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nnvv"><output id="vnnvv"><pre id="vnnvv"></pre></output></i><big id="vnnvv"></big>

    <em id="vnnvv"></em>

      <meter id="vnnvv"></meter>

      <dfn id="vnnvv"><delect id="vnnvv"></delect></dfn>

          <sub id="vnnvv"><del id="vnnvv"></del></sub>

          <delect id="vnnvv"><cite id="vnnvv"></cite></delect>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下手了嗎 > 16.第十五章
              初簡從洗手間回來,就看到左安城恰好坐了下來,整個人分外慵懶靠在椅子上,慢條斯理將手腕上的表取下來扔在了桌子上。

              “你干嘛去了?”

              “沒什麼。”剛才小姑娘那調子軟的發膩。

              “你怎麼耳朵紅了?”

              “太熱,我出去一下。”

              初簡哦了一聲,看了眼旁邊空調的溫度。深秋啊,大哥。

              馬路上川流不息,路邊一排排樹不時落下幾片葉子,打著旋,慢悠悠落下來。網吧內外天壤之別,空氣可以說是有些宜人清新。

              左安城推開門就看到了那姐弟兩……蹲在路邊長蘑菇。兩個腦袋湊一起安安靜靜看著對方,一動不動。

              ……這是被嚇到了?

              往前走了一步,就看到背著他的小姑娘突然微微抬起腦袋,堅持的不容抗拒說了句“不行,今天該吃酸辣米線了。”

              少年腳步頓了頓,隨即伸手捏了捏眉心,遮住了半邊清俊的眉眼,唇邊似有如無滑過了一絲輕笑。

              一個酸辣米線看給你出息的。

              正煥嗷嗷叫喚“你們女生怎麼愛吃……咦,城哥。”

              絲毫沒發現他出聲以後面前的人瞬間腦袋往下埋了埋,努力減少存在感。

              左安城倒是看出來了,心想著你還知道怕?剛才都快親到我臉上怎麼沒見你有個反應?

              “小白。”

              “……”此人已下線。

              左安城看那小小的一團微不可微抱著腿往前挪了挪,沒再叫她,說了句“餓嗎?”

              初白眨巴了兩下眼,轉過去抬著腦袋看他。看了幾秒,脖子扭的疼也沒說站起來,應了聲,“餓,想吃米線。”

              正煥和個蘿卜似的蹲在他那個土坑里趕緊也說了句 “我也餓,但不想吃米線。”

              馬路邊樹下,落了兩片火紅的楓葉,樹上還掛了一串又一串帶著綠尖的楓葉,套著牛仔外套的少年,身材頎長,唇角扯了扯嘴角。本是一副清雋養眼的畫面,可他面前蹲的那兩個團子,仰著腦袋就差雙眼閃著淚花的狗樣,愣是把背景布換成了烏鴉飛過。

              左安城捏了捏眉心,一手一個把那兩個蘿卜從坑里拔了出來,拎著這兩個人進了一家網吧前面的米線店。

              初白吃飽喝足看了眼剛才說著寧死不吃米線的正煥滿足地把最後一口米線吸溜進去 ,翻了個白眼。

              對面全程隨意咬兩根米線陪吃的左安城看她開心地摸了摸胃,小臉笑眯眯眼楮亮晶晶的樣子,問“吃飽了?”

              兩個人異口同聲笑著露出一口小白牙“嗯!”

              咚,咚,一人腦袋上挨了一下。

              剛才屈食指教育人的左安城已經收起了剛才那副很好說話的樣子,一手松松懶懶搭在腿上,挑了眉看兩個反應不過來的小孩。

              這副樣子,讓初白以為她產生了幻覺。似乎剛才那個她服軟了一句,就放過他們兩個人的人不是眼前這個……一臉等著解釋的人。

              “有沒有告訴過你,網吧這種地方不是你一個小姑娘該去的?”

              初白委屈,剛才白抱他胳膊求了 “可里面有挺多人。”

              說完看著垂眸看著她面無表情的左安城就垂下了腦袋。

              這個樣子,讓她不敢造次。

              “城哥,我錯啦。”

              小姑娘垂著腦袋,咬著唇角,語調軟軟的,听在左安城耳朵里突然就像撒嬌一樣。

              他沒再說什麼,看向旁邊沒事人一樣的正煥“你那?”正煥正開了瓶水準備喝,听完反問了句“啊,我?”

              老子不就是吸溜米線的時候聲音比初白大了點嗎?

              左安城沉了眸光,也不說話,微微揚了下巴似笑非笑地看他。

              正煥想起了面前這個大佬剛才打人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動作都不帶猶豫的,出拳看著也沒用多少力,直接把人撂倒在地上了。

              練過。他打不過。

              哎,人嘛,活著總有點無奈不是?服個軟,男子漢大丈夫的一轉眼就忘了不是。“城哥,我錯了,大錯特錯,下次再也不帶初白去網吧了。”

              “嗯?”痞痞的,鼻音哼出來的,懶洋洋的調子。初白悄咪咪抬頭看了一眼,對上左安城的目光又趕緊垂了下來裝鴕鳥。

              “不僅如此,我以後也少去。”還煞有其事伸出兩根指頭對天發誓,說的有點急,差點咬到舌頭。正煥看到對面身高腿長的人散漫的勾了唇角,嘿嘿一笑。

              初白“是三根手指。”

              正煥“……”

              哄也哄了,教育也教育了,還差個嚇唬嚇唬長長記性。左安城忽略兩個人那點小九九,起身按著初白的腦袋揉了兩下“小白,我可沒答應你不告訴你哥。”也不等她再說什麼,徑直往外走。

              ***

              初簡接了電話從網吧出來,看著左安城身後跟著的兩個人,還奇怪了一下。在他和正煥說話的時候,一個看不見的角度,初白瘋狂對著左安城眨眼。

              “眼楮進沙子了?”

              “……”

              “初簡。”剛出聲,牛仔外套被一個爪子拉了上來,“我……”在他發了我這個音,那個爪子狠狠擰了他的腰,左安城眯了眼轉身看她,初白趕緊伸手在他腰上摸里兩下,小聲嘀咕“我給你揉揉,給你揉揉。”

              “怎麼了?”

              “我……”那個爪子又狠狠擰了上來,不等他轉過去,就趕緊五個手指在他腰上撫了撫,像揉面團一樣,牛仔外套里面就穿了件黑短袖,她伸了進去。

              正煥看情況不妙,趕緊拉了初簡轉身往前走。同一時間,沒想到把初白送到了大灰狼的魔爪下。

              左安城在兩個人走到前面的瞬間,就握了她手腕給背到了身後,人慣性往他懷里走了走。他彎腰湊到她耳邊,看她猝不及防紅了臉,整個人的氣場都變了,像隆冬清晨起的那層薄霧,朦朦朧朧的,說話都染了露珠的氤氳“吃我豆腐還吃的挺香,要不要把外套給你脫了?”

              “不,不用了。”

              “穿著能摸著?”

              “能能能。”

              “行,那我就不脫了。”

              “好好好。”

              脫?

              扣著她的少年被她逗樂松開了她,唇邊的笑容如山間的清泉匯聚,驟然加大,初白反應了過來,憋足了一口氣“你滾。”

              前面初簡立刻嬉皮笑臉壓著可憐的正煥轉過臉“初小白,對你城哥要尊敬,要像對你哥一樣。”

              初白看了旁邊一副等著她叫爸爸模樣的左安城,拉著臉對上他調侃的目光,忽然閃了閃大眼楮,一臉可愛“……尊老愛幼那種嗎?”

              猖狂的厲害。

              左安城揣著兜听她說完就笑了,伸手壓了胳膊在她腦袋上。壓著眸里的亮光“小白,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

              作為一個年輕人,還是要活的低調有品格。

              初白安靜且乖巧了下來,頭上搭著的手也不敢伸爪子去挪開,任由他壓著走“城哥,你想讓我死。”

              左安城高深莫測笑笑不說話,伸手把她額前的碎發揉亂,看她炸毛收了手。

              走了兩步,衣角被旁邊跟著的小姑娘拉住“城哥,我們比賽投球吧。”