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19.第十八章
              周五,一大早老王進高二一班,听著瞬間聲音變大的朗朗讀書聲甚為滿意點點頭。轉了一圈,檢查了衛生,還很平易近人給學生們擦了個黑板,又十分順手在黑板上把下午第四節課改成了物理。

              學生們安靜了,異口同聲開始不開心的“啊”。

              桌子被敲了敲“啊什麼啊,上我的課就這麼不開心?順便說一下,因為老師有事,參加競賽的同學改成今天放學後做卷子。”

              又一波人啊了一聲。竇程皓同學很不幸被點起來“程皓,啊什麼啊,這麼不愛上老師的課?”

              竇程皓“……”那麼多人,怎麼就挑老子下手,老子今天早上多麼的乖巧,按時交作業,跑早操不遲到不早退。老子剛才哪有空回應你,困的眼楮都睜不開。說出去的話也沒太像個安靜乖巧的少年“沒,只要老師你不拖堂,絕對是全年級,不,全校最受歡迎的老師。我們愛死你了。”

              一個班哄然大笑,老王瞪了他一眼,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做了個手勢讓他坐下,自己背著手出去了。

              竇程皓一屁股坐了下來,蔫不拉幾趴在桌子上滾了滾腦袋,很有小心機的往左安城那邊靠了靠,讓他擋住自己繼續睡,趴了兩秒,又抬起腦袋“城哥,干嘛那?你這樣讓我感覺發生了什麼大事而我不知道。”

              ***

              下午第三節課,英語老師講的差不多了,讓學生們開始自習。初白寫了兩下作業,給沈從靈說了一聲,起身去了廁所。

              高二一班正在考試,老王難得佔到一節課,趕緊把兩節課並在了一起,來個大考試。可憐學生們一邊要忍著雀躍的心情,一邊要飽受物理題的折磨。一個班的學生都還在埋頭苦算,左安城寫完最後一筆,指尖靈活地轉了轉筆尖,余光瞥到後門的身影,扔了筆跟了出去。

              還怕一會逮不到她,自己送上來了。

              初白剛整理整理劉海出來,就看到左安城在拐角窗戶邊站著。初白首先思考了一瞬她這兩天沒干什麼壞事吧。

              他這個樣子總感覺就是沖著她過來的,她還沒地跑。認清現實後,初白小步小步往那邊挪,動作幅度太小,挪了兩步,左安城對著她伸出食指對她勾了勾。

              初白停下搖了搖頭,他這個樣子她感覺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尸體。

              左安城看她這一臉“你對我意圖不軌”的表情直接就走了過去,伸手就捏上了她的臉頰“怕什麼?”

              “習慣成自然。”

              看她被捏著也不敢造次,左安城勾了勾唇,“有這種覺悟很不錯。”松了手照例又撫了撫,“今天不欺負你。”

              像大人安撫小孩子,輕輕地。初白像過電一樣把腦袋閃遠了點,看他似笑非笑挑了挑眉又沒出息地挪到他手邊。

              城哥,你隨意捏,怎麼捏都行。

              左安城笑了笑,伸手點了點她的眉心,初白腦袋被推著往後微微仰了腦袋,憤憤不平,剛還說不欺負我。

              “一會下課等我。”

              初白揉了揉腦袋,不疼,就是……習慣性揉一揉,畢竟被欺負地多了“啊,我哥早上說你們有競賽考試啊?我還打算偷偷去買一份南街的章魚小丸子。”

              “我不參加考試,一起去買。”

              “啊,為什麼不參加考試?”

              “用不著。”

              初白還想問什麼來著,旁邊有人咳了咳。她猛的一看,對上老王那張磚塊臉。嚇了一跳,這年級主任走路沒聲音的!自己都沒察覺到小幅度往左安城旁邊躲了躲。

              這個情形,初白剛心想著這年級主任可別誤會了吧,老王就一臉嚴肅“你兩……擱著干嘛那?”

              初白覺得他其實更想問是不是在這談情說愛。那一臉嚴肅之中還夾雜著心痛和難以置信,解釋一下,就是他的年級好苗子竟然逃課出來逗小姑娘。

              左安城面無表情看了主任一眼,絲毫沒有被抓住的不安和不知所措,淡淡的語氣似乎還帶了無奈“老師,你談戀愛在這?”

              初白“……”怎麼听著您還挺遺憾的。

              老王看了兩眼周圍“……”他果然老了,現在的學生會追求浪漫了,想當初,他上學的時候追個姑娘,逮個空就趕緊和人家姑娘說兩句……不對,跑題了。意識到這個問題的老王十分呆萌地長長“哦”一聲,下一秒又成了那個雷厲風行的年級主任“還不趕緊去上課,都快下課了。”

              初白“……”這就沒事了。老師要不你再問兩句,我們剛才在干嘛,你這樣,我很不安啊。

              不是說,老王抓住有個談戀愛苗頭的,唾沫星子能飛濺五尺,問題詳細地能把祖宗十八代問出來?

              初白踩著虛虛的步伐軟綿綿地走了回去。老王滿意地看了左安城一眼,問得意門生“題做完了?”

              “嗯。”

              這幅理所當然的語氣讓老王更為滿意,擺出了個笑臉,滿含期待“最後一題的答案是多少啊?”

              左安城說了個幾個數字,老王十分滿意拍了拍他的肩膀,瞬間有如戰勝的公雞“不錯,不錯,隔壁班老師說他們班沒一個人做出來。太給老師長臉了。”美滋滋地想著一會要拿著左安城的卷子去炫耀炫耀。

              “老師,我回去交了卷子能先走嗎?”

              “啊?”

              “回家提高語文水平。”

              老王一怔一听,隨即笑成了朵太陽花,趕緊很大方地擺了擺手“行,回去吧,趕緊回去吧。”還不忘叮囑一句“下課再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