爽不爽?”

              初白會微微一笑,大聲地回答他“爽個p。”

              離開那個小角落後,初白和正煥就被拎到了旁邊一家火鍋店。四個人把兩個人圍成了一圈,初簡就開始對她進行“女孩子要溫柔點”這個話題長篇大論。

              去網吧這個事情,剛開始初簡還一副本來也不打算說,既然事情暴露你自己撞上來,那我就說兩句的模樣開始了他的表演,停都停不下來。

              “我有沒有說過,學了跆拳道,只能用在比武台上,你特麼……”旁邊左安城輕描淡寫掃了他一眼,初簡握拳輕輕咳嗽了聲,改了口“你個小姑娘連個比武台都沒上過,現在倒好,除了平常和正煥練著打著玩,現在會揍人了。”

              竇程皓“初簡……收斂一下,這語氣有點驕傲。”

              初白蹭著嘴角趕緊對著她耗子哥笑了笑。低著腦袋都會二十分鐘了,好疼好酸,小心翼翼伸出爪子揉了揉。

              左安城嗤了一聲笑出來,朦朧氤氳的燈光下一雙眸子深邃明淨,初白直覺他在笑自己,小幅度抬了個腦袋,果不其然。瞟了眼說的天花亂墜的初簡,趕緊狠狠剜了他一眼。

              笑,笑什麼笑。

              好在還要營造氣氛,左安城忍了笑意,又成了那副松松散散的樣子靠著椅子“你繼續揉,你繼續揉。”

              “……”初白伸腿在桌下對著他的方向就踢了過去。裝不出來了,她離氣死就差那麼一點點了。

              左安城一時沒有防備,被她踢了踢腿面,不痛不癢的,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對著她人畜無害笑了笑。

              初白︰要哭了,要哭了,腿被勾住了。

              初簡拿著出教室里老王念叨他們那個風範“女孩子家家的溫柔點,不要動不動打打殺殺,踢來踢去。”

              桌下初白伸另一條腿過去。左安城含著笑看她,挑了挑眉,像極了在無聲質問她剛才打人不是打的挺爽的?

              初簡︰“打的過的還好,打不過你就不是只能任人欺負?”

              初白內心啊,啊,啊,兩條腿都被勾住了,收不回來了怎麼辦。要不使拽出來吧。

              她這邊一動作,正在擺菜的于寧禹“桌子好像動了。”

              竇程皓“我也感覺。”正煥點了點頭,彎腰準備看一看,左安城似笑非笑對著初白笑了笑,在他彎下腰前松開了她的腿。

              初簡渾然不覺,只當一群人背著他轉移話題“……老子教育妹妹,你們就護著吧。改天把你們打一頓,別找老子。”

              左安城眼神抬都不抬,拿過來一盤肉倒在初白那塊,表情匱乏,語氣卻理所當然“她打不過我。”

              初白“……”剛準備說兩句,被左安城一個眼神看過來,低頭研究筷子上的花紋去了。

              這個慫樣被正煥正好看到,笑的前俯後仰,凳子都快放不下他了。正好讓初簡找到了突破口。“怎麼,沒有說你是不是。”

              我靠,老子還是個寶寶,就比初白小了幾個月。怎麼又扯到老子身上了,委屈死老子了。吸溜米粉聲音比初白大點要挨訓,嘲笑下初白的小慫樣也要挨訓。祖國的花朵硬生生被你們折斷了。

              正煥狗膽爆起“你還騙我明晚打架帶著我,結果你們今天就悄咪咪解決了。”聲音可以說是氣場十足,就是說完後小幅度小幅度往初白那邊挪了挪。

              初白“……”我去,你別過來,我剛挨完罵。等等,有個重點,初白猶豫不可置信的問一句“……也就是你們早都知道了?”

              正煥回答了聲“嗯,咱哥還答應我打架帶著我。”說完撈了一筷子肉放到了自己的小碗碗里,被左安城輕飄飄看了一眼,很自覺且舍不得地扔了幾片到初白的碗碗里。

              “他們主動找的我們?”

              正煥“嗯啊,找了咱們好久,還特意跟在身後跟了兩次。”

              初白看向左安城,她記得是有那麼兩次她們一起回家,左安城神色清冷往身後看,原來那個時候就知道了嗎?

              可他沒說過。沒給她說過。

              小姑娘不開心地往後面一挪“原來就我不知道。”

              左安城也沒哄過女孩子,認真看了她兩眼。一桌子瞞天過海的大男生多少有些面面相覷,互相看了眼,到底是個女孩子,初簡熟門熟路一個眼神過去,示意正煥把還沒開動的肉給初白哄哄。

              正煥“……”真的不考慮他還是個長身體的寶寶嗎?一臉幽怨分了半碗肉給初白“三兩下就解決了,你管他干嘛?”

              初白“可今天下午我就差點一個人回。”

              左安城拿著一疊丸子往小姑娘面前倒了半盤,照貓畫虎學著哄,眼角微挑看她“章魚丸子白吃了?”

              被陪著一下午吃吃喝喝的初白安靜不敢吱聲,難怪他今天看她看的特別緊。

              女人這個生物是個矛盾體,雖然知道是為了她好,但這個與開不開心是兩回事。

              初白看了眼美滋滋非要把小碗碗盛滿才準備開吃的正煥,懷著“”一桌子她就只能欺負這個”的心情把那一碗肉奪了過來。

              正煥想哭,做人果然不能貪婪,碗里有那麼兩片肉的時候就趕緊吃。

              吃肉時候的初白還挺開心的,吃完又想起來剛才這幾個人準備背著她干大事,當即走路都是蔫蔫的。

              左安城本就一直注意著她這邊,跟著她稍微落後幾步,蔫壞蔫壞地等小姑娘自己撞了上來。

              結果人小姑娘正生氣那,撞完他還瞪他,賭氣一般甩過腦袋走了。

              看見他更來氣。

              其實也沒多大事,可初白就是莫名其妙別扭,又好像……一直在等著他注意過來。

              左安城怔了兩秒,眼底慢慢滑上輕輕淺淺無奈的笑意,長腿兩步就邁到了她身旁,揉了揉小姑娘的腦袋“生氣了?”

              初白賭氣一般挪開腦袋,越哄越來勁。嬌嗔的模樣讓她自己都可恥。

              可偏偏左安城湊過來跟她溫言溫語地說話。

              她剛走了兩步,腦袋被人用掌心壓住轉了過去,左安城彈了彈她的腦袋,輕輕地,像指尖撫過去一般,目光清澈,語調耐心又溫柔給她解釋“不是不告訴你。”

              初白抬著水潤潤的眼楮看他,他的指尖順著她的鼻梁輕輕刮了一下,彎腰湊到她眼前,那雙眸底落滿了大片的夜色,深邃波瀾“是不會讓你落單,知道了嗎?”

              他就沒打算過讓她一個人回家。

              初白抿了抿微微嘟的嘴,意識到這一點後,壓下了唇角那抹快要揚起的笑。點了點頭,小聲說了句“知道了。”

              堵了半晚上的氣,被人用一句話哄好了。

              ***

              期末考試前還有一次大型月考,越到學期末,學習內容會越難。初白這段時間偏偏不在狀態,上課偶爾會走神,要麼直接就會睡著。

              走神想一想她的少女漫畫,想一想她一會午飯吃什麼,又或者,想一想左安城。

              老趙在黑板上講的天花亂墜,初白會想他們班好像是語文課,左安城指不定又在語文課上蒙頭大睡,要麼就是在做物理題。心情好的話或許會抬頭听老師講一講之乎者也。

              下課了打水也變的勤快了許多,遇上一班老師拖堂,後門關著的時候,會有點淡淡的小失落,一轉眼便被沈從靈又拖著嘻嘻哈哈打水去了。

              等打完水回來,後門已經來了,初白在斜角的時候便會看見他撐著下巴給竇程皓講題,筆也不拿,就口述。兩個人還要開兩句玩笑

              “城哥,英語,英語我還沒做。”

              “還有時間,你自己做會。”

              “爸爸,爸爸行嗎?我真的不想做。”

              左安城壓著卷子不讓他拿,唇角勾了笑的明肆張狂“叫爸爸也不行。”

              余光瞥見她的時候,挑了挑眉,起身站了過來。初白看見竇程皓眼急手快就把那張卷子扯了過去,看他拉開凳子是要過來,突然心跳有些加速,像是藏了什麼小秘密不想讓他知道,抱著水杯就走。

              彼時樓道人來人往,第二節課下課時間長,都跑出來放風。女生挽著手一起去上廁所打水,男生勾肩搭背的不是往超市跑就是往球場跑。班級門口都很熱鬧,圍了三三兩兩的人在開玩笑,褪去課堂上的乖巧打鬧嬉笑。

              初白走了沒兩步,就被左安城拉著衛衣帽子又勾了回來,沈從靈一看這架勢就站旁邊偷笑。

              啊,啊,啊。這麼多人看著那,她抱著杯子瞪了他一眼,被人得寸進尺用胳膊壓了她的腦袋“小白,又不給我打水。”

              旁邊還有男生從旁邊路過跟他打招呼“城哥。”還不忘低頭看一眼被他欺壓的初白同學,隨即曖昧地笑一笑。

              他學習好,打球好。正經起來眉眼淡漠又認真負責,周身氣場自讓人信服。吊兒郎當玩鬧的時候又痞里痞氣,能跟人混的開,人緣自然好。被同學這麼一鬧,初白收著尾巴壓著腦袋紅了耳尖就要跑。

              被人又拽了回來,捏著了脖頸“跑什麼,昨晚數學題不會你可不是這副嘴臉。”

              昨晚,初白下課回宿舍之前經過高二一班,看見他,毫不猶豫叫了聲城哥,問了問數學題,那殷勤的小表情,她到現在都可恥。

              他同學還賤歪歪地趴著門邊看熱鬧,不是說城哥平常里就不怎麼跟女孩子們打鬧嗎?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笑的更曖昧。被左安城平平淡淡眼尾一掃,立馬立正敬禮,嬉皮笑臉滾了進去。

              初白小臉變的滾燙滾燙,腦子里想著一定是變紅了。偏偏他還壓著她靠的極近,眸色清澈帶笑看著她,精勁的手腕捧著她的額頭,傳遞過來了火熱的溫度,她整個人好像都被困在他的範圍。初白覺得再這樣下去,她就要炸了,像個驚慌失措的小鹿似的,瞪了他一眼,趕緊拉著沈從靈跑了。

              坐下來抱著水杯的時候還心跳加速。

              少年如斯,歡喜像風。風乍起,吹皺了一城池的春水。

              完了,她好像有點喜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