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18.第十七章
              清晨,天色還朦朦朧朧,光線昏暗。床上的人睜了眼,捏了捏眉心。安靜了幾秒,床上的人指尖半擋了眼,無聲笑了。

              神經了,昨晚竟然夢到他說好讓著她,結果一不小心進了球,小姑娘委屈地對著他哭,哭著哭著直撲撲抱著他親了一口,吻上來唇是軟的。

              撲進懷里就那麼一小團。

              要命。

              這種詭異的態度導致每天初白黑著個臉到他們班拿杯子時,左安城都會忍不住多看她兩眼。

              可初白總覺得被看的發毛,那眼神就像看什麼新奇的物種,比如……鄰居家的小貓。

              他要是不說話,兩個人就大眼瞪小眼,他要是勾唇準備說話,初白便立刻瞪過來,拿著杯子就跑,送回來的時候偶爾還會偷摸著使個壞。

              最猖狂的一次是爪子揉了揉他的頭發,說了句“兒子,媽媽給你打好水了。”左安城一時沒防備,被她佔了便宜,惹的竇程皓狂笑了一天,瘋狂為他城哥打call,這靠著門邊的地理位置選的太有水平了。她倒好,說完就沒跑的沒影了,第二天拿水杯都是沈從靈拿的。

              連續持續了幾天,直到周末初白被左安城堵在教室里收拾了一頓。

              他進來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風平浪靜,以至于初白忘了這幾天犯的錯,喜氣洋洋開始裝書準備回家。

              剛把書包拉鏈拉好,左安城還是懶洋洋坐著,動也不動,大長腿優雅地搭在一起,整個人隨意地靠著椅背,也不說話,從桌上隨便拿了根筆在指尖把玩,似笑非笑把她堵在了里面。

              初白抱著書包,“走啊,城哥?”

              他坐在那里就那麼仰了腦袋看她,指尖的筆依舊轉的流暢,低頭示意擋著的腿,語調上揚“過啊。”

              跨過去?

              初白傻眼了。孤獨弱小又無助,往後看了眼,沒人過來救她。悄無聲息咽了口口水,抱著包往里面縮了回去,靠在了牆上。“城哥,你這個樣子,我害怕。要不……我們和平相處?”

              左安城睨了她一眼,眼波流轉著明晃晃的笑意,吐字緩慢又清晰,一點一點折磨初白“想起來了?”

              偌大的教室只有他們兩個人,一排排整齊的桌椅染著午後燦爛的陽光,他們這個地方剛好有窗簾擋著,光線暗了些。他眼底寫著明晃晃的就是欺負你,初白點了點頭,又瘋狂搖腦袋,乖巧又討好地笑了笑,抱著小書包往下縮了縮。

              左安城揚了唇角,初白猝不及防被他捏著脖頸靠了靠,白皙修長的指尖順勢就捏上了她的臉頰,小小的角落他的氣息靠過來變的滾燙,連帶著他的聲音听在耳朵里都是低沉的“小白,吃什麼長大的?嗯?”

              “吃……飯。”靠的太近,他眼底卷著的笑意初白看的一清二楚,底氣有些不足,聲音輕輕的,不大不小恰好能讓他听見。

              臉還被他指尖捏著,也不疼,就是他指尖觸踫到的地方麻麻的。剛這麼想著,他另一只手也捏了上來,中指抵上了她的唇角,她被帶著又往他身前貼了貼“那怎麼膽子這麼肥?”

              他說完這句話就放了手,溫熱的手指貼著她的臉輕輕往後推了推,指尖還不忘點了點她的眉心。“傻樣吧。”

              初白“……”講個故事,我今天被左安城欺負了,可我不敢聲張。

              左安城站了起來勾了她的書包,初白正準備在心里偷摸著罵他兩句。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彎腰湊了下來,那骨節分明的手指不發一言順著她的臉頰又貼了上來,大拇指撫了撫,“也沒用力,怎麼就紅了?”

              酥酥麻麻的,那股干淨清冽的氣息瞬間熨的初白心尖都發軟,有那麼一瞬間,想大聲尖叫。左安城已經十分滿意收了手,背了她的包起身“回家了,小白。”

              回去的路上,初白難得沒有往日那麼鬧騰,巴巴跟在初簡邊上。往日回去也不是每次都是打打鬧鬧的,可今天初白安靜地竇程皓都有些不習慣。“城哥,妹妹這怕不是要醞釀大招吧?城哥?你在看什麼?”

              初白听見了這句話,腦子一片空白順著左安城的視線就看了過去,什麼也沒啊。他已經收回了視線,落在初白身上時眸色沉了沉,卷了雲墨,隨即淡淡勾了勾唇角,“沒事,走了。”

              突然有些奇奇怪怪的一個下午。

              ***

              高中最不缺的便是考試了,模擬考,期中期末,月考周考,隨堂小測。認真準備起來,時間快的根本反應不過來,只覺得剛考完月考,呀,明天又要考試了。

              初白就是這個狀態。放了兩個周末,恍惚間考了個期中考試,成績發下來了還和沈從靈感慨時間過的真快,仿佛她們軍訓期間來教室偷漫畫書還是昨日。

              老趙依舊還是那個樣子,時不時會在教室後面悄無聲息偷襲,沒收兩個學生的手機,等放周末了又很好說話的還回去,下周再沒收。上課的時候指著黑板一臉凶神惡霸吼著“往哪看那,看我這。書上有答案?看我的眼神,能不能和我眼神有個交流,踫撞個火花?”

              學生“......”

              英語老師永遠是不急不躁,長裙飄飄,一舉一動精致如仙女,上課永遠是溫溫柔柔的樣子,一到听寫單詞的時候掛半個班的學生在黑板上,初白有幸從來沒有被掛過。物理老師時不時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