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20.第十九章
              “想吃什麼?一會都給你買,嗯?”

              初白听清楚後,小聲嘟囔“我不吃什麼。”左安城笑著嗯了聲把她的小腦袋轉了回去。

              她有個問題,靠的這麼近能听見心跳不?

              從南街口一出,左安城真的給她橫掃那一排零食。從第一家關東煮買到蛋糕店,最後干脆拿了個大購物袋給她裝好打包,這才一手拎著零食袋,一手拎著她去排隊買她的章魚小丸子。

              放學這個點,哪里人都多。左安城拎著包,初白就負責安靜乖巧跟在他旁邊。其實,隊伍走起來了也快,不多時就買到了她心心念念的小丸子。

              “城哥,你吃不吃?”初白捧著熱乎乎的章魚小丸子湊到左安城跟前,看他面色平靜看了一眼,便自顧自的收了回來扎了一個圓滾滾的丸子,剛要塞進嘴里。

              被人握著手腕眼睜睜看著那丸子跑到別人嘴前。左安城就著她的手咬了一口,微微皺了眉,“喜歡吃這個?”

              他還握著她的手腕。

              初白點了點頭,他又彎腰湊了過來準備把剩下的丸子吃下去。她也不知道怎麼想的,踮著腳往上送了送。左安城停了兩秒,眉眼含笑吃了下去,說了句“很好吃。”

              小姑娘踮著腳伸著手,眼楮水霧霧的,像蒙了一層水光,漂亮的太通透。他忽然就有了逗她的心思。不等她反應,把那盒丸子拿了過來,手心向上握住了她指尖捏著叉子就扎了一個送了過去。

              初白傻了眼,這是什麼操作。手被他的掌心扣著,初白覺得她都能清楚地感受到他手掌的紋路,修長的手指就那麼自然而然搭在了她的上面,暖乎乎的,握著就送到了她自己嘴邊。

              原來男生的手比女生的手大了這麼多,溫暖有力。

              初白悄咪咪舔了舔唇角,探腦袋湊過去吃,還沒湊過去那丸子又跑了。左安城握著她的手舉高,笑的痞里痞氣“怎麼不吃?”

              剛出爐熱乎乎的章魚丸子,白白嫩嫩,裹著一層被燒的硬硬脆脆的酥皮,被人特意切成了兩半,露出里面的丸肉,一看就很有彈性。

              初白“你倒是讓我吃啊。”

              平靜帶笑的聲音 “吃啊,不跟你搶。”

              還得寸進尺地又往高舉了舉。嗚嗚嗚,要哭了,丸子就在她手里,她卻一口都吃不著。一會該涼了。

              “左安城!”

              初白踮著腳又往上湊了湊,他也輕輕松松握著她的手心又往上舉了舉,氣的初白都要跳起來了,吼了他的名字。左安城笑的更開懷,這才握著她的手把那丸子湊在了她嘴邊。初白剛準備咬進去,腦袋被人揉了揉,額前柔軟的發絲隨著他的動作擺了擺“怎麼能蠢的這麼可愛。”

              一字一句直擊初白的心尖,化在心房軟軟的。初白哼了一聲,咕噥著她的小丸子超過他。留下原地的少年默不作聲看她粉紅粉紅的耳尖一點點勾了唇角。

              到了她家門口,左安城伸手把袋子給她還不忘給她腦瓜 ,說了句“晚上趕緊寫作業。”轉身背著她擺了擺手,長腿勁腰,分外瀟灑地走了,初白現在原地發了好幾秒呆。

              倒是正煥狗鼻子一樣,初白剛在玄關換了鞋,他就沖了出來,抱著袋子“這麼多零食,姐姐,你怎麼知道我餓了。”就坐在沙發上左手一個小魚鍋貼,右手一個牛肉卷風卷殘雲。

              完全不給初白反應機會,嗷嗚各咬了一大口。

              初白“……”幾百年沒吃過飯了?

              等初白坐在書桌前听話的寫了好半天作業,他還沒有吃盡興,又從口袋摸出了手機,一邊玩一邊吃。

              “也不怕噎著你。”

              她剛說完,正煥就拿著手機被牛肉卷嗆的咳,邊咳還試圖跟她說些什麼,初白怕傻孩子一個激動噴她一臉,趕緊扭了瓶酸奶遞給他。

              傻孩子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總算緩了過來,把手機遞給初白看聊天記錄 “霧草,姐,初黑背著我們去打架了。”

              “哈。”

              ***

              兩個人哼哧哼哧喘著氣趕到的時候正好听見于寧禹吼了句“我去,初簡,你是不是拿老子的書打人。”

              初簡拿著書在一個藍毛頭上敲了敲頭也不回“閉嘴,爸爸今天就帶了數學題,周一得交,不能折了。”

              左安城听完一笑“還沒寫完?”回應他的是初簡的一聲臥槽以及好奇質問“今天忘做了,你寫完了?”

              跟他們打架的四五個人不淡定了,我特麼,都是混社會的,能不能給個面子,別打架的時候還在聊你們沒寫完的卷子。

              是不是要在這給你們擺個桌子講兩道題,學完了繼續打。

              黃毛最不淡定了,早就不上學了,數學這兩個字和天書一樣,當即和苦難同胞交流了眼神,吼了一句“能不能一會再討論數學題。”最後一個字剛發出來,就被竇程皓按著腦袋壓了下去,還不忘回答初簡“今天英語課你被叫起來提問的時候城哥邊笑邊做的。”說完看了眼黃毛“哥們,要不給你出個題,做出來了今天就算了。”

              初白就看到被按著的黃毛一听數學題氣的翻了個白眼,干脆躺在了地上。她一眼就認了出來,這不是那天網吧的人嗎?

              四個人似乎都沒注意到這邊角落出現了他們兩個……不愛學習跑過來看打架的人。

              竇程皓踢了踢捂著肚子躺在地上打滾的人,瞥到旁邊背著書包一手插兜,一手把手里人扔到旁邊的左安城“城哥,你怎麼了?”

              初白這個角度剛好能看見他斂了眉,剛有點小擔心,就听見左安城淡淡的語氣包含著萬分的嫌棄“我說,你出門洗頭了麼。”

              初白“……”我特麼,什麼時候了,能不能別這個時候這麼愛學習,尊重一下對手,不要嫌棄對手的油頭。

              正煥小同學看呆了眼,原來高中打架是這個路子。伸出爪子扯了扯初白的衣服“姐,你帶手機了嗎?我給他們放個鎧甲勇士。”

              初白慢動作轉臉看了眼現場最小卻想上天的正煥同學“……”打架就沒個正常點的?

              正煥咧著嘴角對著初白伸著爪子。一頭五顏六色的殺馬特估計看出來他們兩個旁邊吃瓜看熱鬧的是同伙,二話不說就跑了過來,那雙對著初白的爪子就改了方向,伸手毫不猶豫把沖過來殺馬特的腦袋往一邊推了推,“小白姐姐,他頭發好丑,我不要動手。”

              “……”她是看出來了,他們幾個今天不是來打架的,是存了心想給這群染著五顏六色頭發的人教一教數學題,順便帶他們去找TONY老師來個洗剪吹一條龍服務。

              初白翻了個白眼,把渾身憋著無處發泄的無語全部發到了這個殺馬特身上,拎住他的衣領往下一拽,抬腿就迎了上去,直接頂在了他的胸口。

              詭異的一幕突然出現了,染著五顏六色頭發被揍的鼻青臉腫的幾個人本來就沒精力折騰了,听到動靜耳朵抖了抖。左安城最先看了過來,旁邊打架的竇程皓于寧禹依次都停了下來。初簡覺得有些安靜,也跟著停了下來。

              七八個就像被按了暫停鍵,就看巷口那個水汪汪大眼楮的姑娘干脆利索驅腿用膝蓋把手里拽著的可憐孩子踢的暈暈乎乎,只顧著□□,毫無還手之力。

              那可憐的娃真的是徹底都懵了,老子今天出門是不是沒看黃歷,縱橫了大江南北三兩分鐘,被一個小姑娘拽著已經揍的抬不起頭,這以後怎麼在這條街帶領流浪貓流浪狗干出一番事業,這頭飄逸的彩發白染了啊。

              不止他懵,初白動手的那兩秒沒幾個人是反應過來的。

              竇程皓瞪著眼楮張著嘴,視線依舊落在那邊,也不知道該問誰,問些什麼。“這,這……”他有點暈,本以為自己是個大佬,沒想到天天嚷著跟著他們玩的軟萌的妹子是個狠人。

              好不容易眼珠子收了回來,竇程皓看了眼旁邊的左安城。哦,沒事,他城哥也不知道,平日里他城哥天塌下來估計就是皺皺眉,老王在講台上扣著黑板敲的房子都震,他城哥依舊物理課上認真研究文言文。多麼一睿智冷靜沉著的人,現在也不滿眼錯愕。

              哎,你怎麼又笑了,還笑的挺開心。

              于寧禹被初簡拿書踫了踫,低頭看了眼他遞過來自己的書,接過來又趕緊抬著腦袋看初白那邊“初簡,這是……妹妹?”

              初簡打了個哈欠,不以為意哦了一聲。于寧禹還是覺得腦子短路,那姑娘也不給他反應的時間扣著殺馬特的肩膀就來了個過肩摔。

              全場“……”

              左安城挑了挑眉,唇角的笑容染上了黑夜的邪氣,一雙眸子如無垠的星際落滿星河的璀璨。

              初白拍了拍手,一抬頭就看見左安城饒有興趣地看過來,硬著脖子叫嚷了句“怎……怎麼了。”像被踩了尾巴的小松鼠,還帶了不知所措。說完以後發現左安城笑的越開心。

              突然害羞,好多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